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成为小明的仆人作文 最新章节阅读,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这一章很快就好啦

“新的我”三个字,就像挥之不散的阴云,盘旋在木辛的脑子里久久不去,叫他差点连宙斯接下来的话都没听清楚——

“首先,每一个24小时周期内,双方阵营都必须派出一名或以上成员,进入间隔海域。如果超过24小时,仍无人进入间隔海域,则从阵营中随机减少一名成员。”

至于如何减少,对宙斯来说应该不是一个问题。

“其次,双方阵营中的礁岩,若在三十分钟之内没有被人踏足过,这块礁岩将从海面上消失。进入对方阵营的敌方选手,有权选择任意一块礁岩让其消失。希望大家能好好利用这两条规则,早日取得比赛胜利哟!以上,就是我这一次要对大家说的话了。”

说到这儿,宙斯充满感情地叹了一口气,拍拍胸口,带着几分不舍似的说道:“我和你们这一次短短的相见,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结束了。诶呀,我要走了,得让比赛继续进行下去了……”

木辛的目光被他的手吸引了过去。他相信,自己应该不是唯一一个注意到宙斯脖颈上缠了绷带的人。

他和林三酒不太熟,所以这才刚刚发现,在那条几十厘米、比人头还长的脖子最下方缠着的绷带,看起来居然异样地眼熟。

木辛刚要回头看一眼季山青,那个年轻人却抢先一步说话了:“站住!”

宙斯本来都已经转过了身,被他这么一叫又转回了头。他长长的半个身体还泡在海水里,一条一条的黄影像长鱼样地来来回回地盘旋在他的身边,好像宙斯是一颗大号鱼食,但它们却不往上扑了。

足足过了近十秒,季山青依然像一张白纸般在风里颤抖着,死死盯着宙斯,始终没能把下一句话说出口;宙斯也极有耐心,一声也不催促,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大了。

终于,季山青嘶哑地出了声。

“姐,”他的声音里竟然似乎带上了几分哭腔,不由叫木辛神经一跳——“姐姐?”

宙斯动作夸张地拉开背心领口,往里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抬起头笑眯眯地说:“我想我应该不是一个女人。”

这句话不知怎么,叫季山青猛地收起了将落未落的眼泪;刚才那一瞬间的脆弱,只在他白得没有血色的脸上,留下了一双红通通的眼睛。

“你的下巴,”他顿了顿,神情冷了下来。他用手比了一下自己的下颌,示意道:“粘上什么东西了。好像是海藻。”

海藻?

木辛几乎可以感觉到,这一个疑惑同时从他和宙斯的脑海里浮了起来;宙斯下意识地伸手在下颌上一抹,“什么海藻,我没——”

被他这么一抹,一片浅淡阴影顿时从他下颌被抹了下来;季山青像是早已为这一刻准备多时了,几乎立刻在同一时间朝木辛吼道:“拿过来!”

明明大脑还处在迷惑里,木辛的身体却立刻做出了反应;他右臂此时仍然是一条人鱼尾巴,只需一甩,随即就又在鱼尾处吸起了一股水流——水流卷起那片阴影,在宙斯一挥手臂、试图将那东西卷回来的时候,蓦地从他指尖处流了出去,又“啪”一声将那阴影随着一片浪花一起打在了礁岩上。

季山青伸手一捞,在他抓住那阴影的同时,木辛也不由一把拽住他的衣服,拉着他一起急急地退了几步——浪花里裹着的几条细小黄影也被一起扔上来了。离开了海水的遮掩,它们看起来就是一股股圆长条形状的鲜黄黏液,仿佛有生命似的在岩石上噼啪跳了几下,随即就以叫人措手不及的速度迅速干瘪、蒸发了。

望着岩石上那几条浅黄色的干枯印子,木辛楞了一愣,这才想起来去看季山青手里的东西。

那是一个凤冠形状的刺青,此时贴

小红成为小明的仆人作文 最新章节阅读,

在季山青的手腕处,深乌蓝与象牙白鲜明得令人目眩。

“【百鸟朝凤】。”他神情阴鸷地望着刺青,低声说了一句。不等木辛发问,季山青又立刻抬起头,盯紧了宙斯:“为什么你的右侧肩上,也和我姐姐一样有一个圆形疤痕?”

