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羽毛挠尿口到失禁惩罚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白鹿书院中的时间长河,如大浪淘沙。

白鹿山的生命,在不断的更替着。

当时间再过一个叠纪。

唰!

石楼中的萧叶,猛然睁开了眸子,爆射出无匹的混沌光。

“是时候外出历练了!”

萧叶豁然起身,心中暗道。

这段岁月。

他炼化了许多宝物。

从太岁谷得来的六十万件宝物,已经消耗了九成。

他参悟极尽秘典,境界终于达到,七阶中期的临界点了。

再往前一步,就是七阶后期了。

“是萧叶前辈!”

“听说他加入白鹿山不久,便能战败许多老人了。”

“萧叶前辈天赋很可怕,也很努力,这些年从未见他现身过。”

……

当萧叶现身,山腰位置许多石楼中,都传出了低语声。

白鹿山来了不少新人,也有天赋惊人者。

不过,在获取白鹿院主感悟方面,洛琉璃和萧叶依旧是佼佼者,名气极大。

“混元级生命,也无法永存于世啊!”

萧叶混元级意志释放出去,感知到一张张全新的面孔,心中暗道。

白鹿山的七阶中期强者中,他认识的并不多了。

“楚河外出历练了。”

“连洛琉璃都不在白鹿山?”

萧叶环顾四周,微感诧异。

这个少女,言称要与他一较高下。

这些年也是苦修不断,恐怕都要触及七阶后期了。

这份天赋,他自愧不如。

嗖!

只见萧叶长身而起,朝着书院之外飞去。

不久后,一位头发花白,身躯健硕的男子,从石楼中走了出来,正是宋缺。

“萧叶!”

望着萧叶的背影,他眸子中闪烁着寒芒。

这些年。

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雪耻。

“我又消化了不少院主的感悟。”

“以我现在的实力,应该可以击败他了!”想到这些年的修行成果,他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旋即。

宋缺也是冲天而起,朝着白鹿书院外飞去。

……

钧蒙浩海。

内海,渊域。

萧叶的身形出现,身躯流淌着混沌光,驱散周围的黑暗。

“盯上我了吗?”

萧叶感知到体内,一抹毫光在涌现,顿时嘴角浮现一抹冷笑。

这抹毫光,是石月府主的混元法所化,可以锁定他的方位。

此前。

他无法探查。

可随着修为的提升,他已经能察觉到了。

之所以没有设法化解,是为了将石月府主引上来。

不然浩海这么大,他去哪里找石月府主?

萧叶没有驻足,朝着前方飞去。

在一片遥远之地,一位身穿黄袍的老人出现,正是石月府主。

“怎么回事?”

此刻,石月府主满脸的疑惑之色。

距离上次相见,才过去了几个叠纪。

在他想来。

萧叶最起码,几百个叠纪都不敢走出白鹿书院一步,然后因为没有修行资源,惨遭淘汰。

可现在。

萧叶不但出现了,而且还是孤身一人。

“这小子,估计是身上的资源枯竭了!”

“如此,本座倒是可以亲手报仇了。”石月府主冷冷一笑,不疑有他,默默跟了上去。

钧蒙浩海中,没有任何规则,也没有时间,充斥着无尽的黑暗。

偶有混元位面出现,也像是汪洋中的孤岛。

萧叶步履不停,不知赶路了多久。

这才驻足,负手屹立在浩海中。

周围一片黑暗,看不到任何事物的存在,如汪洋的深处。

“宋缺。”

“跟了我这么久,累了吧?”

萧叶目光瞥向某处,似笑非笑道。

宋缺和他,一前一后从白鹿书院走出,他岂能发现不了。

“居然能发现我?”

随着萧叶话语落下,黑暗中升起光亮。

只见体魄强健的宋缺,迈步走了出来,遥望着萧叶,满脸的战意。

“你还想抢夺我手中的宝物?”

萧叶开口问道。

“我说过,我早晚都会击败你。”宋缺眸光无比的幽深。

“击败我?”

萧叶摇了摇头,“你要与我对决,什么时候都可以。”

“但偏偏要跟着我,肯定是想下杀手。”

“是又如何?”

