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仙家折腾你的症状*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呼唧唧!”听到关横的夸奖,净土旱鲶显得十分高兴,欢欣雀跃,关横随即扔给它几块灵砖,旱鲶就带着小鯰儿们到旁边慢慢享用美食去了。

“现在,咱们先来收拾这个家伙吧。”说着,关横已经走到了燕尾蠼螋王近前,随即抬脚踢了踢对方的脑壳,这蠼螋王顿时疼得浑身栗抖颤晃,嘴里发出吱吱尖叫。

“还没死透啊?”关横此时带着几分戏谑之意笑道:“滚起来,让本少爷瞧瞧你还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呼!”恼羞成怒的蠼螋王憋足一口气,猛然直立而起,张牙舞爪冲向关横,誓要和对方来个鱼死网破。

“啪!”关横都没抬眼看这个家伙,顺势一巴掌扇了过去,正好打在这家伙脸颊上,“噗呲!”这一掌顿时打塌了蠼螋王半边脑袋,使其出现龟裂痕迹,不断飙喷血雾。

“咚、咚、咚!”感到剧痛无比的邪虫之王脚下不断后退,这家伙现在已经被打蒙了,几乎没有方向感,下个刹那,脚下一滑顿时跌扑在地。

“嘿嘿嘿,你都已经变成这副要死的模样了,还有什么活着的意义吗?”

魔魈此时一把薅住蠼螋王的脑壳,随即狞笑着对它说道:“倒不如让爷爷发一发善心,现在就送你上路,当是解除痛苦了。”

“吱吱!”万没想到,此时此刻,蠼螋王凶心不改,竟然张嘴碰触一口毒息,朝着魔魈面门涌去。“小心!”旁边的甲貅王、独角冰蛟俱都高声提醒。

“放心,早就防备着它这一手呢!”

“呼!”说时迟,那时快,魔魈掌中破冰镩猛然迅速疾落,带动的风压瞬息吹散了那股毒息,还顺势砸在了蠼螋王脑壳上,打得对方颅首迸碎。

“咦?”

原本对于击杀这邪虫之王魔魈还不怎么在意,只当是碾死一只臭虫,可就在下个瞬间,它陡忽伸手一抄对方死尸,然后说道:“关爷,你瞧这家伙的后脑、脖颈的缝隙内是什么东西?”

“等等,我来看看。”说着,关横已经凑到近前观瞧,紧接着,他说道:“魔魈,赶紧把那些地方撕开看看。”

“好嘞。”听到了这话以后,魔魈立刻伸手扒住对方躯壳缝隙两边,而后低吼一声:“开!”

“嘶啦!”下个瞬间,魔魈就把对方脖颈周围的甲片缝隙扩大数倍,“当啷!”下个刹那,从那个甲片底下掉出一样东西,魔魈定睛细瞧,随即低呼道:“关爷,是血脉凝晶!”

“嗯,有拳头大小,质量也不错。”接过魔魈递上的东西瞧了瞧,关横又道:“再翻翻看,也许还有呢。”

“是是。”闻听此言,魔魈立刻兴致勃勃的搜找起来。

“这里还有!”

“咦,此处也有两颗。”魔魈一边翻扯对方背脊上的甲片,一边低呼:“这家伙身上简直像血脉凝晶的宝库一般,竟然有这么多?”

“喂,魔魈,还有吗?”甲貅王听了它的话,有些诧异的说道:“现在你都已经找出二十多颗了!”

“确实还有,你看这里,又是三颗。”

说着,魔魈把找到的凝晶在大家和关横面前晃了晃,然后继续搜找,关横说道:“慢慢找,不用着急,据我估计,这家伙从头到脚的血脉凝晶,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不,甚至还有可能更多呢。”

“咦,为什么这蠼螋王体内会有如此之多的凝晶?”若桃说道:“咱们这一路上击杀的邪虫也不少了,可谁的身上也没有它的‘储量’多啊。”

“大概是这家伙吞噬的同类也不少,所以才会连对方体有仙家折腾你的症状内的凝晶也霸占了。”关横如此分析道。

“为什么大哥能看出这

有仙家折腾你的症状*

个蠼螋王喜欢吞噬同类呢。”安颜开口问道。

“很简单,魔魈已经把它腹部扯开了,仔细看看就知道,它肚子里有不少没消化的燕尾蠼螋残骸。”关横随口道:“所以我推断这个家伙喜欢吃自己的同类。”

