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凤凰推到张海燕系统 全文|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周婵娟突然发作,大声吼了起来,吓得三豹子睡意全无,站起来摆好架势,防备起来,虽然自己现在饿得浑身无力,他也知道师姐发脾气不是一件好事!搞得不好自己要吃大亏的,因为她下手时不分轻重,所以大家都不敢得罪她,而且对她唯命是从,就是因为她不好惹,惹不起。

周婵娟对手下喽啰出手往死里整,那是因为这些家伙不知天高地厚,所以才让他们吃些苦头,好记得她的厉害和威严!然而,她从来没有对自己的师兄弟,做什么出格的事,不然黄利峰早就被她弄死了!她武功比他高,黄利峰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结果自己心软反而被黄利峰在头上打了一棍子,害得她一发火,就气血上涌,头痛欲裂。

还不等三豹子摆好架势,周婵娟就扶着额头,皱着

火凤凰推到张海燕系统 全文|

眉毛,脸部肌肉扭曲起来,身子也跟着摇晃了几下,一头栽倒在地。

三豹子见师姐突然倒地,慌忙跑过去扶起她来,着急的喊着:

“师姐,你没事吧?怎么好好的,你就倒地了呢?你这是怎么了?不要紧吧,要不,我送你去医院?”

一直昏昏沉沉的周婵娟,艰难的直起身子,往床边靠近,她想躺一下缓缓自己的情绪。

三豹子只好扶着她去到床沿边,扶着她躺在床上,然后给她倒碗温开水递过来给她喝。

周婵娟接过温开水缓缓喝下,情绪稍微好了一点,然后开口说:

“这毛病都是黄利峰那小子害的,要不是他,我们在香港安然无恙,他处处跟我作对,今天抓我的人,明天后天还是抓我的人,我没跟他计较,放了他,结果那小子趁我不注意往我后颈脖上一棍子打来,我听到风声,一偏头,就打在了我后脑勺上,甚好哪天你来了,不然我就成了他的阶下囚!从那以后,我就落下了这病,一遇到心急火燎的事,就突发脑疾,就跟刚才一样。”

三豹子坐在床沿边,看着师姐说:

“师姐,我和利峰都是你带大的,利峰那小子就是一根筋,我们做贼,他做警察,偏偏来抓我们!我早就想弄死他了,要不是你火凤凰推到张海燕系统拦着,他死定了!这次来抓我们的还是那个狗杂碎,我躲在山坡上用望远镜看到了他,他开着一辆越野车来追我们,是因为他买通了阿狗那家伙,所以我们被牵着鼻子走!师姐你早就知道,为什么不早说?”

周婵娟叹息一声,回:

“实际上我也一直不知道黄利峰会买通阿狗做内应的,后来我叫你带人走,阿狗挑拨离间的,我就知道他不可靠了,所以决定迅速离开,知道他有问题了,结果还真出了问题,我们的弟兄们全被抓了!幸好发现得早,不然我们两也要遭殃!”

三豹子接着问:

“师姐,那接下来我们打算怎么办?是不是弄死黄利峰那小子?还有,严淑君我们绑不绑她了?”

周婵娟叹息一声说:

“师弟,这事得从长计议,黄利峰那小子现在是香港的督察,进出都有人护着,根本拿他没办法,只有严淑君那家伙欺骗我们,我们得想办法教训教训她,让她长长记性,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让她明白,叫她今后懂得怎么做人!咱们走吧,现在就走!”

三豹子见师姐脸色不好,就说:

“师姐我还是不放心你走,看你惨白的脸!要不明天再走吧?”

周婵娟勉强站起身,微微笑着回:

“现在就走,越早越好,算不定明天通缉令就出来了,到处张贴我们的画像,到时想走都来不及了!”

三豹子想了想,觉得也是,于是就帮师姐拎着一个大包,一起走出了旅社的大门。

两人走了一个中午的路,来到了郊区,找到一个破庙,住了下来,晚上将剩下的五包方便面吃了,然后就安安稳稳的在破庙里睡了一觉,早上起来就乔装打扮了一番。

周婵娟还是穿着那身尼姑装,肩上背着个褡裢,左手举着一面杏黄色的长方形幡旗。幡旗上写着算命看风水,收惊看疑难杂症!边走边吆喝着。

三豹子打扮成老百姓的装束,假装追上来大声喊着:

“前面那位大师请留步,我家孩儿早上总是哭喊个不停,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能给我孩儿看看吗?”

周婵娟装作不相识,转过身来,口中念着“阿弥陀佛”,然后老神在在的说:

“这位施主,你别着急,待贫尼给你看看,我看你满面黑气,应该出远门的时候遇到了邪神,带着邪煞回家,吓到了你家婴儿,待我给你驱驱煞气,就安然无恙了!”然后嘴中念起了六字真言。

村民们见状,都前来围观,有的也来请周婵娟算命,有的要请她看风水。忙得不亦乐乎。

快到中午的时候,村委听说村里来了一位尼姑,算命很准,也想去看看,这时恰好上面来人,给村里发了两张通缉令,通缉令上面有尼姑的画像,就拿着这幅画像指着问村民:

“那个尼姑是不是长这个样子?”

