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自我体罚必须非常疼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林朔正在等的对手,就是女魃安全官的本体意识。

它掌管着这个世界的规则,它是这里真正的神明。

这个世界,跟外面的现实世界相比,表现是一模一样的,所有的宏观现象都跟现实世界并无区别。

可如果进入微观领域,涉及到这个世界最高处的规则,却跟现实世界并不相同,而是自成一体的。

这些最高也是底层的世界法则,基本上凑出了现实世界的表象,可对于林朔这样的大修行者来说,其实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了。

最起码他的三道合一,这个世界并不支持这样的力量。

人间三道修行,修力和借物都没问题,而炼神只是念力操控那还行,如果是云家通天路,或者苏家第八境以上的大神通,到了这里就会出错,效果乱七八糟的。

整体而言,这个世界的力量等级是有上限的,这个上限就是人间三道尽头。

而这,也将是即将到来的这场战斗的力量层级,至少目前为止是这样。

林朔此时就站在自己的坟前,等待此间神明的降临。

天上这会儿乌云遮日,基本已经全黑了。

早春寒风凌冽,林朔看着自己的墓碑心里不由得一阵好笑。

古时候的名将会抬棺而战,自己这次倒是更到位了,坟和棺材都是现成的,打输了往里一躺就行。

刚想到这儿,天上厚重的云层里,打下来一道光束,就落在林朔身后。

林朔心有所觉,转过来身就看到了对方。

还好,这东西的相貌林朔不认识,这就避免了跟熟人动手时心里的那份膈应。

这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个子跟林朔差不多高,身材也相似,长得剑眉星目唇红齿白。

看这人的气质,跟林朔这种冷峻男人不是一挂,而是跟苗成云差不多,一副贵公子的模样。

当然人长得好看这是表象,在林朔的炼神感知中,这人的可怕程度可谓平生仅见。

这个世界对炼神的支持并不完全,炼神在这里是条断头路。

所以林朔的炼神修为,在这里算是溢出的,虽然神通使不出来,可感知力大大超标,看谁都能一眼看穿。

而眼前这个人,林朔看不透,此人神念屏障之坚固,让林朔一下就打消了以念力决胜的念头。

p标签]反正就念力对决而言,自己无疑处于劣势,不被短时间攻破神念屏障这就不错了,只能以修力和借物决胜负。

而近距离单对单,说到底就比修力了,借物那是舍近求远。

猎门总魁首刚想到这儿,对面这个男人就开口了:“林朔,在取你性命之前,我先自我介绍一下,你可以称呼我安先生。”

“姓氏不错。”林朔点点头,“不过你跟我儿子苏宗翰一个辈分,你得叫我叔。”

“现在不是掰扯辈分的时候。”安先生摆了摆手,“你既然到了这里,又见到了我,那很多事情你也应该明白了。

既然你死到临头了,我不妨让你死得明白一些。

我身为女魃三巨头,必须要为女魃文明的未来负责,而一旦拥有了人类身躯,就有了人类的七情六欲,意志容易被侵蚀,立场会不坚定。

所以普通女魃人可以在外面的世界拥有人身,我不行,只能借用一头海妖的身躯。

不过在这里,这是我的世界,我可以完全隔绝人类身躯对我意志的干扰,你我也就能相对公平地一决胜负了。”

林朔说道:“你明明可以用任何形态的身躯跟我战斗,却偏偏以人类的身份跟我对敌,你这东西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我知道,生而为人,你是有自信的。”安先生笑了笑,“你还是个猎人,这种自信想必已经到了膨胀的地步。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个世界的时间流逝比较快,我在这里已经存在了上百万年。

自从这里的人类文明诞生开始,我就是人了。

无数次的转生,如今这个躯体只是我万千躯壳中最新的一个。

所以论做人,我经验比你丰富得多,无论是打架还是算计,你都不是我的对手。

你之前就来过这里,我当时放你意识出去,是因为杀你的时候还没到,现在可以了。

也正好,旁边就是你的坟墓,我作为你们人类未来的盟友,对你也算是仁至义尽。

该说的我说完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我可以转达给你的家人。”