被一语道破心思,宋缺冷冷一笑。

“可惜你选择的时机,不怎么好,怕是要陨落在这里了。”

“萧叶,你觉得自己,能杀得了我不成?”宋缺怒极反笑了起来。

上次对决,他虽然落败,可萧叶也杀不了他。

宋缺的话语才落,便神色一僵,警觉的望向身后。

在那里。

身穿黄袍的老人已经出现,像是猎人收网,要捕获猎物一般。

“石月府主?”

“他竟然还活着!”

见到这位老人,宋缺表情大变。

渊域除却白鹿书院外,还有各方势力。

对于执掌石月府的强者,他自然认识。

“看来白鹿书院的生命,都巴不得本座已经死了。”

石月府主望向宋缺。

“石月府主,你和萧叶的过节,与我无关!”

宋缺反应过来,连忙道。

说完,他身形一闪,就要离去。

岂料石月府主速度更快,化为一道黄光,拦住了宋缺去路。

“今日。”

“但凡白鹿书院的生命,都别想离开这里!”

石月府主的话语中,充满了森然杀意。

石月府被灭,让他仇视一切白鹿书院生命。

这里远离白鹿书院,他怎会客气。

“萧叶!用羽毛挠尿口到失禁惩罚

“你坑我!”

宋缺气的浑身发颤,咆哮道。

[标签

用羽毛挠尿口到失禁惩罚 小说全文、

:p标签]“我可没让你跟着我。”萧叶耸了耸肩。

若不是宋缺,对他怀有歹意,又怎会被卷入进来?

“别废话了。”

“你们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个来?”

石月府主懒得废话,浑身爆发出恐怖的混元法波动,竟然封禁了这片海域,惊得宋缺倒退了好几步。

“萧叶,我们先联手击退石月府主,然后再清算旧怨!”

宋缺咬牙对萧叶道。

石月府主乃是七阶后期强者,他没有把握应付。

“要杀石月府主,我独自一人就够了。”

“无需与你联手。”

萧叶淡漠道。

“我若战死,你也别想活!”

宋缺满脸的恨意。

萧叶拜入白鹿书院才几个叠纪,就妄言能斩七阶后期强者,简直是个笑话。

“受死吧!”

石月府主一声大喝,朝着宋缺杀来。

同时,他体内凝聚出一片光华,朝着萧叶压去。

“石月府主,放心,我不会逃。”

“等你杀了他,我们再分生死。”

萧叶平静一掌,将那片光华震碎,旋即在原地盘坐了下来。

喜欢武破九荒请大家收藏:

他的体内世界中,参天大树耸立。

雄健的树枝,和繁茂的枝叶,簇拥所形成的巢穴中,有着惊人的气息在流淌。

那是鸿龙一族的族人们,所释放出来的气

用羽毛挠尿口到失禁惩罚 小说全文、

息。

这些族人们依旧在沉睡,只是境界已经截然不同了。

昔日。

那些正面临突破的族人们,全部都达到新的层次。

以图图母亲为首,数十位触及到瓶颈的族人们,更是老态不再,恢复到了年轻的状态,个个都达到了六阶巅峰。

距离七阶。

只差最后一步。

甚至,就连图烈和图石都延续了寿元,且在不断增强,已经达到了六阶巅峰了。

“这些鸿龙族人们,真的打破了诅咒,将要达到步入更高的领域了!”

萧叶满脸震撼,喃喃自语道。

他从大拙混元位面中,所得到的那截断木,到底有什么来历,竟然如此可怕,演化成这棵参天大树后,让鸿龙族人们,发生如此蜕变。

时至如今。

一万多位鸿龙族人们,最差都突破到五阶了。

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要有七用羽毛挠尿口到失禁惩罚阶强者诞生了。

“不知道图图如何了。”

萧叶心思涌动,与这棵参天大树沟通,却依旧无法洞悉图图的状态。

“这是好事。”

萧叶露出了笑容。

来到内海后,他战战兢兢。

鸿龙一族太过脆弱,任何一个内海生命,都能对这个种族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现在不同了。

等这群鸿龙全部突破,最起码也有自保之力了,萧叶自然振奋。

“得好好修炼。”

“不然到时候,说不定要被这群鸿龙给超过去了。”

