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要玩清明梦*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就这样来到了周日,和露维娅与伊露娜约定好的见面时间是下午,所以上午夏德洗完衣服便出门,按照奥古斯教士给的名片,找来了可以维护房子的装修队,检查自家三楼具体的受损情况。

因为楼梯断掉了,他们不得不使用伸缩的金属梯子在二楼和三楼之间进行移动。

最近几个月也就只有米娅前往过三楼,夏德今天也是第一次进入了自家三楼。随着工人们爬过金属梯以后,看到的是幽暗的走廊,三楼的整个结构和二楼几乎一模一样,走廊旁是两个房间。

整个楼层破败而潮湿,地面积了一层灰,踩上去就是一个脚印,天花板和墙面到处都是霉斑。但至少教会在多年前截断三楼楼梯之前,将这里打扫的很干净。

虽然可以用【血之回响】看到一些血迹,但这里至少没有垃圾,因此也就没有老鼠存在。甚至,和地下室、一楼、二楼的情况类似,三楼这种废弃多年的空间里,居然也看不到蜘蛛和蜘蛛网。夏德打开已经腐烂的三楼的两扇房门,甚至在工人的帮助下登上了阁楼,阁楼房顶有些漏雨,但没有丝毫虫子存在的痕迹。

这倒是很新奇。

这栋房子的多任主人都死在了这里,就夏德了解,三楼也曾发生过很多有名的事故。前来检查房子损坏程度的装修队,就知道曾经有人在圣德兰广场六号的三楼失踪。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那次事故在多年前还曾一度成为托贝斯克小报上热门的话题。

初步的检查后,他们回到二楼谈事情。那位看上去很有经验,皮肤有些暗红色的施工队队经理人,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建筑本身受损有些严重,除了地板、墙面和窗户这种小问题,严重的是屋顶的问题,要重新给屋顶和地板做防水层。另外,如果你需要接蒸汽管道和煤气管道,还需要联系煤气公司和蒸汽公司,做墙体内部的管线的铺设。我刚才看到三楼走廊墙体出现裂纹了,这个也要检查和加固。”

这听起来就很麻烦。

“煤气管道和蒸汽管道的事情,你们可以帮忙联络吗?”

夏德问道。

“当然。”

“除了三楼的维护,请再算上帮我粉刷地下室、二楼隔壁为什么不要玩清明梦房间和一楼整体的墙壁,算上房子外侧墙体的维护,算上烟囱和壁炉的整修,请给我一个具体的报价,然后告诉我工期就好。”

穿着工装裤的中年人想了想:

“维修三楼期间,房子二楼最好不要住人,一楼如果也要粉刷,我们建议你选择一个房间暂时不粉刷,你可以住在那儿,否则油漆的味道你肯定受不了。如果你想要尽快,我们明天就能开工,但缩短工期你要加钱。”

这个要求还算合理,夏德抱着猫想了一下:

“地板和油漆,都用最好的料子,我还要在这里住很久......如果我要求一周内完工呢?”

施工队的专业经理人,拿着笔记本算了一下,又起身到外面,让在三楼检查的工人们,到一楼和地下室,测算墙体的面积。

这种专业性让夏德很有好感。

最后两人才再次回到二楼,在书房算出了具体费用:

“你是奥古斯教士介绍的,我们收你最低的费用。包含材料费、施工费,煤气管道和蒸汽管道铺设费,以及市中心房屋维修许可申请书的费用,这个可不便宜,你这里直接能够看到约德尔宫,在附近的街区施工需要申请......一共200镑。”

虽然这笔钱夏德承受的起,但他还是皱起了眉头:

“先生,这笔钱,都足够在市区偏远些的地方买下一栋带花园的房子了。”

“我知道这很多,但需要施工的内容也不少,维护房子的费用,不仅包含施工费用,还要在房子的具体价值上进行加价。”

那位经理人耐心的解释道:

“附近街区房子的正常估值是多少,汉密尔顿先生,你自己也知道。我这已经是在合理的范围内,帮你压到了最低价。我们也想将基于房子价值的加价抹去,但行业协会那边不会同意的。”

“行业协会?”

