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子猫torrentkitty中文网官网 完整版_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三个孩子也玩累了。

萧淙第一个歪在安国公怀里睡了过去,小萧煊被上官燕抱着,也困得不行,小光头一点一点的,小鸡啄米。

萧嫣倒是还想再点几个爆竹,可惜也耗空了电量,拖着小身子有气无力地来到顾娇身旁。

这会儿她是真走不动了,顾娇把她抱了起来。

安国公温声道:“先送孩子们回去睡吧,陛下也该歇息了。”

上官燕点点头,宠溺地看了眼怀中睡得香甜的萧淙,裹紧了他身上的披风:“天寒地冻的,是该回去了。”

其实龙凤胎平日里很皮实,风吹雨打的一般不生病,也就小萧煊身子骨弱,得时时刻刻当心。

“陛下,老奴来吧。”吴四喜要去接过上官燕手中的孩子,给送回萧珩与顾娇的寝宫去。

酒醉的上官庆忽然放下酒壶,大步流星地朝二人走来:“行了行了,我来,你陪我娘回去。”

上官燕狐疑地看了自家儿子,十分担心他醉醺醺的把自己的宝贝疙瘩摔坏了。

上官庆是酒仙体质,醉得快也醒得快,如若不然,当初在萧珩与顾娇的婚礼上,他怎么可能以一己

种子猫torrentkitty中文网官网 完整版_

之力把一大桌亲友团喝趴下嘛?

“放心吧,不会摔坏他的,我没个后,还指望将来他给我养老呢!”

上官燕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年后,你必须给我选个正妃!”

上官庆悻悻地摸了摸鼻子。

喝多了嘴欠呐,提哪个不好提那个?

他笑着道:“好好好,选,选,我选!都听母上大人的!我最乖了!”

上官燕一听便知他是在敷衍自己,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我就该把你一棍子打晕,丢到哪个山沟沟里,看你有没有你弟弟的好运,也被我哪个儿媳捡回去。”

上官庆:……娘,你不是认真的。

上官庆左手萧淙,右手小萧煊,把人送回了昭阳宫。

顾娇抱着萧嫣,将安国公送到宫门口。

安国公如今已能行动自如,他看了看顾娇与趴在她肩头的小家伙,叹息道:“让你别送,非顶着大风送了这么远,冻坏了嫣儿怎么办?”

萧嫣掀开一只眼皮:“外公,我冻不坏的。”

安国公失笑。

萧嫣是三个孩子里体质最强悍的那个,也是精力最旺盛的那个,她从小大小似乎还真没生过什么病。

可他还是不敢大意。

“就送到这里吧,我走了。”

“外公,再见。”萧嫣趴在娘亲怀里冲他挥小手。

安国公宠溺一笑,转身上了马车。

顾娇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家伙:“好了,我们也回——”

宫字未说完,就见萧嫣眼一闭,呼噜一起,秒睡。

撑到现在真不容易呀。

顾娇弯了弯唇角,小孩子真好玩。

她抱着萧嫣回了宫。

另一边,上官燕也回到了自己寝宫。

她坐在梳妆台前,小宫女上前为她拆头发。

她望着铜镜里的自己,按了按酸胀的眉心。

吴四喜贴心地走种子猫torrentkitty中文网官网上前,问道:“陛下,您累了吧?”

上官燕好笑地说道:“上年纪了,到底不比年轻那会儿,朕记得在皇陵时,庆儿总想方设法地折腾花样守岁,一不留神就到了大年初一的早上。”

吴四喜忙道:“瞧您说的,您才多大?”

虽已年过四十,可陛下天生骨相优越,一点儿也不显老,反而很有韵味,一双眼睛尽管凌厉,却也干净清澈。

上官燕笑了笑,作为一个手握生杀大权的帝王,她并不在意自己容貌如何。

吴四喜欲言又止。

“又怎么了?”她从铜镜里看到了吴四喜的神色。

吴四喜讪讪一笑,看了眼在为上官燕拆妆发的小宫女,手道:“奴才来吧。”

上官燕淡淡抬了抬手。

小宫女会意,识趣地退下了。

吴四喜一边为上官燕拿下发髻上的珠钗,一边干笑道:“燕山君……又让人送来年礼了,陛下要过目吗?”