“原来如此。”安颜和其他姐妹听到了关横的说法,都不约而同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此时此刻,魔魈又抬起头来笑道:“关爷、关爷,我又找到了七、八颗血脉凝晶。”

“嗯,就单是这些,已经算是收获不小了。”

关横点了点头,随即道:“魔魈,我看你也已经找得差不多了,现在让虫母和老猴扒下这家伙所有的甲片,然后开始焚尸,之后再看看有没有其他凝晶存在。”

“好嘞。”听到这话以后,魔魈立刻点头,随即退到了旁边,与此同时,邪蛁虫母、白眉老猴扑到前面,三下五除二就把蠼螋王的外甲全剥光了,拿给土宫蟾收好。

“轰!”下个刹那,虫母和猴子同时释放出猛火,笼罩了整个蠼螋王身躯,烧得它是噼里啪啦作响,就在这么个时候,霜眉古驴凑到了关横近前,用脑袋轻轻拱了拱他的手肘。

“哎呀,我把这个给忘了!”见到古驴过来,关横一拍巴掌,随即对它苦笑道:“不好意思。”

“怎么了,关横?”听到他的话,芫歆扭头发问。

关横指了指古驴脖颈的箱笼,摇着头说道:“之前答应把所有的邪虫血肉都都交给古蝗王虫胎炼化,结果这蠼螋王的死尸却给忘记了。”

“呃,原来是这件事!”

芫歆和其他姐妹,以及别的同伴听到这话以后,俱都有些尴尬起来,但是古驴却啊呜、啊呜叫了两声,那意思是在说:“没关系,虫胎表示你们现在灭火,时机刚刚好。”

“什么意思,难道虫胎还喜欢吃熟的邪虫肉吗?”若桃眨了眨眼睛,如此问道。

“小女鬼,关于这件事,我想我可以解释了。”关横说着,指了指前面被烈焰包裹的虫尸,继续言道:“你们看看它的样子。”

“哦?”闻听此言,所有的同伴都把目光集中在了被猛火焚烧的虫尸上,大家这才发现,虽然被火烧了十余息,这虫尸仍旧只是在噼里啪啦作响,然而却没有半点被烧毁的样子。

关横此刻才解释道:“大家看见了吧?蠼螋王的外甲不但轻巧坚固,还有一定防火性呢。”

喜欢御鬼者传奇请大家收藏:

不一会工夫,数百只漆黑蠼螋的尸体都被古蝗王虫胎炼化,只剩下成堆的甲片和血脉凝晶留在原地。

“不错不错,这些甲片都被保存的相当完好,辛苦大家了。”珍雯一边检查,一边笑着摸了摸霜眉古驴的脑门,言道:“还有你,谢谢啦,小驴儿。”

“啊呜、啊呜。”闻听此言,霜眉古驴得意洋洋的昂起头,显得格外高兴。

“甲片我让土宫蟾替你收好,至于这些血脉凝晶,按照老规矩,小块的留给虫胎,至于那些大的,也让土宫蟾先收进蟾鼎内。”

关横双手抱肩,表情平静的说着这些话,突然,他顿了顿,又把话锋一转:“不知道大家注意了没有,咱们进入此处以后,有些古怪的情况……”

“什么古怪的情况?”若桃抢着问道。

“那就是,咱们一直没有遇到燕尾蠼螋之中的最强者,虫王!”

关横轻描淡写的说出这句话,而后接着道:“但是有这么多燕尾蠼螋栖息之处,是不可能没有虫王这种存在的,否则,它们早就被分割成大大小小的单独群体了。”

“是啊,我觉得公子说得很有道理。”若桃微微颔首点点头,又问道:“诸位姐妹,大家怎么看?”

“我认为阿横说得对。”卿凰也点头道:“毕竟咱们之前遇到过那么多邪虫群,比燕尾蠼螋规模、数量少得多的虫群都有王级的家伙存在,这蠼螋群不可能没有吧?”

“也对。”古桑女说:“在这蠼螋的地盘走了这么久,首领级别的巨大蠼螋见过几只,但是连小旱鳖都可以摆平那些家伙,若说它们可以指挥数千只蠼螋大军,似乎不太可能。”

“所以啊,这蠼螋群肯定有一个强大的领袖,但这家伙为何到现在还没露面呢?”安颜说着,伸手一拍身边的普兴,说道:“别光顾看着我傻笑,你也说说自己的推测啊。”

“呃,我吗?”普兴摸了摸下颌,稍一思索之后便开口道:“若是究其理由,应该就是怕了咱们才对。”

“惧怕咱们?”

