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灵异体质的人几月生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这么快?”

宋明晨无语,银色木马也太恶心了吧?连喘口气儿的时间都不给大家。

“那位女警官惨了!”

宋莉撇了撇小嘴,感觉靳白雪要凉,她这相当于连续作战了,而且接下来这场游戏的难度,肯定很高。

大广场一角,靳白雪坐在一块野营毯上,正吃着一块巧克力。

在她旁边,有一盒自热火锅,刚刚做上,还没熟!

靳白雪本来打算稍事休息一下,就处理伤口,再搭帐篷,看来不用了。

不过她脸上没有任何委屈和郁闷,神情依旧坚定,她把巧克力塞到嘴里,取出了一支手枪,进行检查。

这是她的习惯,检查枪械,可以让她的情绪尽快冷静下来。

“这不公平!”

一个最后时刻回来的玩家,声音尖利,宛若一个深闺怨妇似的吼了起来:“我们刚回来,还没吃东西,休息,甚至都没来得及处理伤口,你现在让我们立刻进行游戏,这太不公平了!”

“对呀,这和送我们去死有什么分别?”

“不公平!”

有人带了头,最后回来的那批玩家都喊了起来。

“闭嘴!”银色木马咆哮:“谁让你们实力不济,只能最后回来?”

其实这些玩家中,有两、三个实力很强,他们回来这么晚,是因为想多找几个宝箱,发一笔横财。

“你们中有一些玩家,很厉害,觉得自己可以击杀孢人,多开宝箱,可实际上这就是陷阱!”

银色木马笑了起来,有一种阴谋得逞的贱人气息:“当你们拿了好几件装备,开开心心回到休息区,准备养精蓄锐,大展神威的时候,突然发现下一轮游戏直接开始了,你们只能以这种疲惫状态应战,是不是很绝望?”

话说孙缘是个例外。

不愧是自己的头牌,能见好就好,这性格不错。

众人目瞪口呆,不得不说,这个银色木马是真的坏。

“要怨,就怨你们太贪!”银色木马调侃:“至于你们这些菜鸡,说句难听的,准备遗书吧,你们肯定会死在这一场的!”

“放心,我会亲手把你们的遗书交给你们的亲人,并且让他们欣赏你们临死前的视频!”

银色木马笑的很贱:“所以各位,待会儿死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形象,别太丢脸了!”

整个休息区,瞬间安静了下来。

“这家伙不仅杀人,还要诛心!”

秦数苦涩一笑,看看这些玩家,都被吓到了。

……

直播间,神主们算是对这位古城区的游戏管理者,有了新的认识。

【这家也太会坏了!】

小公主感觉银色木马为了收视率,真是把那些玩家往死里整,不过好在我的孙缘宝宝比较厉害,而且懂得适可而止,没有继续抢宝箱。

【有趣!】

美魔女就喜欢这种展开。

【我出十枚神币,赌孙缘拿首登,谁敢和我一赌?】

黑暗魔神打出这句话后,屏幕上就被吐口水和竖中指的表情包刷屏了。

【你当我们傻吗?】

破晓灯神无语。

【要是反过来,你赌孙缘拿不了首登,我就下注!】

金子满仓打了个呵呵,嘲讽意思十足。

【其实我觉得可以赌一下,神缘团会死多少人?谁会死?】

一拳爆头觉得这个比较有挑战性。

【不赌,孙缘这团队里,一大半都是死人相,感觉活不过明天的样子!】

黑暗魔神不在乎输多少神币,它只是讨厌输这种事。

……

【好了,废话少说,都打起精神,聆听游戏规则!】

银色木马语速挺快,但是非常清晰:【这一场是阵营战,也就是你们这些人类对阵孢人猎兵,直到一方全部死光,游戏结束!】

就在银色木马话音落下后,大广场上亮起了一块巨大的三维虚拟屏幕,上面显示着两行数据。

人类阵营:幸存者127。

孢人阵营:猎兵1000。

嘶!

玩家们看到孢人猎兵的数量后,直接倒抽了一口凉气,脸色都变了。

像赵思雨这种胆子小的,都开始哆嗦了。

“你这是让我们去死,一千只猎兵?接近十比一的差距,这还怎么打?”