其实早在上官燕登基那一年,燕山君便自请削去自己的皇族身份,折子在内阁压了好几年,上官燕一直没准奏。

关于为何不准奏,外人不知内情,吴四喜作为上官燕的心腹,多少还是了解一二的。

这位燕山君呐,并非大燕皇族,他是先太后与突厥人生的孩子,而先太后呢又不是太上皇的亲生母亲,所以这么来看,他与陛下是没有血亲关系的。

燕山君的心思,头两年他还没看明白,自当他是顾念与陛下自幼长大的叔侄情分,时常送来书信与贺礼。

直到有一回……

他无意中撞见了来皇宫探望陛下的燕山君。

燕山君将陛下抵在书桌上,深深地凝视着陛下,说:“上官燕,我和你说过,再见面时,我就不是你皇叔了。”

好家伙,他只恨自己不是个瞎子聋子,生生撞破这个,怕不是要被灭口。

万幸陛下仁慈,没提把他杀掉的事。

陛下后面是推开了燕山君,至于说是因为自己的打搅而推开的,还是陛下对燕山君无意,他就不得而知了。

“不用,放库房。”上官燕淡淡地说。

吴四喜张了张嘴:“啊……这……”

上官燕从铜镜里冷冷地看着他:“这什么这?让你办就去办。”

吴四喜正愁不知如何是好之际,上官庆来了。

吴四喜如临大赦!

上官庆迈步入内:“我陪我娘说几句,你去给我弄一碗醒酒汤来!”

“是!是!”吴四喜赶忙退下。

没人给自己拆头发了,上官燕只得自己拆。

上官庆用脚勾了个凳子在她身边坐下,偏头微笑看着她:“我娘就是好看!外头那些女人比不了!”

上官燕淡道:“这还用你说?”

上官庆撇了撇嘴儿,好嘛,你还挺会。

“淙儿他们睡了?”上官燕拿掉头上的珠花。

上官庆嗯了一声。

上官燕道:“那你大半夜的来我宫里做什么?喝多了走错寝殿了?”

上官庆直言道:“我听说燕山君又给你送年礼了,我想看看。”

上官燕平静地说道:“想看自己去看。”

上官庆却突兀地将话锋一转:“他人挺好的啊。”

上官燕拆耳环的动作一顿,从铜镜里看向自己儿子,上官庆正低头欣赏自己的新官靴。

她没问上官庆是怎么知道的,上官庆看着不着掉,实际机灵得很,许多事都瞒不过他。

“你是不是担心给我找个后爹,我不乐意啊?没有的事,我都这么大了,有没后爹也影响不到我什么。再有——”

他顿了顿,说道,“燕山君对我挺不错的,有些事他不让我告诉你,我寻思着还是和你说一说,不是强迫你接受任何人的感情,是你知道了全部的真相,再来慎重地对待自己的选择。”

“我小时候,总是喜欢逃出皇陵去外面闯荡,虽说有侍卫跟着,可我总爱往危险的地方钻,几次死里逃生都得益于燕山君。”

“他三天两头不在京城,世人总以为他是喜欢游山玩水。他很多时候其实是去找我了,可他又不能说,怕被皇祖父发现了,怀疑你勾结他。”

他自怀中掏出一个木质匕首。

上面有几个齿痕,是在鬼山的地底下,被那个临盆的产妇咬出来的。

“我七岁那年,他给我做的。”

“还有,你当初在对付太子时,好些太子府的消息,都是他透露给你身边的宫人的。”

“所以,如果你是因为担心我才不接受他,你可以打消这个疑虑。”

……

翌日,萧珩为背净空付出了代价,他一觉醒来腰酸背痛。

那小子真是太沉了!

小时候小小个儿,看上去总是比同龄人小一岁的样子,大了怎么这么能长呢?

十三岁,比顾琰和顾小顺十五岁的个子都高了!

顾娇坐起身来,唔了一声地看着他:“那么多侍卫,你非得自己背,疼了吧?”

“不疼!”萧珩一秒放下揉腰背的手,十分要面子地坐直身子。

顾娇抿了抿翘起来的唇角,缓缓拉开身后的棉被,露出三颗乌溜溜的小脑袋。

三人眨巴眨巴地看着他。

萧珩一怔,听得顾娇促狭地说道:“听见了吗?方才爹爹说不疼,今天可以去爬山。”

萧珩:“……!!”

