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生辰八字半夜12点烧掉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允诺吗?

春妈妈脸色一僵:她确实允诺过,允诺姜四小姐待到自己出来便肯做她手里的刀的。

当时允诺时春妈妈半点不觉得吃亏,毕竟把自己弄出来,尤其还是要光明正大的弄出来并不是一件易事。虽说有钱三表示“姜四小姐言出必行”,可她这大半辈子遇见的不守承诺的人多了,是以对姜四小姐的允诺可谓将信将疑。

眼下这位姜四小姐倒是真的言出必行了,可春妈妈心里却直犯嘀咕:这也太玄乎了,要知道送她出来的是陛下的大赦天下,要么就是姜四小姐提前收到了消息故意诳她,要么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撞了个正着,要么就是面前这位当真能掐会算了。

可不管如何说,眼下自己已经出来了。春妈妈转了转眼珠,做姜四小姐手里的刀去捅大丽吗?大丽可不好惹,万一……

正眼珠乱转犹豫间,女孩子开口了。

“春妈妈!”女孩子开口唤了她一声。

正在心里拉锯迟疑的春妈妈本能的“啊”了一声便听姜韶颜的声音响了起来:“春妈妈是觉得做刀委屈自己了,想着左右现在已经光明正大的出来了,不想守承诺了?”

跟她肚子里的蛔虫似的!春妈妈听罢脸色变了变,立时干笑道:“姜四小姐说的哪里话,怎么会?”话是这么说的,却没有否认。

说话不算话,翻脸不认人这种事又不是没做过,一回生两回熟,她都熟的不能再熟了。

果不其然,这话一出一旁的吴有才便听得一愣,不敢置信的看向春妈妈。

本是她同姜四小姐二人之间的事,一旁的吴有才却忽地向她看来。那道目光委实不容忽视,以至于春妈妈下意识的抬眼朝吴有才看去,这一看却是吓了一跳。

素日里老好人似的吴有才脸上满是愤慨不平之色,愤怒的盯着她握了握拳头,那架势当真有几分想要冲上来给她一顿的样子。

春妈妈被这目光吓了一跳,有些不解:要愤怒也是姜四小姐愤怒,这吴有才愤怒什么。

就知道这老鸨不是好东西!老好人吴有才气的脸色通红:姜四小姐好不容易把她弄出来,她倒好,还想翻脸不认人不成?

好人若是没有好报,他定要想办法插手弄个好报出来,好替姜四小姐主持公道!

吴有才有这个心自然是好的,不过相比愤怒的吴有才,姜韶颜的神情倒是依旧平静。

春妈妈翻脸不认人是什么难以猜测的事吗?不是很正常?这老鸨要能守约那才是怪了!

既然同春妈妈做了交易,姜韶颜自然一早便料到了今日这一出。

是以姜韶颜闻言只是轻哂了一声,笑道:“春妈妈不想做刀也可以,我不勉强的!”

签]不勉强?春妈妈翻了翻眼皮:她信个鬼!

既然撕破脸了,自也没必要再说那些虚话了,是以春妈妈想了想警惕的看向姜韶颜:“姜四小姐,你是不是准备出手整我?”

能让钱三这么乖觉听话的当然不是普通人,这般想来还是叫人有些害怕的。

这话一出,女孩子便摇了摇头。

“不出手整我?”春妈妈看着女孩子摇头,心里却是半点不信,脱口而出:“怎么可能?难道你还是那等施恩不图报的老好人不成?”

这话一出,一旁愤怒的吴有才便忍不住挥了挥拳头,虽说没有打到春妈妈脸上,可看着吴有才的拳头在自己面前挥过还是叫春妈妈吓了一跳,惊叫了一声:“吴有才,你干什么?”

这没主见的软脚虾做什么呢?

泥人也有三分脾气,

活人生辰八字半夜12点烧掉 完整版,

被逼急了的软脚虾也是会拿一拿官威的。吴有才愤怒的瞪着春妈妈,为姜韶颜抱不平:“姜四小姐就是那等世间难得一见的好人,你莫要以己度人,以为这天底下所有人都同你一个样!”

这话着实把春妈妈吓的不轻,不敢置信的看向吴有才:“你没毛病吧,说的她跟人间活菩萨一般!”

还活菩萨,活修罗还差不多!别的她不知道,可是能把钱三这瘌痢头教训的这般乖觉的绝不可能是心慈手软的菩萨,定是个杀伐果决的修罗。

老好人就是老好人,对上春妈妈的嘲讽,吴有才愤愤的拂了袖子:“你这恶人懂个什么?”

