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申绝处逢生 富贵无疑,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温孰一个人走进大厅,告诉赵汉卿把衣服里李金翰穿上,随后看向秦耀祖。

“你在欺负小谦一次,我就收拾你一次!”

秦耀祖举起双手投降。

“信信信,你温孰的话我怎么能不信呢。”

“信最好。”

话音落,温孰对着韩谦挥挥手。

“愣着干啥?人家有爹你没爹啊?过来!”

此时此刻韩谦是懵的,在他的印象里温孰是一个在家里抽烟都偷偷摸摸的人,可今天在这里让秦耀祖都乖乖听话,老丈人到底有啥实力?

但是韩谦还是乖乖的走到了温孰身后。

温孰抬起头看向陈湛,冷笑道。

“纪委主任很厉害?你在我眼里还真屁都不是,我家小谦能在滨海这么跳,敢殴打你儿子,你真以为我这做爹的不知道是么?今天人我带回去,就在第二人民医院四楼三零一病房,你觉得你有背景,有实力随时去抓人,我叫温孰,温暖的温,温孰的孰!”

话落转身搂过韩谦的肩膀,指着李秘书长淡淡道。

“我女婿!”

李秘书长冷声道。

“离婚了!”

“我知道,但是你别在我女婿面前比比划划,指手画脚的,孩子的事儿孩子们自己解决,找老子的话,咱们就慢慢玩。”

话音落轻轻拍了韩谦一巴掌。

“让你的人都撤了,守在医院算怎么个事儿,知道的是你朋友,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是黑社会呢,咱们可是遵纪守法的是好公民,走!爹给你炖了鸡汤。”

众目睽睽之下,温孰大摇大摆的把人带走了,陈湛的脸色铁青,咬牙对着身后的人低声道。

“给我查查这个温孰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话出,秦耀祖接话,笑道。

标签]“多大的能耐我不知道,但是我劝你带着孩子去道个歉,这事儿翻篇过去,现在咱们还是说这话解决,我偷偷告诉你啊!冯伦一直在找韩谦帮他自首,但是韩谦没答应这个条件啊!视频我看了,你儿子不讲理的抽了人家对象一耳光,两个大老爷们和一个妇女抓着头发殴打一个小姑娘,你真有脸来滨海。”

话落秦耀祖也离开了衙门口,陈湛没理会秦耀祖的话,他在想这个温孰到底有什么能耐,能让秦耀祖这个拐弯都走直角的男人乖乖听话。

带着满脑子的疑惑离开了衙门口,开车没走出多远,陈湛感觉身后那辆沃尔沃一直在跟着他,他加速,对方加速,他减速,对方减速。

陈湛把车停到了路边,沃尔沃也停了车,走下来一个穿着红色西装,梳着马尾巴的男人,面对跟踪被发现,这个男人丝毫不紧张,走上前叼着烟开口道。

“兄弟,有火儿么?点个烟。”

陈湛冷声一声。

“没有。”

红衣西装男哦了一声,随后拿出手机低声喊道。

“他妈的,你们几个给我盯紧点,赶跑就打断了腿,别没事去调戏护士!”

话音落,男人转身回到了车上,在陈湛的注视下拿出打火机点了烟,启动车子,路过陈湛的时候落下车窗笑道。

“要不要拘留我五天?这里面的规矩我倍儿熟。”

陈湛盯着这个红衣的西装男,他眼神一片冰冷,当他启动车子准备去医院的时候,又被跟踪了,一辆虎头奔不急不躁的跟在身后,陈湛再一次停下车,虎头奔上走下一个穿着唐装,拄着拐杖的男人。

男人叼着雪茄,侧脸带着一道刀疤,走上前呵呵笑道。

“兄弟,车不错啊!京城牌照,京城大不大?扔出一颗石头能不能砸出个三品大员来?”

陈湛冷声道。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跟踪我?”

“我涂骁,一个社会油条,至于说跟踪这话可就不对了,我没拿相机拍你,我也没在你的私人领域,这可谈不上跟踪,跟踪是要被拘留的啊!”

“刚才那个红衣男人和你什么关系?”

