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窍末期感应: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江云歌委屈的看着君衍,知道他还在计较昨天的事,回头又看着陆鸣渊:“外公,你看他,欺负我。”

陆鸣渊摆摆手,闷头继续喝粥:“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一个糟老头子,不掺和。”

江云歌郁闷了,君衍什么时候竟然悄无声息把自己的外公给收买了,这也太没天理了吧!

“用事实告诉你,不要试图在我面前耍小聪明,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

行吧!江云歌秉承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只好向君衍低头,说了好些好话,这才让君衍答应,不再计较。从这件事,江云歌得到了一个结论,她就不能跟君衍太计较,否则,最后吃亏的人肯定是自己。

餐厅里传来他们的欢声笑语,此时的江云歌又哪里知道,接下来她将面临的,竟是一个天大的难题。

她和往常一样来到了学校,还坐在自己平常坐的位置上。自从她习惯坐在这上课以后,就没有同学再占这个位置,大家像是特地给江云歌留下的一样。而她今天刚坐下,就发现抽屉里多了一张贺卡。

这年头,送贺卡的人已经很少了。上面的字,江云歌一眼就认出来了。看到贺卡时,她几乎想都没有想,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旁边的同学很少看到她这幅激动的样子,都被吓了一大跳。

顾良辰也惊了,小心翼翼问道:“云歌,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她慌忙看着四周,试图从人群中找寻自己想看到的身影,可惜,她找了许久,都没有发现自己寻找的人影。

她摇摇头,重新坐了下来,看着贺卡上的字迹,有些失魂落魄。

顾良辰第一次看到她这样,如果是普通的贺卡,她绝不是这幅表情。

他问道:“遇到麻烦了吗?”顾良辰的眼睛很好,一眼瞥见贺卡的最外面写着四个字:云歌亲启!

贺卡上还绑着血红色的丝带,直觉告诉顾良辰,这张贺卡不寻常。

“没有!这个,是一位故人送的,我只是想看看,他是不是还在附近。”

“这可不好说!毕竟,我们也不好确定,贺卡一定是前不久前放在这里的,如果有人看见了,肯定会告诉你的。可没有人说,也说不定,这贺卡是在昨天教师门关上之前放进去的。你现在找,八成是找不到人的。”

江云歌笑笑:“没关系!我只希望,这贺卡里写着的,是我期待的好消息。”

看到这熟悉的字迹,江云歌确定,这是温淳送来的,贺卡是他亲笔所写,自己绝不会有错。她昨天才去了章华的家里,今天,就收到了贺卡。是不是温淳想通了,愿意告诉自己师父的下落。

还是,他想让自己知道他的决定?

江云歌迫不及待拆开了贺卡,可里面的字,却让江云歌迷茫了。

:我准备了一份很大的礼物,不知道,会不会给你带来惊喜!

江云歌四处找了找,并没有看到他所说的,送给自己的大礼,问了同学,大家也都说没有看到。一般,同学位置上的东西,其他人是不会去拿的。她倒是不怀疑,东西会被别人拿走。

温淳说,要送给自己一份大礼,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看着这行字,江云歌又有些担心起来,他该不会是在玩什么手段吧!难道,自己昨天晓之以情说那么多,并没有发挥到作用?

直到第四天,江云歌才知道,他所说的大礼,究竟是什么。

那天凌晨,云歌刚和君衍一起准备入睡,眼看就要睡着了,一阵急促又刺耳的手机铃声把江云歌给吵醒了。那是陌生的电话号码,还是座机。江云歌迟疑着,觉得可能是骚扰电话,本想挂掉,可不止怎么,鬼使神差按了接听键。

“你好!请问,是江云歌江女士吗?”

“是我!请问,你是?”

“你好,我们这里是京都中医院,请问,宋启华先生是你的家人吗?”

乍一听这个名字,江云歌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是!我师父他怎么了?”

