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圣7次转世,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那三宝的哥哥那多宝,是家里的嫡长子,未来是叫接家里族长位置的,自然地位不凡说一不二。

这那多宝向来都是家里的心肝,有什么机会都要先可着他来,最早的时候载淳在京师里挑选三百侍卫的时候,这那多宝就想抢那三宝的机会。

可惜最后没有成功,这件事让那家的老头们很是耿耿于怀,之后就选择两边下注,让那多宝在鬼子六这边效劳。

整个家族倾尽全力去帮那多宝,自然让他在鬼子六这边平步青云,这场内战那多宝子啊奕䜣面前立下了很大的功劳。

尤其是载澄更是那多宝的直系主子,入城那一刻,澄贝勒就命令那多宝马上和家族联系,去接触接管那三宝的武装!

当载淳刚刚来到后门桥的时候,那多宝带着亲随骑着马是刚刚赶来,这一路上寻找自己家族的联系人,东找西转时不时还要躲避冲突最激烈的地方。

有时候暴徒还会误伤他们,发生了很多次不必要的冲突!

历经千难万险,还伤了两名亲随,这才找到家族里的人找到了那三宝的驻地,正好赶上了同治帝闯关。

此刻那三宝已经当了缩头乌龟,也不发号施令了,之前就下令士兵堆砌工事准备防御,那么究竟防御谁?怎么防御?是杀还是抓?这些细节都没有讲。

这就弄的几百御林新军无头苍蝇一样不知所措,等到看见马铭等天子亲军来了之后,他们可全傻眼了!

后面那三宝不说话了,那家的父辈和家族家奴们还拿着武器在后面叫嚣,不一会的功夫又来了一个叫那多宝的非要指挥大家!

士兵就是士兵,脑子里没有那么多弯弯绕,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干脆假装大脑当机了,就什么都不干了。

我也不挪动地方,我也不开枪抵抗,当然了没有那多宝这个直系长官的命令,他们也没法直接就接受马铭的整编,这是不符合军规的。

后门桥这里可就顶了牛了,马铭几个搬沙袋,那多宝喊话让载淳投降,场面这叫一个莫名其妙的喜感。

啪啪啪……那多宝一看喊话不管用,抽出鞭子就给周围的御林新军两鞭子“你们都是傻子吗?任由他们搬沙袋?冲上去抓起来啊……”

“妈的!你是什么东西,敢打我们 ……”这下御林新军可炸锅了,十几个士兵冲上去,一把就把那多宝给抓下马背,上去就是一通拳打脚踢!

这下那多宝他爹心疼了“别动手,别动手……这是你们将军的亲哥哥,以后也是你们的将军啊!”

“那三宝你个缺德玩意儿……滚出来啊,你滚出来说句话……你哥要被打死了!”

“哈哈哈……”笑的比哭还难看的那三宝走了出来“我哥挨打了?您老心疼了……我在外面拼命都要死了,您老人家可曾心疼过我一句话?”

老爷子被顶的直瞪眼“混小子!说什么浑话……赶紧下令啊,你哥挨打你不心疼啊?”

“我不心疼……爱打就打去……我不心疼!”瞪着眼睛那三宝吼着!

虽然嘴里说不心疼,但是手下的士兵们一看将军承认了这是亲哥,自然也就不能再下狠手了,大家都松开了手。

鼻青脸肿的那多宝从地上爬起来“好好好……三宝我不跟你计较……但是现在陛下已经入宫登基了,正是咱们家族立功的好机会啊!”

“下令啊!抓住同治帝……献给陛下,咱们家族可就起来了……最少一个国公爷的爵位……”

“你不是以前最爱看石头记吗?咱们只要赢了这一把,我就是宁国公,你就是荣国公啊!”

“咱们哥俩以后可就发达了,发达了!兄弟算哥哥我求你了……你就不希望咱们家族有一个大观园一样的富贵啊!”

“下令吧!哥哥求你了……”

那三宝如同行尸走肉一样看着眼前的混乱,魂儿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拖延了下去。

就在僵持的时候,载淳突然从马车上跳了下来,他病的很严重身子还很弱差点没站住,二毛健步如飞冲过去掺住了载淳的左胳膊,富庆冲过去掺住了右胳膊。

“扶着朕向前走……这是朕的口谕,你们敢不听?”