喜欢首辅娇娘请大家收藏:

萧珩在屋子里待了整整两刻钟才出来。

方才他是故意给顾娇一个由头离开,并不是顾娇当真要去看贴对联。

果不其然,他去了隔壁,顾娇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

那副安安静静的样子,让人看着心疼。

顾娇听见了他推门的动静,起身朝他看来,语气冷静,眼神却带着担心:“净空怎么样了?”

萧珩进屋,将空了瓶的金疮药放在桌上。

这个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如此一大瓶,他们全家一年都擦不完,可见净空身上究竟有多少伤。

顾娇闷闷地将额头抵上了他紧实的胸口。

他抬起修长如玉的手,轻轻揉了揉她种子猫torrentkitty中文网官网的脑袋。

她情绪低落时,他总是这么安慰她。

萧珩轻声道:“你别太难过,我仔细看了,伤势都痊愈了。”

他这会儿是能心平气和地与她交代了,方才在屋子里他可是几次险些绷不住。

万幸他那狼狈的样子没被娇娇瞧见,不然以后没脸见人。

她低声道:“他从前出痘疹,我连一个小痘坑也不想让他留下,就把他的小手缠了起来,他偷偷跑出去挠痒痒,被顾长卿逮了个正着。”

如今他身上留下那么多伤疤,她的心该有多疼啊。

“还有,我连砸核桃把手指头砸疼了都会和我说。”

萧珩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男孩子就是这样,小时候总黏自己娘,可伴随着慢慢长大,有些话、有些事却只能让爹知道。

大概,这就是成长的代价。

是孩子对娘亲的守护吧。

……

晚膳摆在上官燕那边。

因为萧淙刚刚吐过,身体尚未恢复,得有人抱着,而萧珩早已抱了萧嫣与小萧煊,于是顾娇去抱萧淙。

可轩辕羲怎么会让娇娇累到呢?

抱孩子这种活儿必须他来呀!

轩辕羲果断又将萧淙接了过来。

萧淙黑着脸坐在他怀中:舅舅,你可做个人叭!

今晚是年夜饭,安国公被请来了皇宫,风无修也来了。

风无修就挺迷的,为啥皇宫吃年夜饭回回都叫上他或者他们哥俩?

不过御厨做的东西好吃,他也是乐意来的。

轩辕麒、了尘与清风道长皆驻守边关,没能回京。

吃晚饭时,轩辕羲终于知道自己被封侯的事了,老实说,他对官职什么的不大感冒,他去打仗不是为了做官,不过,若是能向坏姐夫显摆显摆,那可就太开心了!

他夹了一筷子青菜,拿腔拿调地说道:“哎呀,有的人十九岁才高中状元,可有的人十三岁就已经是侯爷啦!”

一桌子人除了萧嫣与小萧煊没听明白,其余人皆是嘴角一抽,

种子猫torrentkitty中文网官网 完整版_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那个臭屁的小和尚又回来了。

不过这究竟是什么凡尔赛呀?

十九岁才高中状元?你让别的状元怎么活呀?

还有,要不要提醒你一句,你的坏姐夫十三岁就是国子监少年祭酒了呀?

一文一武的天花板,算是被你俩摘下了。

轩辕羲扬起下巴哼了哼:“我不管,反正我比坏姐夫厉害!”

萧珩给他夹了一块剔好刺的鱼肉:“吃你的吧。”

轩辕羲从十岁开始便不那么晕肉了,一开始是只能喝一点肉汤,后面渐渐能吃一点小鱼小虾,如今也能吃一点瘦肉。

就是不能太多。

轩辕羲哼哼着,大快朵颐地吃了起来。

这个时候,他又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了。

除夕夜也是萧珩与轩辕羲的生辰,御膳房给二人煮了长寿面,轩辕羲一口气吸溜了干净。

他在家里不曾饿过,上了战场三天两头挨饿,导致他后来吃什么都特别香。

一桌子大人看着他这样,不免有些心疼。

安国公笑着打了个圆场:“差点儿忘了礼物。”

轩辕羲将脑袋从面碗里拿出来:“唔,还有礼物?给我的吗?”

安国公笑了笑:“你和阿珩都有。”

大家送给萧珩的礼物多是书籍、古玩字画一类,给轩辕羲的礼物就五花八门多了。

顾娇送了他一根新做的九节鞭,鞭子上还让顾小顺设计了暗器,可攻可守可偷袭。

轩辕羲当场去外头耍了两下,重量与长度刚刚好,灵活度也完美,他喜欢极了。

他将鞭子别在了自己腰间,回到席位上,问萧珩道:“姐夫你有什么送给我的?”

