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控头七脚印科学解释 完整版_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顾锦里想了想,点头道:“也成,你查清楚了,真没问题就留下吧。”

“好。”秦三郎应下了,又不死心的去亲她,熟悉的甜味涌入他的口中,让他欢喜的同时又心猿意马起来:“小鱼,我想你了。”

顾锦里很懂他这话的意思,想着他在营地辛苦,正要答应,怎知突然看见一双明亮的眼睛正盯着他们瞧。

有个小家伙醒了,正在疑惑的看着他们……准确的说,是在看着秦三郎。

顾锦里推推秦三郎:“大狼醒了,在看你呢。”

秦三郎听罢,去看大狼,见小家伙正皱起小眉头,瞧着他

片刻后,或许是认出他来了,咧嘴笑了起来,还朝着他欢快的叫了一声:“唔!”

秦三郎是又爱又气:“你小子醒的可真不是时候,是不是还困着,赶紧闭眼睛睡觉。”

别打扰爹爹办正事儿。

可大狼睡饱了,不打算睡了,是一直看着他唔唔唔。

顾锦里道:“大狼今天挺激动,机会难得,你赶紧陪他玩,这样他才能活泼起来。”

秦三郎没法子,只能听话,回应儿子:“唔!”

唔得有点大声,大狼被吓到了,委屈的瘪起嘴,一副快哭的样子。

秦三郎赶忙去抱他,哄着:“不哭不哭,是爹爹不对,不该大声吼大狼。”

大狼很好哄,很快就高兴起来,不过睡了一觉,尿急,给自家老爹来了一泡。

秦三郎只能认命的去给儿子换尿布。

换完后,二狼也醒了,嗷嗷哭,秦三郎只能去哄。

可二狼哭得有点凶,把大狼也给闹哭了,秦三郎是哄完这个又得去哄另一个,折腾一番,累出一身汗,总算把两个小祖宗给伺候好了。

不过看着两个躺在凉席上,一块玩一块笑的小家伙,秦三郎又甘之如饴,对顾锦里道:“谢谢小鱼,让我过上想要的日子。”

他曾经想象的美好日子,就是眼前这副景象。

顾锦里笑了,正要回话,瞧见二狼突然翻身后,眼睛大亮,赶忙推秦三郎:“快看,咱家二狼会翻身了。”

秦三郎赶忙去看,果然看见原本仰躺着的二狼已经趴着了,小胖脸正怼着竹席,小身子扭动着,手脚扑腾着,跟游泳似的,还开心的大叫:“嗷嗷!”

大狼被声音吸引,看向弟弟,估摸着是觉得好玩,小身子也扭着,憋着气,想要翻身。

原本以为他会翻不过去,怎知一眨眼,小身子竟是一翻,咚,胖脸怼竹席上了,是翻身成功了。

可估摸着是怼疼了,又委屈的呜呜哭。

秦三郎赶忙轻抚着他的小脑袋,安慰着:“大狼最勇敢,不哭啊。”

心里是极高兴的,对顾锦里道:“咱家大狼出生的时候虽然小,却能跟二狼同日翻身,可见身体是跟二狼一样好的,小鱼莫要再担心了。”

小鱼虽然没说什么,可这几个月来,他是把她对大狼的担忧看在眼里,就怕孩子没长好。

顾锦里摸着大狼的胖脸蛋,笑道:“嗯,不担心了,我家大崽崽长得很好。”

秦三郎听罢,长舒一口气,陪着顾锦里带孩子。

他们夫妻因着两个孩子都会翻身了,很是开心,可燕文朗却急得不行,等到第二天下午,还是没有等到秦三郎派人来传见后,忍住写了请帖,让人送了进来。

秦三郎倒是挺满意,对顾锦里道:“知道递帖子求见,不是个坐以待毙的。”

也没有利用小砚台送贴子,而是托将士们找到熊大,让熊大送进来给他。

又道:“我明天去见见他。”

顾锦里点头:“嗯,去吧。”

因此第二天,秦三郎去见了燕文朗,跟他聊了一番,倒是越发满意起来:“你是个文采不错,为人坚韧有底线,要是燕老爷对你上心一点,估摸着燕家能出个进士。”

燕文朗笑了:“进不进士的,我已经不想了,只要一家人平安康健的在一起就是福气了。”

秦三郎:“你当真不恨?”

燕文朗道:“恨是有的,只是不会恨到去报仇。”

秦三郎满意了,跟燕文朗说了想聘请他教导卫所孩子的事儿:“

监控头七脚印科学解释 完整版_

管吃住,包四季衣裳,生病了卫所给治,每月三两银子,不过要受军法军规制约,男女都要跟着练武,你可愿意?”

