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应孩子考试后给他一次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先是巨龙的战争,然后是从天而降的陨石。

绿色的火焰在阳光下升腾,那些不断通过天空中的光门进入城市的蓝色巨龙,还有从剧烈地震中站起身的邪焰地狱火恶魔。

这一切原本只存在于故事中的东西,骤然出现在普通人眼前,对于他们脆弱的认知能力确实是个可怕的挑战。

但对于那些见多识广的人而言,这些不过是强者交战时的“战场信标”,那种种鲜活的征兆是在‘警告’周围的所有人,弱者勿近!

不过其实最主要的战斗都已经结束了,六头黑龙被愤怒的蓝龙们冻成了冰块,它们在织法者的命令下,要把这些黑龙带回魔枢“审判”。

而精锐的碧蓝龙人“接替”了洛丹伦卫兵,在王城“守备”,蓝龙们怀疑这座城市里应该还有隐藏起来的黑龙或者它们的追随者。

黑龙都该死!

崇拜黑龙的杂碎们也都该死!

但死亡之翼却始终没有露面,也不知道是逃了,还是躲在暗处偷偷观察。

小星星向织法者汇报,在希尔斯布莱德丘陵的拉文霍德庄园里,肯定还有最少一头黑龙隐藏,于是五六头成年蓝龙在小星星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向刺客联盟总部杀去。

织法者还在洛丹伦城上空坐镇。

老蓝龙今天心情愉悦,但也心冷如铁。

好不容易来一次东部大陆,好不容易抓住了隐藏起来的黑龙们的踪迹,这一次不抓住机会把它们全部扬了,玛里苟斯这个织法者干起来还有什么意思?

不过蓝龙们“很有分寸”、

它们只管和黑龙有关的事务,对于人类与兽人,以及人类和人类之间的战斗绝不插手。

因而洛萨被卡加斯刺杀袭击的事,尽管蓝龙们能轻易感知到,但它们依然选择了袖手旁观。

人类骑士和碎手兽人的混战还在继续,但洛萨这边的情况却发生了非常微妙的变化,本该是人类和兽人的战斗,却在这会演变成了兽人和兽人的“战斗”。

“呵呵。”

而前方,面对雷克萨的“劝导”,卡加斯•碎手只是发出了几声冷笑,他的手指活动从腰后取下一把淬了毒的战斧,又挥了挥自己染血的刃拳。

他用一种恐吓和威胁的语气,对雷克萨说:

“如果我不想服从你的说教呢?小子,你这布洛克斯的狗!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些?你背叛了你的氏族,你背叛过奥格瑞姆。

现在,你要再一次选择背叛你的同胞了?”

卡加斯的辱骂没有激起兽人猎手的愤怒,他只是沉默着提起两把符文战斧。

左手斧“米莎”,右手斧“雷玛”。

这是德拉诺世界非常传奇的武器,代表了氏族的历史,这两把斧子所承载的历史并不漫长,它们所属的氏族在所有兽人中都不能算著名。

但只要是听过莫克纳萨氏族故事的兽人,都会对这些强悍的猎手们致以最高的敬意。

他们就是兽人中的“精灵”。

氏族中随便拉出一个人来,哪怕是孩子,都有堪比其他氏族最悍勇猎手的力量与技巧,狩猎这回事,是铭刻在莫克纳萨氏族所有兽人骨子里和灵魂中的本能。

在雷克萨抬起战斧时,懒洋洋的大棕熊这一瞬也人立而起,朝着卡加斯愤怒咆哮,天空之中传来雄鹰嘶鸣,后方的街巷中也有豪猪的哼哼。

“如果你不听,那么我会‘劝说’你。如果劝说也没用,我会打晕你带走。”

雷克萨依然是那不紧不慢的语气,但卡加斯却做出了防御的动作,这是他早年间在食人魔的角斗场里养出的极其敏锐的危险感知。

碎手酋长并不知道雷克萨的具体实力,只是知道布洛克斯很看重这个下贱的混血。再加上雷克萨一直很低调,基本上没人听说过他的名字。

对这么一个人产生轻视是正常的反应。

但这会真到惹怒了雷克萨的时候,卡加斯才发现这小子的难缠。一个传奇猎手,外加三头传奇战兽...

