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魂三句咒 完整版_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火杖熊熊,映得星辰黯淡,将士身上的肃穆戎装如染血红。

秦容也作军士装扮,束腰纤纤,身姿如竹,美得有些雌雄莫辨。

从细腰这方面,他们姐弟倒是有几分相像,唐小白心思飘了一下。

“问我什么?”秦容冷淡的声音将她飘走的心思拉了回来。

虽然冷淡,但并没有敌意。

其实仔细想想,她跟秦容虽然不算特别熟,但秦容待她一向是和善的。

大约这就是女主,这就是正道之光吧!

唐小白突然想通了,早上争执的那件事,是可以开诚布公谈一谈的。

如果真有三角关系,也是狗男人的问题更大。

正道之光的女主和又美又飒的女配能有什么错?

“今年四月的时候,李世子去了京城,受我阿姐之托,护送我去凉州。”唐小白道。

秦容露出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冷笑:“二小姐这是在向我炫耀示威吗?”

“你知道我不是,”唐小白道,“李行远为我阿姐做了许多事,我很感动,但是,如果他同样也为你做了很多事,我就不感动了,”顿了顿,加重语气道,“我阿姐也不会稀罕!”

秦容冷哼一声:“他为我?他能考虑一下我我就谢天谢地了!”

唐小白长出一口气,问:“所以镇州军是给阿宵的?”

秦容白了她一眼:“我出生入死还牺牲了清白名声救他们兄妹,不配拿一点兵权?”

“配配配!”唐小白忙道。

“你骂人呢?”

“……”

秦容冷眼看了她片刻,突然笑了起来。

唐小白虽然一直觉得自家阿姐最美,但女主也是名不虚传,这火光照耀下的一笑,说是倾国倾城也不为过,直接将她看呆了。

但是笑容尽处,却流露出些许感慨,即将收起的唇角,忽然又往上勾了勾,道:“你倒是会心疼你阿姐,巴巴地过来打探。”

“那是!谁叫她是我阿姐呢!”唐小白接道。

说完这话,见秦容眼里若有怅然,想了想,道:“阿宵就是不太会说话,其实心里很在乎你的。”

秦容嗤笑:“他不会说话?他不是对着你说得挺甜的?”

唐小白脸一下子红了:“你、你听到了多少?”不该啊,小祖宗那两句话说得挺小声的,秦容是顺风耳吗?

“什么听到了多少?”秦容反问。

唐小白松了一口气,没听到就好,没听到她就能继续编:“没有啊!他对我说话也差不多那个样儿!”

对此,秦容脸上连一丝相信的意思都没有。

“呃……阿宵他……是有点不懂事,男孩子嘛……”唐小白逐渐心虚。

秦容看着有点好笑,故意作出感伤模样,叹道:“算了,这

收魂三句咒 完整版_

么些年我早就习惯了,没人心疼我,我就自己多心疼心疼自己。”

美人感伤,杀伤力有点大。

唐小白心疼之下,一边主动去挽她的手臂,一边柔声道:“秦小姐,你要是愿意的话,我——”

话没说完,秦美人的手臂也挽了个空。

秦容躲开了。

唐小白抬起的手僵在半空,嘴角抽了抽,尴尬地将双手藏到背后:“不愿意就算了……”

秦容干咳两声,也有点不好意思:“我们习武之人……都是下意识的……你说什么愿意不愿意的?”

唐小白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下意识的,没敢再试,但还是把话说完了:“你要是愿意的话,可以把我当妹妹看待。”

秦容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笑了。

也没说愿不愿意,只抬起手,在她发顶拍了拍。

拍得很轻,好似还有几分小心翼翼。

“先前我与李枢周旋的时候,借了一点李行远的名头,”秦容忽然道,“我和李行远之间收魂三句咒只有交易,我用他妹妹的安危换了三万镇州军,”她顿了顿,声音略有些低下去,“我不开这个口,不会有人把军队送到我手里。”

唐小白心里微微一疼。

确实,李行远会把兵权给阿宵,绝不会给秦容。

不会有任何人想到把兵权交给一名女子,除非她自己很努力很努力地去争取。

唐小白牵住她的袖子,仰起脸注视她,认真地说:“秦姐姐,我觉得你,非常了不起!”