萧叶感慨道。

这个种族太逆天了,不需要修炼,只要随着年月渐涨,实力就能不断提升。

当下。

萧叶再度封印了体内世界,在石楼中盘坐。

这一次。

他没有再去炼化宝物,更不曾去获取,白鹿院主的感悟。

而是沉心去锤炼,体内的那些混力。

不论是在混沌世界,还是在浩海中,修行都重在稳扎稳打。

直至万年以后。

他这才取出五万多件宝物,研究了起来,这是击杀卓龙所得。

研究一番后,萧叶微感失望。

这些宝物,固然不错。

但和他从太岁谷得到的资源相当而已。

萧叶推演出用处后,继续闭关修行了起来。

居住在山顶七阶后期强者,倒是屡屡朝着萧叶望来。

很显然,对萧叶身上的宝物极为动心。

萧叶再强,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只是。

他们似乎有些顾虑,并没有出手。

岁月反复,弹指间又是一段岁月过去了。

按照白鹿书院的时间来计算。

萧叶和洛琉璃,拜入白鹿书院已有一个叠纪了。

在这期间。

那位慵懒女子又淘汰了十尊,进展速度最慢的生命。

毫无悬念。

这十个淘汰者中,大半都是七阶中期强者。

这也导致山腰位置,变得萧瑟了下来。

五十多间石楼,只有十间有了主人。

此后。

白鹿书院则是放出了消息,要招揽新的生命。

消息一经传开,自然是在渊域中引发了轩然大波。

七阶初期、中期的生命,都是纷至沓来。

即便拜入白鹿书院,凶险性太大了,一个不小心就会身死。

但还是抵不过,这个势力的吸引力。

这一次考验。

或许是白鹿书院,刻意降低了门槛,又或许是的确,出现了许多天才。

一共有二十位生命,通过了考验。

其中大半,都是七阶中期强者,居住在山腰的石楼中。

这些新人的到来,让修行多年的七阶中期强者,都有了巨大的压力。

境界越高,想要有进展就越难。

为了避免被淘汰。

他们时常走出石楼,离开白鹿书院前去历练,寻找资源。

其中,就包括楚河。

而萧叶和洛琉璃,倒是没有离开。

洛琉璃很神秘,且天赋逆天,即便不曾走出白鹿山,实力都在不断提升。

至于萧叶,是暂时无法离开白鹿山。

石月府主说不定,就藏在哪里,在没有必胜的把握之前,萧叶不会随意冒头。

更何况。

他手中的资源,暂时已经够用了。

“萧兄,渊域的几十个势力,在休养生息后,又重新开战了。”

“听说石月府的地盘,已被另外一个渊域势力所取缔。”

“萧兄,大拙混元位面的那些流浪生命,问我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你。”

……

楚河每次回来,都会带给萧叶新的消息。

“渊域不再平静了吗?”

萧叶心绪起伏。

虽然说。

或许是白鹿院主的介入,让石月府主,没有透露鸿龙一族之事。

但这尊生命的存在,始终是个隐患。

而在听到大拙混元位面的那些流浪者后,萧叶也是心中温暖。

尽管没有多大的交集。

但他也被那群流浪生命,所感染了。

“要不了多久,我就能不惧石月府主了。”萧叶在默默的估算着。

七阶修行,坎坷难行。

想要提升一丝,都很困难。

但借助白鹿院主的感悟,来参悟极尽秘典,他实力提升得很快。

可以说,七阶后期,不再是遥不可及了。

时光飞逝。

一眨眼,又是半个叠纪过去了。

萧叶发现体内世界的鸿龙,已经有人突破到了七阶了,且气息还在增强。

在此期间,白鹿山的残酷淘汰,依旧在上演。

萧叶默默注视着,同时还有了惊人的发现。

位于山顶位置的七阶后期生命,也少了一些,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并不像是被淘汰了,而是离开了白鹿山,去了白鹿书院其他地方。”

见到好几间石楼蒙尘,萧叶心中疑惑。

实际上。

他对白鹿书院的了解,极为有限。

不只是他,楚河等人也是如此,拜入书院后,就在白鹿山修行,从未去过书院其他地方。

“难道在白鹿山修行的生命,一旦突破到七阶巅峰,就要离开这里吗?”

萧叶心中有些明悟。

据他推算,那些七阶后期的生命,在长年累月的修行中,怎么也该突破了。

白鹿院主屹立在渊域,招收天赋惊人的生命进行培养,或许有自己的目的,关系到始域。

“不知始域,到底是何等景象。”

萧叶心中暗道,在紧守本心。

喜欢武破九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