“宋先生现在在我们医院,正在急救室准备急救,麻烦你们家属过来一趟。”

“好!我现在就过来,我马上过来。不管怎样,一定要救我师父。”江云歌挂了电话,

打窍末期感应:

顾不得那么多,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君衍听到后,跟着一起换衣服出门,二人风驰电掣一般赶到了京都中医院的急诊室。

接诊的医生和他们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他们发现宋启华的时候,人就被丢在了医院门口,从监控录像里只拍到一辆没有车牌的银色面包车,他们动作迅速,把人丢下就走了,监控并没有拍下他们的脸。

“那我师父,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医生摇摇头:“现在还无法确定,具体情况,恐怕要等病人抢救结束之后,才能知道。你们先跟我来办理一下手续吧!”

君衍跟着医生去办理手续,江云歌一个人坐在走廊上等着,她望着墙上亮着的红灯,只盼着它能早点变成绿色。医生说,他们看到人的时候,他的口袋里只有这么一个联系方式,上面是她的电话和名字,这才打了过来。

江云歌骤然明白过来,贺卡上写着的,送给自己的大礼,是指这个吗?

贺卡是温淳写的, 所以,他是被自己那天说的话给打动了?她盯着紧闭的手术室门,又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君衍回来时,已经把所有手续都办好了,不一会,手术室的门开了,护士推着人从手术室出来,看着久违的师父,江云歌再坚强,也支持不住,泪流满面。这么久不见,师父受了好多,打窍末期感应也不知道受了多大的罪。

她站起来的时候,双腿一软,差点摔倒。还好君衍眼疾手快,把人给扶住。

“宋教授现在身体不好,他还需要我们照顾他。云歌,人回来了,以后什么都好说。”

云歌拼命点头,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来:“是的!一切都会好的,一定会好起来的。”

喜欢替嫁娇妻甜又飒请大家收藏:

果然,道歉认错这种事,得先知道自己错在哪,明白他为什么生气,这就好办了。经验表明,没有什么是一个亲亲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亲到满意为止。

君衍对这招最是受用,嘴上强硬,心里已经美滋滋的了。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当然!这就是我说的,我保证,以后我只吃我老公给我做的食物,其他的,我一概不吃。”当时的君衍并没有意识到,机灵如江云歌,已经给君衍挖了一个坑。不过,很快,他就会明白的。

君衍一直在公司等着,没有吃饭,这会,自然拉着江云歌陪他一起吃晚饭。

江云歌可怜兮兮看着君衍:“我已经吃过了,你确定要我再吃一顿?”

“怎么?你师兄做的菜很好吃,让你停不下筷子?”这又是吃醋的感觉,江云歌连忙摆手。

“吃!我当然吃了。老公没吃饭最重要,一个人吃饭有什么意思?一个人吃晚饭那叫摄入能量,必须要有我陪着,那才叫吃晚饭。”

君衍满意的点点头,带着她回屋。江云歌庆幸,幸亏自己没事喜欢刷刷手机,不然,还真学不到足够的本事哄这位祖宗高兴。毕竟,她是个爱闯祸的人,这哄人的手段,也是有讲究的, 必须不带重样,才能轻易过关,就像她这次一样。

回到家里,陆鸣渊早就眼巴巴等着他们小俩口回来了,看到他们手牵手笑着回家,陆鸣渊的心里欣慰极了。他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云歌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现在,他得偿所愿了。

“回来了好,丫头,肚子饿了吧!我们开饭?”

江云歌才想起,家里还有一个外公,他总是习惯性等着他们回来后才一起吃。

“外公,我在公司,未必能准时回来吃晚饭,你以后就别等着我了。可别把你的身体给饿坏了。”君衍抢先说道,又叮嘱吴叔,让他按时提醒陆鸣渊吃饭,千万不能饿着他。

江云歌也点头道:“外公,我们年轻人,有时候吃饭没有那么规律,你可千万别跟着等我们啊!以后不许等了,到了饭点你就自己吃。可以让吴叔陪你一起吃饭,我知道,一个人你是没什么胃口的。”