林朔摇摇头:“我对你这东西没什么想说的。”

“那你可以死了。”

话音未落,安先生就骤然出现在猎门总魁首的身后。

这种速度,已经不是身法多快的问题了,这是空间法则下的瞬移。

这个世界的力量层次被安先生约束到了人间三道尽头,可这种约束对安先生来说是无效的,因为他是这个世界的主神。

他的力量层次,只被现实世界约束。

因此他一出手,就是一种类似“咫尺天涯”的神通,瞬间出现在林朔身后,一掌拍在了林朔后心。

猎门总魁首人就跟炮弹一样被打出去。

没飞出去多远,林朔眼前一花,安先生又出现在他的面前,又是一拳砸过来。

猎门总魁首举手一挡,拳头砸在了他手臂上,一股无法抵抗的巨力传来,林朔再次倒飞而回。

也幸亏是这东西受限于人类身躯,肌肉骨骼这种结构力量总归有上限。

而林朔这副身躯当时弄出来的时候,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是超标的,这是用真言化实把自己现实世界的身躯原样复制过来的,否则光这两下,猎门总魁首人就已经没了。

只是身体再结实,爆发力耐力再强,也是人类修力到巅峰的范畴。面对这种九龙级的

如何自我体罚必须非常疼 小说全文、

空间法则,人家都在瞬移了,那这架就暂时没法打了。

所以林朔在月亮挨揍,在这里也一样挨揍,跟个球似的被人揍得飞来飞去的。

同样是挨揍,区别当然有。

首先是更疼,这里重力正常,砸地上那是结结实实的。

其次在月亮上挨揍的是小元,那林朔的九阴元神,心智不超过五岁,还不如林朔家的狗聪明。

在这儿挨揍的是林朔本人,猎门当代总魁首,若论战斗意识,他如今跟老丈人苗光启是真正的举世双绝,比云悦心还强。

所以小元是纯挨揍了,被揍得嗷嗷叫一点办法都没有,林朔在这里挨揍,那是在学习和验证。

他目前是两个身体在同时挨揍,施暴的其实又是同一个东西。

海妖和人在身体结构上的区别本来就不大,而在都掌握了空间神通之后,人家移动用不着迈腿,所以鱼尾和人腿的区别就可以忽略不计。

林朔在这儿学习和验证的,就是对方动手的章法。

小远那边已经挨了十分钟的揍了,林朔想看看,这位安先生,揍人的手法跟那海妖女王是不是一个路数。

结果两下挨下来,林朔心里有数了,路数一模一样,这应该就是对方的在贴身近战方面的手段。

厉害确实厉害,可林朔知道路数就好办了,同时被揍两下也就够了,不能再验证下去了,否则自己真快被打死了。

于是安先生的第三拳,林朔大手一罩,这就把对方这小一号的拳头给抓住了。

顺着对方的这股劲儿往自己腋下一领,林朔整个人顺势就撞进对方怀里,一拳就揍在了这人胃部。

这股拳劲儿吃到一半,对方反应过来了,身子骤然消失,出现在林朔面前百米开外。

林朔这一拳没完全打实,可就这一半拳劲也够对方受的。

只见安先生蹲在地上双手捧着肚子,在那儿“哇哇”吐酸水。

林朔看了看这家伙吐出来的东西,点点头:“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伙食倒是不错。”

对方的战斗智商显然没有问题,此时虽然略显狼狈,可也意识到问题出在哪儿了。

安先生抬起头来,看向林朔的眼光中多少有了些忌惮:“我承认有些低估你了,不过就算这样,你一样翻不了盘。”

“少废话。”林朔淡淡反问道,“你用嘴说得死我?”

