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人圣女相遇地点卦象 无删减全文,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白雾有没有真的明白,白远也不在意,谜题到了如今,已经没有藏着掖着的必要。

其实与白雾交流这些,算得上是一家人聚会。

所以这一次,白远没等白雾继续说他的猜测,而是直接公布了谜底:

“暂且称之为鱼吧,起先她依附在我身上,以我的视角观察世界,但后来,我们来到了源世界的小镇后,她发现原来她梦寐以求的那些东西……在这里遍地都是。”

“梦寐以求的……?”

“平静的生活,琐碎的生活,无聊的生活,为前程焦虑的烦扰,贫穷,疾病,朋友,孩子,父母,钱,圣人圣女相遇地点卦象爱情。”

白远的手在墙壁上敲了两下,像是在问候屋子里的人。

白雾想了想也是,对于小鱼干本体……亦即鱼来说,这些人间的一切,都是她梦寐以求的。

“所以她,更换了一个依附对象,一个有着强大精神力,却活在这个世界,仿佛普通人一样的女人身上。”

“鱼观察了这个女人很久,就像是天上的神明在观察人间。”

“这个女人有一个呆傻的哥哥,但哥哥也不总是呆傻。他们是这个世界扭曲源头之一,但却活得像个普通人”

“他们兄妹感情很好,下雨天的时候,妹妹会很高兴,她总说这个世界是没有顶的,因为这个世界有四季,因为就连她也看不到天空的尽头,所以人类的征程应该还是星辰大海。”

很奇怪,白远的语气变得温柔起来:

“她也说,来到这里是一种幸运,她这样说的时候,眼里带着忧伤。一种我很想去探究的忧伤。”

“她不是一个平凡的女人。”

白雾很清楚,这就是说的自己的妈妈。

他的感觉很复杂,因为在这以前,白远一直强调的是——

娶一个平凡的女人,生一个普通孩子。

但今日,白远改变了说法。

小镇的雨彻底停了。

就连咆哮声也停了,天地间弥漫着紫色雾气。

这意味着掌管着这具身体的人格,感受到了恐惧。

或许是外面的世界,暴君与里人格白雾,遭遇了危机。

不过白远没有在意,他仿佛察觉到了一些事情,很快安心下来,继续讲述着他的……平凡的妻子。

“但她着实是活得很平凡普通,她们兄妹瞒得过很多人,又怎么可能瞒得过我和黑桃十?”

“我很想探究她的内心,在我还没有被规则封印,彻底抹去能力的时候。”

白雾记得,黑桃十说过,白远的力量不是一开始就消失的。

“但鱼没有让我这么做。她很喜欢你的母亲……那种喜欢,是一种内心渴望成为她的喜欢。”

听到这里,白雾反而有些担忧。

白远明白这种担忧,不过只是继续说道:

“有了鱼的保护,本就精神力强大的她,变得更强大。”

“就这样,鱼开始以你母亲的视角,观察世界,不再是孤独的俯瞰人间。”

“你的母亲……身材一般,嗯,长相一般,我俩基因中和之下,导致你没有我好看。”

白远说到这,还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像是说耶,你爹还是你爹。

白雾嘴角抽抽了一下,这个人真是会破坏一个故事的气氛。

他很清楚,这个白父一点也不萌。

白雾给了白远一个白眼。

白远不在意,继续讲述道:

“鱼没有形体,更像是一个额外的孤独的灵魂,但也算因祸得福,她没有形体,竟然不会得我与黑桃十得的病。”

“我起先以为,她会窃夺你的母亲。毕竟你的母亲,和你那位舅舅一样……理论上是永生不死的。哪怕在这个世界。”

“况且不管是小鱼干,还是董念鱼……她们这些分裂体,都是极为孤独的。本体嘛,只会更加孤独。”

“这样的孤独有时候会让人变得病态,她或许会渴望掠夺她人……”

白雾也有过这样的疑惑,只是白远主动提到这一点,或许反而这种可能性就没有发生。

事实的确如此,白远说道:

“但是没有,让我意外的是,她们竟然成了朋友,你的母亲就像是鱼的一场永远不会醒来的梦。而鱼,就像是你母亲的……另一重人格。”

“她们有着不同的灵魂,一个孤独,内向,带有一定危险因素。”