他一个人一夜之间就能摧毁一个氏族,只要他愿意。

这样的人,之前怎么会过的那么默默无闻?

“离开吧。”

带着蝙蝠装狼头面具的雷克萨似乎察觉到了卡加斯的犹豫,他轻声说:

“这里不是我们这些兽人该在的地方,这片大地和它的生灵在诅咒我们,我们早就该离开了。”

“嘁”

碎手酋长回头看了一眼躺在瓦里安怀中的老元帅洛萨,这个惜命的酋长在心中计算一下得失,撇了撇嘴,后退着走入阴影,在黑发摇摆中随风而散。

这老头死定了。

没人救得了他,那就让他饱含痛苦的死去吧。

毕竟这就是通往死亡的道路,又漫长又痛苦。

“啪”

一包磨制好的草药丢在了瓦里安和洛萨身前,雷克萨将双斧插在腰间,摸了摸身边的战熊米莎,他转身沿着来时的路离开。

他头也不回的说:

“卡加斯的毒素无药可治,最少在我们的世界是这样。但艾泽拉斯是孕育奇迹之地,或许在这里能有治疗他的办法。

这是血环氏族的狩猎毒药,如果他无药可救,这些最少能让他死的痛快一些。”

“兽人!死!”

悍勇的哈尔弗•维姆班恩上尉骑着马朝着这边冲来,他看到了那怪异的兽人向老元帅丢出东西,他误以为这家伙是要害死人类的重要人物。

便提着剑就要来驱逐他。

雷克萨并没有什么动作,他身后的大战熊米莎也恢复到了懒洋洋的状态,一人一宠就像是被“吓傻”了一样。

直到上尉冲到雷克萨身前时,传奇猎手突然动手,左手扣住战马的脖子,右手朝着上方轰出一拳。

奔驰的战马推着雷克萨后退两步便被强行停在原地,而战马上的哈尔弗上尉则被这一拳打的飞入半空,又打着旋坠落在地。

已经是昏迷过去了。

“最少,勇气可嘉。”

雷克萨用兽人语咕哝了一句,拍了拍怀中已经被安抚下来的战马的长脖子,还给它喂了根胡萝卜。

然后带着自己的大熊,战鹰和豪猪,悠闲的离开了这片交战区。

“那个兽人...”

目送着雷克萨离开,瓦里安心中涌起一股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感觉,不管那家伙的目的如何,他确确实实从残暴的卡加斯·碎手手中救下了洛萨和他。

尽管两个兽人是用兽人语交流。

但瓦里安听得懂他们之间的谈话,这让年轻的国王对于兽人的理解变的复杂起来。

或许并非每一个绿皮都无可救药,但他们中的绝大部分肯定都是坏种!

瓦里安很快把这件事抛在脑后。

他看着怀中虚弱的洛萨,后者的心口被卡加斯刺中,毒素已经进入血液,脸色苍白的可怕,脖子上血管青筋暴起,能看到颜色怪异的血在其中流淌。

战士的怒气也被这怪异的毒素消融,每一次洛萨试图调动怒气压制毒素,都会给他带来更剧烈的痛苦。

圣骑士国王的双手放在洛萨心口,他不断的呼唤圣光,保护着视之为养父的元帅的心脏继续跳动,并竭尽全力的试图挽救他的生命。

王宫门口的混乱引来了王城内守军的注意,在宫廷法师确认是洛萨和安度因遇袭后,负责王城防御的加里瑟斯元帅亲自带着一群皇家骑士冲了出来。

还有几名高阶牧师立刻接手了对洛萨的治疗。

“我们要把元帅送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为他排出体内的毒素,这个过程不能被打扰。”

穿着战斗重甲的加里瑟斯元帅仔细查看了老元帅的状况,他回头语气严肃的对沉默的瓦里安说:

“瓦里安陛下可以随我前往宫廷,国王们都在那里等候混乱结束,您是身份尊贵的人,在现在这个事态尚不明朗的情况下,并不应该到处乱走。

这是给您忠诚的下属们增添不必要的负担。”

“我...”

