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平坟断谁的龙脉 无删减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黑暗似乎悄悄的消退了一些。

众人心有余悸,个个脸色苍白无比。

外号叫做流氓的家伙疼的浑身颤抖,嘴唇都被咬破了。

他的左腿断掉了,骨头茬子白花花的杵在外面,汩汩的流血。

而断掉的那半截,则直接被砸成了一包渣,拾都拾不起来。

随队携带的医疗设备根本无法处理这样的伤势,只能做到简单的止血、消炎。

其实就算是在基地,断掉的大腿也没办法接上了,只能安机械肢,或者仿生肢。

流氓倒也不愧他的外号,十分硬气,自始至终都没哼一声。

众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这还没开始呢,就有了非战斗减员,并非是个好兆头。

徐泽走过来皱眉道:“他没战斗力了……”

“你敢说出下一句,老子现在就弄死你,信不信?”龙彪突然怒吼起来。

徐泽没说完的话卡在了嗓子眼里面,用阴冷的眼神看了龙彪一眼,转身走了。

“呸,杂碎。”德子一口啐在地上。

方林问道:“怎么回事?”

德子啐道:“这家伙最辉煌的一次战绩,是丢弃了三十三名伤员,让他们完全葬生在魔物的口腹之中。”

原来如此。

方林恍然。

他又问德子:“巡查者是怎么回事?”

德子的脸唰的一下白了,连带着张华的脸也白了。

深吸了几口气,德子才颤声道:“巡查者是半S级魔物,战场上最为恐怖的存在之一,如果刚才我们被它发现的话,连一点机会都没,就会成为他巡查火焰之下的灰烬,你看见那边的地面了吗?那就是巡查火焰造成的可怕后果。”

方林看向德子手指的地方。

那是一片焦黑土地,大地龟裂,寸草不生,空无一物。

看起来是被高温火焰烤过。

方林心想。

“那里本来存在着大量的幻甲残骸的。”德子颤声补充了一句。

方林一愣,立刻不寒而栗。

如果那片广袤大地上之前存在有幻甲残骸的话,现在却空无一物。

那么那些超高密度的金属合金那里去了?

汽化!

方林只想到了这个词语。

如果巡查者的吐息能汽化幻甲的高密度金属,那就真的太可怕了。

方林似乎能理解众人的恐惧了。

流氓被两个人抬在了简易担架上。

断了一条腿,他就算是武装了幻甲,也丧失几乎一半的战斗力。

现代幻甲,动作捕捉是关键,神经命令是建立在动作捕捉前提下的。

失去一条腿,大部分的技战术动作都没办法用来了。

七组的人则是冷眼旁观,有了龙彪那一嗓子,徐泽也没再来自找没趣。

众人继续前进,沿途遇见了几股小规模魔物部队。

面对魔物,没人敢大意,徐泽和龙彪带领各组成员,相互配合,好歹没再造成战损。

这也是他们运气好,遇见的都是等级不怎么高的魔物。

一路上,方林也算是开了眼界,对于技能模拟下的战斗有了全新的认

周口平坟断谁的龙脉 无删减完整版*

识。

看着这帮人能徒手使出各种各样的技能,那感觉颇有些进入了魔法或者斗气的世界,技能乱飞。

总体上,他发现同样的技能,他以金色能量使出来的,和这些人以元能脉冲模拟出来的,有天壤之别。

简而言之,技能模拟,是弱化了无数版本后的幼儿园水平。

战场上的天空始终是黑暗的,遭遇魔物的频率,越来越密集。

方林的注意力始终集中在沈安身上。

他在寻找一击毙命,又不会引火烧身的机会。

可惜的是,七组的配合非常好,沈安又处在阵型的中央,相对安全的位置,他始终没找到机会。

在前进了一段路程只有,他们的好运终于用完了。

前方黑暗的雾气之中,出现了五六头巨大的怪物,立在哪里,对他们虎视眈眈。

这些怪物都生着两个头颅,面目狰狞可憎,拖拉着绿色的涎水,腐蚀地面。

尤其是他们的皮肤,就像是被浓酸融化了的塑料一样,形成一股股的绿色粘稠水流,不断的往下滴。

掉在地上的绿色溶液,会直接将地面腐蚀出一个大洞,冒出青烟。

众人不寒而栗。

双头憎魔,B级魔物。

十多头双头憎魔在正面战场上并不算什么,可放在他们这些人面前,就有些恐怖了。

即便是他们进行了武装,和这可怖的怪物打起来的话,也只是五五开,百分百会有战损。

更不要说他们现在没办法进行武装了。

“龙彪,分散前进。”

徐泽大声道。

分散前进是开了美颜之后的说法,说白了大家分头跑,谁被抓住自认倒霉。

这种不负责任的周口平坟断谁的龙脉作战计划让方林嗤之以鼻,但龙彪却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方林也能理解他的想法。

不武装幻甲,死路一条。

武装幻甲,被巡视者发现,也是死路一条。

怎么办?

