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康标准,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张奎一愣,“你怎么在这儿?”

来者是一头蜘蛛精,身着神朝黄阁道袍。

这家伙名叫朱大,和他师弟朱二原本是幽冥境一个叫灵尸宗的小派修士。

张奎探查幽冥境时结识二妖,后来九灾神君化为七彩琉璃骨肆虐,他离开时顺便将二妖带走,却不想又在这里碰到。

“回禀教主,我们是领命回来…”

蜘蛛精连忙传音,刻意避过了所有人。

原来还是资源的原因。

因为开元神朝大量使用仙门,空间灾兽妖骨消耗加剧,灵尸宗朱家二兄弟便主动领命返回。

他们带了不少精英,本想偷偷猎杀灾兽,谁曾想幽冥境形势竟发生大变。

幽冥老境主魔尸、九灾神君七彩琉璃妖骨,这两个绝世怪异刚碰到便展开疯狂厮杀,想要互相吞噬。

连番大战后,两只凶物不相上下,便各自分开,吞噬屠杀幽冥境残存的荒古遗族,甚至连灾兽也不放过。小康标准

灵尸宗二妖吓得半死,偷偷狩猎几头灾兽后就准备离开,没想到此时形势又生变化。

千万年未现身的万古仙朝幻梦境、罗浮境势力破境而来,铺天盖地的碟形星舟与两只凶物展开大战。

灵尸宗二妖不小心被捉,一见张奎现身,立刻大喜过望表明身份。

“原来如此。”

张奎微笑摇头,“你二人倒是幸运。”

说罢,冷眼扫视周围舰队,声音响彻天地:“若想打便打,不想打,就来个人回话!”

幽冥境黑雾煞气遮蔽苍穹。

张奎独立于荒蛮旷野上,漫天星舟不敢靠近。

开玩笑,两方舰队久攻不下损失惨重的邪物,被此人单手镇压,威势贯通天地,谁敢妄动。

半晌,两道身影闪烁而来。

一名三眼道袍老者,背后巨大青铜镜缓缓旋转,散发着迷离梦幻光彩…

一名强壮古族,红发紫皮,面部獠牙狰狞,虬结肌肉上全是一道道闪烁符文…

这二人都是真仙,气势不凡,但来到不远处后全都小心翼翼弯腰拱手:“见过天尊。”

天尊?

张奎倒是第一次被人如此称呼,脸色冷漠开门见山问道:“你们来幽冥境做什么,幻梦罗浮二境如今是什么情况?”

实力弱小时,有些事必须婉转曲折,但以他如今修为,天地乱相,干脆直接以势压人。

“这…”

道袍老者和强壮古族在张奎气势下头皮发麻,咬了咬牙低

小康标准,

头道:“不敢隐瞒天尊,我二人是受命而来。”

接着,道袍老者小心道:“在下道号离魂,乃是幻梦境主座下七梦仙之一,这位是罗虬,乃是罗浮境辰箜岛岛主。”

“自上古大战后,万古仙朝名存实亡,三位境主消失,强者占据一方互不相让,但就在千年前,本以没落的老境主一脉忽然崛起,以杀伐祭祀邪神,统一了幻梦、罗浮二境。”

“直到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个邪神便是凶名显赫的幽神,老境主后代早已被夺舍,但无人敢反抗。”

“数年前,我们接到命令,前来幽冥境寻找上古冥府,但来后才知道冥府秘境已经消散,而且还被凶物盯上,连番大战损失惨重,也不敢回去复命。”

说到这儿,道袍老者眼中闪过一丝怪异,“就在数月前,我们与神殿突然失去联络,更古怪的是,船上幽神祭坛也力量消散…”

张奎点了点头,脸色平静道:“无须奇怪,幽神已死,乃是我亲手斩杀。”

此言一出,天地间一片寂静。

张奎也懒得解释,而是与罗长生飞速交流。

“前辈猜测没错,幽神一面在宇宙中肆虐,一面早已入侵万古仙朝,只是他派人寻找冥府做什么,为何不亲自来找?”