没人敢阻拦,载淳拖着病体一步步走到了队伍的最前面,隔着一道很窄的小桥看着对面的士兵。

“那三宝……你看着朕的眼睛!”

那三宝不敢抬头,他哪里敢跟同治帝对视,亏心啊!

载淳没有生气没有愤怒而是淡然的说道“朕不怪你!你也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你也有你的家族……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你选择了孝道也算在理儿!”

载淳收回目光看着桥对面的士兵,目光平静“都是好兵啊……武夷山里最坚忍不拔的山民,客家的好小伙啊!”

目光扫射之处,那些士兵脸都红了起来,一个个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候载淳突然提高声调喊道“所有朕在福州检阅过的士兵……全体都有……立正!”

就好像触电紫圣7次转世了一样,那三宝手下五百多御林军轰的一声皮靴触地发出巨响,所有人挺胸抬头立正。

“如果你们还记得朕……记得朕曾经在福州检阅过你们……记得朕为了给你们发饷银,甚至丢脸的去借钱……”

“如果你们还记得这一切……听朕的命令……回归本队……接受马铭的指挥!”

“天子亲军……岂能让狗来指挥!”

一句话点燃了在场御林新军的热血这些人集体喊道“天子亲军……回归本阵!”

五百人二话不说,立刻动手疯了一样把那家派来的所有家奴都给揍的鼻青脸肿,清理开了一条道路。

紧接着所有沙袋都被丢到了河水里!

那家那些老棺材瓤子这叫一个哭啊,那三宝他爹被两名士兵抬着就给丢到旁边胡同里面去了,屁股差点摔八瓣!

“那三宝啊……你个窝囊废……你怎么不下令打啊……”

“多好的机会啊……你可把全家族给害死了……你这个逆子啊……逆子……”

载淳回到马车上,一行队

紫圣7次转世,

伍仅仅耽搁了十五分钟左右,就又一次向北方冲了过去,当同治帝的马车路过发呆的那三宝身边的时候。

那三宝痛哭流涕,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头撞在石板地上鲜血迸溅,嚎咷痛哭!

喜欢大清隐龙请大家收藏:

金胖子等人此刻才知道元首战略之深远,一场印度洋之行要达成的各种大大小小的战略目标何其多也!

要通过茜茜公主的联系和那些欧洲千年贵族世家们展开隐秘外交,要把华族内部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军国主义还有民族主义的毒

紫圣7次转世,

疖子都给引发出来!

当然还有满清,鬼子六一样也是载淳执政中的毒疖子,肖乐天不走这老家伙是不会造反的,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今天肖乐天也不想藏私了,他指着这个野人岛说道“把这个岛建设好……你们并不知道,我的补给舰上给你们带来了三套零号内燃机,还有几套经过特斯拉改造过的发电机!”

“万伦那边,老刘你要记得接收一下……会有人给你们秘密送大量的精炼燃油,这是我们华族的秘密武器,华英战争爆发之前绝对不能暴露!”

“这座岛就不要储存太多的煤炭了,非常容易暴露目标,而且热效率也太高!”

“婆罗洲那边会有更多的新式装备送过来,我派人来给你们训练……我要的只有一个就是保密,绝对的保密!”

“我会在野人岛逗留一段时间……你们不要问我多长时间,我要看一看大陆那边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些毒疖子究竟能引发什么样的乱子,我真的想好好的看看……”

金三顺不忍的说道“可是……可是载淳那边会不会撑不住啊?他哪里是鬼子六的对手……眼瞅着项……咱们咱们那些人里面……摆明了是不愿意管他了……”

“元首您要是再不回去……鬼子六可就真坐稳了江山了!”

“呵呵……”肖乐天惨淡的笑了笑“该载淳吃的苦头,他必须要吃,该他走的路他必须要走!不然他能知道治国的艰难吗?”

“人啊,不真正经历紫圣7次转世过一次痛到骨髓里的失败,他是不会明白自己在这个人世间的定位的,也不会知道这个世界谁是真心的对他好!”

肖乐天眺望遥远的北方叹息一口气“孩子啊……还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的话吗?当你的改革失败了之后,一定要记住!”