好像分散前进是唯一的选择了。

龙彪考虑一会,终于郑重点头。

这种情况下,似乎真的没有其他办法。

方林眼中出现冷芒,不经意的飘向了沈安的方向。

他并未阻止。

分散行动,他才有机会杀死沈安。

双头憎魔攻击在即,龙彪和徐泽一声令下,七组和九组的在短时间内化整为零,从不同的方向没入了黑暗的灌木丛中,迅速消失不见。

双头憎魔的攻击虽然恐怖,但分身乏术,真要追起来,并不容易。

方林和德子张华一组,从左侧突围。

位置是方林决定的,贴近沈安离开的方向。

在幽暗高大的灌木丛中前进一段时间后,不断开启入微之眼的方林心中突然一个咯噔。

他开启入微之眼,是为了锁定沈安的位置。

但没想到的是,却无意中发现一头双头憎魔从后方迅速的向他们接近。

槽!

方林心中暗骂,这也太衰了。

一共就六头双头憎魔,偏偏就有一头追着他们来了。

此时那头双头憎魔距离他们不过三四百米,几乎沿着直线前进,迅速的拉近距离。

隔着不远的沈安他们也发现了身后情况不对,突然改变了方向,横向前进。

而那头双头憎魔似乎直接锁定了方林他们的位置,不改初心。

方林眼睛一眯,心中迅速拿定了主意。

“有一头憎魔向着我们追过来了。”

他迅速道。

其实不用他说,德子和张华手持的探测设备上,也已经显示出身后情况不对。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慌张。

他们也没经历过这种情况,不知该怎么办。

方林当机立断:“我们三人分头行动。”

这是没办法的办法,也只能如此,德子和张华迅速同意,直接分开,沿着不同的方向逃离。

而方林却选择了沈安他们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喜欢超金属狂仙请大家收藏:

在龙彪和徐泽的商量下,两只队伍并未整合在一起,还是保持原有的建制。

这也能理解,各自配合惯了,如果贸然整合,适得其反。

方林本来是在队伍中间的,却故意向龙彪讨要押后的差事。

鉴于他在之前战斗中的良好表象,龙彪不疑有他,答应了下来。

来到队伍最后,是德子和一个叫张华的人。

张华是个自来熟,没两句就以兄弟我怎么怎么自居了。

方林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两人说了几句,目光却飘向了不远处七组的队伍。

他的目力极好,比一般人看的更清楚。

左臂上有红色龙爪的整支编队里面就一个人,不用说,自然是毒龙沈安。

方林目测了一下,身高和体型能对得上。

入微之眼直接开启,战术头盔化作了游离的分子结构,视线直接越过。

偷窥下是一张狰狞的脸,横七竖八的有许多伤疤。

一双狭长的眼泛着红芒,显得十分狡诈凶狠。

是毒龙没错了。

方林冷冷的收回了目光,心中却已宣判了他的死期。

看了看时间,此时已经是清晨八点左右。

可天空中依然笼罩着一层油墨般腐臭的黑暗,即便是开启了战术头盔的夜视功能,也仅能看清十米距离。

脚下的路越来越难行,有时候两只队伍不得不停下来,拿出工具,开辟出一条道路来。

好在现在人类的科技十分发达,工具不但便携,而且功能强大,有效避免了无路可走的尴尬。

大概走了三个小时左右,耳麦中传来龙彪的命令:“原地休息十分钟。”

德子二话不说,直接坐在了一大块不知那个型号幻甲的零部件上,完全不顾就在不远处,幻甲师的尸体还直勾勾的看着黑暗的天空。

方林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那名可怜的幻甲师。

面目黝黑如墨,脸上破烂出几个大洞,又不知名的虫子爬出爬进。

“那个叫做食尸虫,也是魔物的一种,不过却没什么攻击力,以同类或人类的尸体为食物。”

