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神通最快最有效的佛咒,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其实,老雷子心里也一直忐忑不安。

他挨家挨户的敲门时,轮到老三八家时,他犹豫了,喊不喊老三八呢?自己抢了他的领导地位,再喊他过来干活,这不是跟他办劣吗?让他丢脸吗?

最后,老雷子决定放弃敲老三八的家门,既然惹不起,咱就敬而远之吧。

老三八正同人聊着天。让大伙看他的新棉鞋,听着动人的夸奖。他不仅飘飘然。

这钱啊,确实是个好东西。花到哪儿,哪儿光鲜亮丽。

老三八一想到钱,心里就落开了花,他在盘旋着,兰花花昨天回来了。

今天早晨,兰花花又该来找他了,央求他通知村民们去拉芦苇编席子。

到了那个时候,他就可以压兰花花一把,要么给他涨工资,或者,每张席子他扣两毛钱,作为管理费。

“二雷子,你在这儿站着干啥?快点回去,把板车拉出来去芦苇荡拉芦苇,编席子去。”

老雷子见儿子站在人群里,羡慕地望着老三八,连忙催促儿子回家。

老雷子这一喊,老三八这才注意到,许多村民把板车拉出了院门儿,朝着芦苇荡的方向去。

老三八一下子急了,“他娘的,这谁通知的?我咋不知道呢?难道编织公司又开张了?我一个总教练、总指挥、总代理,怎么没有听到一点消息呢?”

老雷子也不理他,对着围观的人群说,

“从今天开始,凡是编一张席子的,都是一块钱,想干的,赶紧去芦苇荡拉芦苇……。”

围观的人群一听。顿时炸开了,也不同老三八聊天了,也不看老三八的塑胶棉鞋了,都纷纷朝家里跑着去拉板车。

“快点快点,大伙儿都去芦苇荡拉芦苇去了,你还在这儿唠唠叨叨,咱们也快点去,晚了就少挣钱了。”

三八婆去菜地里拔萝卜,才走到老龙河岸上,就见许多人拉着板子朝芦苇荡里跑。

她感到奇怪,连忙去问,刘二货夫妇正走到这儿,见三八婆发问,刘二货说,

“老雷子正在挨家挨户的通知人呢,编凉席一块钱一张,大伙儿都朝这边跑来呢。”

话还没有说完,刘二货的老婆就催促他,

“快点快点,人都去的差不多了,咱都垫了底儿了。”

三八婆一听。她连萝卜也不拔掉,就连忙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

“咋的啦,咋的啦?这谁通知的?”

老三八眼一瞪,虎着脸问老雷子。

老雷子的心里咯噔一下,他不敢说实话,只得随口撒了一个谎,

“我在路上碰见了大肥婆,是她让我帮忙代劳的。”

“娘西皮,气死我了,这个大肥婆,竟然敢和我作对,断了我的财路,总有一天,我让他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老三八狠狠地说着,又瞪了三八婆一眼,

“不去,为了这几个小钱,丢人现眼的。我就看她大肥婆能蹦哒多高?总有一天,我让他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老雷子可听不了老三八的唠叨,他现在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了,他扭过身,撒腿就往芦苇荡里跑,那里有一群人等着听他指挥呢。

说句实话,老雷子确实是负责的人,他可比老三八强多了。

兰花花又来到了芦苇荡,她怀里抱着个提包,由于这几天老是下雪,这芦苇荡里面很少有人来,那厚厚的积雪一直深到了膝盖儿。

这是一片热闹的景象,大伙儿们干的热火朝天。

村民们有的打扫着路上的积雪,有的把一捆一捆的芦苇

出神通最快最有效的佛咒,

朝板车上的放,压了又压,推得像小山一样。

“花花呀。你该不会骗我们了吧,这回真是一块钱一张。”刘四婶问。

“哪能呢?我会骗你们吗,各位大叔,婶子们。”兰花花说。

“哎呀呀,兰花花,你怀里的皮包里装的是什么东西?是钱吗?是不是给我们发钱了?”三驴子问。

“对呀,是钱,我把老三八贪污大伙的钱,再给大伙儿补上。”

兰花花说着,拿出了帐本儿,递给了马大庆,昨天深更半夜的,老三八等了兰花花那么久,把他弄来的钱,连同账本儿都一起给兰花花送了过去,以示自己的清白。

马大庆拿着账本儿,念着村民的名字,兰花花提着钱站在旁边,给大伙补发着钱。

大肥婆补发了一百多元钱,笑得两眼眯成了一条缝儿,不住声儿地夸着,

“还是兰花花好呀,这就是咱村的财神爷哪?”