这点轻飘飘的话语对春妈妈而言自然无所谓,没有理会吴有才的愤怒,春妈妈转而看向一旁默不作声的“活菩萨”,哦不,是吴有才口中的“活菩萨”,她眼里的“活修罗”。

“吴大人,无妨。”安抚了一声愤怒中的吴有才,姜韶颜笑了笑,开口了:“我当然不是什么施恩不图报的好人。”

看吧看吧,就知道是这么一回事。春妈妈闻言便是一声冷哼,心道:这姜四小姐有没有别的优点她不知道,不过倒是个坦荡的。

正这般想着,便听女孩子的声音接着响了起来。

“况且不消我出手,自有人会想出手收拾你。”姜韶颜笑了笑,看向面色微变的春妈妈,“春妈妈可以试一试,看看有没有第二次大赦了!”

若是再进去,这春妈妈怕是要实打实的关满几年才能放出来了。就算能从大丽安排的人手里活下来,那小柳绿什么的怕是翅膀早就硬了,根本没有春妈妈出手的机会了。

方才只顾着高兴,只顾着好不容易出来了,也只顾盯着面前这位姜四小姐而险些忘了把自己送进去的大丽了。

百般筹谋好不容易将人送进去,关了一个月人又出来了,大丽会咽下这口气吗?不消人说,春妈妈便一记哆嗦:会才怪了!

大丽一定还会想办法整她的,那女人的性子她清楚,明面上一副白莲花的样子,内里却像条毒蛇一般一旦咬上就不肯松口了。

所以她前脚才从大牢出来,大丽定然已经在开始想办法再将她弄进去了。

想明白这一点的春妈妈越想越是心惊,抬头看向面前平静含笑的女孩子,半晌之后,忽地垂下了脑袋,那副乖觉的样子同钱三颇有几分相似:“姜四小姐,是我春如花不懂事,一时想岔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不要和我一般见识。”

女孩子“嗯”了一声,淡淡道:“无妨。”

“那我现在应当怎么做?”春妈妈脸上挤出一丝谄媚,学着钱三的样子讨好的看向姜韶颜,“求姜四小姐指点!”

突然发现,做“钱三”也没什么不好的。

喜欢独占金枝请大家收藏:

姜四小姐怎么做到的?他也不知道啊!吴有才摊手。

他只知道姜四小姐言出必行,真正的“女子一言驷马难追”。

不过……

“姜四小姐说了要让你光明正大的从大牢里出来的,”吴有才摸了摸鼻子,对春妈妈点头道,“确实光明正大了。”

陛下大赦天下放出来的,这还不够光明正大?杨家……杨家也挑不出个错处来。

……

活人生辰八字半夜12点烧掉 完整版,

一声尖叫在杨家后宅之中响起。

好好的午后小憩被这声尖叫吵醒的杨老夫人气的顾不得独子杨衍先前来信的“一切听凭丽娘做主”的劝告,拄着龙头拐杖来寻大丽了。

早说这大丽就是个扫把星,不安分的东西了。先前好不容易在宅子里安分了二十年,近些时日一次闹的比一次厉害。

虽说心里早有准备,可看到满屋的碎瓷狼藉与一旁那“杨二夫人”脸上的伤痕时,杨老夫人还是气的龙头拐杖在地上撞了撞,怒喝:“大丽,你闹什么闹?大白天的还消停不消停了?”

老人家本就嗜睡,她日常午觉雷打不动,当年杨衍还在宅中时就规定过“不准闹到老夫人小憩”的。

从儿子离开江南道去长安之后,这贱蹄子就越发的不消停了。

想先时她入后宅前就是个不安分的主,老太太眯眼看向面前一身素袍的大丽,浑浊的眼里满是怀疑:面前这贱蹄子谁知道会不会关久了,心又野开始闹事了?

“那宝陵的老鸨不是已经送到大牢里去了?你还闹什么闹?”老太太冷笑了一声,看向大丽,“好好的家都叫你闹成什么样子了?”

站在一片狼藉中的大丽心情本就郁郁的很,自己在这里出谋划策,这老太太仗着是夫君他娘的身份成日对她颐指气使的。成不了什么事却还活人生辰八字半夜12点烧掉总对自己横挑鼻子竖挑眼的,眼下出了那么大的事还问她闹什么闹?

