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元互撩手册一颗萝卜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东瀛人似乎也知道王任说的话出自哪里,当场就失去了抵抗之心。

然而,那些华夏一方的叛徒却不想放弃,还在拼命的将身上的文道之气加持给东瀛的人。

如果东瀛一方输了,这些卧底的下场必然好不了,所以,他们不希望东瀛人输。

这个时候,孔子的像一阵光华闪烁,就这一下子,便将那些叛徒的文气全部震散。

孔子的像其实就是孔子的神位,经过长期的香火祭拜就蕴含了孔子的一丝灵性。

但是不可能像城隍一样显圣,因为这不是孔子的本像。

既然是如此,孔子毕竟是华夏第二圣人,仅有道家的老子能压上一头。哪怕只有一丝灵性,其威能也绝对超过在场所有人,这些华夏一方的叛徒敢顶着孔子意志,绝对够这些家伙喝一壶的。

果然,这些叛徒身上的文气被震散之后,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血中还带着点点黑色的汁液。

顾小梦看着那些带着黑汁的鲜血一阵冷笑:“那些黑色的汁液是墨汁,是这些家伙的文道修为的具象化。现在在孔子圣像的反击之下都吐了出来,这就等于是孔子亲自将这群货逐出师门,想要重修文道就得有一位儒家圣人出手,恢复他们的修为。”

这真特么绝,儒家传承数千年,从春秋时期就出现了,横贯华夏的大半历史。

如此强盛的儒家也不过才有寥寥几位圣人,一掌之数而已。

而在现代都市发展之下,儒家的人数多了,质量却下降了,想要找几个大儒都不太现实,上哪去找圣人去。

这也是这群王八蛋自作自受,数典忘祖,卖国求荣,这是他们应得的下场。

我冷漠的看着这群在地上哀嚎的家伙,没有半点怜悯之心。

安倍玉矾在这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又输了一场,这群废物家伙。

不过那本古书恐怕是某位儒家半圣,甚至是圣人亲笔书写的,其上蕴含着书写者的意志。

所以才会出现王任呵斥一声,便导致东瀛一方的所有人全部失去了抵抗之心。

虽然有所猜测,但也没有说什么,输了,也便是输了。

此时,王任站起身来,走到顾小梦身边:“我赢了,没有给你丢人吧。还有,你以后再也不能抢我的糖了。”

这……

前半段还很严肃,后半段却让人哭笑不得,真是没谁了。

顾小梦也没有想到王任嘴里竟然会蹦出来这么不正经的一句话,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

我看着顾小梦的目光也有些不对,这都是一个多大的人了,竟然还抢别人糖吃,十岁小孩吗?

随之,顾小梦气势汹汹的冲着王任走了过去,右手对着王任的耳朵就掐了下去。

“疼疼疼,姐,我刚刚打了一场大胜仗,扬华夏国威。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啊!”王任一边捂着耳朵一边求饶。

顾小梦这才将右手收了回来,不过,嘴上却是不依不饶地道:“你还好意思说呢!要不是你老姐我去老头子那把先祖手记给你拿出来,你还赢个毛线啊!”

“是是是!”王任不敢反驳。

我们这边喜气洋洋,安倍玉矾那里就是愁云密布了。不仅又输了一场,还暴露了不少的暗子,绝对是损失惨重。

“祝贺陈小友,在陈小友的带领之下华夏玄门又取得一场胜利。可喜可贺。”安倍玉矾语气真诚地朝我说道。

奶奶个熊。

我看着这个老狐狸,说不出的膈应。

这明摆着就是想挑拨我和真一道人先斗起来,他好渔翁得利。我不相信真一道人的人品,但是我相信他的智慧。能当上茅山掌门真一绝对是一个老油子,还能让你个东瀛蛮夷挑拨离间,给占了便宜。

随之,我露出一个看起来就很假的笑容,说道:“道友也是一样,等到道友在回东瀛之时。相信必定会被大大的重用。”

大家彼此彼此,你调拨我和真一道人去玩命,我也坑你一把。

“借小友吉言了,话说回来,王小友手中拿的古籍想来十分珍贵,不知从何处得来,可否说与本座听一听。”安倍玉矾现在非常想搞清楚这本书是从哪来的,不然没有办法交代。

这种重要的事情怎么能让安倍玉矾知道,我随口回道:“路边地摊上买的,道友若是想要,我可以给道友买两本。”

安倍玉矾差点没绷住脸色,路边摊,你还能找一个更扯淡的理由吗!哪的路边摊能有圣人亲笔所写的书籍啊!这是在糊弄鬼吗?