夏德再次疑惑道,那位中年经理人便接着解释,看得出他也不是很满意:

“就是建筑行业的联合会,主要责任是负责介绍生意,但同时也会监督市区内每一笔生意的报价,防止恶意涨价和降价带来的行业收费标准的浮动。这个组织存在的本意是好的,但这也导致了,我们的收费水平,不能低于同行太多,否则以后会被同行排挤的。”

夏德张着嘴愣了一下才点点头,没想到还会遇到这种事情:

“那我能问一下,200镑是溢价多少的结果吗?”

中年人犹豫了一下,将茶杯里的水倒在茶几上,用手写了几个数字。这样想来,夏德的溢价其实也就只有百分之三十左右。他没想到,在还没有购置家具的情况下,仅仅是装修房子就这么贵。

那位经理人还在对夏德解释:

“修理房子,毕竟能够提升建筑的整体价值。因此对不同房屋施工,能够为房屋主人带来的财富增长也是不同的,这也是基于房屋价值的溢价的合理解释说法......这样吧,您付给我们200镑,在联合会那边检查完这笔生意以后,我们将其中的部分退还给您。但不能全返,百分之五,这已经是极限了。”

这应该是看在奥古斯教士的面子上,才能给出的优惠。

“但这样一来,账面的问题能够处理吗?”

夏德又问道,中年人这才倒是露出了笑意:

“这一点您就不必担心了,我们外包的那家的会计事务所是非常专业的。不过如果明天就开工,我建议您尽快在一楼给自己安排好住的地方,并锁上二楼的房门,防止施工时影响到您的财产。哦,周一主要是建筑整体受损状况的再次评估和施工划线,所以您在周二之前,搬到一楼就好。”

这倒是很有道理的建议,毕竟夏德和猫,也不能直接在一楼地板上打地铺。

“但为什么不行呢?睡地板和睡床有什么区别吗?”

夏德在心中问向自己,然后感觉到猫咪的小爪子在扒自己。一低头,猫咪正用不满的眼神看着他:

“好吧,一定让你睡在床上。”

橘猫小米娅对生活质量的要求可是很高的。

下午见到露维娅和伊露娜的时候,夏德告诉了她们自己要修复房子三楼的事情,并抱怨了那笔高昂的房屋维修费用。

伊露娜很惊讶夏德居然这么有钱,而露维娅则抬头向上看了一眼:

“这样一来,六号的所有房间就能全部开放了。”

“是这样的。”

“你准备用这么多的空间做什么呢?三楼维修后,你又多出来两个空房间和一个阁楼,再加上你至今空荡荡的一楼和二楼二号房,你家里的绝大多数空间,现在可都是闲置状态的。”

“我打算把楼上的一靠楼梯房间的窗户封上,装修成暗室,用来进行日常的奇术、咒术练习,并在需要布置仪式时,有空地可以使用。至于其他房间......暂时空着,迟早会有使用机会的。”

露维娅露出笑意,并不评价夏德的想法,伊露娜倒是想说什么,但看了看趴在夏德腿上的猫,最终并没有开口。

“夏德,你怎么看起来变白了不少?”

伊露娜又提出了新的话题:

“你的皮肤好像变好

为什么不要玩清明梦*

了不少,最近在用什么化妆品吗?我记得你提到过,你有一位擅长调配魔药的朋友。”

“那就让我来讲述一下,冷水港发生的故事吧。”

夏德笑着说道,张开双臂身体向后伸了个懒腰,于是原本趴在他腿上的猫也站起身,低伏上半身,屁股翘起来也伸了个懒腰。

夏日的阳光穿过城市的雾,从窗外射入房间。夏德准备讲故事了:

“这个故事也许有些长。”

“没关系,我们有时间。”

穿着裙子的十七岁的姑娘说道,又看了一眼女占卜家:

“现在开始吧。”

夏德点点头,安抚着橘猫,开始诉说海港城市中发生的可怕事情;露维娅端着茶杯微微向后倚靠在沙发上,面含笑意;伊露娜则用手摸着自己的下巴,十七岁的姑娘很专注的看着夏德的脸。

午后的阳光穿过托贝斯克上空的薄雾照在他们的脸上,每个人的脸都像是在发光一样。但最亮的其实是米娅身上的橘色皮毛,这只橘白相间的猫咪趴在夏德腿上午睡,身上的毛发迎着太阳,闪烁着光芒。