黄晓东叫了起来。

“你算错了,咱们这边,有好多玩家就是废物,严格说起来是十几比一!”

肌肉男抱怨。

他没指名道姓,但是大家都明白,他说的是孙缘这个团队,甄鱼,宋莉这些一看就不能打。

对了,还有个老头!

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熬到这一关的。

“闭上你们的臭嘴,听完规则再抱怨!”

宋明晨骂了一句,担心漏听了重要内容。

【为了避免玩家苟起来,让游戏进入无聊的垃圾时间,十天之后,如果人类阵营还无法杀光孢人猎兵,那么给予所有玩家抹杀惩罚。】

这一条,直接让几个想躲起来,苟到游戏结束的玩家傻眼了。

【不要想着自己躲起来,让别人去杀怪,你们只有齐心协力,才能活着通关!】

银色木马说到这里,画风突然一转:【当然,说是齐心协力,很可能别人吃肉,你连汤喝不到,所以大家还是各凭本事。】

“它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甄鱼不理解银色木马的目的。

“它这么说,就是为了消遣咱们!”

宋莉年纪不大,但思想很成熟,她知道这些玩家不可能联合起来的。

【这是本座神之塔最后一场游戏,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谁将拿到首登?】

【对了,因为这是一座城市主塔,游戏难度很高,所以首登奖励非常极品,一旦拿到,说不定可以改变你们的玩家人生。】

【一分钟后,游戏开始!】

【祝各位玩家游戏愉快!】

倒计时开始了!

六十!

五十九!

……

“各位,听我一句,大家联合起来,胜算更大,不然会被孢人猎兵各个击破!”

宋明晨喊了起来,想把这些人聚成一个整体。

“明晨,省省吧,你是姓宋,但你不是宋江,即便登高一呼,也不会从者如云的!”

武歌觉得宋明晨在白费力气。

“总要试一试!”宋明晨大喊:“大家都过来,手拉手,这样传送后,应该会在一个地方!”

宋莉和甄鱼听到这话,立刻站到孙缘身边,伸手拉住了他的衣服。

玩家们不知所措,不过大多数人都在下意识的往孙缘和宋明晨这里聚拢,毕竟面对危机,抱团是天性。

但也有一些例外。

比如王凯之和那个中性人,因为之前和孙缘闹得不愉快,没过去。

“银色木马可没说不准自相残杀,说不定传送后,孙缘第一时间就给你们戴上炸弹项圈了!”

王凯之冷笑。

他这一句话,把众人吓到了,一些人停下了脚步,一些刚走过来的,又开始匆忙远离。

王凯之的推论,很有可能,毕竟廉仲和高爽脖子上戴的炸弹项圈,就是最好的例子。

“操,你们慌什么?就你们那点实力,给团长当炮灰,他都不要!”

高爽骂骂咧咧。

“妈的,你乱说什么呢?”

宋明晨急了,朝着王凯之怒吼。

这个狗东西一句话,让大家瞬间一盘散沙,各自堤防。

“难道不是吗?”王凯之讥讽:“要是孙缘真的心怀坦荡,让他给这两位解开项圈!”

唰!

众人都看了过来,就连高爽也不叫嚣了,眼珠子乱转,巴不得孙缘被王凯之一激,打开项圈。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要内讧?”

孙缘取出孢子鳃,按压在脖颈上:“有防毒面具的,赶紧戴上,万一传送地是孢子迷雾区怎么办?”

众人听到这话,悚然一惊。

要是被直接传送到这种地方,没戴着防毒面具可就糟糕了。

好险!

还好有孙缘提醒。

这一刻,大家对孙缘都有了好感,比起王凯之这种搞事添乱的,宋明晨这种拉人头找炮灰的,还是孙缘这种干实事的更让人亲近。

“王凯之是别的城市的人,来抢咱们的古城主塔,他巴不得咱们内讧,都死在这里!”

孢子鳃的根部,蠕动出触须,扎进了皮肤中,又麻又痒。

“大家别被带了节奏,先冷静下来,看一看具体状况再说!”

孙缘两句话,就让慌乱紧张的氛围消失无踪。

玩家们都安静了下来。

“你可真淡定!”

