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走衰病死墓运大吉*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禄东赞打量着扎西,最终缓缓地摇了摇头,满脸嫌弃地道拂袖道。

“自以为是,性情暴戾,率性而为,吐蕃若尽是尔等这样之鲁莽不辞之人,国危矣……

本相实在不想与你这痴蠢之辈言语。”

“!!!”扎西恶狠狠地鼓起眼珠子,虽然禄东赞这个斯文吐蕃人说得文诌诌的,可扎西还是表示自己受到了深深的污辱。

可是他却除了鼓眼珠子之外,根本做不了什么。因为他的身后,两位膘肥体壮的大内侍卫让他动弹不得。

禄乐赞的目光一移,落在了一旁的次仁身上,次仁直接就抬起那双被缚的手指着一旁的扎西道。

“宰相,真的跟我没有半点的关系,都怪他,都是因为他不停的蛊惑威胁末将。”

“末将是他的属下,受他胁迫,不得已只能服从于他,还请宰相可怜末将家中尚有……”

“闭嘴!”禄东赞一脸嫌弃地径直越过这个家伙,狠起来比谁都狠,怂起来比谁都怂,哪怪只能当个副将。

这样的人,禄东赞甚至连点评都不乐意。

“是是是,末将闭嘴,闭嘴。”次仁赶紧点了点脑袋,然后紧紧地抿住了嘴。

禄东先缓步来到了桑布扎的跟前,打量着这位衣襟凌乱,被缚住双手,跌坐于地板上的老友。

不禁一脸唏嘘地摇头长叹,就这么与桑布扎一站一坐沉默了半天,转过了身来向赵昆言语两句。

赵昆打量了这位纤弱的吐蕃斯文人两眼,在他的示意之下,桑布扎双手上的绳索终于被解下。

不过桑布扎却只是揉搓着双手不发一言,但是他的目光却犹如刀子一般,死死地瞪着禄东赞。

禄东赞主动地走上前来,跌坐于吞弥*桑布扎跟前。

“吞弥老弟,愚兄有些话,跟扎西那个粗鄙武夫实在是说不清楚,但是老夫希望你能够听一听。”

“愚兄出身吐蕃大族薛氏,便是不做这宰相,也是一族之长,为国主所倚重。为何要叛逆?”

“再者,愚兄当时,输给那程三郎,非是愚兄不尽心力,而是对手实在是……”

禄东赞没有理会桑布扎会不会开口,径直将自己想要吐出来的血泪与委屈尽数都说了出来。

而桑布扎就这么平静到麻木地看着跟前自顾自侃侃而言的禄东赞,两人相交也近十载。

期间相互搭档着,干了不少的功绩,便是那位泥婆罗公主。

也是他们二人出马,狡尽脑汁,又是威逼又是利诱,最终还请泥婆罗公主迎回了吐蕃嫁予国主。

这里边的战斗友情,不需要言语来表达,而他也很清楚禄东赞的能力和手段。

但是这一次,如果一开始的失败,是因为那几个象雄国狗贼发布文章在《长安旬报》上种下的诱因。

禄东赞败给程三郎,只能说,程三郎那小子脑子真心

中年走衰病死墓运大吉*

不是一般人。

可那之后,禄东赞与其子的种种行径,都让人觉得满满尽是疑点。看着夫君那意气风发的模样,长孙皇后赶紧理一理衣襟,然后盈盈一拜。

“还是夫君这等宽仁英明的君王,才可令天下英雄拜服。”

听到了长孙皇后这话,李世民满脸欢喜地赶紧伸手将长孙皇后扶了起来,满脸意气风发地道。

“哈哈,观音婢快快请起,不过你这话,的确在理,为夫身为大唐之君,天下英雄该当为朕所用。”

#####

而就在这个时候,正要出宫的李德,远远的就看到了几位穿着与大唐官员迥异的人,正站在宫门外,在那里比划着什么。

而一名宦官,此刻正从那边朝着文成殿的方向行来。

李德赶紧抬手拦住,一打听这才知晓,居然是那禄东赞领着使节团的重要人物前来。

说是有紧急的要事,求见陛下。

听得此言,李德不禁一乐,哎哟,还真没出程三郎那只妖蛾子的所料。

#####

“禄东赞还有副使桑布扎以及护卫将军扎西要紧要事情求见朕?”