“老夫猜测,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图谋千刹幻莲分身乏术,二是他最近才发现了什么,因此先派大军占领。”

“还有,你可曾发现,这幽冥境和你那功德金莲有些类似,更像一种宇宙洞天类武器?自古相传万古仙朝三境是上个宇宙残留,但天地大劫下,还有什么东西能够残留?”

张奎眼中精光爆射:“是另外的先天至宝莲子!不知什么原因没有逆反先天原形,但一定隐藏着巨大秘密!”

说到这儿,张奎联想起了许多。

幽冥境能够吸收宇宙灾劫之气,演化万千灾兽,死后又去了哪里?

他在冥府找到的恐怖神像,其蕴含破灭一切煞气,若不是地煞七十二术演化规则星辰,根本无法掌控,更像是某个大型阵法机关…

还有刚才可凭借神像驱动吸引整个幽冥境力量…

事实已然明确,幽冥境本身就是一件毁天灭地的恐怖神器,只不过受损严重,又未逆反先天。

幻梦境、罗浮境呢?

那里又隐藏着什么?

想到这儿,张奎忽然心有所感笑道:

“或许,曾经试图反抗的,远不止我一个…”

……………………

星海浩瀚,千万年不过一瞬。

而生命伟大,就在于短短时间内,于这黑暗宇宙中爆发夺目光彩。

开元神朝开始了爆炸性发展。

一方面,黄阁在曼珠迪雅带领下,前往一个个残存生命星辰施展种莲之术。

一座接着一座生命星辰轮回核心开始化为金莲,重新爆发生命力的同时,和功德金莲本世界产生了联系…

玄阁在张奎指示下,无数天才炼器大师闭关讨论,弄出惊天计划:

以功德金莲为主,无数生命星辰环绕,神道网络连接,集合无数生灵香火愿力,将功德金莲世界提升至仙王乃至更高层次。

为了这个计划,整个神朝疯狂运转。

数不尽的星官被派往种莲后的生命星辰,教养万物,重整秩序,日月星官系统正式成型…

神朝舰队开始奔赴四方,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获得足够资源,凭借仙门之力又能无视距离穿梭,于是宇宙中又多了一个幽灵舰队的怪谈…

而在功德金莲本世界,无数天骄英才聚集,一边疯狂修炼,一边随同舰队四方力量…

阴阳大劫已不再是秘密,神朝上下都在为之进行着准备。

…………

张奎也没闲着,亲自前往幻梦、罗浮二境。

幻梦境如同其名,乃是个似真似幻之地。

这里有些类似神道梦境和佛门极乐境,前两者依靠香火愿力支撑,而幻梦境则吸收全宇宙生灵梦境溢散神念之力维持。

不同的是,这里竟可以化虚为实,一座座真实恢弘大陆游离于梦境中,力量体系依托梦境化虚为实诞生的怪异。

罗浮境则更像是真实仙境。

狂暴的星空灵炁在这里汇合,融汇成一望无际的灵炁海洋,庞然汹涌,数不尽的星空巨兽在其中繁衍生息,互相吞噬。

奇怪的是,这些星兽完全丧失了高级灵智,没有向星空邪神进军渴望,反倒一个个体型不断巨大化,常能看到如鲲鹏般遮天蔽日者。

灵炁海中,又有一座座岛屿自成天地,似乎参照了生命星辰体系,人为炼制而成,是最安全的修炼之所。

每个岛屿都有岛主统治,或是上古大战遗留者,或是或是后来崛起的古族妖仙,实行残酷的奴隶统治。

正如那道袍老者所说,幽神已将这里统治。

然而在幽神陨落后,迎来的不是翻身解放,而是更大混乱。

无论幻梦还是罗浮境,强悍者都占据一方,彼此合纵连横,烽烟四起,血腥杀机弥漫苍穹,人人都想成为新的天地之主。

张奎没有参与其中,而是隐藏观察。

脑海中,罗长生冷笑道:“看到了吧,这便是我们建立无极仙朝原因,也是我们后来失望原因。”

