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能做的自罚有流程还要憋尿 完整版_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手下的员工听到老板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怎么没人把他给沉了’,就禁不住打颤,这事也太槽了,咱别说行吗。

他问:“张总,您看……”

“继续收集信息吧。”张建磊考虑再三,让手下员工继续忙活。

在张建磊看来,紫园食品厂的老板徐虎跑路了,这个事说不定是个转机。

他想起一件事来,正想着再问问手下的员工,看着眼前空荡荡的,这才想起来他已经让人走了。

“打电话问吧。”张建磊嘀咕了一声。

打了个电话,等对面接通了以后,不足一分钟就结束了通话,张建磊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紫园食品厂里现在乱套了,厂里的员工情绪都很大,老板都跑了,发工资的人没了,欠他们的三个月的工资也没着落了,这些员工就更没人把厂里的部门主管、经理这一层级的管理人员当一回事了。

甚至连个别管理人员也掺和进来,他们想通过这种方式拿回自己的工资来啊。

……

这个时候,夏泽凯不知道他想收购的其中一个目标还出了这种事。

夜幕被光明撕裂,橘红色的光再一次照耀在这片大地上,新的一天又到来了。

夏泽凯今天起了个大早,下楼去买了点早餐回来,等着他老婆起床后,俩人一块吃完了。

“泽凯,我得走了,你多看着她们俩点,对了,丫头昨晚上说要学画画什么的,我没听明白,你等会儿再问问她们老师。”罗希云叮嘱他。

“好,时间还早,路上开车慢着点。”夏泽凯吆喝了一嗓子。

正打开房门往外走的罗希云回头不耐烦的说道:“我知道了,你可真啰嗦。”

“臭娘们!”

看着时间到七点以后,夏泽凯才去把正睡着觉的丫头和桐桐给喊醒了,她们俩都很不情愿起来,被爸爸从被窝里拉出来,一副我很不开心的样子。

尤其是丫头,一头披肩长发在头顶上捆绑成了一个大丸子,这会儿被夏泽凯拆开后,瞬间变得乱糟糟的,头发遮住了大半的脸,天黑了就是现成的女鬼。

自己能做的自罚有流程还要憋尿 完整版_

“爸爸,我们老师说要学画画,还要学跳舞和逻辑狗。”丫头说道。

夏泽凯刚才听他老婆提了一嘴,可昨晚下午去接的时候没听到信儿啊,‘晨星班’QQ群里里也没发这个信息啊,这是要闹哪样?

他问:“你们老师什么时候说的?”

“就在幼儿园说的啊。”丫头理直气壮的说道。

夏泽凯牙疼。

给桐桐扎辫子的时候,夏泽凯还问了她们:“你们想学什么啊?”

“嗯,嗯,我想学画画。”

“我要学打架!”桐桐顺嘴就来了一句,说完后,不顾爸爸给她扎着辫子呐,还蹦起来伸胳膊伸腿,嘴里喊着:“哼哼哈嘿!”

“-_-||”夏泽凯脑袋上淌瀑布了,神特么打架,那是学功夫。

夏泽凯对他家老二也是无语了,他们两口子怎么看都不像是有暴力因子的人啊,怎么就生出这么个玩意来。

是谁教坏了她吧?

夏泽凯心里打了个问号,下一刻,他笑眯眯的说道:“桐桐,咱学舞蹈行不行,拉开筋以后也能高抬腿,动作可漂亮了。”

“真的吗?”桐桐天真的养着小脑袋问道,她知道个啥啊。

夏泽凯很肯定的点头:“你想想爸爸什么时候骗过你,这样吧,让姐姐和你一块学舞蹈,姐姐再报一门画画,你看行不行?”

桐桐小脑袋转不过来了。

生活给了夏泽凯很大的惊喜,也给了他一个很大的惊吓。

带着俩闺女杀向幼儿园的时候,路过一家门匾上写着‘尚武跆拳道’的门店时,桐桐拔不动腿了,她嗷嗷叫唤着指着那里喊:“爸爸,我要学这个,哼哼哈嘿!”

夏泽凯看了那个店一眼,以前的时候压根没注意他,今天才觉得它怎么这么碍眼!

“桐桐,时间很晚了,再不走就迟到了,咱们先去幼儿园,等下午放学了,爸爸再带你去看看。”夏泽凯哄她。

桐桐不疑有他,高兴的要蹦起来了,她不停的点动小脑袋,说:“好呀好呀!”