“另一个善良,温婉,在人类世界里能找到一大把这样的人。”

“可偏偏这两个灵魂相遇,却能彼此珍惜,我真想去探究她们的里世界啊……但我做不到,鱼保护着你的母亲。”

白远看向白雾,认真说道:

“我应该不止一次跟你提过了,她的精神力,强大到足以扭曲现实。”

白雾点点头。

他还在消化今日听到的一切。

不过白远这句话是对着白雾说,却也不只是说给白雾听的。

白远说道:

“外面的世界遇到麻烦了,这一次……如果你不出手,他真的会死。”

这句话显然已不再是对白雾所言。

紫色大门里,一切依旧看不清,依旧安静。

白雾还有很多问题。

比如白远和母亲是如何走在一起的,鱼与母亲最后怎么样了?自己这算是有两个母亲?

可此时此刻,现实世界里,里人格白雾所掌控的这具身体正在滔滔不绝的对阿尔法讲述一些事情。

暴君被击退,所有恶堕动弹不得。

井六的身份被识破。

这一切顺理成章的变成了记忆。

白雾原本想要说些什么,却猛然间不得不跳转话题:

“井六不是意识体……那么黑桃十难道也不是?”

白远说道:

“当然,你知道时空悖论吗?两个不同时空的同一生命,一旦相遇,其中一个就会消失。”

白雾恍然。

怪不得在进入原世界的时候……黑桃十会消失。

白雾当时就很奇怪,为什么消失的会是黑桃十。

黑桃十如果只是里世界里,和白远差不多的一道意念体,根本不会消失才对。

“可如果黑桃十不是我里世界中的意识体,怎么可能会对我的一切那么了解?”

白雾提出了疑惑。

如果井六和黑桃十,都只是掌握了某种意识化能力的存在,实际上都是真身。

那就意味着黑桃十和井六联手骗了自己。

可这么一来,当初黑桃十对自己所有经历如此了解,岂不就很可疑?

白远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他是,也不是。眼下时间紧迫,涉及到我和黑桃十的最终计划,暂时没有办法对你讲太多。”

“对于黑桃十的行骗,乃至对于黑桃十的种种安排,我都是尽力配合他。因为有一句话他没有骗你,他或许是个骗子,却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骗子。”

外面的世界,白雾已经被阿尔法挟制住。

距离注定到来的死亡,还有不到三分钟。

里世界中,白雾抬起头,问了白远一个很大的问题:

“你和黑桃十……到底在谋划什么?”

白远在这种问题上,一般都是笑着转开话题。

但这一次,或许是距离一场大战已经不远,距离解开谜题只剩最后一步,白远说了一句与他人设不符的回答:

“白雾,我从来不相信救世主,哪怕你的母亲对你报以期望,哪怕你的确展现出了很多特质。”

“但我必须考虑到,你无法拯救这个世界的可能性,你无法完成某个傻子心愿的可能性。所以,黑桃十也是我的一颗棋子,或者说,我与他互为对方棋子。”

白远忽然向前了走了几步,第一次,白雾看着白远的背影有些孤独。

“在这个世界,欺诈,残忍,变态,暴戾,背叛,都是活命的手段,都是生存的密码,我只追求有趣与刺激,我对很多人并没有什么感情……但有恩报恩,你就当是这个扭曲世界里,我最后的真实。”

难得的听到白远说出这么一些话。

[标签

圣人圣女相遇地点卦象 无删减全文,

:p标签]有恩报恩……这四个字从白远口中听到,真是稀奇。

恩泽来自于谁?回报给谁?白雾脑海里也有了答案。

也许一切对于白远来说,都是一场游戏,但至少在这场游戏里,某个戴着面具的丑八怪……

会被白远以特别的方式铭记住。

白雾忽然就不问了。他内心对黑桃十和白远的最终计划是很好奇的。

可以说,黑桃十已经从自己身上拿到了想要的东西。

黑桃十也和白远联手,从很多人身上拿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

很难想象……如果不在那个规则封印的源世界里,他们二人会有多强大。

白雾不再去想,心境豁然开朗。

他是这个时代的人。

老k与白远是上个时代的人。

上个时代的老兵们还没有死去,他们也还没有凋零。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一场轰轰烈烈的……属于上个时代屠龙者们的战斗。

“我好像遇到了麻烦。”