燕文朗惊了,没想到秦三郎会请他做先生,他何德何能?

不过他很快应下来:“愿意,某愿意,多谢秦千户给我一家活路!”

秦三郎挑眉,问道:“你不怕死?这里可是卫所,随时会有战事。”

燕文朗道:“我们一家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不怕死,且战事一起,烽火连天,又能逃到哪里去?不如待在卫所里,还能有秦千户的人护上一护,不至于全家颠沛流离。”

倒是想得很透彻。

不过,秦三郎道:“从明天起,你得去跟大家一起操练,时限半个月,要是撑不住,卫所不会留你们。”

燕文朗是有些价值,他们也想帮小砚台,可卫所不会要累赘,他们得吃得了苦。

“是!”燕文朗应着,很是高兴,他一家子总算是有着落了。

而为了留下来,燕文朗很拼命,卯时不到就起来,等着操练。

卫所操练的强度很大,不过两天他就晕倒两回,可醒来后会自觉的把训练补上,补完后,还会去教孩子们念书。

这半个月是无偿的,没工钱拿,可燕文朗却教得很开心。

小砚台松了一口大气,爱哭爹不算太难带,自己能立起来,他很高兴。

可桂枝嬷嬷他们要走了,小砚台又难过起来。

桂枝嬷嬷等人来了快半个月,也该走了,可在临行前一天,顾锦里却收到崔惜娘的请帖,让她八月初二去赴宴。

请的不止她一人,是把第一道防线跟第二道防线的千户夫人都请了,还请了其他文官的女眷。

来送请帖监控头七脚印科学解释的人说:“此次宴会乃是我家二夫人跟出身世家房家的白夫人一块合办,请秦夫人不必有顾虑,按时到场。”

顾锦里有些意外,没想到白夫人会拉着房家的脸面来给崔惜娘做脸……崔惜娘只是一个妾,是没有资格宴请正室夫人的,那是在打所有正室的脸,可要是白夫人跟她合办宴会,那就不一样了。

白夫人是世家女,正室嫡妻,各位夫人看在许家跟房家的面子上,也不好发怒不去。

喜欢重生农门小福妻请大家收藏:

不过不急,等一切都查清楚后再说。

她交代着:“木通叔,先让他在一里岗营地住下,给他吃药养身体,再跟他把军规说清楚,要是敢犯,卫所不会手下留情。”

“是。”木通叔应着,又跟她说了顾家村此次农忙的事儿:“托了发酵肥的福,顾家村的粮食比去年多收了一成,各地庄子里的红薯、木薯长得都不错,等忙过这阵子,就能腾出手来做红薯粉跟木薯粉,把它们存起来,以备兵灾缺粮之需。”

桂枝嬷嬷在屋里,不过这话是能说给她听的,因为高雷氏信任顾锦里,也在自己的庄子里大种木薯。

还让下人们吃木薯,有下人中过毒,好在高雷氏手里有顾锦里给的解毒药方,是备有药粉跟地菍根的,很快就给中毒的人吃下,没有出什么大碍。

可古人对于入口的东西很谨慎,尤其是木薯有着鬼命薯之称,下人们中毒之后,很是忌惮木薯,不敢再吃。

高雷氏就给重赏,那些中过毒的下人里有胆大的,为了赏钱,是再次吃了木薯,没有中毒,慢慢的,庄子里的人都能接受鬼命薯了。

可因着屡有木薯中毒的事情曝出,许尤还是嫌弃木薯,不过也不想放弃,所以会偶尔问起木薯试吃的情况。

桂枝嬷嬷听得很高兴,道:“那木薯确实高产,有了它,要是陇安府再被围城,就不怕断粮了。”

两年多前,陇安府被围城的时候,出了不少缺粮引发的惨事,有多惨,不好细说,总之是有悖伦常大道的。

桂枝嬷嬷听说过,所以希望木薯能早日大种,以免战事再次的时候,民众能有粮吃,不至于再做出什么孽业来。

顾锦里笑道:“嬷嬷放心,会有那么一天的。”

又继续听着木通叔的禀报。

木通叔:“林家坡的人还算听话,没有再偷药材,是咱们怎么吩咐就怎么做,有不解跟不满的,也会先去找林厚德,是规矩老实了许多,连他们的亲戚都老实了。”