到了幼儿园门口,夏泽凯看到闺女的带班老师‘开心老师’时,想问问她画画、舞蹈和逻辑狗是怎么回事。

刚走进了,就听到有一堆家长正在七嘴八舌的问话。

感情不是他一个人不懂。

开心老师也说了,这三门是他们幼儿园组织的兴趣课,不包括在正常的授课范围内的,家长可以给孩子们自愿报名,也可以不报名,没有人强迫。

“那多少钱啊?”有的家长就着急问了出来。

这回有个老师说道:“画画380,舞蹈490,逻辑狗贵一点560元,我们这个课程可比外边的兴趣爱好班便宜多了,我们是一周一节课,费用是半年的。”

“嗯,确实比外边的便宜,我去问了一家兴趣培训班的,他们那边画画一个月就得三四百哪!”

“可不是,我给我闺女报的那个舞蹈班,一年费用3000多块钱,不过逻辑狗是什么东西,没听说过啊?”

“这位家长,逻辑狗是锻炼孩子思维和反应的,孩子们现在这个年龄段开始接触逻辑狗,对锻炼他们的思维是很有好处的,以后学习也会更容易适应,能够更好的开发大脑,会让你们的孩子比其他的孩子更聪明。”

这位老师算是抓住了家长们的小心心了,最后一句话的杀伤力无敌了。

她接着说:“像画画的话也能够锻炼他们的小手肌肉控制水平……”

她这么一说,让家长们都觉得是这么回事,自己家的孩子就是比别人的聪明,还得比别人的更聪明才行,这个钱交的值。

夏泽凯在后边听到后,寻思这套路满满啊。

但,搁不住闺女喜欢,丫头还生怕爸爸忘了给她报名,喊道:“爸爸,我要学画画,别忘了哦。”

“忘你个头。”夏泽凯想给她一巴掌。

把她们俩交给开心老师,看着她们俩背着小书包一蹦一跳的进去了,夏泽凯在门口等着开心老师回来后,问了她一声:“开心老师,钱怎么交?”

这年头还没有二维码扫码,也没办法支付宝、QQ转账,真是麻烦。

但还有更麻烦的,‘开心老师’说:“这个等统计完学习名单后,我们会给家长们在群里发一个银行账号,到时候想学习哪一门课程,直接往账号里转账就行了,我们拿到回执单以后就会给孩子们定下名额。”

“这么麻烦自己能做的自罚有流程还要憋尿,我现在交现金不行吗?”夏泽凯问道。

这个法子太耽误时间了。

还有几个家长也跟着说道:“就是啊,还得去转账,转完账还得跑回来给你们回执单,多耽误事,我还得上班呐,不行就不学了,以后还指不定多少麻烦事。”

“就是啊,我们直接在你们这里交现金不就行了,用得着搞得那么复杂吗?”

这一下又乱套了。

最后有位老师站出来说道:“各位家长,咱们现在还只是统计学习名单,统计一下谁想学哪门兴趣课程,交钱的事情还不着急,大家先回去忙着,回头我们往群里统一发信息,行吗?”

“可以!”有家长应了一声。

夏泽凯也走了,他还有好多事呐,哪有工夫光在这里瞎扯淡。

路过那家‘尚武跆拳道’时,夏泽凯看着大门上还挂着长长的铁将军,他寻思静桐食品店是时候开个分店了,幼儿园门口开跆拳道馆是什么思想,诱发孩子们的暴力因子吗?

吃点溶豆还能给孩子补补微量元素,补充一下缺损的营养呐!

“唔,回头让郭颖过来问问房东,这店还租不租了。”夏泽凯心里打定了主意。

为了纠正老二的正确价值观,他会想尽一切办法。

没办法,谁让桐桐她爹有钱。

……

市政,汪宏生的办公室里,刚才下边的人给他汇报了,紫园食品厂的老板徐虎提桶跑路了,走的时候还把公司账上仅剩的一点现金给划拉走了。

等紫园食品厂公司里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徐虎已经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有人知道徐虎家在哪里,他们直接去了徐虎家里,可发现家里同样是人去楼空,他老婆孩子和七十岁的老娘都找不到影子了。

好家伙,这是提前策划好的吧!

“小刘,报警了吗?”汪宏生问他。

小刘叫刘心晟,是市政办公室的办事员,分到汪宏生这边,给他干杂活的。

他说:“紫园食品厂的员工已经报警了,不过工厂那边的人都比较激动,还有人组织厂里的员工拉横幅了,正闹着呐。”

“简直岂有此理。”汪宏生大怒。

刘心晟也分不清楚他骂的是提桶跑步的徐虎,还是闹事的人,也不敢说话,就站在那里,闭口不言。

“小刘,你去公安局那边了解一下现在什么情况了。”汪宏生冷静下来后,开始安排了。

“对了,你再问一下高新区那边现在是怎么处理的?”