秦容眼波流动,“啧”了一声,笑道:“这么会哄人,难怪把阿宵哄得服服帖帖的!”

唐小白老脸一红。

“行了!带我去看看那个陈小怜吧!”秦容道。

看看?怎么看?

唐小白有点困惑。

但秦容见了陈小怜,确实只看了两眼,就笑道:“你不是云州人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女主大人自带震慑力,这么一句简单的问话就问得陈小怜眼神一慌:“我——”

“听你的口音,应该是南边的。”秦容道。

陈小怜顿时腿一软,跪了下去,小脸苍白:“是、是……”

唐小白目瞪口呆。

这怕不是一个强行设定?

看出不是云州人也就算了,那一个“我”字,是怎么听出南方口音的?

……

“我就是诈她一诈,”问完陈小怜话后,秦容道出原委,“反正云州已经是最北境了,她无论是哪里人,都算是南边的。”

唐小白:……

“说不定是西北或者东北呢?”唐小白说。

秦容好笑地睨她一眼:“这么希望我猜错?”

“没有没有。”唐小白忙否认。

就是看你这么机智,忍不住想杠一杠。

但换了她,也会第一个猜南方。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陈小怜说话细声细气的,确实不像西北、东北的女孩子。

据她自己所说,她从小住在江南饶州,三年前才随陈父陈母到云州。

这次想跟着他们,主要还是为了躲避乡邻的觊觎,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想去京城找一位叔公。

“既然她还有个长辈,直接让人送她去京城找叔公算了。”唐小白道。

省得总拿眼角余光偷摸摸、羞怯怯地看她家小祖宗。

秦容也赞同点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次出征还要带上李枢,已经够麻烦了!”

“要带李枢?”唐小白刚听说这个决定。

“是啊!不带他,难道留他放火烧我们后方?”

唐小白不自觉皱了皱眉。

李枢好歹是原著里的大反派,怎么被揉搓成这样,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喜欢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请大家收藏:

夕阳斜照辕门,望进去,营帐顶都在闪闪发光。

原本肃杀的营地,看在唐小白眼里,却有一种归家的温暖。

还没近前,就见辕门大开,几人骑马奔出。

为首的就是

收魂三句咒 完整版_

李穆。

他今天穿的是一身竹青色,显得有些斯文,但骑马的身姿又露出冷厉,两种相反的气质糅合,格外引人注目。

唐小白想起早上陈小怜对着小祖宗那一跪时,急促中也带着一丝娇羞。

那一刻,她突然意识到,她的小祖宗,确实是长大了。

她想得怔怔,一晃眼,李穆已经到了跟前。

他打量她两眼,微微蹙眉:“累了?”精神看起来不太好的样子。

唐小白回了神,摇头,问:“吕先生安置好了吗?”

州府缺人,吕瑕做过文吏,此时闲在山野间就显得浪费了。

她今天特意去了坡尾村,请吕瑕出山。

好在吕瑕虽然昨天称自己有事,但听说要治理盗贼,便二话不说去收拾包袱了。

她让人先送了吕瑕回来,自己继续工作,到傍晚才折回。

今天小祖宗也很乖,真的留军营里练兵没出来找她。

“我让人送他去朔州了,他本是朔州刺史的幕僚,对朔州更熟悉些。”他一边说着,一边下马牵了她的缰绳。

唐小白见他下马时目光似是往她身后瞥了一下,便也回头看了一眼。

看到了陈小怜。

“我觉得她身世可怜,决定留下她了,”忽然睨了他一眼,“开不开心?”

李穆看着她,笑了。

唐小白被他笑得有点不好意思,轻咳两声,正色道:“有点事跟你说——”

……

是关于陈小怜。

陈小怜一定要报恩,有多少攀附富贵的心思先不说,但确实与陈家庄的人有关,尤其是今天陪着她的陈阿牛。

“……她说五天前,陈阿牛曾潜入她家想轻薄她,被她阿爹用扁担打了出去,这次追盗贼,不由分说就指了陶师兄,她怀疑那些盗贼和陈阿牛有勾结!”

李穆摇头:“那些盗贼都审过了,没有勾结。”

呃……

唐小白有些尴尬,想了想,又道:“但她生得貌美,父母既丧,又没有亲戚,留在陈家庄,怕是容易遭人觊觎,今天我就觉得陈阿牛视她如囊中物一般,才想着带她出去聊聊。”

李穆还是摇头:“不貌美。”

唐小白:……

这是重点吗?