瓦里安想要反驳,但看着被送上担架,被几名牧师合力用圣光压制毒素的洛萨,他的话就像是卡在喉咙里,完全说不出来。

十分钟之后,在一处彻底封闭的宫殿大厅之外,全身是血的高阶牧师伊森利恩大步走了出来。他身上的血一部分来自于之前的战斗。

另一边来自于紧急的治疗。

他脸色严肃的对等在宫殿之外,焦急万分的瓦里安·乌瑞恩说:

“洛萨元帅体内的毒素很剧烈,会阻碍圣光的治愈力量,我们使用了数种驱散毒素的神术也没有太好的效果。

或许应该邀请卡多雷的月神牧师和德鲁伊们过来帮忙治疗,他们擅长月光神术和自然魔法,对于毒素有独到的见解。

或许能帮上忙。”

“连冕下也没有办法吗?”

瓦里安带着绝望问了句,神态严肃的高阶牧师摇了摇头,说:

“冕下刚才使用了自己的圣光帮助洛萨元帅暂时稳定了情况,阻止毒素进入重要器官,但冕下之前主持圣光结界庇护无辜已耗费了太多心力。

他近来一直身体抱恙,在为洛萨元帅做完治疗后,已筋疲力尽,现在被送回了王庭教堂休息。

实际上,邀请卡多雷们加入治疗,正是冕下的建议。”

“我现在就去请他们过来!”

瓦里安深吸了一口气,他往紧闭的宫殿看了一眼,说:

“还请诸位照顾好洛萨元帅,他...他对我而言意义非凡。”

“我能理解,洛萨元帅在教会的保护下一定会安然无恙。”

伊森利恩在胸前划了个宗教符号,他催促道:

“陛下快点动身吧。”

年轻的国王点了点头,他快步走出宫殿之外,翻身上马,带着骑士们就往王城边缘的区域赶去,月神牧师和德鲁伊们在那里设立了临时的庇护所,来保护满心恐惧的平民。

在那里应该能找到可以帮助到洛萨的人。

但封锁的宫殿中也并非那么平静。

因毒素和伤势昏迷的安度因·洛萨,被安置在一处桌上,周围有三名高阶牧师正在联手主持一个可以稳定生命的圣光神术。

金色的光圈缠绕在老元帅躯体上,形成一道道神秘的符文圆环,满溢的圣光顺延着宫殿地面和墙壁在升腾,倒映出金色的弧光,看上去神圣异常。

在洛萨胸口还安置着一枚古老的神圣圣契,来自达索汉骑士随身携带的圣物,当初教宗就是用这个东西帮布莱克暂时切断了和冥狱的联系。

但在这样的圣物加持下,洛萨的情况依然很糟。

老元帅的每一次呼吸都非常痛苦,似乎活生生吞下了一枚灼热的火炭。

在宫殿四周,有暴风王国和洛丹伦的皇室卫兵以及数名圣骑士在站岗,这样的防御力量可以保证洛萨在此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但它防得住普通的刺客,却防不住那些有大师称号的高手们。

在圣光照耀下的阴影中,一高一矮两个身影悄无声息的浮现。

矮个子手握两把木棍,在现身的一瞬,便以杀戮盛筵起手,砰砰砰的一圈影舞,将整个宫殿四周负责防御的卫士和圣骑士们用闷棍打晕。

而高个子下手更狠。

两把匕首上下纷飞,两秒不到就把三名高阶牧师的心脏刺穿,整个过程顺滑至极,充分表明了这两人的高超身手。

“洛萨元帅。”