村民们拿着钱,欢天喜地,王二嫂也拿着钱,喜笑颜开,只有王二,气得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大巴掌,

“他娘的,早知道这么挣钱,我也不去赌博,赌博一个大子儿也被捞上来,反而把过年的钱都干了。”

发到了最后,兰花花这才发现,老三八没有来。

老三八不来,他的两百多块钱,就没法发到他手里,他决定去老三八家里一趟,一来送钱,二来解开他心里的疙瘩。

说句实话,兰花花不用老三八,而改用老雷子,她心里也过意不去,毕竟,老三八是开出神通最快最有效的佛咒厂员勋,又出了那么大的力气和技术。

兰花花不相亏对任何一个人。

兰花花见老雷子把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就转身又回了村,来到了周建国的小卖店,买了两瓶上好的老包谷烧刀子,又买了一盒果汁,他提着就去了老三八家。

再去老三八家的途中,兰花花走过大金花家的院子,就听到了叫骂声。

“你不要再去兰花花那里做饭,做逑哩,他辞退了咱爸,丢人呢?既然人家不用咱,咱不能像个乞丐一样,你再,,厚着脸皮去,你不嫌寒碜吗?”这是山里横的声音。

“逑,我怕丢什么人?我是卖力气挣钱,又不是去偷去抢。”大金花的声音。

接着传来了撕打声。

“今天姑奶奶不跟你过了,我要跟你拼了。”

这是大金花的声音,接着传来了摔东西的声音。

接着又是一阵鬼哭狼嚎。

兰花花本来想去劝架,但是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她提着礼物朝不远的老三八家走去。

喜欢山里有女初长成请大家收藏:

老雷子的话,一下子点醒了兰花花。

“就这事啊,人要公道,而且不能有私心,找谁呢?”

兰花花边说边朝周建国看,周建国正弯腰曲背地扫雪,而大肥婆正在店里拿酱油,还没有出来。

老雷子一看兰花花朝周建国身上瞄,他生怕兰花花找了周建国,连忙悄悄的说,

“这家伙不出神通最快最有效的佛咒行,本身就是做小生意的,每天挖空心思地挣那蝇头小利,如果让他领着大伙干,估计他的手比老三八还要黑。

以前他当大队会计的时候,老是把仓库里的东西朝家里拿,每天不拿他都睡不着觉。

我曾亲眼看见,他从仓库里面装了两块红薯带回家,这么的一个人,你要是用了他,估计他的手比老三八还要黑上十分。”

听了这话,兰花花不由得一怔。

老雷子连忙自我推茬,“你看我咋样,我从小到大。没有拿过生产队里的一点东西,就连一根稻草儿也没有碰过。

而且,我上过私熟,认识很多字,保证记不错名字。”

老雷子这话不假,他的爷爷是民国的大地主,整个旮旯村的土地都是他家的。

自然,老雷子是他这老一辈中唯一认字的人。

老雷子脸上挂着笑,笑得满脸的皱纹都舒展开来,笑的兰花花心里一暖。

“那,你真能办好。”兰花花还是有点不放心。

“你放心吧,这事交给了我,我一定要尽心尽力,把它办的妥妥的。”

老三八像一只哈巴狗,殷勤地点着头。

“那就交给你吧。”兰花花说。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挨家挨户地叫人,去芦苇荡把苇子运回来,继续编席。”老雷子连连拍着胸脯下了保证。

