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怀孕梦见生女儿准不准 最新章节阅读,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静慈师太那里托白管事走一趟就好,至于晏城,姜韶颜却是要亲自去的。

看着这截然不同的架势,方知慧抽了抽嘴角,远远朝她竖起了拇指:“姜四,你个见色忘友的!”

虽说那季世子的姿色委实太好,叫人见色忘友也不奇怪,可这般区别对待也太明显了吧!

不敢当着姜四的面说这话,方知慧特意走远了些朝姜韶颜竖起了大拇指。

离得实在有些远,若不是天赋异禀的大嗓门,一般开口说话还当真是叫人听不见。

眼见那厢的姜韶颜见她竖拇指笑了笑,方知慧松了口气正想说话便见姜韶颜朝她招了招手。

这招手的意思显而易见,方知慧脑子还未转过来,脚就已然伸腿迈了出去高兴的跑到姜韶颜身边道“姜四,我在夸你礼数周到呢!”

这话一出便见姜韶颜掀了掀眼皮,抬眼看她道:“我没有见色忘友,我去晏城有要事要做。”

送饭食投其所好自然是一件好事,但不过是锦上添花的事,她此番前去晏城是要同季崇言合作的。

听姜韶颜这般一说,方知慧一下子怔在了原地,不敢置信的看向姜韶颜,结结巴巴开口道:“姜……姜四,你听得到?”

“我懂唇语。”女孩子闻言抿唇莞尔,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回去吧,下回说坏话记得背对着我。”

方知慧:“……”

这世上为什么会有什么都会的人?还有什么是姜四不会的吗?望着马车离去的背影,方知慧忍不住心头嘀咕。

……

……

距离上一回自晏城离开已有七八日的光景了,姜韶颜从马车上走下来,对上从盐城衙门里骂骂咧咧走出来的段斐不由一愣。

不知是不是着实没想到姜韶颜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段斐此时的反应委实有些滑稽。人已经怔在了原地,口中的骂骂咧咧却还没停下来。

“季崇言你个国子监鬼见愁,故意整我……”

一句话说了大半,脑子的反应才总算跟上了身子顿在了原地。

段斐看向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女孩子顿了片刻之后,终于回过神来,下意识的吞了口唾沫:“姜……姜四小姐,这么巧啊?”

骂人被人家心上人听到了,这可怎么办?

姜韶颜瞥了他一眼,笑了笑,道:“不巧,我是特意来的晏城衙门找季世子。”

段斐:“……”

跟季崇言那厮一个样,存心堵人的时候能把人堵的胸口发慌。

女孩子说罢顿了顿,又道:“倒是不知道段世子怎的短短七八日又到晏城衙门来了,又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女孩子说这话时的神情倒是诚恳。

只是,那句“又是发生了什么事”……关键是那个“又”,这位姜四小姐说的他段斐好似是个扫把星一般,总是发生什么事一样。

要知道他自年初离京之后一路游山玩水,在万岛湖遇上她同林彦之前可是从来没遇上过什么事的。

那厢两人正说话,早有小吏去通报她过来了,问询而来的季崇言走到衙门口,正见姜韶颜在同段斐笑着“寒暄”,一片其乐融融。

冷冷的剐了一眼段斐,不顾段斐被吓的心惊肉跳的神情,季崇言看向姜韶颜,眉目顿时舒展开来:“姜四小姐!”

姜韶颜朝他点头唤了声“季世子”,目光交错间对上他明亮含笑的眼神,姜韶颜下意识的目光一闪,转向别处。

小白菜长的实在太好了,多日不见,风姿越胜。

不消杨仙芝和小雪白的白袍子,反而是一身墨色各位怀孕梦见生女儿准不准的黑,如画的眉眼舒展开来,眼尾的朱砂痣艳而不俗。

一身墨色反而出尘。

虽然只是块小鲜肉,阅历却已然开始沉淀。人说三岁看老,眼下透过小鲜肉看几十年后的老腊肉,想必也是风姿过人。

难怪这世上有些人的时光不是杀猪刀,而是精心琢磨的雕塑刀,年岁愈久愈有味道。

她曾见过长相相似的双胞胎几十年以后长相依旧相似,风姿却截然不同,一个被生活压垮了腰背畏畏缩缩,一个却自信洒脱。

风姿气质这种事委实难以解释,也难以用言语来描述,却是实打实的存在的,年岁越大,影响也越大。

眼下被姜

各位怀孕梦见生女儿准不准 最新章节阅读,

韶颜估摸着未来愈发风姿过人的小白菜含笑接过她手里的食盒,道:“姜四小姐,我们进去吧!”