去年刚雇用林家坡人帮忙种地收药材的时候,有一户人家是带着亲戚做了偷拿药材的事儿,林厚德父子大怒,把那户当家男人给绑了,送去高水县县衙治罪。

经过这事儿,林家坡的人是知道害怕了,生怕没了顾家村的活计,是下死力气干活,不敢因为贪利而找死。

顾锦里道:“既然做得不错,那就让他们试种一些治疗刀伤、驱寒、祛烧的药材。”

这三种药材是西北最需要的,至于止血根,第一道防线的卫所都在种了,倒是不缺。

也因着这味止血药材,长梁卫跟各个卫所的关系越发好了,秦小哥也因此受益,很多千户百户都愿意听他的。

“成,我去安排。”木通叔说着,把几本账本递给顾锦里:“顾家村上半年的各项账目,都在这里了,已经算好,夫人抽空核算一番就成。”

顾锦里点头:“有劳木通叔了。”

见他忙活许久,又赶忙让他回去休息,还递给他一个篮子:“是水果钵仔糕,好看又好吃,木通叔拿回去尝尝,已经让人去杀鸡了,晚上有小炒鸡跟松菇炖鸡吃,松菇是家里送来的。”

木通叔笑了,小东家总是喜欢给人东西吃:“成,那我就等着吃大餐了。”

他接过篮子,去看过大狼二狼后,回自己的住处歇着了。

[标签监控头七脚印科学解释:p标签]秦三郎是八天后才回来的,此时黄豆已经种完,粮食也晒干了,能拉去毒虫沟大营交军粮了。

燕文朗知道秦三郎回卫所后,很是忐忑,把自己好好收拾了一番,等着他派人来传见。

可秦三郎现在没空理他

监控头七脚印科学解释 完整版_

,一回来就往宅子奔,要去看媳妇和孩子。

在进正房前,还是先去洗头洗澡,换了干净衣服,免得脏到媳妇跟孩子。

“小鱼。”秦三郎看见顾锦里后,很是欢喜,笑着朝她大步走去,揽住她的腰,声音温柔的道:“可想我了,孩子没闹你吧?”

结果被顾锦里掐了一把,小声道:“赶紧撒开,桂枝嬷嬷在屋里。”

桂枝嬷嬷很喜欢两个孩子,每天都要过来陪着。

秦三郎听罢,止住要亲她的动作,牵着她的手进屋。

桂枝嬷嬷倒是没什么,反而高兴他们夫妻感情好,不过她很识趣,见虞嬷嬷跟奶娘们都退下了,也起身告辞:“那群孩子要学雷家商队的规矩,老奴得去教他们,就不多待了。”

“嬷嬷辛苦了。”秦三郎跟顾锦里去送她,把桂枝嬷嬷送走后,一块回屋。

“嗷!”刚进屋就听见二狼的大叫声,夫妻俩吓了一跳,赶忙过去看他,见小家伙正在凉席上睡得香,是放下心来。

少顷,小家伙不知道梦见了什么美事,又咯咯的笑起来,把秦三郎给逗笑了。

他稀罕的道:“我儿是个活泼的,如此甚好。”

“甚好什么?”顾锦里头疼的道:“他太活泼了,一天只有睡觉的时候安生,醒的时候是没有一刻消停的。”

“最近是不喜欢去看柚子树了,喜欢看将士们操练,要人天天抱着去看,看美了才回来,有两回是起晚了,没见着,哭闹不休的,没法子,只能让夏樟拉了一伙下人来,舞刀弄枪的给他看,把人折腾得不轻。”

秦三郎是个宠孩子的,不觉得有什么,反而听得很乐呵,又抱住她安慰着:“小鱼别气,等他再大点,我揍他,给你出气。”

又去看大狼:“好在大狼省心,安安静静的,很乖巧。”

可小鱼担心的就是大狼太安静了,是赶忙岔开话头,问道:“小鱼想留下小砚台吗?”

顾锦里皱眉:“怎么问起这个?要是可以,自然是想的,这孩子很乖巧,跟小平喜的感情最好。”

秦三郎道:“大梁府的人已经送信给我,燕文朗夫妻没问题,又已经跟燕家分宗,即使燕家有什么事儿,也连累不到他们,可以放心留下。”

又说了他想留下燕文朗的原因:“卫所里缺个先生,信上说他学问不错,留下教孩子们念书正好。”

木通叔他们有自己的活计要忙,无法每天教孩子们念书,而燕文朗五岁开蒙,受过正规教导,会写文章,会算账,让他教孩子们,最好不过。

喜欢重生农门小福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