李世民看着那位入殿上奏的宦官,不禁双眉一挑,朝着身边的爱妻观音婢看了过去。

然后,就看到了娘子冲自己微微颔首之后,莲步轻移,朝着内殿行去。

看到了这一幕,李世民的嘴角微握,看样子爱妻也很想看个热闹,哦不,应该是听个热闹。

“既然是禄东赞有要事,那便让他们来吧。”

随着李世民的这声吩咐下去,很快,禄东赞与桑布扎和扎西,来到了这文成殿偏殿门外。

禄东赞先是回头扫了一眼身后边的桑布扎与扎西。

自己唯有直奏大唐皇帝陛下,找回亲儿子钦陵,才能够自证清白。

但是中年走衰病死墓运大吉,吴王李恪与程三郎冲到驿馆去救人一事,怕是大唐皇帝陛下都尚未知晓。

唐皇陛下会如何应对自己,禄东赞却已经有些估摸不准。

不过现在可不是犹豫纠结的时候,禄东赞深吸了一口气,迈开大步径直入内。

而桑布扎与那扎西紧随其后也步入了偏殿之中,恭敬地向着大唐皇帝陛下行礼。

#####

李世民看到了三人恭敬地行礼,作为有意要将禄东赞留于大唐,为大唐效力的皇帝陛下。

看到了这一幕后,笑眯眯地起身走了过来,亲自伸手将那禄东赞搀了起来。

“禄东赞卿快快请起,朕视你为友,不必如此多礼。”

“嗯,还有二位,也请起来吧……”后面那句话的语气显得十分的平淡,甚至带着敷衍。

这样差距巨大的待遇,让后边的桑布扎与扎西齐刷刷地抬起了脑袋,看向身形僵硬的禄东赞。

而在里间侧耳细听的长孙皇后不禁嘴角微扬,夫君做得这么明目张胆,想必就是特地做给吐蕃使节团的另外两人看的。

这让长孙皇后不得不承诺,夫君虽然成日叨叨那程三郎如何如何,可是一旦二人打起配合,却极其的默契。

禄东赞看着这位笑容满面,显得十分亲和的唐皇陛下,瞬间生起了一丝后悔的冲动,自己不该来。

至少不该让桑布扎与扎西跟自己一起来见大唐皇帝。

只是此刻,禄东赞很清楚,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重要的是能够把钦陵给找回来再言其他。

禄东赞肃容朝着这位笑眯眯地大唐皇帝陛下沉声言道。

喜欢大唐第一世家请大家收藏:

文成殿偏殿之中,禄东赞与亲儿子钦陵,由着大内侍卫搀扶着进入了偏殿之际。

就看到了大唐皇帝陛下李世民已然从御案后边站起了身,满脸关切地快步上前。

“哎呀,不必多礼,禄东赞卿可还安好?”

禄东赞最终还是拜倒在地,虔诚地向着大唐皇帝陛下一礼,两眼通红,语带哽咽。

“多谢唐皇陛下,下臣幸得陛下垂怜,遣智勇之士相救,解救我父子逃离危难。”

“好了,朕甚爱卿之才干,与卿相处一见如故,相处甚欢。今日一早,忽闻吐蕃使节团离开洛阳,未见卿来处朕道别。”

“又问询鸿胪寺相关人等,也未见汝父子之影踪,这才考虑到会不会是汝父子生了什么变故,特遣人相寻。”

“另外,吴王与汝爱郎甚是趣味相投,引为知己,知晓之后,亦与好友同往……”

李世民语气十分的诚恳,话术一套套的,听得在场的一干人等都不禁悠然神往。

而禄东赞父子更是感动得泪流满面,难以自己,好半天,父子二人这才控制住情绪。

等到他们父子安坐,李世民这才刚想开口,就看到赵昆迈步入殿一礼。

“陛下,那吐蕃使节团护卫将军扎西,副将次仁,还有副使桑布扎皆已陆续苏醒。

该当如何处置,还请陛下示下。”一窝蜂地朝着那驿馆大门退去,扎西铁青着脸,目光扫过那些使节团的吐蕃精锐。

内心窝火到了极点,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唐国的吴王居然如此卑鄙无耻,亲自登门来抢人。

他想要阻止,可对方的架势,却让他退缩了,毕竟他惹不起那些唐国的勋贵王公。

他很清楚,自己若真要动了兵器,十有八九会横死在那些唐国的王公勋贵手中,怕是死了也就白死。

这个时候,副手次仁气极败坏地狂奔而来,朝着扎西满脸惭色地拜倒在地。

“将军,末将无能,实在是拦阻不住他们……”

扎西有气无力地吐了口胸中的浊气,无奈地叹道。

“这不怪你,那禄东赞呢?”

