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最晚回收时间 免费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掀开盖头的那一刻,沈惟庸望着那张娇怯含笑的脸,呆住了。

韶裳呢?

我的韶裳呢?

为什么新娘不是她。

“你?怎么是你?为什么是你?”红盖头丢到地上,沈惟庸双手按住冉韶萱的肩膀,摇晃的她头上珠钗、宝玉簌簌而落。

冉韶萱满心欢喜落了空。

眼前的沈惟庸疯了一样,再无之前的怜香惜玉,温言暖语,像在撼一棵树一样,似要把树上的叶子全都摇光。

她害怕了。

这还是她心心念念要嫁的人吗?

为了能与他长相厮守,她甘愿放弃摄政王妃之位,甘愿受人摆布与人配合,演了这场调包计。

她以为,看到新娘是她,沈惟庸会大喜过望,会激动的抱着她诉说这些日子的相思之苦。

她以为,看到新娘是她,沈惟庸会心满意足,会夸她聪明,赞美她为此做出的牺牲是对的。

然而,她有些看不懂他了。

他完全没有了以前的样子,可怕极了。

“为什么不是我?你希望是谁?不是你说想要娶我的?我费尽千辛万苦才嫁给你,你不应该开心吗?惟庸,你这是怎么了?”

冉韶萱边哭边说,整个人被摇的几乎散架。

沈惟庸颓然地后退两步,跌坐到椅子上。

头深深垂着,两手无力的抚住了脸。

他筹谋了这么久,就是想与韶裳再续前缘,为此不惜利用冉韶萱这个傻瓜。

却不曾想,辛苦求来的姻缘,却弄巧成拙。

他的头都要裂开了。

“韶裳,我的韶裳。”他喃喃叫出口。绝望又无力。

冉韶萱听到这两个字,瞬间明白。

鬓发凌乱的她咆哮着冲到沈惟庸面前吼道:“你叫谁?沈惟庸,你在叫谁的名字?你为什么要叫她?那个臭贱人给你施了什么迷药?”

沈惟庸如恶狼抬起头,一掌打在她脸上:“你才是贱人。我不许你再说她半个不字,说一次我打一次。”

冉韶萱从小被人宠惯了,身上哪怕被蚊虫咬一口都要不开心几天,眼下被心上人又打又骂,她如何受得了。

身体里流着的冉问那一股勇

台湾最晚回收时间 免费完整版,

猛不惧死的热血冲向大台湾最晚回收时间脑,她如战场上持长枪的兵将,不管不顾的抡起两只胳膊朝沈惟庸招呼过去。

二人的厮打声引来众人。

下人们打开门,沈惟中快步走了进来。

看到眼前一幕,只觉热血上涌,大喝一声:“住手。都给我住手。”

沈惟庸向来惧怕这位兄长,听到他的声音,理智瞬间恢复,死死擒住冉韶萱的两只胳膊,令她动弹不得。

沈惟中已经得到摄政王府传来的消息,对于换妻一事,他觉得并无不妥。反而与沈家有利。

之前沈家有意娶郡主,无奈长公主反对,瞧不起他们。

如今阴差阳错郡主嫁进沈家,真是求仁得仁。

他以为眼下情形是郡主因为不满拜错堂,发脾气打二弟。

“郡主,消消气。木已成舟,如今发脾气也解决不了问题。听说摄政王对令姐非常满意。并打发人来沈府,让令姐的陪嫁下人们带着嫁妆连夜赶回王府。此事,怕是更正不了。您还是安心在此做沈家妇吧。”

哭花了妆容的冉韶萱听到这里,心中滋味难辨。

冉韶裳就这么招人喜欢?连摄政王都被迷了心窍?

再看眼前的男人,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太让人伤心了。

想到这儿,她哭的更大声了。

沈惟庸突然松开了手,站起来就向门口走。

沈惟中伸手拦下他:“你去哪?”

“摄政王府。”

“你不好好陪新娘子,去那干什么?”

“她不是我的新娘,我要接韶裳回来。”

沈惟中大怒:“你疯了?冉韶裳现在与摄政王拜过堂,她已经是王妃了。你去了岂不是打摄政王的脸?难道你要拖沈家下水?”