姜韶颜听的略略一怔,抬脚跟了上去。

这一番举动直接无视了一旁的段斐。

段斐看的目瞪口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种眼前这两人仿佛相识许久了一般。

他见过那等相处多年的和睦夫妻也是如此,一方从外头带了东西回来,另一方自然而然的接过她手里的东西,两人说笑着走入家中。情形普通似是随处可见,却又有种说不出的默契和温馨。

可听林彦说这二位明明也才认识不到半年的光景啊!哪来这样的默契?

待到回过神来,段斐在衙门门口站了一站,连忙抬脚跟了进去。

这些天听林彦说了不少事,季崇言品味古怪那是他的事,姜四小姐又不是什么美人,他也不会起什么兴致。这其中若说有令他注意的大概也只有一点了。

听说那姜四小姐做的一手好菜,很是好吃。

林彦说这话说半个时辰之内总共说过八次“好吃”,让玉面判官林少卿这般严谨的人说出这种话的,定然是非一般的好吃了。

姜四小姐那食盒这般大,足够一家子的人吃了,如此……他是不是也可以尝一尝姜四小姐的手艺了?

他若没记错的话,上一回游船之上,姜四小姐身边那个叫香梨的丫鬟不就自上船之后一直在念叨“小姐做的菜”了?如此可见应当是好吃的。再加上那位姜四小姐的身形……十个厨子九个胖,由此可见不管从哪方面来推理论断,这姜四小姐做的菜定然很是好吃。

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段斐才跨出门的脚收了回来,转头回了晏城衙门。

可以尝一尝姜四小姐的手艺的话,看一看那个国子监鬼见愁的脸色也不是不可以。

回到堂中的时候,姜韶颜同季崇言已经拿着食盒去了厨房,徒留林彦一个在堂中翻卷宗。

“你想看看姜四小姐的手艺?”正在翻卷宗的林彦抬头看向段斐,见他一脸的口不应心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没事干嘛要遭那份罪?姜四小姐的手艺自然是好的,只是有崇言在,看得到,吃不到岂不是更糟心?

喜欢独占金枝请大家收藏:

一大早连家都没进便去早市上逛了一圈回到了姜家,姜韶颜叫来刘娘子杀鱼准备做些鱼丸,自己则开始准备安排几只野鸡。

那只尾羽最长最漂亮的老鸡用来炖汤,几只小的处理一番姜韶颜准备用来做烤鸡。

杀鱼杀鸡这种事都交给了刘娘子,姜韶颜离开了一趟,再回来时手里提了两只食盒。

这架势……一瞧便是准备做了送去同样好食的朋友那里了。

四小姐在宝陵的交友简单的很,静慈师太那里肯定是有的,至于还有一个,白管事左思右想,终于想到了一个人选:难不成是方二小姐那里的?

只可惜这个猜测很快便被证实是错的,因为方知慧带着头顶被削成秃瓢的烟花周亲自来了。

大抵早市上方家的采买下人也在,见了姜韶颜手里提了不少食材当即屁颠屁颠的回去同方知慧说了,方知慧闻言自是大腿一拍,连忙跑过来蹭饭吃。

“听说那花月楼的头牌在早市上闹笑话了?”方知慧探头探脑的看着那一把漂亮的羽毛,见香梨拿布袋将羽毛收了起来,顺口问了一句,“你收了这个准备做什么?”

“做个鸡毛掸子,再做个毽子剩余的看着办吧!”香梨顺口回道,做毽子和做鸡毛掸子这种事她很擅长。

方知慧闻言“哦”了一声,对这种

各位怀孕梦见生女儿准不准 最新章节阅读,

毫无新意的回答没有太大的兴趣,转头又对姜韶颜道,“我就知道那花月楼里的女子不是好东西。”