“老夫人问丽娘闹什么闹?”大丽咬了咬牙,瞥向杨老夫人,阴着一张脸冷笑了起来,“那老鸨从大牢里出来了,你说我要不要闹?”

什么?正眯眼盯着大丽的杨老夫人闻言愣住了,转而不解道:“那春如花不是才被送入姑苏大牢里么?怎么可能出来?是那个吴有才做的?还是方家使了钱财买他出来的?”

这两种不管是哪种那都是吴有才和方家的不是,只要占理,他们同江南道都府递个话便能叫那老鸨怎么出来的又怎么进去。

既然要光明正大,他们便同他光明正大,杨家还怕这个不成?

所以这叫什么大事?至于此?老夫人冷笑了一声,正想开口喝骂。

大丽便先她一步开口了:“若是这么出来的那倒好办了,偏偏出来的光明正大,叫人无计可施!”

怎么可能?老夫人听罢顾不得冷笑,脱口而出:“他们怎么出来的?”

怎么出来的?

这问题一回答就叫人忍不住心里呕血。

“陛下大赦天下,春如花补了钱财放出来了。”大丽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她百般筹谋,废了多少心机钱财好不容易才把威胁她的春如花送了进去,这关了一个多月转眼又碰上陛下大赦天下放出来了。

这结果谁能扛得住?

如此回答饶是杨老夫人听了也有些诧异:“就是陛下大赦天下,放出来的?”

不然呢?大丽冷着脸道:“就是如此,也不知道为什么……”

话未说完便被杨老夫人“呸”了一声,来不及躲闪的大丽当即就被杨老夫人的唾沫溅了一身,脸色顿变。

“就说你这杀千刀的丧门星,老天也不容你……”杨老夫人气的龙头拐杖击的地面“得得”作响,破口大骂,“少沾染我儿,累的牵连我儿……”

陛下大赦天下关她什么事?大丽气的胸口一堵,转头冷哼了一声,甩脸就走。

她虽出身青楼,却最是讨厌身上沾上脏东西了,这老泼妇上来就是一口痰,这大丽哪能忍?是以想也不想便甩脸走人。

至于甩脸之后杨老夫人生气告状什么的,她同杨衍之间早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分不开来了,也不怕杨老夫人。

骂到一半甩脸就走,杨老夫人气的一口气没来得及泄出去,不住的咳嗽,倒是一旁有人见状及时搀扶住了杨老夫人,替她抚背顺气。

待到杨老夫人一口气缓了过来,转头去看搀扶她的人时,搀扶她的“杨二夫人”连忙松了手,讪讪的看向杨老夫人,结结巴巴开口道:“老……老夫人,我……奴婢……”

那张与大丽相似的脸没有大丽的美貌,只是端端清秀,看起来只是个寻常的妇人。不过虽然寻常,那一身普通的粗布袍子却洗的很干净,白净的脸上两条红痕,想来先前发出尖叫声的就是她。

大丽一番算计却遇上陛下大赦天下,心里气不过,便拿她发泄了一番。

看着夫人惴惴不安的神情,杨老夫人神情稍缓,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道:“好孩子,与你无关。”

便是没有江小姐那等尊贵出身,如这样干干净净寻常的妇人也不错,不管怎么样总好过大丽那个丧门星狐狸精的。

杨老夫人拄着拐杖“得得”走了,大丽又作妖了,她要写信回去告诉衍儿:那丧门星迟早要害了她儿!

……

……

从姑苏县衙大牢出来的春妈妈还如坠梦中,吴有才也解释不出个所以然来,所幸能解释这件事的姜四小姐也在县衙大牢,一早便等着春妈妈了。

多日不见,女孩子依旧那副软糯米团子的样子,气色很是不错,想是吃好睡好养的也好。

看着那张暴殄天物的脸,春妈妈抽了抽嘴角,走过去唤了一声“姜四小姐”。

“春妈妈!”女孩子朝她点了点头,抿唇莞尔:“近些时日可好?”

“说实话不大好。”春妈妈闻言老老实实的回了一句,说道,“大牢的饭食太难吃了,不过想来出来之后会很好的。”

眼下她出来了,而且是光明正大的不需要避着人的出来的。那些个小蹄子必然趁着她不在乱了心思,得先回去收拾收拾那几个小蹄子去。

“春妈妈可还记得允诺过我的话?”不等春妈妈开口,女孩子先一步开口了。

比起收拾小柳绿她们,眼下她要春妈妈开始做事了。

喜欢独占金枝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