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今晚我就是你的,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这一句话,通过巨型全息投影屏幕,传递到了星帝战场的各个方向——准确地说,因为‘天厌帝’完全就是用喊的音调在狂呼,所以即使没有天阵投影,所有人也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人族帝星神圣议会的中位议长下意识地掏了掏自己的耳朵。

【苦舟】方支离眼中闪过迷惑之色。

麒亲王则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第一者是迷惑,是下意识地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后两者则是感觉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画风。

与此同时。

各个方向中立区的观战者们,在经历了短暂的脑回路短路之后,一下子就震惊地原地起跳,满脸的骇然和难以置信。

所以,在那个没有人知道的次元战场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何‘天厌帝’会突然如此卑微?

就算是被这个叫做‘影流之主’的家伙暴虐,也不至于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像是一条打垮了脊梁的狗一样,没有丝毫帝者的尊严和气魄,不但直接认输,还把自己贬低到了尘埃里。

好家伙。

真的好家伙。

之前还在内心狂呼‘RNM退钱’的一些人,此时突然觉得,哪怕是没有看到两大帝级强者的交手过程,仅仅是‘天厌帝’这癞皮狗一般罕见的‘表演’,都已经值回票价了。

有人偷偷地录下了这一幕。

等到回去之后,可以吹逼吹十天十夜了。

红魇兽人皇帝旗舰上。

【黄金战神】巴特尔手一抖,咔嚓一声,把自己帝座的扶手,直接被掰断了。

旁边的忠诚战将德古拉在巨大的震惊之余,眼中闪过一丝迷惑之色:陛下刚才不是说,次元战场中的战况非常激烈,异常焦灼吗?怎么话才刚刚说完,战斗的胜负就用如此离谱的方式揭晓了?

他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皇帝。

发现后者也在看着他。

四目相对。

德古拉立刻就低下了头,想问的话,一个音节都没有发出来。

【不死祝祭】朱迪娜的反应相当值得玩味。

她静静地坐在祝祭的神椅上,表情平静的像是万载不化的玄冰,反而没有了之前的生动,嘴角翘起一丝微不可查的弧度,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感受到【黄金战神】巴特尔的目光投射过来,朱迪娜微微点头,示意一切都按照原计划进行,静观其变即可。

而所有人之中,反应最激烈的,当属‘白玉帝’。

之前不动如山的荒古族帝者,蹭地一下子,就弹射般地站了起来。

这一瞬间的能量外溢,让他屁股底下的合金大椅在瞬间化作了齑粉,连带着他身边数百名红魇兽人的高级战将,也无声无息中被震散化作了血雾……

这位荒古族最纯正血脉的帝者,一瞬间的震惊和愤怒,完全 没有掩饰地展现在了脸上。

无法遏制的负面情绪,如山洪暴发。

他感觉到了耻辱。

巨大的耻辱。

‘天厌’这小子疯了吗?

竟敢在这样的场合,说这样的话。

这已经不仅仅是战败这么简单了。

根本就是把整个荒古圣族的脸,伸到这个‘影流之主’的脚底下,让其狠狠地踩了。

这一幕传出去,荒古族诸帝毫无疑问地就会沦为整个洪荒星河的笑话。

“天厌,你在说什么?”

‘白玉帝’的声音,激荡在帝境战场,难以遏制的怒火宛如灭世的雷霆火焰一般蕴含在这声音之中,令人不寒而栗,厉声喝道:“还不速速退下。”

别他妈的再丢人现眼了。

快给老子滚出克。

‘白玉帝’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不仅仅因为他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

更因为他的修为,他在族内的地位,都要在‘天厌帝’之上。

然而——

“闭嘴,你这个愚蠢的荒古杂虫。”

‘天厌帝’竟反驳了。

他直接转身,朝着红魇兽人旗舰的方向怒喝,隔着数百万里,与‘白玉帝’对视,毫

儿子今晚我就是你的,

不示弱地反击道:“我受够你了,你这蠢货,竟敢与伟大的‘影流之主’冕下对抗,你想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吗?”