冷水港事件暂时结束,达克尼斯还要大半个月才能到达托贝斯克。繁花之月的剩下的大半个月对夏德来说,真的是很悠闲的时光。

他的故事真的持续了一整个下午,一整壶的红茶大半都被夏德消耗掉了,姑娘们也品尝了夏德拿出来的小饼干,偶尔还会在细节的问题上进行提问。

而夏德除了没说魔女阿芙罗拉小姐以及多萝茜与蕾茜雅的秘密,几乎将所有事情都讲了出来。他没对嘉琳娜小姐承认自己是“唤神者”,但对两位褐色头发的姑娘却没有隐瞒。

在伊露娜眼中,之前的半个月,只是她从教廷回到托贝斯克之后的短暂闲暇夏日时光。她没想到夏德会在这段时间中,又经历了如此复杂而精彩的冒险故事。

“这简直就像是那些传奇故事一样,勇者在冒险的同时,普通人眼里只是很普通的时光......夏德,和你相比,我可一点都不像被选者。”

这应该算是十七岁的姑娘在夸奖夏德。

喜欢呢喃诗章请大家收藏:

“明白就好,那么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学业的问题,自己遇到的困难,我都能解答。”

丹妮斯特小姐又说道,夏德立刻想到了费莲安娜小姐的礼物。他并不确定那位生活在上个纪元的魔女,是否能够在离开千树之森后记得自己,但他还是很乐意去尝试着寻找痕迹。

只是,连丹妮斯特小姐,看起来都没有听说过夏德,那么不管是两位离开森林的魔女将他彻底遗忘,又或者是岁月磨削了一切的痕迹,那份“礼物”还存在的可能性,大概都相当渺茫了。

“我想知道,学院正式学生的入学要经过怎样的流程。”

夏德谨慎的询问道。

费莲安娜小姐说,如果礼物存在,那么必定会在夏德于自己的时代听闻她的姓名时获得,因此夏德才会想到入学仪式。

“你对这个好奇吗?”

丹妮斯特小姐笑道:

“除了你作为函授学生已经经历了的流程,正式学生还有复杂的笔试、面试,家庭调查,出身调查。这些规矩每几年都会略微调整一次,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找本书给你看。”

“那么除此之外,有没有什么,从学院创始之初就存在的入学规定?”

夏德又问,丹妮斯特小姐仔细想了想:

“大概是没有的,现代的入学规定,都是第六纪元初拟定,然后一步步演变过来的。毕竟,那时出现了男性环术士,一些过去的规矩要大范围的更改。”

“这样啊......”

夏德略微感到些失望,丹妮斯特小姐倒是很好奇他此时的态度,但也没有多问。

“现在是第六纪元对吧?”

夏德又忽然问道。

“当然。”

十三环术士确定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和加西亚教授谈过你的问题,他说从你要看的论文来推断,你似乎在怀疑时间的正确性?”

“这是一个猜想。”

夏德依然很谨慎。

“注意不要让自己失控,环术士需要用时间、空间来恒定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位置。时间和空间的错乱,会让你们这种本身就与时空打交道的人更容易精神错乱。”

夏德点点头表示自己听明白了,但实际上是在惋惜。也许,费莲安娜小姐和月亮魔女欧兰诺德小姐,是真的完全忘记他了。

取消仪式回到施耐德医生的诊所,夏德重新抱起猫,向朋友们说起刚才的事情时,告诉大家丹妮斯特小姐给了他一项很麻烦的学院委托。

事实上委托已经传递过来了,以丹妮斯特小姐的名义指定让夏德完成。但委托内容与图书馆完全无关,而是要求夏德提交一份手绘的托贝斯克及周边地区的详细地图,作为图书馆旧地图的更新。

露维娅看起来,是不太相信这真的是管理员的委托,但其他人都相信。

五个人在医生诊所闲谈到下午五点才各自离开,这周托贝斯克的环术士群体内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所以也没有什么值得说的。倒是奥古斯教士提到了约德尔宫和本国王子持枪闯入的事情,这倒是很让大家唏嘘。

