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成为小明的仆人作文 最新章节阅读,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一大早连家都没进便去早市上逛了一圈回到了姜家,姜韶颜叫来刘娘子杀鱼准备做些鱼丸,自己则开始准备安排几只野鸡。

那只尾羽最长最漂亮的老鸡用来炖汤,几只小的处理一番姜韶颜准备用来做烤鸡。

杀鱼杀鸡这种事都交给了刘娘子,姜韶颜离开了一趟,再回来时手里提了两只食盒。

这架势……一瞧便是准备做了送去同样好食的朋友那里了。

四小姐在宝陵的交友简单的很,静慈师太那里肯定是有的,至于还有一个,白管事左思右想,终于想到了一个人选:难不成是方二小姐那里的?

只可惜这个猜测很快便被证实是错的,因为方知慧带着头顶被削成秃瓢的烟花周亲自来了。

大抵早市上方家的采买下人也在,见了姜韶颜手里提了不少食材当即屁颠屁颠的回去同方知慧说了,方知慧闻言自是大腿一拍,连忙跑过来蹭饭吃。

“听说那花月楼的头牌在早市上闹笑话了?”方知慧探头探脑的看着那一把漂亮的羽毛,见香梨拿布袋将羽毛收了起来,顺口问了一句,“你收了这个准备做什么?”

“做个鸡毛掸子,再做个毽子剩余的看着办吧!”香梨顺口回道,做毽子和做鸡毛掸子这种事她很擅长。

方知慧闻言“哦”了一声,对这种毫无新意的回答没有太大的兴趣,转头又对姜韶颜道,“我就知道那花月楼里的女子不是好东西。”

春妈妈在还好,总还能把人关在花月楼里不让人随便出来。春妈妈一旦不在,这楼里的姑娘没人管着便四散到宝陵城里了。

毕竟人长着一双腿,没人看着自然会跑。

]这几日城里迎娶小妾的队伍不少,方家宅子因地段太好,成了各个成亲“吉路”的必经之地,早上天还没亮,那唢呐声就响了,一直响到大半夜才消停,可吵死人了。

这其中也有姜家的份,听说那个叫郑公子发怒的什么绿的到了姜二老爷家里,看样子是准备在姜家种树了。

不过想到姜家有姜四这丫头,一时间她都不知道是该恭喜那个绿姑娘还是可怜那个绿姑娘了。

头牌小雪白倒是依旧留在花月楼,不知是往日存了些积蓄还是没瞧上那些纳小妾的没有乱跑,这些时日只往早市上跑了一圈,还被人给笑话了。

“还行吧,略矫情了一些。”姜韶颜想着那个“吃素”的小雪白,忍不住轻哂,没有把准备让小雪白加入的想法提前透露给方知慧。

眼见姜韶颜没有多说,方知慧也没有了废话的心思,烤鸡上炉之后,目光便落在了那烤鸡之上。

自上回古董羹过后,已经有好几日没有吃姜四做的吃食了,看着今日厨房里的热闹,方知慧很是兴奋。剔了鱼骨的鱼肉打泥做鱼丸,五彩野鸡配菌子炖的野鸡汤,还有就是这上炉的烤鸡了。

除此之外还备了虾仁与猪肉,瞧小午板着脸一丝不苟的走过去,操起两把刀对着砧板爽利的剁了起来,方知慧便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本能的开口嘀咕了一句:“瞧这架势便使得一手好刀法!”难怪姜四这丫头要这个话都没几句的小午做护卫呢!

正看得认真,冷不防烟花周那张被削成秃瓢的脑袋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不过尔尔。”烟花周看了片刻之后,冷哼道,“多给两个钱,叫屠夫顺手帮忙剁斩了也一样。”

这话语里的酸气当真是傻子都嗅的出来,方知慧闻言顿时冷哼了一声,道:“你就是嫉妒人家小午比你年轻,比你长得好,还比你刀法好!”

年轻长得好刀法好有个什么用?烟花周哼道:“我会的也有不少。”

至少这掌握火候的工夫无人能出其右,看着主动揽过活蹲在灶台后认真烧火的烟花周,姜韶颜忍不住点头夸赞了一句:“不错!”