萧珩淡淡说道:“没有,我又不知道你要回来。”

话音刚落,殿外突然传来咻的一声破空之响,紧接着,一道金灿灿的烟花在无尽的苍穹怦然绽放。

“烟花!”

轩辕羲睁大了眸子,嗖的闪了出去!

萧嫣急坏了:“我也要看!我也要看!我也要看!”

门窗是大开的,团年饭摆的位置极佳,烟花的角度也是经过精心测算的,坐着也能将观赏一场烟花盛宴。

可架不住烟花绚烂,所有人都去了殿外的小花园。

流光溢彩的金色烟花绽放了一次又一次,整个夜空被点亮,全皇宫皆目睹了这一场盛世烟花。

嘭!嘭!嘭!

萧嫣兴奋得嗷嗷儿直叫:“好漂亮!好漂亮!”

安静的小美男子萧淙难得也觉得今晚的烟花漂亮。

只有两岁的小萧煊被爆炸声吓得直往上官燕怀里钻。

一共十三轮烟花。

轩辕羲仰头望着漫天华彩,舍不得眨一下眼睛。

顾娇不知何时来到了他身边,也望着头顶烟花绚烂,轻声说道:“你姐夫专程为你做的。”

“嗯?”他一怔。

顾娇道:“去年你从梁国回来,不是说梁国的烟花好看吗?你姐夫就给你做了,打算你十二岁生辰那日放给你看,可是你去参军了。”

萧珩嘴上不说,心里一直记着,净空长了一岁,他的烟花也多做了些。

就等净空平安回来。

顾娇弯了弯唇角看向他:“你姐夫很疼你的。”

就像,疼爱自己的长子一样,既严厉,又挑剔,可你若想要星星,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将整片星河捧给你。

轩辕羲扒拉了一下微微泛红的小耳朵,瞥了眼不远处也在看烟花的坏姐夫,小声哼唧道:“娇娇最疼我!”

……

看完烟花,上官庆将宫廷酒师酿造的桂花酿抱了过来。

轩辕羲人生第一次喝了酒。

嗯,被上官庆灌的。

他完美继承了顾娇的酒量,一杯就醉!

然后他也完美继承了顾娇的酒品。

只见他一手抓着酒壶,一手踉踉跄跄地走在小花园的草地上,深吸一口气,开唱。

“……陈词唱穿又如何~~白骨青灰皆我~乱世浮萍~忍着烽火燃山河~位卑未敢忘忧国~哪怕无人知我~”

他右手起范儿,身形一转,戏腔起:“台下人走过~不见旧颜色~台上人唱着~心碎离别歌~情字难落墨~她唱须以血来和~戏幕起~戏幕落~终是客~”

少年身姿清瘦颀长,容颜俊美如玉,带着醉酒后的微醺与迷离,脸颊微微潮红,唱得荡气回肠,姿势帅气又潇洒。

这样的少年,真是令人着迷啊。

宫女们心口砰砰直跳,不觉间也挨个羞红了脸。

上官庆也喝醉了,一边听着,一边在自己腿上打拍子。

一曲作罢,他举起酒壶,大喝一声:“好!”

顾娇坐在萧珩身边,托腮看着出落得宛若谪仙的少年,莞尔一笑:“真好看。”

萧珩:“……”

媳妇儿你看我。

……

轩辕羲又喝了两口,醉得不省人事,萧珩过来将他背回去。

“我自己……会走!”他挥手地拒绝。

萧珩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你走两步给我看看。”

轩辕羲:“……”

萧珩将他背了上来。

轩辕羲趴在他的背上,捏了捏,嘟哝道:“坏姐夫……我怎么觉得……你变小了……”

“是你长大了!”

他怎么可能变小?

八岁的孩子与十三岁的孩子,趴在同一个脊背上,感触自然不一样。

轩辕羲醉了也不忘担忧地问道:“你、你背得动我吗?”

萧珩背着他往寝宫的方向走去:“我才二十七,年轻得很,怎么就背不动你一个十三岁的小毛孩儿了?”

“哦。”轩辕羲的脸颊埋在了他的箭头,含糊不清地说,“那你答应我……你别老……你和娇娇……都不许老……”

萧珩笑了笑:“好,不老。”

轩辕羲抱着萧珩的脖子,醉醺醺地嘟哝道:“老了也没关系……”

你养我小,我养你老。

喜欢首辅娇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