“你说仙朝等级森严,但却能保持秩序,然而更恐怖的便是人心,人人都想逆天崛起,破坏规则,引发混乱,重定秩序,杀劫永不停歇。”

“你那开元神朝看似团结,但终究不过是虚幻泡影,你若离开,早晚有一日会变成这样。”

“老夫早已厌倦,道之尽头亦令人绝望,老夫只想看看那些黑手究竟是什么玩意…”

张奎沉默了。

如果以前,他必然会回怼一句:“若不去做,如何能知道结果?”

但现在随着生命进化,视线穿越过去未来,他知道罗长生说的没错。

许久,张奎眼神坚定:“大道无恒,变幻莫测,若是神朝日后腐朽,毁去便是,至少我知道现在自己该做什么…”

“毁去便是?”

罗长生淡然道:“掌控乾坤,不以物悲,不错,你的口气,已经有点儿像曾经的我了…”

娘得!

张奎心中莫名不爽,不想再理会这老家伙。

……

幻梦、罗浮二境,彻底成了杀戮海洋。

张奎已顾不上理会,因为他知道,整个宇宙到处都是这样,是大劫来临前的混乱与疯狂。

两个世界的幽神殿已彻底沦为废墟,暴怒与贪婪,借推翻邪神之名,让一切不复存在。

因此,即便以他的修为,也足足耗费一年才到达了两个世界的核心。

他们猜测果然没错,三境皆是恢弘世界神器。

幽冥境乃是收集全宇宙煞炁,演化后给上古冥府充能,由远古神像释放,一击就可破灭星系…

幻梦境有点类似曾经的千刹幻莲,但威力简直是天上地下,化虚转实轻而易举,即便仙王也难以逃离,毁灭创造尽在一念之间…

罗浮境则是大型奴兽神器,不说外面成千上万可吞噬星辰巨兽,核心更是有一只难以理解的星兽,强悍到令人心颤,还好陷入沉睡中…

可惜,这三件神器都已破损,但能够从阴阳大劫中存留下来,可想而知当初的强悍。

三件神器毁灭命运已经确定,估计这次这次阴阳逆转大劫后,就会逆转先天,化作至宝莲子遁去,等待下一次复苏。

既如此,张奎也就不再客气。

幽冥境,数不尽的灾兽被抓捕,有些提炼妖骨作为金莲万界体系支撑,有些用作仙门动力,无用的则镇压仙王塔,作为“时光漫流”动力…

幻梦境,开元神朝大军降临,平复乱局,同样将数不尽诞生于梦境怪异镇压,而世界核心也被张奎一件件抽走,用于完善神道梦境…

罗浮境,天阁群仙统领万千舰队镇压一切,庞大星兽群被抓捕成为御兽司大军,至于核心恐怖星兽,张奎则在罗长生指导下,炼化成身外化身…

一切都在忙碌中,不知不觉百年已过。

而与此同时,宇宙开始发生诡异变化:

阳世宇宙,无尽黑暗虚空竟然出现了个小型黑洞,充斥无尽混乱与疯狂,一边吞噬万物,一边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膨胀…

阴间宇宙,一点光明于黑暗中绽放,不断膨胀收缩,好似天地初开巨卵…

阴阳逆转最终大劫,开始降临!

喜欢从杀猪开始修仙请大家收藏:

“此事不妥!”

听到张奎计划,罗长生吓了一跳,连忙劝道:“莲子虽是先天至宝,但那些黑手也难以理解,他们非仙非神,不知道有何威能,若是不小心将其提前唤醒,一切都没有挽回余地。”

张奎微微一笑,“前辈教训的是,不过你有所不知,这莲子最擅藏匿,种下后难以察觉,即便他日花开之时,也不知我已非我。”

说着,抬手看着手中莲子,“一切恐惧都来自未知,只有弄清这些黑手真身,未来才有获胜机会!”