纪诗涵羡慕,她也想要这种大心脏。

孙缘耸了耸肩膀,心说我不淡定才怪呢,我可是内测玩家,之后要面对什么难关,我都一清二楚。

武歌对比了一下孙缘和宋明晨,不得不承认,前者更优秀一些,宋明晨没有赢得大家的认同,是因为太功利了,而孙缘的第一句话,帮了大家,第二句,则是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来考虑。

倒计时结束,传送开始了。

一位位玩家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小广场上。

视野还没恢复的时候,大家已经闻到了一股泥土的气息,潮湿,腐烂,发霉,还有虫子爬过,发出的沙沙声。

这里曾经是一片原始森林,高大的乔木参天耸立,直冲云霄,每一棵都像一根旗枪。

而现在,它们被寄生了。

这些古树上长满了各种各样的孢子,有的像葡萄一样,一串孢子挤着一串孢子,让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了能当场去世,有的则大到像一个巨型氢气球,里面还一闪一闪的冒着光。

空气中,有一缕缕光带飘过。

那是浮游生物们聚在一起,在空中游荡时留下的景象。

“又是这种鬼地方?”

卓文哀嚎:“能不能换一个不这么阴间的舞台?”

“团长,要杀王凯之吗?”

秦德刚能看到东西,就立刻寻找王凯之的身影,只是不等他说完这句话,王凯之就全速冲刺,离开这里,潜入了森林中。

“不杀!”

孙缘没理会王凯之,留着他,还能牵制一些孢人。

“雾不大,是不是可以摘掉防毒面具了?”

宋莉询问,戴着这东西,呼吸不畅,不舒服,而且一旦大量运动,吸不到足够氧气,更难受。

“最好不要!”

孙缘打量四周,和记忆中的画面进行对比。

以前玩手游的时候,这一关的地形是什么样的?

BOSS的老巢,在哪个方位?

啧,

不好分辨呀!

孙缘砸了下嘴,他玩手游的时候,就觉得这一关的场景很压抑,没想到身临其境后,感觉更甚。

因为茂密的树冠和孢子迷雾,只有很少的阳光能透下来,所以这里光线黯淡,是喜欢黑暗环境的生物们的天堂。

“青山,放出你的无人机侦查环境,其他人原地待命,我上树去看看!”

孙缘挑了一棵大树后,立刻爬了上去。

大多数玩家都没闲着,在用他们自己的方法获取情报。

等待的时间,让人心焦。

忽然,徐青山神情一变。

“怎么了?”

赵思雨担心。

“无人机被打爆了!”徐青山解释:“对方出手很快,我都没反应过来!”

“你那架无人机飞了多远?”

宋明晨追问。

“7.6公里!”

徐青山的灵魂力量是电子脑,很轻易就能计算出这种数据。

“我记得军人五公里越野的标准是19分钟吧,以孢人那体质,五分钟左右就能赶过来吧?”

甄鱼有些慌:“咱们赶紧把团长叫下来,先转移!”

卫东麦听到这话,扯着嗓子就开始喊:“团……”

只是‘长’没喊出来,就被秦德一把捂住了嘴巴。

“你要死呀?是怕孢人不知道咱们待在这里?”

秦德无语至极:“做事前,能不能动点脑子?”

一些玩家听到有孢人,慌了神,想要离开这里,还有玩家则是打听数量,性别,装备……

“别慌,孢人找到咱们,估计还要花一些时间!”

宋明晨安抚众人。

孙缘观察过环境后,从树上跳了下来,在快落地的时候,激活了猫之优雅戒指,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

“团长!”

众人立刻迎了上来,把徐青山发现孢人的事告诉了他。

“怎么办?”

大家眼巴巴的看着孙缘。

不等孙缘开口,银色木马的声音先响了起来。

【鉴于这一场,人类阵营劣势太大,所以给你们一个小优待,这片原始森林已经在百年前被孢子寄生,成了它们的牧场,所以此时空气中,弥漫着成熟的孢子,它们不仅可以通过呼吸进入其他生物体内完成寄生,有灵异体质的人几月生还可以通过接触其他生物的皮肤,在其体内产卵着床,以你们的体质,少则两、三个小时,多则七、八个小时,都会变异死亡!】

【所以想要活下去,就必须尽快离开这片森林,或者完成任务,击杀所有孢人猎兵,返回神之塔!】

银色木马这番话,把众人吓的脸色苍白。

“淦!”