有村民回:

“村长,我们只管请尼姑给看相、算命,哪个有心思管她长什么样子?再说尼姑还不一个样?怎么,村长,你拿的通缉令怎么有尼姑啊?尼姑还犯法吗?她不是六大皆空吗?”

“你一个笨蛋,那是假尼姑,杀人犯伪装的,你们赶紧带我去看看!”村长大声回道。

这时候三豹子闲得无聊,来到村口的商店里买烟,恰巧碰到村长问村民,手里还拿着周婵娟穿尼姑装的通缉令,吓得慌忙往后退,一不小心被脚下一块石头绊了一下,打了几个踉跄,差点儿摔了个狗吃屎。

爬起来哪还顾得上买烟,就慌慌张张的撒腿就跑,跑得上气不接下起的来到周婵娟身边,喘着气说:

“不,不,不好了······”

周婵娟还不等他说完,就意识到了什么,连忙站起身来,打着拱手说:

“对不起,对不起各位施主,贫尼庵子里起火了,我得回去一趟,救火要紧,下次再来,告辞!”

周婵娟慌忙站起身,慌里慌张的往村后树林里钻了进去,三豹子跟着也钻了进去,边追边喊:

“师姐,接下来咱们怎么办?连尼姑都做不成了!如何是好呀?”

周婵娟叹息一声,回:

“你别他妈的,叭叭叭,叭叭得老子心慌!等逃出去再说,我们不见了,村里会报警的!你懂不懂,我们赶紧爬过这座山,去前面的公路上,找一辆货车爬上去,先离开这鬼地方再说。”

村长来到这算命的地方,见大家议论纷纷的,就问:

“给你们算命的那个尼姑呢?”

有人就回:

“她刚才说庵子里起火了,就冲冲的告辞而去,往村后的树林里走了!走的时候慌里慌张的?怎么了?村长大人!”

“怎么了,那人是杀人犯,上面来了通缉令,你们看好了!是不是通缉令上的这个女子?”村长边说边展开通缉令给大家看。

大家瞪大眼睛看着通缉令上的画像,惊得目瞪口呆的,简直不敢相信,这尼姑还会杀人,都六大皆空的人,怎么会杀人。

“怎么,你们怎么个个不说话,哑巴了?”村长见他们个个面露惊讶之色,禁不住问。

“村,村长,你这画像确实是刚才那个尼姑的样子,可是尼姑为什么要杀人呢?不是六大皆空吗?这让人很意外,也很震惊呀?甚至感到不可思议啊?”有人提出了质疑。

“我就说吗?你们脑子是木头雕的,都一个个笨成什么样!这尼姑是假装的,不是杀人犯,慌里慌张的干什么?还有大路不走,跑进树林里干什么?现在杀人犯跑了,咱们还犹豫什么,报警呀!”村长边说边掏出手机忙着报警了。

喜欢情断外婆桥请大家收藏:

田翠英面对吴浩宇母子俩的说词很恼火,凭什么骂她是个扫把星,难道来他家照顾他儿子自己错了,再说吴晓光也是她亲生的,凭什么就不能来照顾,就是因为跟吴浩宇离婚了,就不能来吗?不来,那她儿子吴晓光无人管无人理,岂不成了孤儿。

想着这些话,对她一点也不公平,于是单独找到婆婆冼馨怡讨要说法:

“孩子他奶,昨天你骂我是扫把星,凭什么这样说我?凭什么?你得给我说出个一二三来!不然我跟你没完!”

冼馨怡见田翠英来势汹汹,满脸怒气,觉得来者不善,也毫不畏惧她的气势,针尖对麦芒的怼道:

“田翠英,你说说你,是一个好女人嘛?俗话说好马不吃回头草,好女不嫁二夫,你已经离婚了,干嘛来浩宇家,浩宇都去坐牢了,你来他家图什么?是不是想将他儿子吴晓光也据为己有,你野心倒不小,我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离婚时,你们通过法院解决的,法院都已经公正的判决了,你凭什么还钻法律空子?我知道,你想要浩

火凤凰推到张海燕系统 全文|

宇老了无儿无女的,好成孤寡老人,无人养老,你心好黑呀!”

冼馨怡的这番话说出来,顿时让田翠英傻眼了,这个死老太婆,亏她怎么想出这些离谱的歪理来,这能上得了台面吗?她不以为然的回:

“老东西,亏你怎么想出这么离谱的歪理来,既然你说法律,那好,我就跟你说法律,法律上说,离婚后,如果对方出现不可抗拒的灾难,和一些不利于孩子健康成长的因素,对方可以将另一方的子女领回抚养,这是婚姻法上有的,恰恰你儿子吴浩宇去坐牢了,属于后者,因此我有权利领回我的儿子,这有错吗?你这个老东西,自己不懂法律,在这里胡搅蛮缠的,放什么臭狗屁呀?”