好家伙啊。

听到这句话,观战区各方的众人,终于颅内高潮了。

原来之前的战斗,不过是前戏。

战后的画面,才是真正的冲击呀。

很多观战者,这一瞬间,脸上都浮现出了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幸灾乐祸表情。

打起来。

快打起来,快内讧吧。

他们在心里暗暗地欢呼。

说实话,这一幕可真的是活久见。

无数年遗爱,荒古族的鼎盛不容被质疑,这一族号称阶级最为森严的大族,上位对下位的支配是绝对不容置疑的。

但如今,这样的传统却被打破了。

光天化日之下,‘天厌帝’竟然为了一个一盏茶之前还是生死搏杀状态的敌人,就出口伤人,直接羞辱自己的上位。

精彩。

刺激。

真踏马的值回票价啊。

八卦之火在各方大佬们的心中熊熊燃烧。

到底在次元空间里面,发生了什么,竟然一位凶名在外的帝者,直接变成了最卑微的舔狗?

这个问题,就连【黄金战儿子今晚我就是你的神】巴特尔和至高统帅韩不负,都想要问一句。

韩尚香红润的小嘴大大地张开,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

而这时,‘白玉帝’终于明白不对了。

“你到底做了什么?”

他看向林北辰,一字一句地喝问道:“你用了什么邪术,控制了天厌?”

战场中,林北辰没有回答。

不回答,就是最大的鄙视。

他静静地站在帝境战场之中。

雪白的长袍,在星空中猎猎而动。

浓密的黑色秀发,每一根发丝都在闪烁着光芒。

白色的【往生面胄】覆盖了着正面,一张脸上没有任何的器官,这原本应是如怪物一样的面庞,却让所有人心中都无法遏制地产生了感慨:

这逼真帅。

他对着‘白玉帝’,伸出大拇指,然后缓缓地向下。

星河通用手势。

谁都明白是什么意思。

“荒古族,不过如此。”

林北辰淡淡地道。

‘白玉帝’脖颈上的青筋毕现,高高鼓起。

好狂。

所有人的心神为之夺。

‘影流之主’劫这是在向整个荒古族挑衅啊。

不过,此人是北辰军团的人,这么做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只是太狂了,容易被重点针对啊。

喜欢剑仙在此请大家收藏:

怎么回事?

‘天厌帝’这一生中最后的意识,在脑海里勾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然后又变成了一个大大的感叹号。

然后……

这个世界的一切,都与他再无丝毫的关系。

啪嗒。

他倒了。

林北辰毕竟是一个很谨慎的人,并未亲自试探,而是控制着‘黑石帝分身’,上前捅了几下,提起来抖了抖,仔细观察,发现这货的确是已经彻底死了。

“甲醇的效果,还真是不同凡响。”

林北辰大喜。

之前,‘黑石帝’是因为有脑疾,所以一桶酒就搞定。

而‘天厌帝’没有脑疾,所以喝了四桶才发挥作用。

他却不知,这甲醇本来是个慢效毒药,但‘天厌帝’好死不死地利用自己的元素帝术,将甲醇中所有的剧毒能量,直接提炼了出来,然后吸收。

所以慢性毒药就变成了快速。

神经中枢瞬间被摧毁。

如果‘天厌帝’不运转秘术的话,也许还可以多坚持一段时间。

所以,从某种程度来上来讲,‘天厌帝’是自杀的。

林北辰尝试将‘天厌帝’装进【百度网盘】。

成功。

奶思。

真的是死了。

准确地说,甲醇摧毁神经中枢的效果只是物理学上的,而真正可怕之处,在于可以将帝者的精神和灵魂直接摧毁。

只有这样,才能只留下一具完整的肉身,快速炼制为分身。

林北辰算了下时间。

距离【轮回绝境】的持续时间结束还有一炷香。

他也不拖沓,干脆直接就在这‘小黑屋’里炼化这尊分身。

有了上次炼化‘黑石帝’分身的经验,这一次绝对是轻车熟路,驾轻就熟,炼化‘天厌帝’分身的速度更快。

只用了半柱香的时间,一尊崭新的帝者分身就诞生了。

“当初,你将老韩的妻子,炼制成为准帝兵,如今我将你的身躯炼化为分身,这便是一报还一报,是你的报应。”

林北辰看着眼前已经完全被自己掌握了的肉身,心中欢喜。

他觉得,自己的战法更加成熟了。

以后遇到强敌,直接施展【轮回绝境】,来一个心动女生晚点名,将对手拉进小黑屋,然后三个人一起群殴,何愁不能大胜?

可惜了。

这一次的巅峰帝战,一个人只能打一场。

否则的话,剩下的三场都由自己来打,岂不是又能多几尊分身?