秦德骂了一句,原本以为戴了防毒面具安全了,没想到孢子还能通过皮肤寄生。

“孙缘,咱们赶紧撤!”

“说得轻松,你知道哪个方向是离开这座森林的路吗?”

“孢人猎兵快来了,要我说,先伏击他们一把!”

玩家们吵嚷着,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还是把目光放在了孙缘身上,毕竟他的实力最强。

“出了这座森林以后,做什么?”孙缘反问众人:“万一这座森林非常大,三个小时都跑不出去怎么办?”

“应该不会吧?银色木马肯定不会让咱们参加一个无解的游戏!”

闻明扶了扶眼镜。

孙缘瞅了秦数的这位经纪人一眼,他本来打算多拉一些人一起,可这家伙坏事了。

算了,不耍手段了,让这些人自己选吧。

“我准备进入这座孢子森林深处,按照之前的经验,那里应该有一个孢子巢穴,咱们先去放一把火,烧掉这个巢穴,说不定里边有一只BOSS,杀掉它,游戏就结束了!”

孙缘说完,没有人回应。

秦数、靳白雪、纪诗涵这少数人在凝眉思索,而大多数人是目瞪口呆,被孙缘的异想天开吓坏了。

“万一没有巢穴和BOSS呢?”宋莉惊问:“到时候耽误了时间,咱们可就变成孢子人了!”

“应该会有,这可是城市主塔战的最后一场了,肯定很难的,咱们这么点人杀那么多孢人猎兵,胜率很低,而且万一有孢人藏起来怎么办?你能翻遍这座森林?”

孙缘想到的这个可能性很大,又让人的心情更糟糕了。

“所以我在想,会不会有一条捷径,就是不用杀光那些猎兵,而是杀死一只BOSS什么的,就过关了!”

孙缘推论。

“可银色木马不是给了通关条件了吗?”

闻明觉得孙缘太自以为是。

“你要是一字不落的相信那个木马,我也没辙!”

孙缘摊手。

“就算你分析的对,有一只BOSS,那它身边肯定不缺守卫。”

宋明晨皱眉。

“对,所以要趁着孢人猎兵去猎杀玩家时,赶紧杀死那只BOSS,不然等猎兵们完成了任务,都开始返回巢穴,咱们想杀BOSS的难度就更大了。”

孙缘竖着耳朵,注意着周遭的动静。

百里耳蜗强化了他的听力后,可以让他清晰听到一里地之外两个人说话的内容,如果只是动声响,距离更远。

“举手表决吧,要跟我去巢穴杀BOSS的举手!”

孙缘举起了右手。

喜欢全球游戏化:神级内测玩家请大家收藏:

“快看,又有人回来了!”

“谁呀?”

“卧槽,踩点绝杀,这运气可够好的!”

玩家们议论纷纷,都盯着传送门,先是看到自称古城第二人的宋明晨出现,接着就是一些之前没什么印象的人。

“是东麦!”

甄鱼看到卫东麦了,开心的叫起来,不过外卖哥状态不好,浑身都是伤口,尤其是左臂,还用藤蔓吊在胸前,貌似断了。

孙缘直接跳窗,去接卫东麦。

他这一动,其他团员也都跟了过来。

这么一大群人像一群马蜂似的乌泱泱过来,把这十几个刚刚回来还惊魂甫定的玩家吓到了。

以为孙缘要对他们做什么。

“孙哥!”卫东麦看到孙缘,晒得黝黑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你没事?太好了!”

“都伤哪了?”

孙缘取出爱的电击器,抵在卫东麦受伤的肩膀上:“忍着!”

滋啪啪!

蓝色的电流涌动,蔓延了卫东麦的身体。

“这在干嘛?”

众人不解。

“他在给他治疗,你们快看他的伤口!”黄晓东惊叹,仿佛看到公猪生崽儿一样:“孙团长这电击器定然是一件极品装备!”