“我不许你去。”

冉韶萱尖利的嗓音划破众人耳膜:“你以为冉韶裳会愿意跟你回来?你做梦吧。摄政王比你强百倍,她才不会看上你。不信你就去试试。哈哈哈哈......”

喜欢醉欢眠请大家收藏:

刚才还满满当当的寝殿,眨眼间就只剩下冉少棠与摄政王两人。

“王爷,请自重。”

对于紧紧抱着自己不松手的臭男人,冉少棠已经给予了最大的容忍。

若他不是位高权重,对冉家有生杀之权,恐怕她早就下毒解决掉他。

也不知终九畴此刻在何处?自那日她对他说了那些重话,他便一去不回,再无音信。

想到心上人,冉少棠心中泛起难言的苦涩。

若知今天这局面,她何必要与他那般决绝分开。

不能明正言顺进入沈府,现在又受困于摄政王......

思及至此,情不自禁苦笑一声。

“爱妃为何发笑?这是高兴坏了?”

冉少棠想立即毒死他。

按以往她有内力在身,绝不会让这人占了便宜去,可现在却无可奈何。

突然,她心底传来一阵不同寻常的悸动。

这股悸动,自山谷被罗三娘下了同心蛊,只要终九畴与她近距离接触,她便有这种感觉。

难道终九畴潜入王府了?

这个傻瓜,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冉少棠担忧之际,却听头顶传来摄政王的笑声。

“爱妃,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快些就寝吧。”

“嗯,王爷说的是。臣妾现在就去熄灯。”

冉少棠终于推开他,想先敷衍稳住他后,寻机会下个令其沉睡的毒药,她好引终九畴出来,劝他不要莽撞行事。

摄政王却握住她的胳膊:“爱妃是害羞了?还是想借机逃走?”

“逃走?”冉少棠冷笑,“冉家就在京都我能逃到哪去?”

“恐怕王爷也是明白了这一点,所以才要强留民女在此吧。”

“嫁给本王难道不好吗?据说你对沈惟庸此人并无好感,还因他的求娶闹过绝食。他求太皇太后赐婚,是在强人所难,用皇权压迫你。你难道想乖乖就范送上门去?”

冉少棠警觉地看向眼前有些咄咄逼人的摄政王,颇有深意的问了一句:“王爷似乎对我的事很了解?”

“谈不上了解。人心是最难揣测的东西。今日相亲相爱的两个人,说不定明日就分道扬镳,老死不相往来。人心善变。”

“王爷此话像是在含沙射影。”冉少棠上前走了两步。那悸动频率更快。

摄政王也上前一步:“那爱妃认为我在影射什么?”

“这要问王爷了。”

“本王愚钝,没你那花花心思和狠心肠。听闻爱妃是弃了心上人另嫁他人。可真够狠心的。”

“哪来的心上人?王爷搞错了?”

“哦?终九畴又是谁?”

“小师叔啊。这可不能乱了辈分。”

“他已经退出药王谷,何来的长辈身份?”

“那摄政王是何身份?”

“我是何身份于你而言有什么不同吗?”

“当然......没有不同。”

“你?”摄政王几乎要被她气死。

“我怎样?”冉少棠又近前一步,心悸如擂鼓嘭嘭作响,震耳欲聋。

“你这个女人简直是不可理喻。”

“那王爷戴着面具示人,就是可理喻了?王爷若想与人真心相待,不如摘下面具。”

“摘下面具只怕会让你失望。”

“王爷又不是我,怎会知道我的心情?难道王爷身上被人中了同心蛊?台湾最晚回收时间

终九畴面具的嘴角抽了抽:就知这个女人聪慧机敏,他根本骗不了她。

“摘下面具也行。不过有个条件。”

“说。”冉少棠目光森冷瞪着他

台湾最晚回收时间 免费完整版,

“本王面目只给心爱之人看,你若看了,王妃可就当定了。”

“那你还是戴着吧。”

冉少棠说完,转身走向梳妆台,边走边拆头上的发簪与配饰。

终九畴微微红了脸:这是要洞房吗?是不是有点快。

喜欢醉欢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