岂止是不错,瞧着四小姐这里的一帮人聚集起来真能去沙漠边上开客栈了!突然无事可做的刘娘子站在一旁暗自腹诽。

今日的主食是虾仁猪肉菌子的馄饨,这陷的名字一听就知道难吃不到哪里去,不管是老野鸡汤做汤底撒葱花、豆干、鸡子丝的汤馄饨,还是用酱汁、芝麻酱、糖、盐酱料拌的馄饨亦或者空吃都是好吃的。

烤的野鸡皮烤至发黄微焦油滋滋的沾了椒盐粉、五香粉、孜然粉什么的一口咬下去香的很,叫人食指大动。

蔬菜便随便炒了个白菜木耳菌子和小午最喜欢的韭菜鸡子以及腌制的不咸不淡正好的酸黄瓜上桌了。

一贯没把自己当外人的方知慧吃的满嘴流油,大喇喇的一只腿翘在凳子上直呼过瘾,光吃饭菜不尽兴,还特意让人去抱了一坛酒来才算过瘾。

这大口吃肉和酒的样子像什么样子?烟花周别过脸去,顺手替她拉了拉撩起的裙摆。

就算这里没有外人,这衣裙还是拉下来的好。

待到肚子实在装不下了,方知慧才揉了揉鼓起的肚子,意犹未尽的看向厨房里还剩下的不少鱼丸、两只烤鸡以及馄饨,感慨道:“姜四,你今日真是大方,我居然都吃不下了……”

姜韶颜看着吃撑了的方知慧,默了默,开口道:“你今日确实比以往多吃了不少,不过多出来的不是给你准备的。”

不是给她准备的?方知慧大手一挥表示理解:“给静慈师太的嘛,我知道,老太太一个人吃那么多也是够的。”

“不止静慈师太。”姜韶颜说着走入厨房开始分起了食盒,“我要去一趟晏城。”

哈?晏城?

正在揉肚子的方知慧一下子愣在了原地,待到回过神来,旋即神情复杂的看向姜韶颜,开口道:“姜四,不成想你倒是如此惦记那位季世子!”

距离上一回重阳,这才过去没几日吧!姜四居然又要去晏城了,这不是惦记那位季世子是什么?

真是红颜,哦不,是蓝颜祸水,没想到姜四这样的人也有这般黏人的时候!方知慧心里有些发酸:到头来又只她一个做巾帼了。

要不,她也找一个?眼角的余光撇到了那厢在那里替她拉裙子的烟花周,有那被削平的秃瓢在,实在很难让人将注意力放到别的上头。

还是等他头发长出来再说吧!

喜欢独占金枝请大家收藏:

至于秀儿瞒着的事……钱三拍了拍胸脯,得意的瞥了眼春妈妈,道:“包在我身上就是了!”

对付赌徒他一贯是一把好手!

春妈妈也是个能说会道,软硬兼施的。

“待到钱三问出了秀儿的事,我便安排你见一见秀儿!”姜韶颜说着看向春妈妈,“到时候她一个人怕是对付不了大丽,你帮帮她!”

春妈妈:“……”

这种事也要她帮?她很闲吗?

“我也帮了你。”女孩子只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便似是已经察觉到了她内心所想,顿了片刻便笑了,“春妈妈偶尔也要施恩不图报的嘛!”

好一个施恩不图报!春妈妈抽了抽嘴角:这心眼被筛子还多的丫头是说她若是不出手帮秀儿,先前被面前这女孩子揽走的杨家后宅的事又要她自己来解决了?

两相对比,春妈妈想也不想便做出了决定:“我帮!”

比起帮秀儿内斗大丽,叫杨家改认一个杨二夫人才叫人一时半刻想不到什么法子呢!这种难事这位姜四小姐肯接手自是最好不过了。

……

……

让春妈妈和钱三物尽其用,姜韶颜便回了宝陵。不管是对付秀儿还是秀儿父兄,都要在姑苏动手,趁着两人还没拿下秀儿和秀儿父兄的档口,她要做一件事。

马不停蹄的回到宝陵连家门都没进,姜韶颜便去了集市,准备亲自挑些食材。因家里时常做饭,姜韶颜同集市上几个日常出来叫卖的渔民、猎户、农户也熟悉了,一般挑好货都往他们那里去拿。

因是连夜从姑苏赶回的宝陵,正赶上早市货源充足的时候,姜韶颜挑到了不少好鱼、好菜、好肉,其中尤以几只长尾巴的漂亮野鸡为最罕见。

“捕兽的陷阱在家门口放了好几个月了,也直到昨晚过去看才发现了这几只野鸡。”卖野味的猎户笑着说道,不忘提醒姜韶颜,“姜四小姐姑娘家家的喜欢漂亮东西,可莫看它漂亮,却不是个能养的,气性大,硬养会绝食,还是早早吃了好。”

姜韶颜听了一笑正想说话,便听一旁有人惊呼了一声。

“天呐,这些小东西好生可怜,你们这般也太过残忍了!”