“是,我马上去。”刘心晟出去了。

剩下汪宏生自己在办公室里坐着,他‘啪’的抬手一巴掌拍到了办公桌面上,震得办公桌上的电脑屏幕和喝水的杯子都跳起来了。

“这帮蠢货!”汪宏生怒骂。

喜欢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请大家收藏:

那么夏泽凯到底有多少钱?

这个问题牵动了很多人的心。

可实际上夏泽凯卡里就还剩下了一百万多点了,手里还剩下了一点现金,还是上次‘凯德家装’分红的那十一万没花完剩下的,几经折腾之后,到了现在,那一笔钱到现在也没剩下几万块了。

倒是静桐发展有限公司账上扣税后的利润已经存了两千六百多万,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银行那边现在是三天两头的给公司打电话,辗转给他打电话,问他这些钱要不要买点理财产品。

30天的、45天的、三个月的、半年的、甚至一年期等等各种不同时间和品种的保本生息的理财产品都有。

银行的工作人员给介绍的也特别带劲,但公司发展太快了,谁也说不好下一步什么时候需要用钱,到现在为止,夏泽凯都还没买过。

这还只是现金流方面的,如果再加上静桐发展有限公司名下的固定资产的话,那这个财产就更多了。

新工厂及其无尘级车间工厂就花费了将近三千万,还有已经下了采购订单,还没有送过来的各种自动化、半自动化生产设备,把这些都算上,再去掉土地分期和分期支付的无尘级车间厂房工程款这两个大块的费用,总体来说,夏泽凯百分百控股的静桐发展有限公司的净资产超过了四千万,负债很健康。

横向对比的话,这个财务数据绝对亮眼。

可惜的是静桐发展有限公司还没有上市,要不然这个报表一发出去,绝对能引来一两个涨停板。

可就算是这些漂亮的数据下边也有美中不足的地方。

今年的2月份,静桐发展有限公司因需要给艾克米智能工厂研究所支付第二笔工程款,再加上其他的费用支出,静桐发展有限公司今年2月份净亏损24.28万元。

而这也是夏泽凯从成立公司以来的第一次大额亏损。

……

从办公室里出来,夏泽凯也没什么事干,他寻思找个地方静一静,想点事。

就在昨天的时候,十一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在京城人民大会堂闭幕了,这一次会议上强调了城镇化建设进程的各个细节方案,强调了相关工作的有序推进,为2007年提出的‘走特色城镇化道路,按照统筹城乡、合理布局节约土地、完善功能’等方面提供了政策性的支持。

在这一个月里,房地产市场出现了一个大的拐点。

同样在这一年,国家对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化现代良性互动也提出了具体的实施和政策上的支持。

夏泽凯看到这个信息的时候,他就意识到这个国家快速发展又要进入另一个阶段了。

他上辈子这个阶段的时候还是普通人一个,就算看到了这些信息,他也不会产生任何联想,意识不到致富的机会来了。

但这一回不一样,他现在有钱,有将近三千万的现金流,这是什么概念?

在这个最低保障工资不过800块,人均工资1500块钱的年代,普通人就算干上100年,再加上每年7%左右的工资增幅,也挣不出这么多钱来。

开车来到市里,在一家咖啡馆门口停下了,他进去后,找了个没人的角落,点了一杯咖啡,就坐在那里开始思考接下来的路子。

心里头想着刚看到的新闻,有两条路子就摆在了眼前,城镇化离不开房子,信息化离不开互联网,而之后十年的发展也让夏泽凯确信了房地产和互联网这两块投资真是一块捞金的海洋。

可特么海洋里除了鱼虾蟹这些财富密码,也可能捞上一条鲨鱼来,把自己吃干抹净,最后只剩下了一坨屎。

他上辈子不是什么互联网达人,可他发达起来是靠的互联网平台。

他也没做过房地产,唯一相关的就是买了一套房子,然后在发达了以后买了人生的第二套房子,甚至没来得及把第一套给卖了,他就回到了这个年代。

“先生,您有什么事情吗?”夏泽凯正在走神的时候,有个服务员来到了他坐的桌子旁边。

看着他杯子里的咖啡一口没动,服务员以为夏泽凯嫌弃他们的咖啡。

夏泽凯回过神来,抬头看了她一眼,摇头:“没事,我想一些事情,你去忙吧。”

“好,先生,您先忙。”服务员走了。

她觉得夏泽凯这个人有点怪怪的,花几十块钱点了一杯咖啡,可一口不喝,真浪费!

