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全国寺庙禁止净空 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戚方的话外音吴拱当然听懂了。

那么简单的话语不至于做什么阅读理解,只要看字面意思就懂了。

但是将门出身的他素来瞧不起这个大贼出身、靠着巴结张俊

为什么全国寺庙禁止净空 全文阅读

和高为什么全国寺庙禁止净空官才稳住地位的家伙,所以不打算给他什么好脸色看,准备把他狠狠的压一头。

在这个自己即将出任中部战区第一顺位指挥官的档口,吴拱打算通过一场场全胜来奠定自己的地位,好让这些骄纵的部下们都能听话,为他之后的主将生涯奠定基础。

他自己带来的部下当然是听话的,但是总有些不太听话的家伙,比如这个戚方。

正好,就拿你入手,杀鸡儆猴!

吴拱的这一决定还真是给戚方气的不轻。

这凡事都得讲个先来后到吧?

我在这儿围着城死命攻打五六天,弟兄死了不少,军械耗费了不少,好不容易把城里叛军揍得鼻青脸肿的,眼瞅着叛军就剩一口气了,结果你丫的一来就要摘桃子?

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戚方坚决不能让步,不然不单单是军功问题,戚方自己在部下面前的威望也会受损,以后说话管用不管用就不好说了。

“吴将军,凡事都该讲究个先来后到,咱们两路军队一路在西,一路在东,井水不犯河水,你这又是何必呢?”

戚方还是耐着性子给吴拱一点脸面,念及吴拱的出身和他背后的靠山,戚方不想撕破脸皮。

但是这在吴拱看来就属于好欺负、没底气的行为。

于是吴拱准备进一步展现自己的强硬。

“咱们都是大宋军队,为什么需要分出彼此呢?同样都是为国杀贼,我杀与你杀又有什么不同?再者说了,我这也是在为戚将军考虑,戚将军大战那么多天,军士疲惫,何不趁此良机多做休整,让士兵得以喘息呢?”

好家伙,你丫的蹬鼻子上脸了是吧?

给你脸了是吧?

眼看着吴拱就要明晃晃的抢桃子了,戚方忍不住了。

“吴将军,你一定要与我争抢南昌城的战功吗?”

吴拱一看戚方把话说开了,顿时也气不打一出来。

好家伙,给你脸你不要脸?

那就别怪我了!

“本将这是为了大宋考虑,朝廷需要吾辈尽快平定叛乱,不能迁延日久,戚将军久攻不下,军队士气低迷,看上去实在是无能,既然如此,主攻方就应该换成士气更加旺盛的我部,难道不是吗?”

明抢了是吧?!

戚方大怒。

“吴拱!你不要太过分!你我素来井水不犯河水,为何苦苦相逼?南昌城我部已经围攻数日,眼看着就要攻下了,我部为此耗费大量钱粮,不知多少弟兄战死,现在你说要就要,这合适吗?”

“这不是苦苦相逼,这是为了大宋考虑!”

“放屁!你为了大宋考虑?那你不南下,偏偏来我这里?我求你了?”

戚方指着吴拱大怒道:“你速速离去,我就当此时没有发生过,否则,我部士兵若是控制不住自己,后果自负!”

“哼!后果?什么后果?”

吴拱冷笑道:“我若不走,你能奈我何?难道你想纵兵攻打我?且不说你能不能打赢,你只要打了,就是死罪。”

“吴拱!我敬你父与你叔父三分,不是敬你!你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区区一个衙内,也敢在我面前狺狺狂吠,我当年和金人血战的时候,你还在吃奶呢!”

戚方咬着牙,已经不太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

吴拱也生气了,深吸一口气,咬着牙,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

“你说什么都可以,但是这南昌城,我要定了!”

“无耻小儿!!!”

戚方终于不能忍耐,拔出刀剑作势要劈砍。

吴拱也腰刀出鞘,与之针锋相对。

两人的卫兵也纷纷拔刀出鞘针锋相对,一时间剑拔弩张,场面相当危险。

这个时候,还是吴拱部下老资格将领柳邕站出来打圆场,力劝双方不要私斗,否则被朝廷知道了,大家都没有好果子吃。

“朝廷严禁领兵将领私下里械斗,若是事后让朝廷知道了,所有人都要受到处分!明明是我军占了优势的情况,眼看着大家都能拿到功劳,你们偏偏愿意被朝廷处置吗?”

