栾仙 免费全文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他抬起有些僵硬的脖子,抬头看了看高台上的年轻人李牧。

他什么话都没有说。

下面就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并且经久不绝。

摇了摇头,秦天看了看高台上红纸贴的欢迎致辞。

“”欢迎医学奇才李牧先生莅临我校……”

短短几个字,秦天没有看完。但是,他想起刚刚那个年轻人的话:

“从现在开始,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李牧。”

李牧这两个刺眼的字,此时拼命的占据了他整个大脑。

医学巅峰李先生?

原来,今晚万众期待的医学巅峰,就是他。

这般年轻。

李先生,李先生。在云霞山的时候,他也曾听到了保安挂在嘴边的李先生。

所有的事情,在这一刹那全部融合起来,他终于想通了。

原来,今晚的这一场讲座,竟然是他来讲。

竟然是云霞山的他。

难怪,他一走进来,人群自动分开,退避。

因为,大家等的就是他啊。

想起自己在门口对他的一顿呵斥,想起自己刚刚大言不惭信誓旦旦的一席话。

天王老子来了,都得规规矩矩站在他后面。

呵呵。

原来,小丑竟是自己。

原来,大家这么晚了,全部不曾立场,等待的是他李牧啊。

自己竟然把今晚的主角拦在了门口,还呵斥了一顿。

呵呵。

秦天的嘴角上扬,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李牧站在高台上,望着下面密密麻麻的人群,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我叫李牧。很抱歉,今晚来晚了。”

短短几个字,一番简单朴素的话。却是再次把全场点燃,所有人都是从座位上站定了起来,开始自发给李牧鼓掌。

一个个左手用力的拍向右手,双掌都是有些发红了起来。

还有人在人群里,开始呐喊了起来:

“只要李先生能来,等到天亮我都愿意。”

“李先生可以在南城开堂授业,那是我们整个南城的荣耀。”

李牧双手下压,沸腾的人群安静了下来。他的目光澄澈,扫向全场,开口徐徐说道:“长话短说,现在我们开始讲课。因为今日时间有限,我给大家讲一讲我国最早的一本医学典籍《黄帝内经》。内经分为《素问》、《灵枢》两大部分。《素问》偏重人体生理、病理、疾病治疗原则,养生防病以及人与自然的关系等基本理论;《灵枢》偏重于人体解剖、脏腑经络、腧穴针灸等。”

李牧直接开始讲课,没有任何的铺垫,也是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前言。

就是这样平铺直叙,讲起了我国最好的一部医学典籍《黄帝内经》。

李牧的讲解,相比书本上知识,要是能浅显直白一些。深入浅出,徐徐道来。

整个会场,迅速安静了下来。

一个个全部都是不做声,坐在了原地,如痴如醉。

一千多人安安静静的没有说话,只是保持着一个姿势,聆听着李牧关于黄帝内经的讲解。

讲解的并不深奥,大家都可以听得懂。

每一个字,都像是醍醐灌顶一般,让众人如痴如醉。

李牧这些年来,在医学上的建树,已经达到了一个登峰造极的地步。此时,讲解起来这一部黄帝内经,仿佛给大家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原来,我国的中医文化原来是如此的璀璨繁华。

原来,就是这样一部简单的黄帝内经,竟然如此的包罗万象,博大精深。

……

圆月山庄。

金星河和柳新南坐在庭院里,月光如水笼罩下来。远处有着假山上的流水,潺潺而动。

静谧祥和的气氛下。

金星河眯起了眼睛,转动着手上的一串佛珠。望着对面脸色刚毅的年轻男人柳新南,开口道:“联系上了镇北王吗?”

“联系上了。”柳新南此时深吸一口气,开口徐徐道:“早些年来的时候,我在边疆学艺的时候。有一次我在山崖上苦练功夫的时候,镇北王远远瞥了我一眼。然后,率领大军过来,亲自指点了我几招。我和他手下大将裴脂虎因为喜好美酒,交情不浅。我得知镇北王过来,急色匆匆。只带领一只千人部队,连裴脂虎都是不清楚,镇北王此行所为何事?”