夏泽凯好像想明白了,他叨叨:“房地产的水很深啊,我特么在互联网领域里也没什么建树,还是好好的做我的实业吧。”

话虽如此

自己能做的自罚有流程还要憋尿 完整版_

,要是有机会顺带着投资一波稳赚的话,夏泽凯也不介意坐一回顺风车。

想到这里,夏泽凯端起咖啡杯,把这杯量咖啡一饮而尽,走了。

中午,夏泽凯随意找了一家‘水饺自助’吃了六盘现包的水饺,听着挺多的,可那一盘上只有6个水饺。

就是这价格比较便宜,19元一个人,还有搭配的一些小凉菜,还挺有爱的。

晚上,夏泽凯接到了潘琴的电话,这让夏泽凯很意外。

潘琴在电话里问了他那篇文章的事,夏泽凯嘿嘿一笑,就说了四个字:“我瞎编的。”

“去你的,夏兄弟,你现在也不实诚了啊,对你潘姐还遮遮掩掩,我又不要你的钱,还给我来这套。”潘琴很鄙视他。

夏泽凯觉得自己很受伤,他说:“潘姐,我说真的你还不信,我要是不那么写标题,你说说有几个会点开看的?”

潘琴愣了一会儿,不得不承认夏泽凯说得对,因为标题党就是这么来的,你取个平平淡淡的名字,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会点开看。

“你那边最近是不是不大好过?”潘琴问他。

她说的是上一次几个大的互联网平台流传的关于‘溶豆质量和标准’的事,当时水军几乎占领了过半热门文章的评论区,潘琴又不眼瞎,她自然也看到了那些评论软文,一看就知道这是有计划、有预谋、有组织的。

甚至她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事很有可能是夏兄弟做的。

夏泽凯不知道潘琴想到了这么多方面,他说:“没事,我好着哪,潘姐,哪天有时间,我请你和曲哥吃顿饭。”

“还吃什么吃,他最近都胖的不成样子了,肚子比怀孕的女人还大,让他去锻炼也不去,真是气死我了。”潘琴一提起这个事就生气。

她老公曲良平自从做淘宝店以后,在外边跑的时间就少了,最直接的提现就是身材发福的速度让人侧目。

夏泽凯能够想象的出来曲良平挺着大啤酒肚的形象,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挂断了电话以后,罗希云问他:“泽凯,谁的电话。”

“潘姐打过来的,我今天发了篇文章,她过来凑热闹的。”夏泽凯随口说道。

罗希云今天挺忙的,她也没空关注她老公又做了什么,听到他这么说,罗希云特意去瞟了一眼他的QQ空间。

看到日志里第一个挺唬人的标题时,她也下意识的打开了。

看完了以后,罗希云就忍不住吐槽:“有你这么写的吗,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你有钱?”

“瞎扯!”夏泽凯不屑争辩。

……

另一边,张建磊接了夏泽凯这个活以后u,他就开始安排人着手调查青禾食品厂和紫园食品厂的相关信息。

把所有能够搜集到的信息都给归拢整理后,张建磊亲自过目了一遍,然后才安排给了公司专业的人去做分析整理。

他最后拿到了整理后的分析结果,看着结果的时候的时候,张建磊挺头疼的。

不管是青禾食品厂、还是紫园食品厂,都欠着银行的不少贷款,尤其是紫园食品厂的老板,把钱贷出来以后竟然去炒硫磺期货,最让人无语的是他还把这事说给了其他工厂的老板听,好像炫耀自己多能耐一样,很自然这个事就不是秘密了。

“真蠢!”张建磊很无语,这种人都能发展起来,他也无话可说了。

“唔,他们欠了银行多少钱?”张建磊对这个数字很好奇。

不过有一点得承认,这两家工厂的情况已经到了一根弦上了,银行那边不给钱了,沂城的青禾食品厂也好,还是齐城的这家紫园食品厂也好,没有了现金流以后,他们只剩下了一条路。

无路可走!

这也难怪青禾食品厂那边直接放假了,紫园食品厂这边也是上几天休几天的状态,拖延发工资都是轻的,还有原材料供应商那边的长期货款没有结清哪!

“夏老板真有胆量敢接吗?”张建磊很怀疑,这个最后恐怕要和地方政府商谈才行。

但还没等张建磊把这些信息整理好转给夏泽凯,他就接到了手下刚告诉他的一个消息。

“张总,紫园食品厂的老板徐虎跑了。”

“跑了?”张建磊反问了一句。

看着手下人点头,张建磊无语了。

“怎么回事?”

手下汇报:“听说是借了民间贷款,现在被人追上门讨债,他没钱还,硫磺期货那边也赔掉腚了。”

“怎么没人把他给沉了。”张建磊寻思着。

下一刻,他在紫园食品厂的资料上画了一笔,这个事有待商榷了。

喜欢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