“找死!”安先生身子再次在原地消失,还是出现在林朔身后。

林朔此时早有防范,反手一递,就握住了这人的手腕子,肩臂一摆就把他甩到自己面前来了。

这一幕林朔自己都很熟悉,之前他对付会瞬移的明月帝国皇帝,就是这么玩的。

只不过当时打到这儿也就结束了,这会儿不行。

林朔手上一使劲儿,就把这人腕子捏碎了,同时沉肩往前一靠,撞在了这东西的胸膛。

对方的身体强度林朔也试出来了,跟自己差不多,所以这记崩山靠,怎么也得让他胸骨尽碎才对。

可没想到一靠过去,林朔只觉得脑子一迷糊,背后就中了一拳,人就莫名其妙再次被打飞了。

整个人“咣当”一下撞在了山崖上,碎石崩飞尘土纷落。

林朔落在地上晃了晃站稳了,伤不算重,可脑子有点儿懵。

刚才背后挨这一拳,没道理,对方明明已经被他甩到面前来了。

只见不远处的安先生满脸讥诮:“我在这里,就是人间之神,你怎么可能是我对手?”

林朔看了看这人手腕,发现本应该被自己捏碎的腕骨此时却完好无损,自然也就明白了过来:

“原来是时间法则。”

“局部时间回溯,这只是我万千神通之一。”安先生说道,“林朔你要知道,这个世界的规则我能随意修改,要抹杀你也不过是一念之间。

“你难道还要继续负隅顽抗吗?”

“不如我给你条活路,你我合作一起破解九龙合一,救灭世之危。”

……

喜欢禁区猎人请大家收藏:

林朔万没想到,自己来这儿睡一觉,居然被发掘出来了。

念力用完了,神隐无间暂时使不出来,于是棺材板被撬开的时候,林朔是避无可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外面这二人。

苗成云这会儿就蹲在棺材旁边,伸手拍了拍林朔的脸,然后抬头说道:“嘿!义父,活的!”

“废话,我又不瞎。”林乐山也蹲下来了,仔仔细细端详着林朔的脸,然后用旱烟杆子指着林朔鼻子问道,“你究竟是何方妖孽?”

林朔抬手把老爷子的烟杆子扒拉开,自己坐起来了。

尽管身处这个世界,可林朔知道自己其实并不属于这里。

自己是超脱的存在,也明白这个世界的大道至理。

此时此刻,他说话就得注意,不能把什么事情都说穿了,否则两个世界之间的规则会矛盾,这个世界的规则又大不过现实世界,于是就会出现系统性bug,最终会导致这个世界的湮灭。

所以这么介绍自己目前这个状态,这让林朔比较为难,他只能说道:“老爷子您就别问那么清楚了,总之我就是那个林朔,六年前我们见过。”

跟老爷子交代完之后,林朔又看了看苗成云,说道:“还有,你不能跟苏念秋成亲。”

“为什么啊?”苗成云问道。

林朔当然不能说因为苏念秋是自己媳妇儿,因为这个世界里两人根本就没见过面,于是他只能说出另外一个事实:“因为苏念秋是我娘云悦心的身外化身,你在基因上是我娘的儿子,这样不合适。”

林朔说这番话的时候,神情并不是很自然,多少有些脸红。别人说这话或许没问题,偏偏林朔自己说,那是亏着心的。

苗成云听得眉头一皱,抬头看着林乐山:“义父,这小子在胡说八道什么呢,要不我把他再弄死一次?”

“一边儿去。”林乐山白了苗成云一眼,肃容对林朔说道,“你之前死得莫名其妙,这会儿又莫名其妙活了。你到底是什么我不管,可说到底,我儿子林朔就是被你害死的。这次你又现身了,到底想干什么?”