罗长生沉思了一会儿,“说的也对,不过终究是一招险棋,你自己做决定。”

张奎点头,“为免意外,要换个地方施展。”

小康标准,

…………

幽冥境,万物衰败,煞气滚滚。

一块荒原之上,宇宙胎膜突然被撕裂,随后张奎飘飞而出,仙王塔随之现身。

张奎眉头微皱望向四方,“奇怪,短短时间内,这幽冥境环境怎么比以前更恶劣?”

罗长生淡然道:“你莫非忘了幽冥境主尸体?那可是接近半步星空霸主邪物,若是疯狂撒野,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事。”

“哦,原来是那个。”

张奎微微摇头,麻烦太多,竟忽略了这件事。

长生星域最终战役中多方势力纠缠,星兽们将幽冥境主尸体当做底牌,异变后成恐怖邪物,他不得已将其放逐幽冥境。

相对于幕后黑手,幽冥境主邪尸显然不算什么,因而没放在心上。

“随后再说吧…”

张奎整理思绪,手中先天莲子缓缓出现。

没错,他要在幽冥境使用此宝。

幽冥境乃附属宇宙,煞气汇聚之地,即便有什么问题,也能作为缓冲。

先天莲子神韵内敛,从外表看只是一粒金光,但随着张奎灵炁注入,异变顿生。

风停了,

空中煞云凝滞,

大地四野有种诡异的宁静。

仙王塔中观察的罗长生瞳孔收缩。

他敏锐地察觉,这先天莲子波动,竟然使得周围时间开始凝滞。

仙王塔虽说也有此能力,但却要献祭大量邪物,而莲子仅凭波动就能做到,已近乎道!

张奎不敢怠慢,立刻使用隔垣洞见仙法。

千刹幻莲可以沟通佛界,溯本回源后当然更加强大,只见一点金光于上空开始蔓延,很快显露出佛界绚丽景象:金山玉水,佛光满天,飞天起舞。

张奎早知道佛界真面目,当然不会被迷惑,右手捏动法诀一指,先天莲子瞬间消失。

再出现,已深深扎根佛界膜胎。

无声无息,没有丝毫波动。

先天莲子几乎一瞬间就开始发芽,金色藤蔓根须不断扩散蔓延,但很快又消失不见。

佛界光膜随之渐渐消失。

“成了…没惊醒对方!”

罗长生的声音有些激动,别看他假死脱身,又和张奎定下种种计划,但其实没有半分信心。

这是第一次算计黑手,意义重大!

“还好…”

张奎也松了口气,传音笑道:“大象往往不会注意身下的蝼蚁,尤其是沉睡之时,等莲子成熟之时,怕是才会发觉。”

罗长生眼神热切,“需要多长时间?”

张奎微微摇头,“此宝从道之源头流出,可自行掩藏天机,别说我们,就是那些黑手也算不出。不过从莲子中得知,至宝演化有三个阶段:侵染、依附、脱胎。”

“侵染之时,莲子会在无声无息中将力量蔓延整个佛界。依附之时,便能控制影像宿主神魂。最终脱胎,便是功成之日!”

“好,果然好宝贝…嗯?”