柳邕的一番话让吴拱和戚方冷静下来。

权衡利弊之后,他们一致认定械斗没有好处,于是缓缓放下刀剑,也命令彼此的部下收刀入鞘。

“非是怕你,只是不想落人口实,吴拱,你千万不要会错意了,南昌城,我绝不会让给你。”

“哼!除了嘴硬,你还有什么?我给你两天时间,你要是再拿不下南昌城,可别怪我瞧不起你,到时候你再怎么阻拦,我也要定了南昌城。”

吴拱冷冷地看着戚方,戚方也冷冷地看着吴拱。

两人整齐的“哼”了一声,掉头离开,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

然后两人立刻行动起来。

他们才不会傻傻的真的等到两天之后。

盘外战术是争夺功劳所必需的战术。

吴拱立刻派人去临安,派人去找枢密使张浚,希望通过张浚的关系给戚方上眼药,让戚方尽早滚出军界,省得在他面前恶心人。

张浚和吴家颇有渊源,当年富平大战时,吴氏兄弟就在张浚麾下听用,张浚战败之后,也是发现了吴氏兄弟的能力,提拔了吴玠成为富平战败后宋军西方面军的主要大将,由此为川蜀之地的安全奠定了基础。

所以说起来,张浚和吴氏家族关系匪浅,吴氏家族可以走到如今这个地步,成为南宋三大战区之一的主要负责人,张浚居功至伟。

而张浚现在成为了枢密使,是南宋的军事方面总负责人,利用这层关系,吴拱觉得自己可以在和戚方的争端中占据上风。

另一边,戚方也没有坐以待毙,他也摇人了,向田师中上报消息,希望田师中可以节制吴拱,不要让他太嚣张。

说到底,戚方和田师中都是张俊的部将,因为张俊的关系而成为一方大将,彼此之间更加亲近,而吴拱来自于川蜀战区,和他们素来不是一路人,也不可能一条心。

吴氏家族已经非常辉煌,在川蜀战区占据主导地位,现在又要把他们的子弟安排到中部京湖战区,这等于是在扩大吴氏家族的势力。

长此以往,南宋军界全都是吴氏家族的势力,张俊旧部岂不是要被持续打压了?

田师中率先得到了戚方的消息,看到了戚方的手书,深思片刻,觉得戚方说的不无道理。

照理来说,南宋军界从早先的四大将时期到现在,已经演变为了后四大将时代,即主要高级军官多是当年四大将的部下。

岳飞的部下自然不用说,大多数都被消灭掉了,在南宋军界彻底成为非主流。

刘光世战功战绩注水严重,是个大水货,没什么人瞧得起他,所以他的部下在他死后也没有在南宋军界占据主流。

所以除了川蜀战区的吴氏家族之外,南宋另外两大战区第二代将领多为张俊和韩世忠的部下,这两大派系也因为张俊和韩世忠的不和而多有龃龉,互相之间不太对付。

而川蜀吴氏家族也和这两派不太对付,大家彼此看不对眼儿,互相之间明争暗斗,为了更大的利益而互相排斥。

田师中和戚方都是张俊的部下,理应携手,一致对外,吴拱是川蜀吴氏家族的代表,来到中部京湖战区是来抢夺军事利益的,从这个角度看,难道田师中应该帮助吴拱限制戚方吗?

喜欢启明1158请大家收藏:

不能长远?

都是起义造反,什么叫不能长远?

这话听上去不太舒服,张小虎对此似乎不太认同。

“赵将军所说的未必,咱们都是仓促起事,现在势力越来越大,大半个江南西路都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怎么能说不能长远呢?

宋廷才是不能长远的那个,平日里凶狠不讲理,对于我等又是打又是骂,看上去非常凶狠,实则软若无能,只要我等团结起来,宋廷根本不是对手。”

赵玉成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那是因为宋军主力没有来平叛,宋军主力一来,情况就变了,据我目前所知,袁州、筠州和临江军都已经被宋军收复,南昌的大刀韩五面对宋军两路夹攻,危在旦夕。

而抚州和赣州的义军要么还在内斗,要么视若无睹,在这样的情况下,阁下的这支军队如果再被攻破,吉州和南安军再被朝廷官军收复,阁下还能看好这一次的起事吗?”

“什么?他们已经……阁下是怎么知道的?”

张小虎一脸震惊之色地看着赵玉成。

赵玉成摊开双手。

“所以刚才我说过,起事之前,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无论是军事上的,还是情报上的,一定要做好准备,千万不能没头没脑的揭竿而起就是战斗。

起事前后,我们已经把眼线广泛散出,让他们前往江南西路各地打探消息,随时汇总到我们手上,所以虽然我们遁入深山,但是我们一样知道外界发生的事情。”

张小虎震

为什么全国寺庙禁止净空 全文阅读

惊之后,大为着急。

“那……那现在该怎么办?去救韩五吗?一定要去救吧?不去的话韩五一定会全军覆没的!”

赵玉成当然知道这样的后果,但是他并无力改变这样的局面。

于是他只能摇了摇头。

“围攻韩五的军队是宋军的主力,加在一起约有五万人,攻击吉州的两万人只是偏师,我之所以敢于出击,就是因为这是偏师,并且他不知道我的存在,我才敢于趁夜偷袭。

而按照我们距离南昌的距离,我们就算个个都是铁脚板,跑到南昌,南昌也大概率不保,且我不能拿出来作战的部队目前也就五千多人,算上贵部,又能有多少呢?去救援南昌,是救援还是送死?”