他深感遗憾。

不过转念一想,【轮回绝境】的CD好像也来不及冷却。

所以也还好。

接下来,就要出去了。

该怎么样才能给外面的人,一个大大的惊喜呢?

……

……

时间缓慢而又飞速地流逝着。

足足一炷香时间过去了。

星帝战场四周的各方中立观战区,一艘艘的星舰上,所有人都一脸的便秘表情。

颅内高潮变成了颅内出血。

期待中的帝境强者热血真男人一V一大战,根本就没有出现。

很多人眼珠子都快瞪掉了,也看不到什么。

“退钱,退钱。”

有人揉着眼睛,眼泪哗哗地大声道。

真的是看了个寂寞。

【苦舟】方支离心情有点儿忐忑。

庚金神朝特使麒亲王面色复杂,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神圣衣会的中位议长,面沉如水。

……

正西方 。

红魇兽人皇帝旗舰上。

荒古族诸帝之一的‘白玉帝’,表情微妙,若有所思。

红魇兽人的皇帝【黄金战神】巴特尔,双眸之内,金红色的眸光闪烁,似乎是在施展某种秘术,洞察着什么,时而微微点头,时而露出惊讶之色,仿佛已经洞悉了一切。

其他兽人,都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皇帝。

别人看不到,但是皇帝可以看到。

这,就是真正的强者。

“陛下,您看到了什么?”

心腹战将德古拉凑近了问道:“胜负如何?”

【黄金战神】巴特尔揉了揉眼睛,看了这心腹一眼,淡淡地道:“战斗非常激烈,到现在都异常焦灼……”

【不死祝祭】朱迪娜看了这位兽人皇帝一眼。

这个美丽的类人绝色美女的表情很是特怪。

但却没有说话。

瞳术修为在巴特尔之上的她,都没有能够窥破次元空间,巴特尔更是不可能看到。

所以皇帝在装。

……

正东方。

韩不负眼神平静如比起波澜的湖面,盯着战场。

身后的北辰军团战将们,却都心情紧张地等待着。

虽然此战过后,还有三场帝战。

但这次约战的意义,过于重大,关系着‘北辰军团’未来发展的命脉,哪怕是一个小场次的胜负,都至关重要,因此都希望在至高统帅开了一个好头之后,这第二站可以顺利拿下来。

只要拿到两连胜,就等于是拿下了三个赛点。

压力就会轻松很多。

“父亲……”

韩尚香有些紧张。

作为少数知道林北辰真正身份的军团高层,她是关心则乱,忍不住悄悄地出现在了韩不负的身后,暗中传音道:“您能看到战况吗?”

韩不负摇摇头。

“那……他……我们这一战能赢吗?”

韩尚香又问道。

在这样紧张的儿子今晚我就是你的时刻,她的心境显然是修炼不到家,远不如老父亲稳。

韩不负扭头看了女儿一眼,心中叹了一句‘孽缘’。

“放心,在任何时候的擂台对战中,对手也许不亏,但你林叔叔永远都是血赚。”

他十分肯定地道。

韩尚香:“……”

老父亲好像说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说。

“父亲,您对林大哥的信任,似乎是有些过于偏执。”

她忍不住又道。

韩不负淡淡地道:“很正常,所有和他并肩战斗过的人,都对他有着迷信一般的信任,你未曾见识过你林叔叔曾创造过的那些奇迹,而我见过……”

话音未落。

星帝战场之中,终于出现了新的变化。

微光一闪。

两道人影,出现在了战场之中。

一白。

一红。

正是‘影流之主’劫和‘天厌帝’。

两道人影相对而立。

无数道目光,瞬间齐刷刷在集中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战斗结束了?

胜负如何?

‘天厌帝’的身上,衣服破损,丝丝缕缕,好像是被人按在地面上狠狠地蹂躏了的一样,表情落魄,气息不稳。

“好一个‘影流之主’,太强了。”

‘天厌帝’一脸‘我服了’的表情。

他恭恭敬敬地向林北辰九十度鞠躬,大声地道:“阁下的瞬狱影杀阵秘术,实在是太厉害了,简直是旷古绝今,非我这种愚昧低贱之辈可以想象,我远远不是你的对手,不配做你的对手,阁下不但实力强,品格更

儿子今晚我就是你的,

是纯洁无瑕,我从未见过你如此伟大高尚之人,我甚至给你提鞋都不配……我认输,我认输啦。”

喜欢剑仙在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