“末将没有看到宰相在驿馆之内。”次仁赶紧答道。

“他不在驿馆……”扎西的脸色渐渐地黑了下去,眼中凶光闪烁不定。

“你,速速遣人去找,一定要找到禄东赞,若是此事与他没有干系,本将军愿意把自己脑袋拧下来。”

次仁心中一凛,赶紧快步朝着大门的方向冲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那些唐人,就如同他们来时一般,已然风卷残云一般地消失在了远处。

驿馆外的街道,显得那样的冷清,只有一条不知道从哪钻出来的野狗,叨着一块骨中年走衰病死墓运大吉头,迈着猥琐的步伐,沿着墙跟行进。

扎西阴沉着脸,目光扫过那帮子守备在外围的唐国将士,哪怕是那帮子家伙嘻嘻哈哈,他也无可奈何。

他现在也不想理会那些该死的唐人,他最想要知晓的就是,禄东赞那个老混蛋到底在哪儿?

禄东赞的马车,已然来到了距离驿馆不过两个转弯的地方,这个时候,外面的车夫,看到了一只颇具数量的队伍,正好从前方的街道直行而去。

他似乎看到了那位很眼熟的吴王殿下,不过对方的队伍转瞬既逝于远处。

车夫也就懒得多嘴,继续驾驭着马车,拐上了那条街道,朝着驿馆进发。

不大会的功夫,就来到了那驿馆大门所在的那条街道之上。

只是在这个时候,策马驰于马车两旁的禄东赞的心腹亲随已然查觉到了不对劲。

“宰相,驿馆那里有些不对劲,扎西将军还有次仁将军以及桑布扎副使都在驿馆门外……”

听得此言,正在马车之中闭目养神的禄东赞满脸疑惑地掀开了车帘探出了头。

就看到了数十步外的驿馆门口,扎西与那次仁这两个粗鄙武夫,此刻正铁青着脸,目露凶光地瞪着这边。

而在他们的身边,则是齐刷刷的二十余名护卫精锐,同样神色不善,至于副使桑布扎表情显得十分的迷茫正朝着这边伸长脑袋。

看清楚了自己的车驾之后,桑布扎当先快步而来,看到了这一幕,内心也颇为震动的禄东赞赶紧叫停了马车,自己从车中走了下来。

“吞弥老弟,这是怎么回事?”

一脸焦急之色的桑布扎又快又疾地道。

“宰相,你方才到哪去了?你知道不知道方才唐国的吴王殿下与程三郎还有英国的大郎一同过来将钦陵公子给抢走了。”

“???”禄东赞两眼夸张地瞪成了铜铃,嘴也咧得大大的,整个人脑子瞬间乱作一团。

而这个时候,扎西也已然快步来到了车驾前,看到了禄东赞那副模样,不由得冷冷一笑。

“宰相,来得真是巧啊,那些与你串通同谋的唐国人刚刚将你那泄露了卖国真相的儿子抢走。”

“你就一副好像什么也没发生的模样回驿馆来了,还露出如此夸张的表情。哈哈哈……”

“敢问宰相,你还真把我等当成瞎子和傻子不成?”

看着这位笑声里边没有半点的欢乐气息,反倒是怒意升腾的扎西将军,以及他身后边的次仁将军还有那二十余名士卒,一个二个全都神色不善地打量着自己。

禄东赞整个人都迷了,吴王李恪自己不是之前才刚刚见过,他们过来抢自己的爱子是几个意思?

还有就是扎西等一干护卫将士那一双双很不善良的眼神,看得禄东赞整个人隐隐生悸。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钦陵不是在驿馆的吗?”

看到禄东赞摊开双手,满脸无辜的模样,哪怕是桑布扎,也不禁有些不乐意,觉得他的表情实在是太虚伪。

至于那方才吃了亏的扎西将军直接就怒极而笑,并指如剑厉喝出声来。

“哈,到现在,禄东赞你居然还在装傻?!”看到禄东赞摊开双手,满脸无辜的模样,哪怕是桑布扎,也不禁有些不乐意,觉得他的表情实

中年走衰病死墓运大吉*

在是太虚伪。

至于那方才吃了亏的扎西将军直接就怒极而笑,并指如剑厉喝出声来。

“哈,到现在,禄东赞你居然还在装傻?!”

“……”

“……”

喜欢大唐第一世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