我看着安倍玉矾吃瘪的样子心里一阵暗爽,虽然现在干不掉他,恶心一下也是不错的选择。

正在这时,空尘走了进来。

看到空尘这位得道高僧在场的人都保持了足够的敬意。跟着空尘一起进来的还有龙虎山天师张庄义,不同与以往,现在的张庄义穿着一身道袍,背后还背着一个竹箱。

空尘不断诵经,地上的人听到诵经声之后都感觉好了不少,当然这不可能将他们的伤势治好,只是能够缓解痛苦罢了。

张庄义径直走到我身边来,上下打量了我两眼之后,这才开口:“短短时日三次元互撩手册一颗萝卜全文阅读未见,小师弟的道行又上涨了一截啊!马上就能追上我了!”

我对于张庄义的夸赞无感,但是看到了这些小门小派里都夹杂着东瀛人的卧底,那龙虎山这种千年大派呢!想来也少不了。

我把张庄义拉到一旁,问道:“师兄,这些小门派里东瀛人都安插了不少卧底,即使刚刚冒出来一批,我相信还有。你龙虎山恐怕情况好不到那里去,你调查的怎么样了。”

听了之后,张庄义面露苦色:“小师弟,东瀛对于华夏玄门的渗透超过我的想象,我处置了两位异姓长老,一位本家长老。但是东瀛人在龙虎山的卧底还有,而且隐藏的更深,其他门派就不用提了。”

我也没有想到情况如此严重,异姓长老也就算了,本家的长老那可都算是张庄义的亲戚,连他们都被收买了,龙虎山上下已经露的跟筛子一样。

如此,其他门派也好不到那里去,茅山、鲁班门恐怕也是一样。

“师兄,有些事你得下决心。不能因为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有些人做的太过了,应该付出点代价了。”

张庄义一时没说话。

……

喜欢阴阳大神官请大家收藏:

虽然我和安倍玉矾谁也没占到便宜,谁也没吃亏,但是,王任那里已经撑不住了。

而且,顾小梦也还没回来,她不来,王任必输无疑的。

心念急转之下,我心头一横,直接向着安倍玉矾走过去。

安倍玉矾看着还能行动的我,露出了一抹慌乱之色,他不知道我要干什么,伸手拦住我。

“陈小友道术超凡,竟然能打败我阴阳家世代相传的式神,少年英杰啊!本座甘拜下风。”安倍玉矾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知道这个家伙是想用言语来拖延时间,但是我没有理他,径直走向那些东瀛人。

一步一步,离到十几米的时候,我捏了一下魔石。

瞬间之下,文气光柱消散,同时孔子像上的光辉也暗了下去。

如此,王任原本是有点悬空的身体一下就坐到了地上。

这一招虽然无法让王任他们分出胜负,但是拖延时间绝对够了。

接下来就是等着顾小梦把东西拿过来,让王任赢了。

东瀛人很是震惊,毕竟在他们的认知当中,还没有什三次元互撩手册一颗萝卜全文阅读么道术可以影响文道之气。而现在我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做到了这一点,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许多东瀛人也是一脸蒙圈,毕竟突然用不了文气。这就像我突然用不了道术一样,必定会有些失措的。

安倍玉矾没想到我竟然能有办法让术法失灵,原本唾手可得的胜利又变的扑朔迷离起来。

“安倍道友,看来是在下技高一筹啊!不过东瀛的阴阳术确有几分独特之处,愿与道友好好交流一下,道友前来华夏不就是为了交流吗?”拿着大义名分压人这感觉是在太爽了,可以把别人反驳的哑口无言。

安倍玉矾对于我的说辞无法反驳,傻子都知道东瀛那个“交流”的名号有多么虚,可它再虚也是在台面上的由头,台面之下的那些龌龊是不能拿出来说的。

安倍玉矾缓缓的吸了一口气,说道:“陈小友果然好手段啊!竟有办法让这么多人的道术失灵。阴阳家的秘术名不虚传,不知这其中的奥秘陈小友能不能告知一二。”