正在这时,大肥婆一定拿来了酱油。

“大肥婆,你编席子不?要编,赶紧去芦苇荡里面拉芦苇,一块钱一张。

保证一分钱都不少你的,如果少了你一个大子儿,你砸我的脚趾盖好了。”老雷子说。

“哎呀呀,你这话说的,好像这些东西是你家的一样。”大肥婆一向看不起老雷子,只是撇了撇嘴。

在大肥婆在印象里,老雷子这家伙,从来没有见他打过扑克,来

出神通最快最有效的佛咒,

过麻将,从来没有买过一瓶烧酒、瓜子之类的零食吃。

“咋的啦,不相信呀,我现在是兰花花编织公司的全权代理。”老雷子骄傲的挺了挺胸脯。

“真的吗?”大肥婆有点不相信,他问兰花花。

兰花花点了点头,“是真的,我忙不过来。我和大庆还要跑销路。这次不让老三八干了,就让老雷子负责吧。”

“哎呀呀,咸鱼翻身了,真没有想到,你老雷子也这么时来运转了。

好的,我听你说的话,你可不许骗人啊,反正花花妹在这儿,我这去把板车拾掇一下,去芦荡拉芦苇去。”

老雷子太激动了,一张老脸红成了酱紫色,他抓过酱油瓶子就朝回跑,一边对兰花花说,

“我要回去找人干活了啊。”

“唉,你给我回来,别跑哇,你这人也真是,想吃霸王餐不?”大肥婆扯着嗓子吆喝了一声。

“咋的啦?”老雷子连忙止住了脚,扭过头惊讶地问。

“咋的啦,咋的啦?你拿着酱油就跑,你还没给钱呢,在跑,看我不追到你家里要。”大肥婆说。

“哎呀呀。你看,我一高兴就把这事儿忘了。”老雷子说着,连忙从口袋里掏出钱递了过去。

老雷子是个负责的人,他从村头开始,挨家挨户地拍着人家的门儿,让人家用板车去芦苇荡拉芦苇,回来编席子。

老雷子这么大的岁数,从旮旯村的村头,一直跑到了村尾。

而旮旯村的村民们住的又这么分散,他一点儿也不觉得累,相反,倒觉的得浑身的轻松。

走到村尾的时候,老雷子正和几个人在院前聊天。

老话说,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发,前几天老三八一下子弄了那么多的钱,他心里十分高兴。

他不但让三八婆买了猪肉,打了两壶老苞谷烧刀子,狠狠地嘬了一顿。

他还买了一双崭新的塑胶棉鞋穿在脚上,这塑胶棉鞋,真他妈暖和,这塑料底儿,十分轻便。

而且,这棉鞋里面还有一层绒毛,即使不穿很厚的棉袜子,穿上这款棉鞋,也暖暖和和的,甚至,还悟出了脚汗。

虽然,弄来的钱还没有暖热乎,就被吐了出去,但他不像三八婆,心疼的要死,吃不下饭。

老三八是大度的人,他毕竟手快,两口子一齐编席子,挣了一点钱,虽说买了棉鞋,吃了肉他挣的钱还没有花完。

“哟,三八叔,你老,有才啊!这么大的岁数,也赶起时髦来了。这棉鞋啊,都是城里人穿的,你打哪儿弄的?”三驴子扣着手,吸溜着鼻涕走了过来。

“逑,你个混小子,才吃了几天饱饭,就眼眶儿高了起来,不看农村,倒看起城市来了。

谁说这棉鞋是城里人穿的,只要有钱,人人都可以穿,我一个乡下老汉,非要把这棉鞋穿到脚下不可。”

“当然了,三八叔是谁啊?是旮旯村,兰花花编制公司里的全权代表,总教练总指挥。”

山子也来了,他看到老三八那个神气活现的样子,连忙恭维。

这世上的人啊,都特别爱听恭维话。更何况老三八,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山野村夫,他听山子一恭维,心里比喝了蜜还甜。

但老三八心里也只打退堂鼓,昨天深更半夜的,他把“贪污”下来的钱都还了回去,也不知道兰花花还用不用他。

正在这时,老雷子欢天喜地的走了过来。

老三八看看老雷子满脸喜色,心里就很不爽,他对这个邻居,从小到大都嗤之以鼻。

老雷子一直受老三八的欺负,论打架吧,老雷子只有一个儿子。而老三八却有四个儿子,虽然电死了一个,还剩三个,这实力,老雷子仍然不是老三八的对手。

再说,老三八这老家伙太阴,什么法子都能使出来,所以。老雷子平常见到老三八能让则让,能忍则忍,忍受不了,就躲着他走。

喜欢山里有女初长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