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春乡村 ;写文: 张浩宗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当八台山在川东北海拔2270米的地方升起,依然以雪厚的寒冬为傲的时候,八台山下的白沙河早已推着绿丝般的碧波,打磨着锋利的剪刀,煞费苦心地把逐渐消融的冰雪碎片剪掉。当晏子带来新的泥土,穿过堤岸上的柳树时,她飞得很低,飘落到鸟巢里。当小二娃赶着一群山羊去王家屏吃草的时候,当菊姐打破刚出生的小狗困倦的眼睛的时候,不自觉地,细如丝的春雨,在温润、温柔、飘落、颤抖的风湿雾中,悄然而至。

春雨晶莹剔透,传递着人们藏在心底的渴望。它长满了枝蔓,粗壮而幽幽,到处留下细微而精致的痕迹,像一群鸽子扑向刘阿姨的怀抱,撩拨着她久违的心。大地的耳朵温暖湿润,覆盖着斜梁,听着大地的悸动。在康三娘的屋顶上,一缕缕炊烟袅袅升起,像一条小溪直立在蓝天和村庄之间。鸡笼里的鸡也叽叽咕咕,仿佛金色的种子从筛子里筛出来,然后迅速钻进松软滑滑的泥土里,仿佛在田野的角落里歌唱,转眼就消失在烟雨里。

春雨细雨下,溪水潺潺,润物细无声。远处的山很庄严,青葱翠绿,昨天还有一根绿毛。春雨蓄势待发,弥漫长春夜的思绪时,石质地窖里的胡老爷提着月亮锄头,直走到大曲梁里的油菜田里。胡大师的头上开满了鲜花,就像风中飞舞的大雪。眯着眼,不是大雪,是村里千朵梨花的泛滥,让人眼花缭乱,心胸开阔。

一群鸭子,绕过屋檐,踩着雨雾,一路呱呱乱叫,摇摇摆摆,一瘸一拐地走进冬天的稻田里觅食。

在井边树旁的水沟旁,在土坝里的岩石和草的缝隙里,在毛家桥的脚坡下,在朱琳湾的溪塘里,只要一匹小青苔被弄断,一张小片岩页被翻开,那些毛茸茸的卷着草就会张开稚嫩的、惊讶的、慵懒的、困倦的眼睛,东张西望地看着飞散在飞沙中的羊群,看着飞得又低又远的麻雀。全然不顾春雨纠结的低语和细语,我仿佛听到了我聪明的小外甥的心跳声,小而细腻,像是打开了环门。腼腆的阮姑娘,在别人的召唤下,眼巴巴地走在去老蛇坝的田腾身上,在燕迪亚的槐树下,失去了一系列细小、胆怯、慌张的脚步声。

几天前,张家浜上的脉动山涧还稀稀拉拉地渗透在柏林山口的梁上。经不起春雨的倾泻,正好穿过营盘梁。就像莲香姐怀上了刘佳的大腹便便一样,它迅速膨胀起来,圆圆的,饱满的,一声滴进了村头的凉桥里。融入了背水河的急流,出现了层层涟漪。

走过龙洞湾的取水洞,来到花团锦簇的梨树湾。只见围爷爷背着鹰锄,手里拿着一根三尺多长的铜制长烟管。围爷爷啪的一声,嘴角飘着迷茫散乱的烟雾。四爷在大坝下来回穿梭。他志愿为一个村庄察看田地,以引水、检查缺口和填补缺口。一个小孩在田埂上挖来挖去,四爷对着他喊,娃娃们都吓走了。四爷多年来一直愿意看水人。他信死,而且一根筋,就是家里人坏了规矩,还受村规民约的惩罚。

在村庄的视野里,我看到了闫七爹在春雨中耕耘的身影,闫七爹鞭笞呐喊的声音沧桑而浑厚,久久回荡在村庄上空。一个春风紧似一个春风,一下子加快了春雨领先的步伐,下一个在村里飘来飘去。一年的计划在春天,村民们不会轻易错过这个美丽的季节。他们的脸上充满了微笑和期待。村民们在梁上、水坝上、山涧上、旧墙上、断桥上、废塘上,到处在晃动,犁地、挖沟、搬犁、打泥球、清除杂草、播种、筑巢。汗水伴随着欢笑,雨水追逐着呼喊着。真的是辛苦早春啊!

春雨湿衣无形,闲花落地静听。春雨急而内敛,就像父亲的性格气质。他不苟言笑的父亲内心充满了村庄的秘密和心情,隐藏着村庄的呼吸和喘息,叠印着村庄的底色和手纹。在一个大村子里,又矮又瘦的父亲看起来很小,但是站在村子最高点的大山上,当他的父亲用响亮的民歌向村民们报告春天的好消息时,他是如此的高大和狂野。透过一幕幕春雨的帷幕,我听到春天的足迹回荡在各处,我看到春天的痕迹若隐若现。

土糊随雨动,草花皆偿。看着村子里蜿蜒的田野,看着角落里局促的田野,看着弯曲的田野里纠结的东西,看着土坝的宽度,看着细长斜坡的险峻,看着浮雕梁的高度,我知道,该吹的春风过去了,该下的春雨过去了。我想春风肯定不会留下来翻越下一座山脊,春雨肯定不会留下来降落在下一个村庄。

春雨和煦,村庄里绿油油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