李穆被她瞪了一眼,才道:“关外三州,民风尤为彪悍,弱者极难自处。”

唐小白心中一动,道:“我第一次见陈小怜,就觉得她同这边似乎格格不入。”

民风彪悍,不可能只彪悍男人。

她在陈家庄也见到过女人,都不是陈小怜这样的。

陈小怜的气质,跟陈家庄、乃至整个关外,都是不搭的。

李穆点头:“她想跟着我们,也未必如她所说的那么简单,可能另有所图。”

唐小白听到“另有所图”四个字,不由细细打量起他。

小祖宗虽然年纪不大,可已经长得……可以招蜂引蝶了。

修长挺拔的身姿,身板也不再是小少年时期的单薄,偶尔露出的小臂紧实有力。

[收魂三句咒标签:p标签]脸更是没得说,面具都遮不住的美貌。

气质也好……

“你觉得她图什么?”唐小白戏谑地朝他眨了眨眼。

他忽然捂了捂胸口,道:“可能是图有人踹我。”

唐小白恼羞成怒,攥起拳头,在他肩上狠捶了两下。

李穆低低笑了两声,道:“只要有意图,迟早会暴露出来,”微顿,“把她交给秦容吧。”

交给秦容是没问题,毕竟秦容有武功。

只不过——

“你阿姐人呢?”

“不知道。”回答得漫不经心。

“她还生气不?”唐小白想起今天早上的事。

“不知道。”冷漠。

唐小白忍不住为秦容掬一把泪:“她就是气你不关心他,你好歹哄她两句呗?”

“我哄她?”李穆皱起了眉。

唐小白点头:“是啊!你说两句好听的,哄哄你阿姐开心呗?”

李穆看着她,沉思片刻,问:“说什么好听的?”

唐小白见他很有求知欲的样子,便认真地为他出谋划策:“夸她!比如,阿姐今日穿这身尤衬花容月貌,或者,我心中,阿姐当然是最最重要的!”

不就哄姐姐吗?她可擅长了!

小祖宗听她说完,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忽然对着她一打量,道:“阿皎穿这身好看,”顿了顿,“尤衬花容月貌。”

唐小白:……

她教的话,是让他这么用的吗?

她这一身哪里好看了?

虽然换了一身,也还是普普通通的少年装扮啊!

哪里有衬她的花容月貌了?

还有——

“我哪来的花容月貌?”唐小白努力按住飞扬的虚荣心,严肃地说。

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点头:“有。”

糟糕!虚荣心快按不住了!

这时,那漂亮得过分的少年还微弯了腰,倾身欺近,挨在她脸侧,小声说:“我心中,阿皎当然是最最重要的。”

唐小白:……

少年漆黑的瞳眸中飞过一丝媚意,唐小白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这就……很犯规……

他伸出一只手指,在她脸上轻轻刮了一下:“阿皎脸红了。”

唐小白拍下他的手,呲牙道:“我脸红,那是气的!”

李穆愣了愣,不解:“你不是说这是哄人开心的?为什么生气?”

唐小白噎了一下,瞪他一眼:“我恼羞成怒!”说罢,跳起来要走。

李穆忙拉住她:“你去哪儿?”

唐小白是真恼羞成怒,甩开他的手,嚷道:“去找你阿姐!”

冲出中军帐,差点撞到人。

收住脚步定睛一看,帐门外站着的,不就是秦容?

“找我何事?”暮色中,秦容神情冷冷淡淡,有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感觉,让唐小白一下子丢掉了脑中“她似乎在偷听”的想法。

“二小姐收了一名意图不明的女子,先放你身边。”小祖宗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也是冷冷淡淡。

秦容淡淡道:“我那么闲吗?还收个意图不明的女人在身边?”

唐小白想想也很有道理,便道:“算了,还是留我身边吧!”

她自己要做好人,怎么能麻烦别人?

秦容也是要上阵杀敌的。

秦容默了片刻,道:“留你身边,你摸得出她的底细?”

唐小白眨了眨眼,看着她。

“算了!给我吧!”秦容冷冷道,“也许是谁派来的间谍,总要审一审。”

唐小白目光动了动,道:“秦小姐,我有些事想问你。”

喜欢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