他是故意这么干的,就是为了引起大家的贪欲,产生抢劫孙缘的冲动。

大家看到卫东麦身上的伤口,肉眼可见的愈合了,还有那条断臂,在电击结束后,他就扯掉藤蔓,可以随意活动了。

就像不曾受伤一样!

众人的目光,都偷偷摸摸的打量着孙缘手中的电击器,有羡慕的,也有贪婪想要的。

“它叫爱的电击器,是首登装,你们就算抢到手,也没办法用的!”

赵思雨一边大声解释,一边盯向了黄晓东。

这个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说实话,大家哪怕没实力,也会白日梦一下,万一自己捡了个漏,弄死了孙缘,不就一波肥了吗?

可让赵思雨这么一说,大家没兴趣了。

首登装会随着首登玩家死亡而销毁,所以这种装备,哪怕是神装,抢到了手,也用不了。

“孙大团长,你拿了几件首登装?”

肌肉男好奇,其他人也都竖起了耳朵。

孙缘没搭理他,看着宋明晨:“怎么搞到这么晚?”

“别提了,靳白雪非要救人!”

宋明晨郁闷,他眼看着时间越来越少,想要结束游戏,但是靳白雪不听,说什么多等一分钟,就可能多救一个人,结果最后等来了一只孢人。

淦他妈!

要不是老子老子足够给力,就凉了!

“团长,你是馋人家身子吧?”

陈潇调侃。

见到宋明晨后,她又有了底气,脸上的笑容不仅多了,说话也轻快了起来,毕竟这是自家人。

“不敢馋!不敢馋!”

宋明晨连忙摇头。

这种正义感爆表,道德癖重度晚期症状的女人,谁爱要谁要!

宋明晨承认,他刚开始跟着靳白雪一起行动,就是喜欢她,毕竟漂亮的女人谁不喜欢呢?

但接触后才发现,这女人有病。

有大病!

不过说句心理话,他挺佩服这个女人的,就比如现在,倒计时都开始了,可靳白雪依旧没进传送门,而是让其它玩家先走。

“我先去换衣服!”

宋明晨自诩是精英,一直都很注意个人形象,他可不想只穿着一条泳裤和大家说话,那样有碍观瞻。

“对了,孙缘,你的电击器,给我来一发!”

宋明晨的实力很强,所以这一场虽然模样略微狼狈了些,但其实没受什么伤,喝点药剂就痊愈了。

但药剂再便宜,也是要点数的,不如白嫖孙缘。

“忍着!”

孙缘把电击器顶在宋明晨的腰上,按下了开关。

滋啪啪!

宋明晨立刻打了个激灵,脸上露出了一个‘舒服了’的神情。

“爽!”

宋明晨吸了一口气,还想让孙缘再给他来一发。

这电击的感觉,有点上瘾!

不行了,得赶紧去厕所,不然要尿了。

靳白雪最后一个,踩着倒计时结束的点,回到了休息区。

众人的目光,立刻盯在了她身上。

这位女警官穿的是很普通的女士泳衣,但不知道为何,就是有一种飒爽干练的气质。

因为常年训练的缘故,她的皮肤不够白皙,还有伤疤,但是足够结实,健美,虽然不如唐棠那样练出了八块腹肌,但是她浑身的肌肉都很协调,匀称。

哪怕是膀大腰圆的汉子,看到靳白雪,都知道这是自己打不过的女人。

要躲着点。

“白雪!”

周聪立刻挤开众人,冲到了靳白雪身边,寒吁问暖:“哪受伤了?要不要吃药?”

“我没事,让我休息下!”

靳白雪很疲惫。

比起宋明晨,这位女警官就惨了很多,身上血渍、汗渍、草药汁,还有孢人的鲜血混合在一起,凝固结痂。

她的背部和大腿有两条一尺多长的伤口,虽然止了血,但是皮开肉绽,看着都吓人。

“孙哥,靳警

有灵异体质的人几月生 小说全文、

官帮了我们很多,要不是她,我们要死很多人!”

卫东麦说这话,其实是想让孙缘帮她一下。

“要不要来一下,止痛止血!”

孙缘晃了晃手中的电击器。

靳白雪这样子,一看就是全力战斗了,她但凡狠辣心机一些,也不至于这样。

“谢谢,麻烦你了!”