“所为何事?杀李牧而已。”

金星河虽然爱好美色,嬉戏红尘。但是,对于正事向来都是极其谨慎用心。这到了晚上,再次和柳新南开始复盘,商议大

栾仙 免费全文

事。

“我已经罗列了李牧的十宗罪,等镇北王过来,我们到时候呈上去,让他做主。”

金星河轻轻把玩着佛珠,开口道:“并且,整个圆月山庄,沿途之上。我都已经布置好了一切,都时候镇北王耳濡目染的全部都是十恶不赦的李牧所作所为。夺人娇妻,杀人父母,欺凌百姓,无恶不作。我相信,以镇北王刚正不阿的性格,应该会直接把李牧斩首。”

柳新南皱着眉头,听着金星河的高谈阔论。

坐在对面,总觉得哪里不对。

“金兄,我总觉得事情没有这样简单。我们要不要从长计议,会不会行事急了一点?”

柳新南不像是金星河一样乐观,总觉得明日圆月山庄的局,是不是太过于仓促了一些?

金星河冷笑了一声,呵斥道:“你这是妇人之仁,终究还是被李牧吓破了胆子。只要我们让镇北王所见,皆是李牧十恶不赦的行为。并且,让裴脂虎吹吹耳旁风,相信以镇北王的性格,肯定会不会放过李牧。明晚这一场接风宴,只要我们挑衅李牧。以他睚眦必报的性格,我相信肯定会陷入到我们的圈套里。这就是最好的导火线,我相信明晚镇北王就会把李牧斩首示众。只要新南你,好好配合,我就不信李牧明晚不上钩。”

“可是……”柳新南总觉得哪里不对,心脏砰砰乱跳。

“这事情,迟则生变,明日是最好的机会,也是最后的机会。”金星河抬起头来,眼睛阴鸷的像是一匹孤狼,开口冷冷的道:栾仙“我已经安排好了南城这边的一切,你配合我演出就好了。剩下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按照我说的去做,到时候你不仅可以报了杀父之仇。我金星河迟早要离开南城,到时候你柳新南就是这座城的王,独一无二的王。”

喜欢战神狂医:天神殿请大家收藏:

从傍晚等到天黑,从天黑等到夜深。

南城大学医学院的会场里,人们密密麻麻拥挤在里面,没有人提出要离开。

董怀谷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半了。年岁已高,等到了这么久,脸色微红,精力有些跟不上。望了空荡荡的门口,开口轻声的道:“难不成,李先生是把今晚的事情给忘了?”

不过,坐在他身旁的天才少女江晚,还有约翰卢卡斯,全部都是稳如泰山的坐着。

不骄不躁。

凌家的活神仙凌峰也是坐在第一排,眯着眼睛,仿佛要睡着。那一张苍老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起伏。他的三个爱徒,全部都是坐在他身旁,脸色平静的看着前台。

没有人离场,只是随着时间悄悄流逝,有些窃窃私语响彻在场中。

“李先生怎么回事?还没来?是不是忘记了今晚的开堂授业,还是这本身就是一个假消息。”

“假消息不至于,不然的话前排不至于来了那么多大佬。他们都不着急,你急什么?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你要是等不及,可以先走。你看看那边多少人靠墙而站,还没有位置呢。”

“那怎么还没来?他的医术真的有传说中的那么神奇?”

“呵呵。”

……

秦天站在入口靠墙的位置,听着这些窃窃私语。

望了望空荡荡的前台,秦天双眉上挑,有些不耐烦了起来。

秦家作为整个江北省的豪门望族,他秦少作为秦家的长子。这些年来,在医学上崭露头角,在多篇专业的国际杂志上,发表了自己的论文。

这一趟回国,自信满满。

结果刚刚在云霞山上,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紧接着,便是被家里的老爷子秦南山吩咐一定要过来,聆听医学巅峰李先生的教诲。

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医学巅峰?

自信飞扬的秦天,本身闷闷不乐的等在这里。结果,等了几个钟头,那个所谓的李先生还是没有来。

李先生是谁?