悄无声息的收拾了高阶牧师的高个子刺客从黑烟翻滚的阴影中现身,他带着黑色的遮脸巾,身上穿着一套造型奇特的战衣。

在那遮脸巾之上,露出的是一双稍显老迈,但依然精明强悍的双眼,如真正的雄鹰之眼一样。

他走到圣光渐渐消散的洛萨身前,居高临下的打量着痛苦的洛萨,他用非常温和的语气,对昏迷的洛萨说:

“我本不必亲自前来。

但您这样的伟人即便要离开这个冷漠的世界,也需要老友送行。我们在过去合作愉快,战争时期更是亲密无间。

可惜,事情已经走到了现在这一步。”

刺客摇了摇头,他手中的匕首翻转,抵在了洛萨的脖颈上,他说:

“你如果留在暴风王国,我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你,让你安度余生,你为什么非要回答应孩子考试后给他一次来呢?我明明已经警告过你了。”

答应孩子考试后给他一次 小说全文/

动作快点,别唧唧歪歪了!”

旁边防风的小个子刺客正趴在宫殿门口,向外打量,他语气尖锐的说:

“他们要谈完了,快点!”

“这是送行,是需要仪式感的事,你这愚蠢的侏儒,说了多少次了,刺客也需要仪式感。”

高个子刺客不满的说了句,他重新回过头,对洛萨俯身行礼,然后擦了擦匕首的锋刃,伸手放在洛萨高温的额头。

他做洗礼祷告的神父,轻声说:

“选择成为英雄,就要承受这重担。你扛着所有人的希望与重担前行了七年,我想想都会觉得累,你也一定很累了。

我帮你解脱吧,老友。”

随着话音落下,晦暗的匕首向下狠狠一划。

血光四溅。

喜欢艾泽拉斯阴影轨迹请大家收藏:

随着肖尔和纳萨诺斯联手将刺客大师卡尔鲁·奥瑞留斯斩杀,法拉德也死于布莱克之手,拉文霍德内部叛乱的四个刺客大师到此都已伏诛。

这代表着安度因·洛萨终于不必再担心来自刺客们的威胁,但却也不代表着老元帅就可以高枕无忧。

这座城市里现在想要他命的人可还多着呢。

而在眼下如此混乱,洛萨又与保护者们失散的情况下,那些心中有“想法”的家伙们便纷纷跳了出来。

骑着战马的元帅,年轻的国王瓦里安和军情七处的特工们在洛丹伦的街巷中奔驰,他们速度飞快,要赶往这座城市目前最安全的区域。

即蓝龙们控制的王城,也就是他们刚刚离开的地方。

蓝龙虽然不会插手这些事务,但在被它们控制的区域里,那些杀手们也不能明目张胆的执行刺杀。

这相当于在挑衅魔法军团的力量。

“砰”

在这一队人冲出下城区的街口时,刺耳的枪声突然从街巷外围的某个屋顶上响起,子弹擦着洛萨的战马飞过去,打的旁边的砖石崩裂。

老元帅反应神速的抽出马兜里的短刀,回头一个英勇投掷击碎了十几码外的屋檐。

在惨叫声中,一个贵族侍从打扮的枪手手舞足蹈的从高处坠下。

但刚才的枪声就像是个信号,很快就有更多人影在周围的屋顶上,街角处出现。

他们看着就像是一群乌合之众。

手里却都带着统一制式的火枪,乱哄哄的冲出来,本想用一排火枪齐射将眼前的老元帅打死,但他们却忽视了洛萨本身的实力。

虽然被格罗姆一斧子差点秒了,但考虑到艾泽拉斯世界能正面接下地狱咆哮一斧子的人本就没几个,所以这也不能说明洛萨已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家伙。

总之,这些乌合之众冲出来的时候,迎面看到的是单手抓着马缰,身体伏低,做出了冲锋动作,面无表情的老元帅。

以及他身后跟随的十几名军情七处精锐骑兵,还有一名挥舞着重锤,打开了防护光环的圣骑士国王。

“冲锋战术!”