周六晚上,惯例是夏德跟随多萝茜的学习时间。因此两人一猫先是一起吃了晚餐,然后一起散步回到了圣德兰广场六号。

《树之吻》的学习,因为夏德意外获得的灵符文而终止。而下一步对【沉睡】的学习,要等到蕾茜雅回到托贝斯克,由她用她自己的身体出现在夏德面前讲解。

夏德其实认为,让蕾茜雅用多萝茜的身体,在这个周六直接开始授课也是可以的,但夏德很谨慎的没有说出这个建议。

因为暂时没有了明确目标,所以这次的学习暂定为对《疯狂逐光者》的解读。而在书房中的正式学习开始前,金发姑娘告诉了夏德一个好消息:

“有可能与【树之吻】相关联的奇术,我已经找到了。”

她笑的很

为什么不要玩清明梦*

开心:

“这可真是不容易,扎拉斯文学院和圣拜伦斯综合学院图书馆里的奇术,都与你那罕见的灵符文有差距。但蕾茜雅在卡森里克的朋友,从自然教会找到了很有趣的奇术。”

她将早已准备好的远方信件递给夏德,异国的文字记述着的是奇术-勇敢的心。

奇术的名称和树之吻看起来没有任何关系,但这是三百八十年前,自然教会的高环术士希拉德·库布里克先生,在阅读《树之吻》的故事后,因为故事的启迪而创造出来的。

不同人对不同故事的理解不同,而那位生活在近四百年前的环术士看出的是“勇气”。被爱人和父母背叛的塔薇尔公主,孤身一人在森林中与树共存,这在那位库布里克先生看来,展现出的就是勇气。

而这种解读方法虽然与《树之吻》代表着的真正历史毫无关联,却莫名的与夏德的经历贴合。两位魔女为了一个目标,在千树之森中面对孤独和黑暗,顽强的在篝火旁生存下去,直至最后与夏德一起驱散了黑暗,这展现的也是勇气。

夏德对这个被动性质,可以增强环术士精神抗性、心肺功能的奇术很有好感。见学习材料并不复杂,便在多萝茜的帮助下尝试着进行了学习。

只是光着上半身躺在地板的仪式基阵上,将整个仪式进行完以后,夏德的命环毫无反应。

米娅猫趴在窗台上,多萝茜在一旁负责主持仪式。他们都看到夏德躺在地面的五芒星中愣了好一会儿,随后才不得不承认失败。

“看来还是需要真正贴合这个故事的奇术......你的身材居然这么好?”

多萝茜有些沮丧,小心的看了一下正在穿衣服的夏德。

夏德没感觉失望:

“获得这个灵符文的经历本身就是收获,所以就算没有关联奇术也没什么。”

他晋升二环也才只有大半月的时间,未来的路还很长,没必要每一次尝试都苛求有所收获。不过想起来,大半月的时间他已经拥有了两枚灵符文,阿芙罗拉小姐帮忙寻找【震动】,《疯狂的逐光者》的阅读在经历了“费莲安娜的魔女之光”以及奥古斯教士的圣光照射后,也几乎马上就能有结果。

如果这两枚灵符文能够分别对应银色的亵渎和黄铜的启迪,那么夏德距离三环也不远了。

不过在这个稍显安宁的周六结束前,还有一个小小的插曲。夏德为什么不要玩清明梦在门厅找钥匙,准备送回家的多萝茜在街口找马车时,忽然一拍脑袋:

“哦,我居然忘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的小米娅啊,这都是周六了!还好我想起来了。”

“你忘记了什么?”

金发姑娘好奇的问道,夏德犹豫了一下,很认真的看向多萝茜,这让作家小姐脸色微红。

“能够帮我一个忙吗?”

“可以,什么事情?”

她有些期待的抬头看向夏德,碧绿色的眼睛眨动几下,睫毛非常漂亮。

“我能帮你洗几件衣服吗?”

夏德犹豫着问道。

“嗯?”

金发姑娘抓着手包后退一步,不小心撞到门上后还痛呼一声。

如果不是因为她已经从蕾茜雅那里获知了关于红宝石耳坠的事情,夏德极有可能从此被当做变态。

这对他的名声非常不利。

喜欢呢喃诗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