他这是故意说的很大声,让全场的人都能听到。

这是故意坑我,不过也无所谓,不管他们怎么想,在场的家伙们也不可能知道魔石让道术失灵的范围有多大,更不知道魔石是一个让道术范围性失灵的法器。

问题主要是十几天之后真一道人和公输上青的比斗,本来想出奇不意坑真一道人一把,但今天当着大庭广众之下使用魔石,真一道人一定会有防备。

公输上青准备自己这支奇兵怕是没有什么用了。

王任整理了一下衣服,打理了一下头发。

在我看来,王任这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东瀛人比起来就是一只穿着衣服的猴子上蹿下跳,和王任的气度非凡没法比。

我想起来昨天在论语上看到的一个故事,孔子的弟子子路在死之前也是正衣冠,看着王任我似乎有了几分明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的压力越来越大,安倍玉矾的气色在好转,现在他没有摸清我的底,不敢轻举妄动。

但谁知道他会不会拼命的在召唤一次酒吞童子出来。

终于,顾小梦气喘吁吁的跑回来了,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异样。手里面还拿着一本古装书籍。

我也很是纳闷,就一本书而已。就能赢吗?

不过看着顾小梦自信的神色,我也只能站起身来退到远处,让魔石影响不到他们。

我一退走,孔子像马上就发出了莹莹光辉,东瀛人身上的文气也缓缓升起,再度发出了共鸣。

王任坐着的垫子又显现出了不稳的趋势,王任全力催动自身修为,却也挡不住东瀛人的联手施为。

顾小梦将自己手里的书抛向王任,王任接到书的同时身上气势大涨,一时之间竟与东瀛人平分秋色。

将书翻开,每翻一页王任的修为就会涨上一分。

这本书并不是太厚,很快就翻到了最后一页。

安倍玉矾在看着这一场又要输的时候,连忙摆手示意。

场上又站起来十几人,念诵论语为东瀛人加持。

这些人站起身,旁边的人脸上无一例外的露出了震惊的神色,这些家伙卧底技术太高超了。

有的人甚至已经在某个宗门潜伏了几十年,如今却是全部暴漏出来令人心惊啊!

王任刚刚取得的优势这一下就被东瀛人给追了回去,顾小梦却是饶有趣味的看着场内的比斗。

她这举动,就让我搞不懂了。

先前一脸纠结的人是她,现在在看戏的人还是这位大小姐。

“我说,你就不怕王任输掉吗?东瀛人可是人多势众,还有着一群华夏的内奸在那里卖身投敌。”我实在是不知道顾小梦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

顾小梦看着我一翻白眼:“开玩笑,我费劲心力拿回来给小任的东西,怎么可能会输。你啊!就等着看好戏吧!”

她的话语中带着点神秘感。

只见王任一直在看书的最后一页,这最后一页就八个字,看着来势汹汹的东瀛人,王任叹息一声,缓缓的说出了那本古籍上的最后一句话:“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王任身上突然冒出了极为耀眼的光芒,如同那天空中的太阳一般耀眼。

闭口不言,一字未发,身上的光芒更加刺激眼睛。

我现在身上没有法力,但是开眼未必非的用道法,事实上用其他东西代替也是可以的。

我从工具包里拿出了两片柳叶,往眼睛上一擦,就像是给眼睛上带了副墨镜。

正适合看着眼前浑身发光的王任

黄占山喃喃自语道:“此心光明,亦复何言。这是……”

说这话时,他看向顾小梦,神色复杂,看样子已经猜出了顾小梦的来历。

我则是很在意那本古书,如果没猜错的话,那本古书绝对是一个文道修为极强的人写的,尤其那最后一句话,就是这位大能的文道核心。

一派宗师啊!顾小梦能搞到这种好东西那绝对是背景深厚。

不过

三次元互撩手册一颗萝卜全文阅读/

这些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只要顾小梦能够把答应自己的东西拿出来,剩下跟自己没有关系,也不是自己该操心的事情。

……

喜欢阴阳大神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