白雾看着小镇越来越浓密的紫色云,话题转了回来。

“是的,你的里人格很有趣,已经分析出了你身体的特殊性,你的母亲来自于井中,我来自于外面。所以你既是原住民,又是外来者。”

“虽然无法消弭阿尔法想要杀死你的决心,但至少,为你的母亲争取到了时间。”

“要骗过阿尔法……就算是她,也得有相当的准备,庆幸吧,这个阿尔法……应该不是全盛状态,否则今日确实不可能有任何生机,你的里人格干得不错。”

白远看向了紫色的门内。

白雾也看了过去。

门内的世界,依旧无法被目力看穿,可隐约的,白雾看到了一道身影。

无尽的紫色雾气里,一只苍白的手伸了出来。

于此同时,井世界第三层,冰奎城的风车塔广场上,阿尔法掌心的那道致命攻击,已经对准了白雾。

……

……

井世界第三层。

里人格的白雾始终不敢出声。

阿尔法消失已久,但里人格白雾非常担心对方来了一个回马枪。

“我竟然没死?”

里世界的一切运作,外面世界的本体是不清楚的。

此时白雾的小问号里也有很多的脑袋。

在阿尔法的那道攻击射向自己的时候,他忽然间视角变成了俯瞰……

就像是神在观察着人间。

于是接下来,白雾看到了阿尔法恐怖的扭曲之力,凝聚为光束,贯穿了自己的身体。

但不解的是,暴君的眼里似乎也有了觉悟……可很快,暴君的身体化为腐朽,竟然一并死去。

里人格白雾甚至在想:

“这就是灵魂出窍,升天模式?我真被大结局了?”

可随后……在众人短暂的悲伤之后,一切开始正常运作。

白雾发现自己始终还在这个视野。

再然后,小京开始对着虚空狂吠。

他看向小京,发现小京的目光正看向自己。

“原来狗真的可以看到不干净的东西,原来我已经成了不干净的东西,可恶啊……这表人格不争气,白家都没有传宗接代啊!”

一旦接受自己已经死亡的这一点……

他又皮了起来。

但他随即想到,自己会不会和某个帅气的穿越者一样,穿越成了一片视野?

我总不能始终盯着这只连毛都没有的狗吧?

牛头马面呢?阴间人力资源管理处的人呢?

脑子里胡思乱想的一刻……视线骤然间变得模糊起来。

眼里的一切景象,风车塔,满地的秩序之子残骸,欧米伽,德古拉,净,小京……

全部开始扭曲,旋涡化。

最后……白雾的大脑一片空白。

……

……

里世界。

当主人格陷入昏迷状态,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里世界也会感受到一些变化。

整个世界的一切,似乎都慢了好几拍,仿佛是按照0.5倍速运行。

感受着表世界白雾一切诡异心理活动和记忆后,白雾有些不解: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我似乎被转移了,躲过了这一劫……但怎么会忽然陷入昏迷?”

白远也第一次遇到这个情况,他看向门内,门内那只准备缩进紫色雾气里的小手,迟疑了一下。

但后来她还是缩了进去,颇有一种“我不知道”“不要问我”“我已经帮小白度过危机”的感觉。

显然动手的事情妈负责,动脑子的事情爹负责。

全程没有一句言语。

白远知道,里面的女人还有些怕自己。

因为对白雾做过了一些父慈子孝的亲子行为,导致她至今不愿意跟自己说话。

白远早已习惯:

“就在不久前,你妈妈利用精神力扭曲了现实。阿尔法没有达到巅峰状态,这一招成功的混了过去。”

“一个以你为原型的分裂体与你交换了位置……而你自己的本体,已经转移到了一个暂时不会被阿尔法察觉的位置。”

“只不过这个办法持续不了太久,所以那只狗,已经感受到了一些不对劲。”

“照理来说,你应该度过了危机。接下来……你会从精神力形成的结界里出来。”

白雾明白了:

“但现在我进入了昏迷状态,就像是我刚进入第三层一样……而整个过程里……唯一的一个变数,就是暴君没有道理的死去。”