林三酒身上的伤数不胜数,即使以进化者的恢复力来说,也仍然留下了不少伤疤;其中,她在如月车站时右肩被洞穿后所留下的伤疤最为独特,几乎是一个标准的圆形——因此,也最好认。

宙斯嘴角高高地挑起了一个巨大笑容,露出了黑洞洞的嘴巴。他脸上的面皮一层一层地挤起来,仍旧是木辛第一次见到他时那叫人又害怕又恶心的模样;他耸了耸肩膀,在他马上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宙斯猛然从水里跳起来、一个拧身,在一眨眼间已经踩着海浪消失了踪影——甚至季山青还来不及用【百鸟朝凤】留住他,面前就只剩下被宙斯掀起的滔天水浪了。

“跑!”

木辛也不知道自己是确实喊出了这个字,还是仅仅在脑海里叫了一声;在千百条疯狂兴奋起来的黄影落在礁岩上以前,他已经用尽了最大力量,朝下一块礁岩上跳了过去。

当他落在礁岩上、踉跄地往前又冲了几步的同一时间,季山青也正好“咕咚”一下摔在了他身后。包裹着无数黄影的海浪顿时轰然吞没了刚才那一块岩石,木辛一转身,在余悸未消之余,发现季山青手里竟还抓着那只大鸟笼。

“那是怎么回事?”木辛来不及多想,声音已经不受控制地脱口而出了:“你姐姐……到底去哪儿了?我们接下来的比赛又该怎么办?”

季山青喘着气,一手撑在鸟笼上,一边坐起了身子。他半边侧脸上的筋一跳一跳,似乎正在极力压抑着某些激烈得叫人心惊的情绪;死死咬住嘴唇楞了一会儿,季山青忽然朝站起身,一把拽开了鸟笼上的小窗口。

“这小红成为小明的仆人作文个比赛不值一提,”他咬着后槽牙说话时,连字句都含糊了,“你没听出来吗?”

他的面色实在太难看了,木辛不由提防地退后了一步。

“保存实力最多的一方获胜,是指保留礁岩最多的一方。在不断跳跃、保证己方礁岩不消失的情况下,还要主动出击,给敌方阵营造成损失,才有获胜的希望。”季山青重重地将手探进小窗,一把攥住了那光头男人的衣领。“你自己想一想就知道比赛该怎么办了,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喜欢末日乐园请大家收藏:

这一章很快就好啦

如果林三酒可以对抗“小孔”赋予她的倾诉欲望,理所应当地,那只畸形婴儿也可以。它固然没有她那么强大的意志力,但是仍然能够在同伴来临的关键时刻小小挣扎一下——这一挣扎,可给林三酒造成了不少麻烦。

不远处的昏暗中,那一只叫做“眼球”的东西已经越来越清楚地露出了它的轮廓。它一点也不像是颗眼球,遥遥望去时,那片黑影圆圆滚滚、蓬蓬颤颤,怎么看都更接近一棵硕大得如同卡车一样的花菜。

在这样的关键时候,畸形婴儿努力挑着乱七八糟的无谓话来说,尽管气喘吁吁地十分吃力:“……看着像个玻璃匣子,实际上又厚又硬没有一点缝隙,我、我……撞过几次,连道裂痕也没有撞出来……呼,呼啊,能爬出去就好了,我讨、讨厌住那个玻璃匣子里……”

即使林三酒一连重重跺了它几脚,叫这大头畸形婴儿形的怪物发出了一阵阵惨叫;但惨叫声一歇,它却还在咬着牙、喘息着坚持:“我是很羡慕3号的,它还能继续吃人类的食物,我就不行了……”

林三酒心中暗骂一句,手里一甩,【因材施教】那一线细细的暗光就蓦然滑出,融入了夜色。与“小孔”相比,她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她一把捞起那只畸形婴儿状的东西,看准方向、拔腿朝眼球的右方绕去,一边跑一边喝问道:“这里有多少只‘第三种生物’?”

那畸形婴儿原本就已经是在苦苦对抗了,此时被这问题一砸,嘴里当即就乱了:“它喜欢吃……七个!我们一共是七个,但是4号和小孔已经被——”

林三酒从鼻子里哼笑了一声,手中教鞭长长一甩,就击向了夜色中的庞然大物:“眼球的能力是什么?”