罗长生喜悦被打断,两人齐齐望向北方。

那边煞云滚滚,绿色雷霆疯狂闪烁,天地煞气暴动,显然正在发生大战。

张奎眼睛微眯,裹起仙王塔瞬间消失。

眼下诸事安定,有的是时间查看,若是那幽冥境主邪尸,正好收入塔中镇压。

张奎纵光而行,十万里转瞬即至。

眼前果然正在大战,对敌双方却出乎意料。

一方是万古仙朝大军,独有的青铜盘状星舟上下翻飞,勾连成古怪阵法,除去幽冥境的黑色与幻梦境的青铜色,竟然还有不少紫玉色星舟。

“罗浮境…”

张奎愕然,没想到竟会在这里碰到。

万古仙朝早已没落分裂,其中最强大的罗浮境始终神神秘秘,疑似被幽神控制,如今终于现身。

而被他们包围的,却是熟悉。

一个是幽冥境主邪尸,也不知后来吞噬了多少生灵,如今身高千米盘膝而坐,全身漆黑,三头六臂,獠牙狰狞,如同神像。

另一个则是第三代幽冥境主死后七彩水晶骸骨,同样有数百米长,被那幽冥境主邪尸镇压,缓缓往自己身躯内吸收。

“咦,有意思。”

仙王塔内,罗长生笑道:“邪物偏离大道,即便仙王神孽,也不过半步星空霸主。”

“这两具邪尸也不知吞噬了多少生命,若是融合后,恐怕真能突破。仙王御神通最喜欢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看到后肯定想收藏。”

张奎有些无语,却也瞧出当前形势。

万古仙朝三方势力虽不知什么原因联合,但布置大阵显然只是围困,畏畏缩缩不敢上前。

而那幽冥境主邪尸,也根本不在意包围,专心吞噬容纳七彩琉璃骨。

想到这儿,张奎摇头道:“既然老张我看到了,这东西就别想出世!”

说罢,一出手便是周天星斗大阵。

轰隆隆!

天地煞气如炸雷暴动,战场双方都吓了一跳。

张奎布置阵法,乃是用上古神像煞气化剑。

这东西诞生于上一纪元,能够熬过宇宙阴阳逆转大劫,来历很不简单,几乎是煞气极致,万物皆可破。

在煞气汇聚的幽冥境,曾经用来镇压核心上古冥府,如今再次现身,有号令天地之势。

张奎也有些惊讶,他能感觉到,周天星斗大阵引来的,竟是幽冥境宇宙之力。

好似,在操控功德金莲!

张奎心中若有所思,不过此刻却顾不上多想,捏动法诀,大手缓缓抬起。

幽冥境上空,无边煞云疯狂汇聚。

绿色、血色雷霆海潮般炸裂,引发的波动竟然让地面一块块巨石临空飘起。

最终,一只黑色大手遮蔽了苍穹。

“嘶…不对!”

仙王塔内,罗长生有些惊讶,这种威势已经和星空霸主相似,随后他看了看周围,眼中若有所思:“这幽冥境…怎么有些像武器…”

战场上的双方自然有所反应。

万古仙朝星舟舰队也顾不上包围邪尸,迅速分散疯狂逃离。

幽冥境主邪尸也停下了吸收七彩琉璃骨,三头六臂挥舞,身后一轮黑色佛光成型,对着苍穹发出凄厉嘶嚎,充满了不甘与愤怒。

张奎一声冷哼,反手一按。

轰!

整片大陆轰然塌陷,出现巨大掌印。

幽冥境主邪尸被压得四分五裂,和那散落的七彩琉璃骨融合在一起,缓缓蠕动想要聚集。

这种等级邪物本就有不死特性,粉身碎骨,反倒更容易发生异变。

张奎哪会小康标准等待,仙王塔轰然而出,将其收入虚空,镇压在熊虫二妖旁。

很快,幽冥境天空恢复,唯有地面巨大掌印周围悬崖哗啦啦塌陷。

随着张奎出手,他的身形也无法影藏,出现在苍穹之上,远处一艘艘盘装星舟缓缓围了上来。

“哼,不知死活。”

张奎一声冷哼,他对于万古仙朝没好映像。

无论曾入侵天元星的幻梦境,还是后来嗜杀的幽冥境势力,都曾敌对。

然而就在他准备动手时,一个人影突然闪身而出,在天空中倒头就拜:

“属下恭迎大人回归!”

喜欢从杀猪开始修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