“你审贼呢?京城的人都这么没眼高于顶的?惹不起啊惹不起。”

涂骁转身上车,开车离去,陈湛上车后没有急着离开,他在后视镜里面看到了一辆本田,坐在驾驶位和副驾位的两个年轻人带着口罩,手里一人手里拿着一根棒球棍。

车子喷的花里胡哨,好像是一个棒球的球队LOGO。

太熟悉了!

八区的对那条线把握的很准很准,此时陈湛已经有些崩溃了,他这一次废了自己的仕途来为儿子报仇,可现在看着那个混蛋在面前被人带走他竟然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仅如此,他也被盯上了。

一路心神不宁的回到医院,刚走进病房没两分钟,检察院的人来了。

“陈主任您好,童校长将您的儿子陈强,您的侄子陈雷以及您的夫人起诉到了法院,我们来核实情况,做笔录信息。”

“出去!”

“陈主任。”

“我说你们出去,都给我出去!”

陈湛要崩溃了,他要冷静,冷静的分析一下这个事情,这个温孰到底是不是狐假虎威,那个红衣西装男和那个涂骁到底是干什么的?

为甚监控视频没有韩谦

甲申绝处逢生 富贵无疑,

刺穿侄子手心的画面,为什么这个医院的医生检查说是跌倒时被玻璃刺穿了手心,为什么一切都这么的巧合?

要冷静,一定要冷静。

可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两个孩子,他冷静不了,视频画面只有这两个孩子对女孩子施暴的画面,就算有韩谦刺穿手心的画面,视频只能被定义成互殴,如果韩谦没有身份背景,怎么做都可以,但是他有!

李金翰,秦耀祖,程锦这三个人明摆着要死保这个韩谦。

还有冯伦这个隐患。

还有那个涂骁。

另外好像还有两个明星在这里面搅局。

还有一个叫做童谣的怪物,难道她不知道起诉对他没用么?

此时此刻的童谣在医院陪着燕青青,轻声道。

“你听谁说起诉没用的?他们和你算互殴,和韩谦算互殴,但是他动手打了温暖就算单方面施暴了,去起诉的是这个事情,这对陈家已经有很大的影响了,到时候公审上说一句当官儿的儿子就可以为所欲为?视频一发,他吃不了兜着走,他肯定能猜到这一点,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也不知道韩谦的脑地是怎么回事儿,废那么大的力气,欠那么多没用的人情干嘛啊?傻X似的。”

喜欢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请大家收藏:

陈湛去医院看过了儿子和侄子后直奔市局,推开李金海办公室的门,一句话。

“为什么不抓人?你们都是饭桶?”

李金海坐在办公桌前喝着茶淡淡道。

“抓谁?都在医院躺着呢,等出了院四个人都扔进监狱里面去,反正都动了手,还有一个构成了故意伤害罪,叫陈雷好像是。”

陈湛没理会半公里的其他人,皱眉看着李金海怒道。

“李金海,现在我儿子,我侄子,我媳妇都在医院里面躺着呢?这事儿你怎么向我交代?”

“呵呵,交代?我凭什么向你交代,现在我还要问问你,你儿子抽我外甥女一耳光这事儿怎么算,有人动了利器伤人,见了血,那咱们就按照章程办事儿,你别在这人大呼小叫的,我这小衙门口儿还轮不到你来管。”

李金海低头喝着茶,热茶有些烫嘴,吹了吹茶水再道。

“你儿子抽我外甥女儿耳光这事儿我不和你计较,我哥就在衙门口儿呢,你们聊,聊完了我抓人。”

今天的李金海可没给陈湛一点面子,甚至说他现在都想去医院给陈强两个耳光,我温家的宝贝疙瘩你说给一耳光就给一耳光?陈湛指着李金海咬牙道。

“李金海,你行!等我把你身上这套衣服扒了

甲申绝处逢生 富贵无疑,

,我看你还拿什么和我叫嚣。”

“你再不走,我把你抓了扔进去吃几天大白菜你信不信?”