畸形婴儿果然忍不住张了口。然而它才刚刚吐出了几个字,却顿时长长嚎叫了一声;借着这一声叫,它把差点要脱口而出的后半句话全给含含糊糊地混了过去,随即拼命在她手中扭动扑腾起来——被它这么一分神,林三酒紧接着面色一变。

……【因材施教】抽不回来了。

说来也奇怪,她能感觉到教鞭明明还没有碰上任何东西,却在空气里被固定住了;以她的力量,竟然连抽几下都纹丝不动。没有碰上东西,自然也没有任何弱点和战力的分析。林三酒可不愿意把教鞭折损在这儿,急忙心念一动——好在还可以将它转化成卡片收起来。

卡片入手消失时,“眼球”所在的黑暗中顿时传出了一道沉沉的声音,仿佛是它也疑惑了。

“你是怎么、怎么拿走的?”畸形婴儿叫了起来,“不可能呀,眼球明明都抓住它了!”

“抓”?

刚才教鞭分明没有碰上任何东西——林三酒或

小红成为小明的仆人作文 最新章节阅读,

许平时不算聪明绝顶,但在战斗中的反应却迅疾得常人难及。一念及此,她脚下顿时像是踩了弹簧般,朝另一个方向毫无预兆地直冲了出去;刚刚冲出去了几步,她突然心中一紧,抓着畸形婴儿在地上急急地打了一个滚,这才一翻身跳了起来。

再回头往“眼球”所在之处瞧时,却只有一片平静,只有余音未散的危机感仍然缭绕在她心头上。那个跟卡车一般高的影子朝她转了过来,无数小小的“菜花”随之一起轻轻颤动着。

林三酒一把将畸形婴儿扔在地上,沉重的靴子底直直地吃进了它的小腹里,发出了挤压内脏时“咕叽”的一道隐隐响声。

“眼球的能力是什么?说!”

这一次,它很难再对抗“小孔”的能力了。

“它……是、是它的目光,”畸形婴儿喘息着答道。一旦放弃了挣扎,它声音里那股如释重负,就连林三酒也能听得出来:“它的目光带有很奇怪的特质……像无数根黏黏的线一样,你最好还是得把它当作实体来对付。‘眼球’用眼睛看见的人或物,都、都会被……”

“会被勾住?”林三酒拽着它,猫着腰,一边问一边盯着眼球的黑影往后退。夜里雾气逐渐重了,她还能遥遥听见远处长足战斗时的碰撞声。

“原来你知道?不仅是勾住,它看见的东西都能被它的目光调整距离。”畸形婴儿自然而然地飞快答道。

这句话听着不大好懂——但林三酒是亲眼见过长足一双眼球都差点被拽出眼眶的,立刻就明白了它的意思。

“但是我现在没有被勾住,”她压低了声音和后背,“它不是已经看见我了吗?”

畸形婴儿闻言,叽叽咯咯地笑了几秒。

“它的目光虽然是它最大的武器,但是‘眼球’也有一个弱点,”它在“小孔”的能力下,无话不谈:“那就是它的眼神不太好使。讽刺吧?”

不等林三酒开口问,它就继续说了下去:“它必须得看清楚对象的颜色啦、形状啦、质地啦之类的细节,目光才能发挥作用呢!”

这么说来,刚才泛着昏暗反光的金属教鞭朝“眼球”抽过去的时候,应该就正好被它看了个清楚。

“怪不得它一直要往我这边来,”她喃喃地说。“现在太暗了……”

“小孔”的能力确实方便——一旦开始生效,目标对象顶多也只能顾左右而言他,绕开重点一会儿;林三酒却丝毫不必担心畸形婴儿对她说的是假话。

“你的能力不是可以堪破诱惑点么?”她一边保持着与“眼球”之间的距离,一边低声问道:“眼球的诱惑点是什么小红成为小明的仆人作文?我可以从哪里下手?”

“我不知道,”畸形婴儿立刻答道,“我们与你们不一样,我们没有可以攻破的诱惑点。”

林三酒一怔之时,后退出去的那一步就顿住了。落脚时地面的触感、声音、气流,全然没有丝毫不对劲的地方;然而她还是僵硬地停住了,转头瞥了一眼手里那个大头畸形的影子。

“你刚才说,你们一共有七个生物,两个已经死了。”

她手里抓着一个,“眼球”是一个,还剩三个。以长足的战力来说,它是不可能独自承担住三个的……“剩下的几个,分别在哪?”她轻声问道。

“有一个在你脚下。”

喜欢末日乐园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