“可……可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韩五战败身亡吧?”

“没人愿意,但是硬实力不允许,我们不能为了毫无胜算的战斗而搭上自己的命,把这一次起事彻底葬送。”

赵玉成的面色严肃起来,一扫方才的轻松之色:“起事是关乎性命的事情,关乎的也不知是你我二人,而是整个起事队伍,数十万百姓的生命,咱们要是败了,宋军会怎么对待他们?”

“…………”

张小虎沉默了,没说话。

“韩五走到今天,起事走到今日,并非没有原因。”

赵玉成拍了拍张小虎的肩膀:“没有统一号令,对即将面对的敌人没有了解,没有戒备,彼此之家不团结,内斗不止,贪图眼前小利,看到钱财房屋和女人就不知道接下来该走到什么地方去。

自古以来起事者犯过的为什么全国寺庙禁止净空错误,他们重新犯了一遍,一点都没有落下,事到如今,他们已经无药可救,我所能做的事情,就是拉你一把,张将军,我以为你是值得我冒险出兵救助的。”

张小虎抬头看了看站在他身前面容坚毅的赵玉成,久久不言语。

过了一会儿,张小虎又低下了头。

“你是希望我跟你一起回山里吗?”

“目前来看,除此之外我们无路可走,一旦宋军主力压过来,我们绝无可能获胜,必须要避其锋芒,遁入深山,以山势作为屏障,一旦宋军大兵压境,还有回旋余地。”

赵玉成重新坐了下来,看着张小虎认真地说道:“我是认真的,否则我不会冒着危险出兵来救你,我们要抓紧时间,把有生力量转移到山里,避免被宋军全部击破。”

张小虎沉思良久,长叹一声,声音里带着满满的不甘和悔恨。

他缓缓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既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赵将军愿意拉兄弟一把,兄弟记得这份情了,接下来的事情,也要依靠赵将军了。”

“当然,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个,不然我也不会冒险过来。”

赵玉成笑了,然后他略微思考了一阵子,靠近了张小虎,问道:“还有一件事情,可能会很危险,但是做成了,对将来我等的抗争大有好处,也能为张将军出口恶气,不知道张将军是否愿意?”

“什么事情?”

张小虎猛然抬起头看着赵玉成。

“我之前探知到一个消息,此番宋军南征的两支主力之一的鄂州大军主将田师中驻守在宜春县,他所携带的主力部队一支去攻打韩五了,另外一支就是刚才被我们打败的,所以他的身边现在并没有其它可靠的军队。”

赵玉成的冷笑道:“我想,咱们既然都已经造反了,不如做的干脆一点,一旦成功,也能给之前死难的弟兄们报个仇,张将军以为呢?”

张小虎思考了几秒钟。

“距离多远?”

“三百里。”

“会不会太远了?”

“兵贵神速,出其不意。”

“有几成胜算?”

“不知道,但是不杀了田师中,我心有不甘。”

“好!”

张小虎点头答应了赵玉成的这个看上去有点大胆也有点疯狂的举措。

同一日,八月初十日,戚方所部大军正在竭尽全力攻打南昌城,而南昌城内的韩五所部也竭尽全力反抗。

为了守护美好的生活,为了保卫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韩五和部下的军官士兵们都拼了命的反击,白天守城,晚上还要轮流出去劫营,从早到晚不停歇,跟戚方拼了命的对着干。

戚方一开始风轻云淡,还觉得韩五很好对付,结果发现这是一群亡命之徒。

把一群亡命之徒逼到了死角里,那感觉就不是非常的愉快,为了对付这群亡命之徒,戚方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却也没能奈何韩五。

韩五的反抗和战斗意志超出了戚方的想象。

于是这场战斗就拖延到了吴拱打穿了临江军抵达南昌城下的时候。

一看吴拱来了,戚方顿时老大的惊讶和不乐意。

“吴将军,难道你这边已经?”

“袁州、筠州和临江军已经收复,三州叛军主力已经全部覆灭,进军途中听说南昌城内还有叛军主力,而戚将军似乎需要帮手,所以我就带兵赶来了,不知道来的可算及时?”

吴拱一脸笑盈盈的表情,看的戚方血压都上来了。

混蛋小子,都已经吃下那么多战功了,还要来和我抢战功?开什么玩笑!

“南昌城我已经围攻了很久,很快就要攻破了,暂时不用吴将军援助,吴将军的好意,心领了。”

戚方客气的回了吴拱一句,希望吴拱能够听懂他的意思,离开这里,不要和他抢夺战功。

喜欢启明1158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