冼馨怡无可厚非的承认自己是个法盲,但她还是觉得,要不是田翠英的到来,她家不会出现这些伤人事故,于是换了说法:

“好,就算你说的是对的,那你也是个扫把星,如果你不来我家,跟我吵架,胡言乱语,孙子们也不会听信你的话,去做一些离谱的事情,也不会出现晓光被踢进山沟沟的事,要不是你写信去说晓光怎么样怎么样了!我儿子也不会做事的时候分心,东想西想,会出事故的,要不是你在我家,胡搅蛮缠的,我家里至于出现这样的事吗?”

田翠英怎么也没想到婆婆冼馨怡会把一切过错推到她个人身上,这个没有人情味的老东西,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令人生畏,于是就说:

“老东西,你是不希望我给你养孙子,是吗?好,既然这样,我成全你,现在你儿子回来了,那我带着我的儿子走好了!但我也得问问吴浩宇,这话是不是你们火凤凰推到张海燕系统商量好的,要一心一意的赶我走!如果是,那我走好了,免得碍你家里的眼!”

冼馨怡认定田翠英是个扫把星,她不走,家里算不定还要出大事,于是倔强的说:

“你走了好啊,你不走,我家算不定还会出什么事,家里扫把星走了,一切都安定了!你是个灾星,给我家带来厄运的人,你走得越快越好!免得我家越来越倒霉!”

田翠英再也不想跟这个老东西说下去了,再说下去会被她气死的,于是转身离开了,本来是一番好心,过来给吴浩宇养儿子,却换来这样不识好歹的一家人,竟然把自己当成了扫把星,这换做谁,谁受得了啊?

田翠英二话没说就去了学校,拉着儿子吴晓波的手就走,吴晓波不懂妈妈要做什么,就连忙喊道:

“妈,你这是干什么啊?好好的你拉我去哪里?”

田翠英满脸泪水的跟儿子说:

“儿子,你奶奶和你爸爸都骂我是扫把星,决定要赶我走,我能不走吗?他们已经下了逐客令,我不走不行啊,儿子,我们还是走吧!”

吴晓波皱着眉头说:

“妈妈,你说走就走,可我读三年级了,这一走,外婆那边学校会接纳我吗?还有,外公外婆和舅舅们怎么说,你跟他们说过吗?我不想回到外婆家,看舅娘们的脸色了?舅舅还可以,舅娘们可不一样了,我真的不想回到外婆家,看着舅娘们的脸色长大!”

田翠英怎么也没想到儿子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居然不肯离去了,儿子不走,她也不能在吴家看婆婆和吴浩宇的脸色吧,于是就说:

“儿子,你真的不走?”

吴晓波见妈妈眉头紧锁满面愁容的,也有些犯难了,如果不跟妈妈走,妈妈就万念俱灰,跟妈妈走,意味着自己今后又要看舅娘们的脸色,他左右为难,叹息着说:

“妈妈呀!我也知道你现在很难,可是在外婆家我也不好过,外婆偷偷给我一个鸡腿,舅娘们要说我好几天,外公给我买件好衣服,舅娘们就脸红脖子粗,骂我是个拖油瓶,一点好处没捞着,还要往外丢钱,不知道这个拖油瓶,还要拖到什么时候是个头,我跟着你回家的那天,看到三个舅娘偷偷的笑,她们觉得我这个拖油瓶走了,再也不花她们家的钱了,她们高兴坏了!你现在又叫我回去,你说我怎么办?”

田翠英听了儿子的话,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那种欲罢不能的滋味,难受极了!

看着妈妈哭红了眼,吴晓波也跟着伤心流泪,但他的确不想去外婆家,看舅娘们的脸色了!他在自己家,没有人会使脸色给他看,虽然生活没有外婆家好,但他有尊严的活着,比什么都好。

田翠英见儿子真心不想回外婆家,她也不想为难儿子,就说:

“好吧,不回外婆家就不回,我也不回外婆家了,我出去打工去了!年底回来看你!你要好好听话,认真读书,妈妈希望你长大了有出息,到时妈妈就不为你操心了,对了,你要勤劳,千万别跟你爸爸一样,你爸爸人懒心怀,他没得救了!你要有上进心,还有,你要跟哥哥好好相处,有什么事让着哥哥一点,你哥哥脑子没有以前好使了,脑子不太灵光,你让着他一点,别跟他计较,妈妈走了!你要知道照顾自己,天凉时记得多穿衣服,下雨天穿雨衣去上学······”

田翠英跟儿子嘱咐了半天,见儿子频频点头同意,就心满意足的苦笑着跟儿子告别了。

喜欢情断外婆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