林朔倒是被问住了。

老爷子说得没错,这个世界的林朔,就是被自己害死的。

当时自己境界还不够高,只能闯了祸就跑,如今情况就不一样了。

这个世界的规则,自己是能完全驾驭的。

这里的林朔死前被追爷承认,死后意志在追爷那边。

既然神魂还在,那就好办,自己有办法让他活过来。

这就不会跟现实世界似的,自己召唤老爷子出来,结果阴阳两隔的规则太大,自己拗不过,老爷子因此会神魂湮灭。

只不过时势造英雄,这个世界人类对抗九龙合一的大势,已经落在了苗成云的肩头,这里的林朔是不能抢戏的,这就叫时也命也。

所以让这里林朔活过来可以,可也只能是他十九岁时候的状态,死时什么样还回来就是什么样。

脑子转悠着这些事情,林朔心里也就有底了,说道:“老爷子,我是谁暂时不方便告诉您,不过您放心,既然我来了,您儿子林朔从此以后也就活来了。”

林乐山脸上肌肉抖了抖:“你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林朔说道,“只是我回到这里消耗很大,需要睡一会儿恢复恢复。”

林乐山倒是很痛快:“好,那我俩替你守着,你睡。”

林朔点点头,这就又要躺回棺材里,被林乐山一把扥出来:“睡棺材里像话吗?出来睡!”

“是。”

……

林朔这一觉,睡得很舒服。

正常情况下,林朔睡一觉恢复体力精力,得八个小时左右,因为他身体恢复需要时间。

这会儿他身体正在月亮上挨揍呢,小元接管着,而自己暂时寄居的身体是真言化实做出来的,所以身体方面不用恢复,只是恢复念力就行,那这一觉也就睡不了多久。

一个小时就完事儿了,按照两个世界的时间流逝规则,外面真实世界也就过去五分钟左右。

林朔体会了一下自己的身躯,小元还在挨揍,情况比较稳定。

此刻的林朔念力恢复了,感知力也回到了巅峰,再看周围的世界,那感觉就跟刚刚降临的时候不一样了。

他睡觉之前是打算醒过来之后,赶紧把这个世界的林朔做出来还给林家,然后自己就走人了。

至于这个世界的苏念秋、狄兰、歌蒂娅、苏冬冬、小五,她们爱嫁谁嫁谁去,自己管不着。

刚才那是一时冲动,有点儿混淆,串戏了。

这会儿一觉睡醒,再次感知这个世界,林朔点点头,原来如此。

看样子,暂时不用着急走了。

这会儿是中午,昆仑山上晴空万里,不过早春时节气温还是比较低的。

在林朔睡觉的时候,林乐山怕这个死而复生的儿子冻着,给生了一堆火,又打过来一头野驴,这会儿已经烤上了。

老魁首正在料理烤架上的这头驴,苗成云就坐在林朔身边守着。

这会儿看到林朔醒了,苗成云用手指捅了捅林朔,轻声问道:“哎,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我刚才说什么了?”林朔问道。

“我是云悦心的儿子?”苗成云问道。

“哦,这事儿。”林朔点点头,“对,六年前,苗二叔临终前告诉我了,你是他用自己和我娘的两根头发做出来的,所以从血缘上来说,你是我的同母异父的兄弟。”

“那念秋真是我娘的身外化身?”

“是。”林朔这会儿已经想通了,说道,“不过其实没事儿,身外化身是独立意识,跟本体又没有血缘关系,所以不妨碍成亲,我刚才是逗你玩的。”

“哦。”苗成云点点头,“那就好。”

兄弟俩正聊着,那边老爷子发话了:“林朔你这个娘啊,办事儿是真没谱。

二十多年前失踪也就算了,六年前倒是现身了,然后害得我搭上了儿子的性命,就又鬼影子都不见了,一句交代都没有。

林朔你六年前说,她在什么大西洲,十五年后会现身。

如今六年过去,大西洲在哪儿我是一点儿头绪都没有。

这要是再等九年,就我这个岁数,够呛能再生个儿子了,林家不能无后,所以我就把你苗阿姨给娶了。

回头你娘出来了,就她那脾气,估计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你俩得替我兜着点儿。”

林朔摇摇头:“这事儿我不管。”

“哎?你怎么能不管呢?”林乐山说道,“要不是你六年前死了,我至于这样吗?”