“师傅会保护你……师傅最后还会给你一条活路的,不仅仅是你……而且还是给你们整个满人一个活路!”

“这个世界你还看不懂吗?你们满人所有的路都已经堵死了,任何人都不行,你们已经吃了中华文明二百年的红利了,还想再吃多久?”

“回头吧!承认自己的失败,勇敢的融合到中华民族中来,这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解散八旗制度,恢复你们满人天然的民族身份,加入到华族里面来……万民平等,做一个自食其力的人难道不好吗?”

“自己工作赚钱养家糊口,华族给你们同样的受教育机会,同样的考试晋级,参军当官,经商发财的权利……”

“就这么平等的和汉人一起生活,难道就不好吗?”

“这是你们唯一的出路啊!载淳……难道你忘记了师傅当年和你说的话了吗?这是你最后一条路啊!”

载淳能忘记吗?不可能的,他当然不会忘记师傅所说的每一个字,当这场内战越来越惨烈的时候,以前师傅那谶语一样的教导历历在目!

时间往前再拨动一点点,载淳在最后两千多御林新军的保护下,并没有在景山北苑停留,而是带足了装备,七点半的时候冲出了地安门!

打开地安门,外面就是一片混乱的京师北城区了,迎面就是黑压压数不清的暴徒正在烧杀抢掠!

这些暴徒一看地安门开了,里面冲出一队人马出来,立刻兴奋的高呼“北苑开了……北苑里面冲出人来了……是不是慈安那个贱人?”

“抓慈安……献给陛下换功劳啊……宫里的宫女有的是,金银财宝有的是啊……享受去啊!”

富庆气的浑身都哆嗦了他大声下令“开枪……打死这些王八蛋……冲出京师去……”

御林新军和京师警察保护着一队黑棚车,如同一把刺刀一样向鼓楼方向杀去!

啪啪啪……砰砰砰……

密集的子弹暴雨一样打的暴徒人仰马翻,尤其是其中还有很多把散#弹枪,北苑是京师制高点,富庆平日里没少在这里藏好装备。

巷战利器散#弹枪,一开火就是乌云一样的一片铁砂子,打的迎面的暴徒哇哇乱加抱头鼠窜。

杀红眼的御林新居在马铭的带领下,上刺刀冲上去杀了一个刺刀见红,但凡堵路的顽抗暴徒在一排排的刺刀冲锋下被挑死。

真可谓是一步一个血脚印,一步一地悍匪尸!

等到大军杀到后门桥这里的时候,突然马铭等人停下了脚步,载淳掀开帘子一看也惊呆了!

后门桥,是地安门冲到鼓楼的一个必经之路,从什刹海引来的水源穿过大街最终进入北苑,汇入护城河。

载淳他们想突围必须要过这座桥,但是此刻桥已经被堵死了,沙袋堆砌一个阵地,后面居然还架着机枪,一群面色呆滞的士兵站在这里傻乎乎的跟门神一样。

“操!那三宝……我日你祖宗……滚出来……滚出来……”马铭在桥头破口大骂,对面的士兵根本就不敢和他对视。

“让路!我命令你们让路……你们连我都不认识了吗?”马铭大骂道。

载淳问道“怎么回事?”富庆在一旁气的嘴唇都青了“还用问吗?那三宝镇守步兵统领衙门,他的兵堵住了后门桥!”

“狗日的,那三宝投降了……那三宝投降了!”

那三宝最终还是投降了,他实在无法抗的过家族的苦求,尤其是全家族的长辈很多还是爷爷辈跪下来祈求。

一边是忠君,一边是孝道,那三宝已经无法取舍!他此刻躲在步兵统领衙门的门洞里,脑袋塞在裤裆里,如同钻入沙土地的鸵鸟。

骂声一句一句入耳,他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不敢说一句话!

马铭急了,冲到桥头去搬沙袋,对面的御林新军面红耳赤,也不敢开枪也不敢呵斥,更不敢阻拦。

躲躲闪闪的但是还不挪地方!

就在这时候,人群中传出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我是那多宝!那家的老大……所有人听我的命令喊话……”

“光绪帝已经登基了……投降不杀啊……对面可是同治帝?投降吧……陛下念你们的亲情,不会为难你的!”

“投降吧……投降吧……”

喜欢大清隐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