“我在家里也没什么事,无非是浇浇花,翻翻医书,日子惬意得很,也不太容易饿。老吴很好,处处都很周到,我都快不好意思了。”

“没什么,陆老,能照顾你,是我的荣幸啊!我可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能照顾你这样了不起的人物。”

“当年的事,就不提了。现在,我也就是个普通的糟老头子,可能连普通人都比不上。”

“外公,你别这么说,我说过了,我一定会让你好起来的。你要相信我!”最近,各种事情让她忙的焦头烂额,她都没有多少时间去给外公找药引子。她在心理提醒自己,接下来的时间,她可要好好安排。

只是,一味在医书里找也不是个办法,当初那个老者耗尽毕生心血都没有把残缺的古方补全,她想从书里找到答案,

打窍末期感应:

很难。如果能够从古方的出处入手去查,说不定,会更快一些。

宋羽那边的失言也如同大海捞针,她必须找到更快的方法才行,不能让外公空等,他的余生,可没有多少个十年可以等的。

餐桌上,大家都开始动筷子吃东西,江云歌却迟迟不动筷。

陆鸣渊好奇问道:“丫头,你怎么不吃?”

“我吃饱了,现在不饿。你们吃吧!”

君衍给她盛了一碗汤:“你说过,回来陪我一起吃晚饭的。”

“之前我是以为,外公已经吃过了。现在,有外公陪你吃饭,就不必我再陪你吃了。你知道,我吃过一次了。”她说着,突然灵机一动:“而且,刚才我可答应你了,以后,我只吃你亲手做的菜。”

“是吗?”陆鸣渊一愣,大概这是小两口之前的情趣,他笑了笑,不过问年轻人之间的事。

君衍微微挑眉:“你确定,不吃?”

“不吃!”她态度坚定,就坐在旁边看着大家吃饭,也不动筷子。君衍看了这丫头两眼,心里有了计较。

这丫头是想着自己刚才打窍末期感应跟她计较了,故意在这句话上钻空子。不过,他有各种办法让这丫头主动服软。

君衍什么都没有再说,安静的享用晚饭,之后的一整夜,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

第二天早上,由于头天晚上吃饭太早,江云歌是直接被饿醒的,洗漱完出来,就闻到了楼下海鲜粥的味道,那可是自己最喜欢的。吴叔做海鲜粥特别拿手,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要去厨房找一个大海碗吃满满一碗,再打包一份去学校做上午的点心。

眼巴巴等到海鲜粥出锅,她心急得像个孩子,坐在君衍旁边,等着吃早饭。看着鲜美的海鲜粥,江云歌等不及下嘴,就在她张嘴要吃的时候,君衍叫住了她。

云歌不明白,奇怪的看着君衍:“怎么了?”

“昨天,你说过的话,忘了吗?”

江云歌眉心一蹙,还真不记得,自己昨天说了什么要紧的话,非要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喊停。

“我说了什么?这不和吃早饭冲突吧!”

君衍故作黯然神伤的样子:“唉!云歌,果然,你不爱我了,是吗?”

这这这……从何说起啊!

江云歌满头疑问:“怎么会?我做了什么,让你觉得我不爱你了吗?”她想,自己好像没做错什么吧!她纳闷的看了一眼外公,又看了一眼吴叔,他们两个老头子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你连自己昨天说过的话都不记得了,果然是,心里没有我了。”

“我不记得什么了,你提醒我一下。主要是,我这会吃早饭呢!我们可以边吃边说。”

“这件事,不能边吃边说。”

“嗯?那你说,我忘了什么?”

“你说过,你只吃我一个人做的食物。”他一边说着,一边端走了江云歌面前的海鲜粥,将于跟呢眼巴巴看着它被端走,心里那叫一个郁闷。

“这……”

“这海鲜粥,并不是我亲手做的食物,所以,你要坚定的像昨天晚上一样,一口都不吃。”他拿走江云歌的海鲜粥,一口一口送到自己的嘴里,满脸陶醉。

喜欢替嫁娇妻甜又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