靳白雪没有矫情,伸出手臂。

“其实电击伤口部位,虽然疼,但效果更好!”

孙缘给靳白雪来了一发,他没想到这位女警官看上去平平无奇,但是穿上泳衣后,居然这么有料。

这就叫脱衣显肉吗?

“白雪,快抓紧时间恢复吧!”周聪伸手,去扶靳白雪:“我在那边搭了帐篷,我扶你过去!”

“不用了!”

靳白雪拒绝,但是周聪没有气馁,毕竟追这么极品的女人,没毅力可不行!

“嘁,我最看不起这种舔狗了!”

秦德吐了口口水。

“能不能注意卫生?”

一道听不出男女的指责声响起。

秦德转头,看到说话的这个玩家打扮很中性,虽然耳朵上打了个耳钉,但看不出男女。

“你是人妖?”

秦德讥讽。

老子的团长是野生先知,他的两个炮灰奴隶,在个人战绩榜上,一个第十,一个第十九,你凭什么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

“孙缘,你要管教不了你的团员,我就替你管!”

中性人撩了一下长发,神色不善。

秦德刚才那口口水,吐到了他身前。

嚯!

玩家们来精神了。

这谁呀?

明知道孙缘是古城第一人,居然还敢挑衅?

“你妈没教过你怎么和人说话吗?”

甄鱼不喜欢这种衣着风格的人,而且对方说话的口气也太冲了。

有灵异体质的人几月生中性人不爽,刚要发作,宋明晨过来了。

“怎么了?”

宋明晨整理领带:“孙缘,你还没爆出你的昵称吗?我告诉你,人的名树的影,有一个硬头衔,能省好多麻烦!”

这年月,欺软怕硬的人比夏天的蚊子还要多。

中性人看到宋明晨和孙缘关系匪浅,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同时得罪古城前两名?

就算有实力,也不能这么干!

“走,一起喝点去!”宋明晨过来就是招呼孙缘一起喝点小酒,顺便聊一聊这一场的收获:“话说活下来的人不少呀?”

宋明晨看了一圈,大概还有一百二十来个玩家,虽然人不多了,但能活到现在的应该都是精英。

当然,要除掉那些抱大腿、靠运气活下来的玩家。

比如孙缘身边这一坨。

“我的团队算是完了!”

宋明晨带着60多人进来,现在只剩下十来个,还几乎不是主力。

“要喝酒的话,加我一个?”

秦数微笑。

“那必须的!”

宋明晨立刻挺直了腰背,据说大老板让这种大明星陪吃饭,一顿要花几十万。

自己这赚了!

“宋明晨和孙缘联手,这其他人绝对拿不到首登了!”

“卧槽,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想着拿首登?能活到登顶就不错了!”

“谁尿黄,来滋醒他!”

玩家们嘻嘻哈哈,享受这难得的休闲时光,即便有一些玩家嘴上说着不想拿首登,可心里还是想冲一冲。

“我觉得,咱们不如组成一支大团吧?”

宋莉跟在秦数身边,眼珠子转了转,突然提议。

宋明晨看向孙缘。

“这要问孙缘的意思,别人说了没用!”

秦数这不是恭维,如果孙缘不在,她没兴趣和宋明晨组团,毕竟她自认不比这位第二人差不多少,犯不着放着团长不当,找一个人来和自己分权。

“如果孙缘同意并团,团长就是他的!”

秦数表态。

宋明晨听到秦数这话,不是很开心,他虽然没打算和孙缘抢团长的位置,但是这么被人看不起,受不了。

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孙缘。

“人再多,心不齐,没意义!”

赵思雨不希望团员太多,不然以孙缘的性格,肯定会照顾她们的,到时候自己怎么办?

“说得好像你们的心很齐似的!”

宋莉呵呵,暗讽了赵思雨一句,神缘团大多数人都只想着抱孙缘大腿,没想过为他分忧。

“不要吵架!”

孙缘制止,刚要说话,银色木马毫无感情的声音响起。

【恭喜诸位,再过一关!】

【第四场游戏,狩猎战,即刻开启,请注意聆听规则,我只讲一遍,没听清或者听漏了,后果自负!】

喜欢全球游戏化:神级内测玩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