在阿尔法眼里,白雾死了,暴君也会死,很合理,一举两得。

但真实情况是,白雾明明没有死,暴君却死了。

联想到进入井更深层级的条件,第一层,白雾需要在纯净的世界里展示杀戮。

第二层,杀戮升级,需要杀死一个在意自己的朋友。

但没有人知道第三层,除了七财团与暴君,这个世界没有人知道第三层进入第四层的办法。

想到了这里,白雾和白远对视一眼,父子俩显然想到了同一件事,白远说道:

“暴君没有上帝视角……显然不知道你其实是安全的,或许,他也按照自己的方式,在拯救你。”

白雾心情复杂。

他和暴君相遇很短暂,回想起与暴君的初遇,还差点打起来。

那个时候的暴君,已经是连七罪中随便一个也不敌的状态。

它已经虚弱到了极点,暴君之名,更像是一个讽刺。

但白雾的出现,赋予了这位恶堕君王该有的尊严。

它再度以一己之力,打败了七位宿敌。

让现实世界的扭曲大幅度降低。

“也许,待你清醒,你就会出现在第四层了。”白远说道。

白雾点点头:

“希望他没有真的死去……”

喜欢末日拼图游戏请大家收藏:

时间倒回不久之前。

里世界。

当白雾推开那扇门之后,并没有见到自己的母亲。

那扇屋子里,只有一团视线不可穿透的紫色能量。

白雾试着要走进去,白远说道:

“如果你没有看到她,进去之后也看不到她。”

此时此刻,暴君得到了新的情绪,以恐惧为矛,正在对付强大的七罪。

小镇的天空呈现出紫色。

小镇里下着的暴雨,也渐渐停歇。

原本寂静的小镇,终于有人打开了窗户,探出了头。

不过很快又关上了。

白雾双眼里满是困惑,白远则在一旁甩了甩头发上的雨水:

“讲个故事吧?听吗?这可是为数不多的亲子环节哦,虽然你的童年没有父亲陪你讲故事哄你睡觉,但现在也不算太晚,按照永生者的标准来说,你还只是个婴儿呢。”

换做往日,白雾必定会呛白远一番,但现在他没有这个心情了。

他想这间屋子里一探究竟,可他害怕吓到里面的人。

自己的母亲不是小鱼干的本体,这一点从源世界的店员那里,白雾算是确认了。

因为时间对不上。

白雾点点头。

白远靠在了紫色屋子的门侧,神情自得: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座农场,农场里住着一群快乐而无知的孩子。”

“其中有一个孩子丑丑的,很小就带上了面具,还有一个孩子有些自闭,总爱看一些奇怪的书籍。”

“当然,我们的主人翁,是一个淘气的小孩,他帅气英俊,就像是所有小说的主角一样那么让人有代入感。我们就叫他红桃好了。”

饶是此刻一心想着母亲的白雾,也忍不住被白远的恶趣味给雷到。

白远不以为意:

“整个农场里,其实有天赋的就那么三个,另外两个,就叫面具脸和老实人好圣人圣女相遇地点卦象了。”

面具脸可以理解,初代毕竟一直戴着面具。

但第三个人应该是黑桃十吧?黑桃十怎么也算不上老实人吧?

白雾没有打断白远,索性也靠在了门的一侧。

这父子俩,就像是在这间屋子里工作累了,然后出来歇口气,并排而站,聊聊闲话。

“当然,每一个故事都要有一个邪恶的大魔王。大魔王就是农场的主人。”

“聪明的红桃,发现了大魔王的秘密——农场的外面,藏着一具脱离了封印,已然有了一定自我意识的怪物躯体。”

“这些孩子天赋很高,无论是作为食物还是工具,都很不错。”

“他们到了一定年龄,要么觉醒了天赋,且必须是刚好对大魔王有用的天赋,就会被送去外面的区域——人间里修行。”

“要么嘛,资质一般,投喂给外面的怪物,榨取一些情绪。当然,也有一些合适的女孩子,负责做一些农场杂活。”

“这些女孩子的特性,就是对大魔王无条件服从,带有奴性。”

“时间待得久了,英俊聪明的红桃不免觉得无聊,他早早就察觉到了这里的不对劲。尤其后来,他还得到了一些启示。”

“当然,他对这个世界,始终报以以荒诞的想象力,哪怕忽然有一天,在梦中一个穿着白袍,耀眼无比的家伙出现,对他说了一大堆关乎世界本质的话,他也不会觉得这就是一个怪梦。”

白远轻笑两声:

“他只会希望这个梦是真的,并且将这个梦当成真的,来套入现实。”

“其实不需要这个梦,他就已经知道了,农场里还有第四个有趣的孩子。”

“甚至是比他自己还要有趣的人,有多有趣呢?一个仅仅可以靠着精神力,靠着自己的臆想,就扭曲现实的人。”

“这样的人,红桃怎么会放过呢?恰好,那个启示的梦境,也让他找到这个人,并且要带去一个……略显无趣的世界。”

“于是红桃开始慢慢调查农场,在调查的过程里,他觉醒了自己的能力。”

到了这里,白雾忍不住打断了一下:

“什么能力?”