德子见方林打量,就低声解释。

完了又加了一句:“如果不是这些虫子,这里怕是早就被尸体堆满了。”

方林开启了入微之眼,发现那些虫子都长着锋利的獠牙,大口大口的撕咬着尸体。

刚要移开目光,突然心中一动。

因为开启了入微之眼的缘故,他比一般人看的更清楚。

那些虫子在吞噬尸体的同时,竟然也在吞噬游离于尸体上的元能。

在它们的尾部,有一个囊状器官,元能在被虫子吃进口器中后,便被储存进了尾部的囊器中。

随着吞噬的进行,那囊器微微的鼓涨了起来,并且散发出一种人类肉眼不可见的光芒。

紧接着,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那囊器在鼓胀到一定程度之后,便微微颤动起来。

而随着颤动的进行,便有一层光圈没入了空中,消失不见。

随后囊器恢复如初,开始另一个往复。

这光圈人眼根本不可见,甚至方林刻意开启了战术头盔的能量勘察功能,也都看不见。

只有他开启入微之眼,才能看的清楚。

方林心中奇怪,随口问道:“这些虫子还吞噬元能?”

德子一脸迷茫:“没呀,他们只吃肉。”

方林眯了眯眼睛,再没做声。

他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

正思索之间,天空中突然传来奇异的啸叫。

那声音就像是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在铁片上摩擦一样,令人起一身鸡皮疙瘩。

德子和张华蹭一下站了起来,战术头盔下的脸顿时变得苍白铁青,无半点血色。

“巡查者!!!”

两人异口同声的叫道。

就在他们站起来的同时,耳麦中传来了龙彪的怒吼:“熄灭一切设备,就地隐藏。”

德子一把拉住方林,直接滚到了旁边的灌木丛中:“快,关闭战术设备,快。”

完全不顾就在他身旁,就有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

方林赶紧关闭了身上所有的仪器设备,和德子趴在了一起。

向四周一看,其他人也都做着同样的反应,全部隐蔽进了灌木丛,完全关闭一切设备,极力的隐藏自己。

天空中那种啸叫停了。

方林压低了声音问:“巡查者是什么?”

“别出声。”

旁边的张华低吼道。

方林不再问了,周口平坟断谁的龙脉刚要向周围观察,突然感觉天空中有些不对劲。

他侧着身子抬头,向天空看去,顿时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只见就在他头顶的天空,那黑暗的幕布之中,两只巨大无比的眼睛,正冷冷的巡视着下方的大地。

这两只眼睛,散发着难以名状的冰冷和无情,就像是宇宙中的黑洞一样,不夹杂任何的感情色彩,充满着灰败腐朽、死亡。

更为可怖的是,在那双巨眼之后,是在黑云之间,一直绵延至数百米之外的庞大身躯,像是凌空的巨蟒,若影若现。

死亡的气息瀑布般压了下来。

这气息是如此庞大,以至于方林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几乎停止了跳动,被一只举手抓住,狠狠的攥了起来。

他是这样的感觉,就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距离最近的德子和张华脸上变得铁青。

这铁青并非形容词,而是真正意义上的铁青,青中泛紫。

在这庞大的压力下,他们的血液已经停止了流动,生死只在一线。

周口平坟断谁的龙脉 无删减完整版*

压迫感犹如实质一般,山呼海啸的压了下来,将无数尸体和幻甲的残骸吹飞。

有一枚残破的金属发出刺耳的尖啸,直接掉落在了九组的侧翼,砸在了一名队员的身上。

无人吭声。

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展开救援,因为那意味着死亡。

甚至被砸的那名队员,也没发出一丁点的声音,用堪比钢铁的坚韧神经来抵御死亡的威胁。

方林收回目光。

德子和张华眼中已经出现了迷惘,那代表生命正在离他们而去。

方林心中骇然。

仅仅是投射下来的气息,就能造成这样可怕的后果。

那巡视者的真身,将不知要可怕到什么地步。

不知过了多久。

终于,那双巨眼的凝视结束了,移向了其他方向。

庞大的身躯移动,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的云层之间。

山峦一般的气息逐渐消失,德子和张华终于缓了过来,连一点力气都没了,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

冷汗如泉水一般流下。

生死之间走了一遭的他们,连庆幸的心思都没了。

再看其他人,情况和两人也差不多,基本上都是浑身大汗,瘫倒在地上。

“流氓,你怎么样?”

龙彪爬起来一个箭步,冲到了那名伤者面前。

喜欢超金属狂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