他有什么资格,让大家一千多人在这会场里干等?

秦天没有去过多的打听,不过看到这个势头,他还是静静的站在人群里。

毕竟,林峰老爷子还坐在前面。

只是这样久站,秦天有些受不了了。

他来的太迟,竟然连一个位置都没有。

心头憋着一口闷气,暗暗的握紧了拳头。

这人真是架子好大!

可恶!该死!

秦天在心间,愤懑的骂了起来。

“让一让。”

声音不大不小,此时回荡在他的耳边。语气平静,像是在说着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

秦天本身正在气头上,此时仰起头来。正好看到了云霞山上那个年轻人,向着自己挥了挥手,让自己让一让。

那种淡漠的表情,像是在赶走一只讨厌的苍蝇一般。

“让一让?”

秦天像是一只踩了一只尾巴的猫一样,瞬间炸毛了起来。在云霞山他受到了这个年轻人的打击,不过这里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作为秦家的大少爷,也是不怕。

再说,这儿可是一位巅峰医学大师的讲座。

任何人,都不敢造次。

你看看,多少有名有姓的大佬,来得迟的都安安静静靠墙而站。

“里面没有位置了,你挤进去干什么?”

秦天的声音,透露出来几分的不悦:“这儿可不是云霞山,别往里面挤了。落脚的位置都没有,挤进去赶着投胎啊。”

李牧抬

栾仙 免费全文

起头来,望着秦天。

此时,同样有些懵。

大家都在这儿等待自己开堂授业,现在自己难得从夏倾城身上抽身而出。

这儿人山人海,密密麻麻,进都进不去。

[标栾仙签:p标签]只能让挡住过道的这些人,先让一让,让自己上去。

哪里知道冤家路窄,竟然还遇到了云霞山这个骄傲蛮横的年轻人。

不愿意给自己让道?

脾气还不好。

现在的年轻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李牧没有说话,秦天以为这个年轻人终究还是退缩了。冷笑一声,开口揶揄道:“既然是来听课,站在门外吧。里面没有位置了,这会场的音响效果还是不错的,你应该可以听得到。”

“你还是不认识我?”

李牧冷眼望着秦天,终于和这个年轻人说上了第一句话。

“我为什么要认识你?你算个什么东西?以为有一定点臭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告诉你,这儿是知识的殿堂。整个江北省医疗界有名有姓上得了台面的人物,全部来了。你来晚了,就只能按照规矩站在外面。甭管你是谁,都没有用。哪怕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得规规矩矩站我后面。”

本身秦天在云霞山见识过李牧的能量之后,不至于这样莽撞冒失。

主要是等待了这么久,那个神秘的医学大师还没有来。

在等待中,所有的好脾气已经消磨殆尽。他杵在门口,就像是一个油桶一样,一点就燃。

并且,在今晚大庭广众之下,他也不怕这个年轻人对付他。

李牧认认真真的看着秦天,望着这个桀骜不驯的年轻人。

眼神平静,淡漠。掸了掸自己衣袖上的灰,声音清朗:“从现在开始,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李牧。”

说完之后,李牧径直往前走。

秦天杵在原地,大脑嗡嗡嗡作响。

李牧?

整个江北省有这号人物?李牧算个什么狗屁东西?

秦天胸腔一阵涌动,一口怒气徐徐升腾。

只是,他发现这个会场安静了下来。

刚刚那一阵针窃窃私语,在这一瞬间全部静的可怕。

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随着那个年轻人李牧一路向前走,站定在过道上那些拥挤的人群。全部都是自发的分开开来,让出了一条路。

竟然没有人阻碍那个年轻人的前进之路,纷纷退避。

他一往无前。

他身前无人。

径直走到了高台上。

一千多人拥挤的会场里,安静了片刻之后,瞬间响彻起来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掌声如潮。

经久不息。

一浪接着一浪,回荡在这偌大的大厅里。

秦天站定在原地,听着那爆炸般的掌声,感觉耳膜嗡嗡作响!

整个天地,在这一瞬间,仿佛只剩下那震耳欲聋的掌声。

喜欢战神狂医:天神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