春妈妈在还好,总还能把人关在花月楼里不让人随便出来。春妈妈一旦不在,这楼里的姑娘没人管着便四散到宝陵城里了。

毕竟人长着一双腿,没人看着自然会跑。

这几日城里迎娶小妾的队伍不少,方家宅子因地段太好,成了各个成亲“吉路”的必经之地,早上天还没亮,那唢呐声就响了,一直响到大半夜才消停,可吵死人了。

这其中也有姜家的份,听说那个叫郑公子发怒的什么绿的到了姜二老爷家里,看样子是准备在姜家种树了。

不过想到姜家有姜四这丫头,一时间她都不知道是该恭喜那个绿姑娘还是可怜那个绿姑娘了。

头牌小雪白倒是依旧留在花月楼,不知是往日存了些积蓄还是没瞧上那些纳小妾的没有乱跑,这些时日只往早市上跑了一圈,还被人给笑话了。

“还行吧,略矫情了一些。”姜韶颜想着那个“吃素”的小雪白,忍不住轻哂,没有把准备让小雪白加入的想法提前透露给方知慧。

眼见姜韶颜没有多说,方知慧也没有了废话的心思,烤鸡上炉之后,目光便落在了那烤鸡之上。

自上回古董羹过后,已经有好几日没有吃姜四做的吃食了,看着今日厨房里的热闹,方知慧很是兴奋。剔了鱼骨的鱼肉打泥做鱼丸,五彩野鸡配菌子炖的野鸡汤,还有就是这上炉的烤鸡了。

除此之外还备了虾仁与猪肉,瞧小午板着脸一丝不苟的走过去,操起两把刀对着砧板爽利的剁了起来,方知慧便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本能的开口嘀咕了一句:“瞧这架势便使得一手好刀法!”难怪姜四这丫头要这个话都没几句的小午做护卫呢!

正看得认真,冷不防烟花周那张被削成秃瓢的脑袋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不过尔尔。”烟花周看了片刻之后,冷哼道,“多给两个钱,叫屠夫顺手帮忙剁斩了也一样。”

这话语里的酸气当真是傻子都嗅的出来,方知慧闻言顿时冷哼了一声,道:“你就是嫉妒人家小午比你年轻,比你长得好,还比你刀法好!”

年轻长得好刀法好有个什么用?烟花周哼道:“我会的也有不少。”

至少这掌握火候的工夫无人能出其右,看着主动揽过活蹲在灶台后认真烧火的烟花周,姜韶颜忍不住点头夸赞了一句:“不错!”

岂止是不错,瞧着四小姐这里的一帮人聚集起来真能去沙漠边上开客栈了!突然无事可做的刘娘子站在一旁暗自腹诽。

今日的主食是虾仁猪肉菌子的馄饨,这陷的名字一听就知道难吃不到哪里去,不管是老野鸡汤做汤底撒葱花、豆干、鸡子丝的汤馄饨,还是用酱汁、芝麻酱、糖、盐酱料拌的馄饨亦或者空吃都是好吃的。

烤的野鸡皮烤至发黄微焦油滋滋的沾了椒盐粉、五香粉、孜然粉什么的一口咬下去香的很,叫人食指大动。

蔬菜便随便炒了个白菜木耳菌子和小午最喜欢的韭菜鸡子以及腌制的不咸不淡正好的酸黄瓜上桌了。

一贯没把自己当外人的方知慧吃的满嘴流油,大喇喇的一只腿翘在凳子上直呼过瘾,光吃饭菜不尽兴,还特意让人去抱了一坛酒来才算过瘾。

这大口吃肉和酒的样子像什么样子?烟花周别过脸去,顺手替她拉了拉撩起的裙摆。

就算这里没有外人,这衣裙还是拉下来的好。

待到肚子实在装不下了,方知慧才揉了揉鼓起的肚子,意犹未尽的看向厨房里还剩下的不少鱼丸、两只烤鸡以及馄饨,感慨道:“姜四,你今日真是大方,我居然都吃不下了……”

姜韶颜看着吃撑了的方知慧,默了默,开口道:“你今日确实比以往多吃了不少,不过多出来的不是给你准备的。”

不是给她准备的?方知慧大手一挥表示理解:“给静慈师太的嘛,我知道,老太太一个人吃那么多也是够的。”

“不止静慈师太。”姜韶颜说着走入厨房开始分起了食盒,“我要去一趟晏城。”

哈?晏城?

正在揉肚子的方知慧一下子愣在了原地,待到回过神来,旋即神情复杂的看向姜韶颜,开口道:“姜四,不成想你倒是如此惦记那位季世子!”

距离上一回重阳,这才过去没几日吧!姜四居然又要去晏城了,这不是惦记那位季世子是什么?

真是红颜,哦不,是蓝颜祸水,没想到姜四这各位怀孕梦见生女儿准不准样的人也有这般黏人的时候!方知慧心里有些发酸:到头来又只她一个做巾帼了。

要不,她也找一个?眼角的余光撇到了那厢在那里替她拉裙子的烟花周,有那被削平的秃瓢在,实在很难让人将注意力放到别的上头。

还是等他头发长出来再说吧!

喜欢独占金枝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