陈湛离开后没有急着去衙门口儿,而是给京城的关系打电话,侄子两个手心被刺穿,儿子被打成了重伤,这个事儿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清早,冬天的天亮的很晚,韩谦走出医院的时候紧了紧身上的军大衣,温暖终于知道韩谦这衣服是哪儿来的了,关军彪有好多件。

一个帮手都没带,一个秘书助理都没带,韩谦一个人叼着烟,头上缠着绷带走进了市衙门口儿,谁也不找,坐在衙门口儿的一楼大厅抽着烟等着陈家的人过来。

没过多久,有人来了。

衙门口儿的工作人员,看了一眼抽烟的韩谦没说什么,送来了一个烟灰缸和一杯热水,之后便是上楼去工作了。

八点三十五分,门口走进来一群人,全部都是陌生面孔,穿着西装外面套着风衣,一个个斯文的样子一眼就能认出这些人就是陈家找来的关系,韩谦撇了撇嘴,满眼都是鄙夷。

陈湛也看到了韩谦,或许是仇人的原因,他一眼就认出了韩谦,没急着开口,冷哼一声,随后对着收发室的老爷子怒吼道。

“程锦呢?牛国栋呢?这都几点了还没来上班?你们滨海衙门口儿就是这么做事的么?一个个的懈怠工作,等我会京城后就开始查办他们。”

“呵。”

韩谦发出一道冷笑,拿出烟叼再嘴里点燃,闭着眼享受尼古丁麻痹大脑的感觉,陈湛扭头看向韩谦,冷声道。

“谁让你在这里抽烟的?滚出去。”

此时韩谦还不知道这个家伙是谁,但心里大概能猜出来,眼睛睁开一道缝,鄙夷道。

“你算个瘠薄?怎么?两个小的不行,找来一群老的?一个个的还挺骄傲,这岁数大了可能都不知道脸皮两个字儿怎么写了。”

“呵,就是你打在百货动手打了人?”

韩谦似乎是没听见一般,继续抽着烟望着屋顶,沉默了几分钟后,韩谦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你们盯着点,被让这俩孙子跑出滨海,这个账还没算完呢。”

随后挂断电话继续抽烟,狂妄的样子让陈湛的脸色一片铁青,这时候人群中有人开口了。

“年轻人别太狂妄,有你吃不了兜着走那一天。”

韩谦望着屋顶淡淡道。

“我狂不狂我的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一群老东西不要脸啊!有什么能耐使唤出来我看看,是把我扔进去,还是把我弄死弄残,别在这儿和我说放什么狠话,也不怕风大把舌头闪了。”

话出,人群中有人怒道。

“你算个什么东西?”

韩谦眯眼看向此人,淡淡道。

“你又算个什么东西?报出的你官职我听听,看能不能吓死我。”

“我现在就铐了你。”

人群中有人怒吼拿出手铐,韩谦撇嘴淡淡道。

“来!试试,看我能不能把你给点了?”

有人走向韩谦,这时候韩谦也站起身抓起了玻璃烟灰缸,准备随时动手,韩谦做事就从来没去计算过后果,渐渐的,韩谦被人包围,陈湛冷眼看着韩谦。

“你在滨海市不是挺有势力的么?我看看谁能敢保你?”

话出,门口传来一道怒喝。

“保?我今天就要保我这个外甥女婿了,怎么?京城的人都开始玩黑的了?一群土埋半截的人欺负一个孩子?”

李金翰一身军装,满脸怒火的走了进来,走在他身边的是赵老虎和赵汉卿,以及两个警卫,赵老虎瞥了一眼的京城来的七八个人,随后撇了撇嘴。

“我以为多大的官儿呢,合计就来你们这几头烂蒜?”

陈湛转过身看向门口的两人,冷声道。

“李金翰,赵万古,你们两个要趟这道浑水?在滨海你们两个牛逼,不代表我没办法撼动你们两个,李金翰!你弟弟还在市局吧,非要我查他?”

李金鹤呵呵笑道。

“你查不查是你们系统的事情,我一个破当兵的可管不了,过来瞅瞅,看看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打了我宝贝外甥女一耳光,剁了爪子,这少将不做了行不行?”