正在说话的猎户闻言脸色顿时一僵,姜韶颜也有些意外的转过头去:原本以为那些个“兔兔好可怜,你们不能吃”的说法只是个段子,这是……遇上真人真事了?

入目的女子白纱蒙面,乌发挽髻,发髻上簪了几支珍珠簪子,光看露出面纱的那一双描画精致的眉眼,便知当是个姿色不错的女子。

眼下这姿色不错的女子身边带着个同样涂脂画粉姿色平平的小丫鬟。

一主一仆,两个打扮讲究的女子一大早出现在了人口混杂,鱼、肉、菜味满天飞的早市之上。即便手提着白纱长裙,裙摆之上还是沾上了不少泥污。

有路过的小贩、买菜的百姓一见她二人纷纷避让,唯恐碰到了那白晃晃的裙子被人拉住赔裙子。

这两位的穿着打扮着实不像是逛早市的,应当也是头一回跑到早市上来。

被百姓、小贩纷纷侧目注视,小丫鬟率先扛不住了,不安的看向身旁的女子:“白姑娘,这……”

女子睫毛颤了颤,似是也对这怪味道满天飞的早市很不习惯,只是被姜韶颜和猎户这般注视着,到底有些下不了台,不得已只得挺了挺腰背,硬着头皮道:“这些小东西原本生活在山郊野林里好端端的,若非你们……”

“你懂个啥?”猎户也是被这两人的打扮吓到了,待到回过神来,当即毫不客气的指着被姜韶颜身后的小午和香梨提在手里的长尾巴野鸡,道,“这些小东西先时到我家里来偷米粮时可半点不可怜。再说了,你吃肉不?”

猎户神情古怪的看着女子:若野鸡可怜,那猪啊牛啊羊啊什么的都可怜了。人就不可怜了?干脆什么都不要吃好了。

这一点猎户能想到,女子自然也能想到。对此,不由轻哼了一声,开口声音中隐隐小红成为小明的仆人作文有些得意:“我不吃肉,吃素!”

吃素?猎户愣住了,显然没想到女子这个回答,一时语塞。

姜韶颜见状便笑了,对着挺直了腰背神情得意的女子,笑着说道:“佛家有云,万物生灵,众生平等,那动物是活物,植物便不是活物了?”

女子神情微僵。

一旁方才被她的话噎了一噎的猎户闻言立时开口道:“对啊,姜四小姐说的不错!你吃的那些菜啊、饭啊什么的也是活物,干脆不要吃了。反正什么都可怜,就人不可怜。”

来早市闲逛的都是日常出入厨房脚踏实地的过日子的,没有几个有怜香惜玉的心思,只管吃不吃的饱肚子。

这女子一行不合时宜的话放到季崇欢那行人中或许会有些许效果,放在他们这些下里巴人群里自然就有些不受欢迎了。

被猎户和姜韶颜如此将了一军,又被一众经过的百姓纷纷用古怪的眼神打量了一番,女子在原地怔了片刻之后,很快便掩面带着哭腔同丫鬟跑出了人群。

待到女子走后,才有个经过的百姓忍不住道:“那不是花月楼的头牌小雪白吗?”

想到家里那位人如其名的小柳绿,姜韶颜正要离开的身形一顿。

“素日里她就是这幅……样子的。

小红成为小明的仆人作文 最新章节阅读,

”那百姓摇了摇头,叹道,“花月楼自春妈妈被抓之后不少姑娘没了钱财来源,虽说如小雪白这样的还有些许积蓄,可也不能大吃大喝。”

可花月楼的姑娘哪个会过日子的?跑来早市闹了一通笑话也不足为奇了。

姜韶颜听的不由挑了挑眉:感情这小雪白还是真白莲花啊,也不知道同大牢里那位杨仙芝比起来那个更白一些。

记下了这一茬,姜韶颜离开了早市。

她如今手头要做的事真的挺多的,一件一件慢慢来吧!不过小雪白这个人确实可以排在钱三、方知慧、吴有才的春妈妈之后了。

细细数一数,不属于姜家的得用人,她手头已经不少了,姜韶颜轻哂。

喜欢独占金枝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