“心魔寄生。”

白雾并不意外,但觉醒序列前十的能力,还是让他对白远的资质有所诧异。

“他掌控了不少农场里的孩子,但他不是那种喜欢用力过猛的人,更多的,他还是喜欢细水长流。”

“他只是改变了很多人内心的一些小

圣人圣女相遇地点卦象 无删减全文,

小的参数,看起来这些人和平时并没有区别。也就是对……本就迷人的红桃更友好了一些。”

“在他们的眼里,这个人仿佛带着光一样。”

白雾一愣。

有那么很多次……他都觉得,白远身上跟有特效一样。

但一切也只是一种感觉。

“不要用这个眼神看我,没错……我确实是对每一个接触到我的人,都用了这样的手段,你也不例外。”

“人就是会这样,得益于小时候的教育,人们会有一种抽象概念的伟大,情人眼里出西施,其实本质也是一样的。”

白雾无言以对。

但白远对这些人的改动,也无可厚非,这个人本就完美,所谓的“圣光笼罩的男人”,反倒有些多余,算得上恶趣味了。

白远继续说道:

“当然,任何事情,都讲究一个连贯性,让他们对我有好感,更多的是为了获取情报,不过……我高估了他们。”

“最终还是我自己找到了禁地。于是在大魔王外出的时候,我选择了进入禁地。”

这次不用红桃了,故事从三人称变成了一人称。

“禁地里有很多防御机制,但有趣的是……这些防御机制我本身虽然无法解开,可它们却自动打开了。”

“最终,我走到了禁地的最深处,我们省略掉环境描写吧,毕竟外边的战斗,似乎快要结束了,你在这个地方也待不了多久。”

“嗯,省略掉环境描写八千字,就当我说了一万字吧,最终我来到了禁地最深处,见到了最后一个有趣的人。”

“她是一个女孩,只是身影显得很模糊。这种模糊感怎么说呢?你看过信号不稳定的电视吧?小时候你最爱看那些特摄了不是吗?”

“她就像那些信号不稳定时的画面一样,时不时闪烁一下。”

“我下意识的,就打算用我的能力,去了解她。”

身影模糊……白雾联想到了小鱼干本体,精神力强大到了足以扭曲现实的程度,这或许是精神力外放的体现。

“结果……我感受到了针扎灵魂一样的痛苦。那可……真疼啊。”

“以至于我一直在想,能否物理层面做到这样的痛苦,让一个人感受到灵魂,神经末梢……被针刺的感受。”

白雾的手不自觉的抖了起来。

白远说着这番话的时候,也玩味的看了一眼白雾。

白雾很快冷静下来:

“我以为这是抹掉我的情绪,虽然我不会原谅你所做的事情……但至少,没有负面情绪,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算是我的武器。”

早期的探索,没有负面情绪,白雾才能冷静的分析恶堕。

白远说道:

“一个人如果被赋予了庞大的精神力,的确是需要承受很多痛苦。好在这样的痛苦,我后面觉得还不错。”

“我在禁地里,经历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我看到她分裂出了好几个分身,也就是分裂体。”

“第二件事……她依附到了我的身上。”

这段话内容很短,但信息足够震撼。

依附到了白远的身上?

“其实你应该能够推断出一些,她的精神力过于庞大,已经快要成为意志之类的东西,身体几乎快失去了形体……”

“依附到我身上,算是彻底舍弃了自己的身体……”

“至于那些分裂体嘛……小鱼干,董念鱼,都在其中。”

“只不过后来的过程里,她们有一段时间,都以为自己是本体。”

这自然是井一的谎言,白雾问道:

“难不成依附在你身上,她就没事了?”