“我这不又活过来了嘛。”林朔笑道,“您自己想娶苗姨娘那就娶呗,找这么多理由干嘛?”

“对对对。”苗成云在一旁点头道,“义父,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别拖我俩下水。”

“哎,你们俩这是第一次见面吧,这就穿一条裤子了?”林乐山惊讶道。

“嗐,没办法。”林朔拍了拍苗成云的肩膀,“毕竟是血缘兄弟,见面就感到亲切。”

“嗯,没错。”苗成云也点点头,“我也看你小子挺顺眼的。”

林朔这会儿别看言语轻松,如何自我体罚必须非常疼其实心里是有事儿的。

这个世界有问题。

自己神念降临之前,和现在自己苏醒之后,世界规则出现了一些改变。

这种世界底层规则的改变非常细微,若不是林朔如今已经到了这个境界,怕是察觉不到。

而正是这一点点改动,让林朔神魂暂时出不去了,至少不能像之前那样悄无声息地出去。

要出去就得“法相破天”,那是硬碰硬。

届时林朔和这位改动世界规则的主神之间,必然有一个会神魂俱灭。

林朔于是就明白了,自己要彻底杀死女魃安全官的神魂,对方其实也一样。

这个世界,本就是个陷阱。

对方应该是料定了,当自己穿梭万千小世界寻找未果之后,神念枯竭必然会来这个世界稍作停留,于是就把门一关,请君入瓮了。

届时它是这个世界的主神,世界规则仅在掌握,收拾自己一个外来的神魂按理说是再简单不过了。

林朔不由得默默点头称是。

很好,本就该如此。

身躯对身躯,意念对意念,都在一个笼子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这个局对方布了很久,可自己这一方也针对了很久,是时候掀开最后的底牌,比一比大小了。

……

在场的三人,林朔心里揣着事儿,另外两位其实也一样。

对林乐山来说,这是儿子死而复生,好事归好事儿,可对外怎么说是个问题。

六年前讣告都发出去了,那场白事办得轰轰烈烈,堂弟林贺春哭得跟个泪人似的,然后说要花钱解心疼,砸下去好几十个亿。

所以眼下全世界都知道林朔已经死了,这会儿这小子全须全尾地从棺材里跑出来了,跟人怎么交代呢?

苗成云这会儿是在想自己老爷子苗光启的事儿。

林朔活过来了,那自己老爷子按理也得活过来才对。

老爷子那是堪破了生死的大修行者,而且还有一手生物黑科技,那是万年王八千年龟,且死不了呢。

怎么林朔从坟里爬出来了,他却没动静呢?

不行,一会儿得把老爷子的坟给刨了,看看究竟。

三人一边想着心事儿,却不耽搁吃饭。

驴烤好了,老爷子这手艺林朔也是许多年没尝过了,机会难得。

这顿饭林朔吃得是风卷残云,这头野驴有大半落进了他的肠胃。

老魁首看着林朔的吃相,这就放心了不少。

看这饿鬼投胎的样子,应该是自己的儿子没错。

林朔吃完了饭用手抹了抹嘴角的油,抬头看了看天色。

耽搁了这么些时间,自己也有意暴露行踪,终于被那个家伙找到了。

这会儿还是晌午,可天已经暗下来了。

昆仑山上乌云密布,一场大战即将来临。

“老爷子,成云兄。”林朔缓缓说道,“我还有一件事要办,你们先离开这里。”

“那你这件事办完之后,我儿林朔真会回来吗?”林乐山问道。

“我说到做到。”林朔说道,“您在青海湖边等您儿子就行。”

“得嘞。”林乐山没有二话,起身就走。

老魁首六年前有过经历,知道这个“林朔”办的事儿,自己插不进手。

苗成云显然没跟上状况,神情有些犹豫。

“成云兄,你也赶紧走吧。”林朔摆了摆手,“此间事了之后,一切就拜托你了。我祝你和苏念秋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苗成云神情一怔,不过还是冲林朔抱拳拱手,转身下山去了。

……

喜欢禁区猎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