陈湛呵呵一笑,拿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挂断电话后笑道。

“打了李少将的宝贝外甥女这个事儿我会登门道歉,但是把我的几个亲人全部送进医院的人我要带走。”

话音落,赵老虎开口了。

“要脸不?三个打一个全部被送进医院,你还有脸来滨海?你不是打电话了么?我看看你的电话打给谁了。”

随后赵老虎的手机响了,看着手机上的号码,赵老虎皱起了眉头,转身在李金翰的耳边说了两句话后转身离开,电话的主人不是多大的官儿,但是和赵老虎算是一个战场上活下来的战友。

这个电话不接他都明白,对方不掺和这个事儿,意思赵老虎也别在掺和。

赵汉卿皱眉看着离开的爷爷,满眼都是不解。

但是!

他没走,并且放话。

“带走韩谦?那你们先试试能不能带走我吧,两个废物东西对女孩子又打又踹的,什么货色!”

陈湛没理会赵汉卿这个孩子,而是盯着李金海皱眉道。

“你确定?我这个电话用了我这辈子攒下的所有人情,你不是还想往上走一步么?”

李金翰盘腿坐在门口的冰凉的地砖,拿出烟点燃后淡淡道。

“别说这辈子,就是在给我十辈子我也没办法晋中将,人老了,就喜欢护犊子。”

陈湛眯眼开口。

“那你儿子的前途呢?”

“呵呵,你们继续,我就坐这儿看着,我有儿子,我看看你们有没有儿子。”

“哈哈哈哈,儿子?你们都有儿子,我秦耀祖没儿子,韩谦呢?念在前不久把你这个兔崽子坑的够呛,今儿个我来看看,都有问题就一起都抓了,滨海还算是我的一亩三分地。”

秦耀祖来了,随后孙正民的身影没出现,声音却是传来了。

“韩谦你们不能带走,还孩子为滨海市做了不小的贡献,抓捕中秋惨案匪徒七人,是记大功劳的,也是唯一一个能让冯伦不敢为非作歹的重要人物之一,陈湛啊!你确定要因为一个孩子闹这么大?”

站在陈湛身边的一个男人开口了。

“秦耀祖,孙正民,咱们都是老同学了,现在这个事儿我不掺和,你们两个也后退一步?伤了和气不好。”

秦耀祖呵呵笑道。

“马贵,你一个人不够啊!体格上你也不够啊!”

这个名为马贵的人皱了皱眉头,这时候他身边的一人开口道。

“算上我退出呢?”

话出,李雅丽走了进来,淡淡道。

“你们两个好像也不够,小谦儿是清湖的未婚夫。”

那个要说韩谦别太狂妄的中年人冷哼一声。

“我不掺和了。”

虽然说京城来的,可比起这三个人,他们的位置只低不高,秦耀甲申绝处逢生 富贵无疑祖坐在收发室门口的椅子上对着韩谦笑道。

“兔崽子等你被抓进去了,我争取把你调我家那边去,叔会照顾你的。”

韩谦呵呵笑道。

“我谢谢你啊!到时候教你下棋。”

陈湛扫过众人,淡淡道。

“既然这样,人我带走了!”

话出,程锦出现在二楼的楼梯,淡漠道。

“人你带不走。”

牛国栋出现在门口,冷声道。

“带的走,程锦!你作为衙门口儿的人你要公正,并且我告诉你,你老丈人来不了了。”

程锦眯起眼看着牛国栋,淡淡道。

“你要撕破脸皮了是吧?”

牛国栋淡淡道。

“我秉公办事而已。”

陈湛没理会两人,他看着坐在门口的李金翰,皱眉道。

“我现在还有四个朋友,估计你电话已经被打爆了,这个人我带走,你一句话,行!还是不行!”

李金翰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脱下身上的军装,动作很慢,脸上笑意很浓,眯眼笑道。

“我说不行!我外甥女婿我李金翰今天保了,这少将我不做了!小汉卿,打电话给上面,告诉他今天省军区少将卸任了!”

赵汉卿满脸纠结的把手里的手机递给了李金翰,也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李金翰怒吼道。

“你他妈让我袖手旁观?我旁观你你骂了比,你比我大一级你牛逼?我不做了。”

随后电话里不知又说了什么,李金翰脸面苍白,嘴唇没了血色,摔碎了手机抬起头看着陈湛。

“你这样会让你的仕途寸步难行!”

陈湛癫狂笑道。

“我用我十年仕途惩治殴打了我儿子的凶手,我他妈认为很值!”

“但是,韩谦你还是带不走。”

温孰来了。

喜欢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