“没错,你我杀进岩壁窝巢内

有仙家折腾你的症状*

,不断屠戮蠼螋的信息,肯定被对方知晓了,所以那家伙要想保住小命,躲起来不露面,不是很正常的选择吗?”普兴如此分析道。

“嗯,基本上就像是普兴说的这样。”关横点了点头,随口道:“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咱们得琢磨个办法把它引诱出来宰掉才行。”

说到这里,关横对土宫蟾使了个眼色,对方立刻会意,瞬息间召唤出数百只小土蟾,让它们在瞬间潜入土内,搜寻躲藏者的下落。

与此同时,关横又对附近的地底砂鲞、净土旱鲶嘀咕几句示意它俩带着十几只小鯰儿钻入了地底,开始从另一个方向搜索对方下落。

“阿横,能找到对方吗?”卿凰此时走近关横身边,悄声问道。

“只要对方是藏匿在土内,应该没问题。”关横如此说道:“而且据我推测,对方除了藏身于地底,似乎没别的地方可去。”

“呵呵呵,明白了。”闻听此言,卿凰放下心,笑着点了点头。

……

十余息后,土宫蟾陡忽低呼一声:“关爷,有发现,是左前方的小土蟾发出的讯号,对方不止一个,兴许那家伙还带着自己的心腹手下呢。”

“好,告诉小土蟾,一定要把对方从地底赶出来,有多大劲就给我使多大劲!”

关横下了死命令,土宫蟾答应一声,随即用精神力和所有的小土蟾沟通,“轰隆隆——轰轰轰——”瞬息间,地底传出了阵阵沉闷的响声,看起来,双方已经动上手了。

“乒乒乓乓!”说时迟,那时快,有数十只小土蟾在瞬息间窜出土内,纷纷落在了附近。

紧接着,地底再次传出隆隆响声,“唰啦啦——”这个时候,窜蹦出来的是躯体不住旋转的砂鲞,它发出了尖锐叫声:“吱吱吱!”

“注意,小土蟾和净土旱鲶联手对方那些家伙,大家赶紧往后退退。”听到地底砂鲞的叫声,关横忙不迭挥手提醒同伴们,姑娘们以及群兽立刻向后倒退了几步。

“嗤嗤嗤!”下个瞬间,十余只小鯰儿翻滚着从土内飙出,它们在空中打着滚,随即翻转落地。

“轰轰轰!”

“咚咚咚!”

顷刻间,遭受重击的巨大蠼螋挟风飞出地底,随即砰然摔落在地,喷着大口血雾,这家伙已经只有进气没有出气,马上就要不行了。

“这家伙是蠼螋王吗?”“不是,充其量只是个小喽啰。”关横此时摇了摇头,如此推断道。

“那蠼螋王还在地底和大家缠有仙家折腾你的症状斗呢。”魔魈说道:“关爷,要不然咱们现在下去确认一下。”

“没那个必要了。”关横只是侧耳聆听了数息,便对大家说道:“战斗基本上已经结束,小土蟾和净土旱鲶稳占上风,马上就要取胜回来了。”

“是吗?”闻听此言,芫歆不由得失笑道:“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些难以置信呢?”

“不信的话,你稍等数息,我想它们很快就会回来了。”说完这话,关横抬手指了指面前的深坑,嘴里念叨着:“一……二……三……四……五……嗯,差不多了,它们应该到了。”

“砰!”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关横说出这句话后两息工夫刚过,深坑内骤忽传出暴响,一个巨大身影硬生生被击飞出动,随即恶狠狠摔在了附近地面上。

这家伙被摔得晕头转向,原本想要挣扎着爬起了,却发觉浑身使不上劲,“噌!”电光石火间,净土旱鲶从洞内窜出,而后用自己的身躯压向倒霉的蠼螋王。

“啪嚓!”

“吱吱吱!”

骤感剧痛的蠼螋王骨头被压碎了七、八成,这家伙疼得两眼金星直冒,哇的喷出一口血雾,紧接着脑袋一歪,彻底疼晕过去过去了。

“呼唧唧、呼唧唧!”经过和对方在地底的一场恶战,就算有小土蟾协助都好,净土旱鲶也累得不住喘息起来,关横此时走上前,轻轻一拍它的脑门,笑道:“辛苦啦,你做的不错。”

喜欢御鬼者传奇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