白远摇头:

“当然——有事。这可把我吓坏了好嘛,我的人生虽然不会太长,虽然启示告诉我注定会失败,但如果我在后面的时间里不处理好这位‘入侵者’,我也许连短暂的人生都没了。”

吓坏了可还行,白雾无法想象白远做出惊恐的表情。

他更倾向于白远感觉一切有趣极了。

事实上的确如此,当生命忽然进入倒计时,让白远感觉一切都刺激起来。

他必须要找到一个能够压制规则,压制所有扭曲的地方,一个正常到几乎不存在任何超自然的地方。

白雾也猜到了这一点,所以他很跳脱的问了一个问题:

“她为何选择你?如果她能打开禁地的所有禁制……为什么不跑?”

白远笑了笑:

“好问题,大概她很羡慕我。”

这话回答的很奇怪。

可白雾忽然有些悲伤。

他不知道禁地什么样子,但想来白远刻意忽略了环境描述,那个地方应该不是什么好地方。

强大的精神力,代表着卓绝的天赋。

却也带来了厄运。

她或许早就通过精神力,观察着一切。

她意识到自己永远无法像一个人类一样活着,所以只能是默默观察。

也许就是在这个过程里,开始羡慕白远。

白远是一个没有心的人。

他看起来对谁都好,但白雾清楚,所有人在白远眼里,只是“游戏道具”罢了。

可即便如此,还是有人喜欢白远这样的人,希望能够和白远一样受欢迎。

也许她根本分辨不出,白远到底是假装还是真诚。

或许在她眼里,白远就是一个完美的人。

所以那些分裂体,也一个个都喜欢白远,明明他只是正常的对她好罢了。

当然,承受住她的喜欢,也不是寻常人可以做到的。

白雾猜测,也正是因为白远有了心魔寄生,精神力远超常人,才会选择白远。

白远继续说道:

“故事后面你知道了,我们几个开始策划逃离农场,起初没有带黑桃十一起玩,后来也没有,他自己硬凑着跟上来的。”

“一切也都是为了人设,在得知一切后,我愿意配合他。”

白雾问了一个与当前话题无关的话题:

“难道你就不担心,被黑桃十骗吗?”

“不担心,欺诈者对不同使用者要求不同,在你的小对手该隐身上,他要将人骗成恶堕才行。”

白雾知道这一点,该隐的所有门徒都是恶堕,也执着于让白小雨变成恶堕。

这个过程里,白雾猜测该隐的欺诈条件判定很苛刻。

不过白远接下来的话让白雾有些意外:

“黑桃十算是将序列进阶,但欺诈判定也很复杂,必须要有一个足够庞大的,让人深信不疑的东西为基础。”

“最关键的是,他的欺诈判定,是暴露自己的序列。”

白远笑容更盛:

“也就是,打明牌。在所有人知道他是骗子这件事的情况下,行骗。”

白雾以前想过一件事,黑桃十有什么是让自己深信不疑的——那就是他是一个骗子,以及和白远的宿敌关系。

但黑桃十是骗子这件事,本身不能作为判定条件。

因为他没有具体到去骗某一个人,只是一种人们的认知。何况……骨子里黑桃十的确是骗子。

而和白远是宿敌,这件事在白远的配合下,确实成了黑桃十打明牌的最大王牌。

“序列23,其实是一个我很想要的序列,但这个世界也没有交换序列的办法……而且我也不舍得手头的序列。”

白远在此处转了话锋:

“说回你的母亲,你不会以为……小鱼干本体,就是你母亲吧?”

“在那个世界,你也找到了线索,你的母亲,是一个原住民。”

“但是……她们之间的确有联系。”

白远停了下来。

似乎是让白雾猜测。

此时暴君已经歼灭了七罪,但很快,更大的劫数将要降临。

而差距到了这一点的,只有紫色屋子里的人。

白雾将所有信息开始整合。

自己的母亲,和小鱼干的本体有一定关联。

而自己打开紫色屋子门的时候……曾经看到过一段俯视角的画面。

那个画面,就像是一个人俯瞰人间,只是目光……聚集在了一个女人身上。

也许当初在农场,她就是那样观察着白远的。

而最后,她选择了依附在白远身上。

想到这里,白雾忽然明白了。

(写不完~明天继续)

喜欢末日拼图游戏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