跟着洛萨冲锋的瓦里安朝着其他人高喊一声。

几秒之后,这支骑兵轻轻松松的从一片哀嚎的街角冲出来,他们没有损失一个人,而后方那些“刺杀者”们却已经在战马践踏下损伤惨重。

“洛萨元帅,快随我来!从这里前去王宫的道路已经被我们肃清!纳萨诺斯将军要求我必须护送您前往安全地带。”

在众人冲出下城区后,一个年轻的声音在通往王宫的主干道上响起,洛萨拉住马缰向前看去,发现一名穿着皮甲的骑士,正带着一队骑士飞奔而来。

这一队人的打扮很有意思。

他们的皮甲明显是模仿奎尔萨拉斯精灵的远行者军团装束制作,在保证防护力的同时并不影响战斗动作,而且人人背着战弓箭囊,腰间除了寻常的剑盾外,还插着火枪和弹药袋。

在他们的战马马兜里,放着加装了青铜瞄准镜的联盟精兵火枪,这是诺莫瑞根的侏儒工程学大师们,为人类士兵的身材专门设计制作的武器。

质地精良,稳定好用,精准度极高,破坏力强。

唯一的缺点是价格昂贵。

有这种装备,证明眼前这队士兵绝对是精锐部队,而从他们的战袍上的徽记就能分辨出这是洛丹伦的制式军团。

但洛萨在兽人战争中却并没有见过这样士兵的编制。

瓦里安·乌瑞恩也警惕的看着眼前接近他们的士兵,国王悄悄打了个手势,后方的军情七处骑士们便握紧了武器,随时准备厮杀。

“你叫什么名字,上尉?”

老元帅对瓦里安微微摇头,向眼前驾驭住战马的战士问了句。

那年轻的战士沉声回答到:

“我叫哈尔弗·维姆班恩,元帅。隶属于洛丹伦游猎者军团第一战队,是纳萨诺斯·玛瑞斯将军亲自组建并训练的作战游侠。

将军在昨晚就要求我们在遇到突发情况时,一定要保证通往王宫的道路的安全。

前方还有大队兽人在劫掠,城防军正在和他们交战,元帅请随我们来,我们会负责您的安全。”

洛萨沉吟片刻,回忆着自己收集到的消息,纳萨诺斯·玛瑞斯,据说和刺客大师布莱克·肖关系亲密,和军情七处的首领肖尔也维持着极好的关系。

这是可以信任的力量。

“好,那就在前面带路吧,上尉,麻烦你们了。”

洛萨温声说了句。

年轻的哈尔弗上尉则语气尊崇的说:

“能与您同行,是我们的荣幸,元帅。”

说完,他回头对自己的十几名骑士打了个战术手势,这些刚刚开始训练的人类游侠们立刻散开成追猎队形,前方保护着元帅的队伍向宫进发。

其训练有素的姿态让洛萨连连点头,不必这少尉介绍,他就能知道,这些游侠们都是真正的老兵。

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沉稳和锋锐,是那些新兵们根本伪装不出的气质。

“加里瑟斯元帅在王宫之外组建了防线,圣光教会的牧师们也在王宫中设立了医疗点,目前除了戴琳陛下外的国王们都在那里暂避。

前来袭击我们的兽人酋长们,已经在大骑士们的围攻下败退逃离,但黑龙们被击落之后,他们就失去了飞行坐骑。

他们逃不远!

戴琳陛下在教宗的请求下担任临时指挥官,带着圣骑士们前去追逐那些逃亡的兽人。黑石部落的掠夺者们或许是个麻烦,但只要城防军完全集结起来,他们一样无路可逃。”

不需要洛萨询问,年轻的上尉就把目前城市中的情况,如汇报军务一样汇报给元帅和瓦里安陛下听。

在说到末了时,他又小声说到:

“各位国王都派出了侍从在城中寻找您的踪迹。”

“啊,是啊,我刚才还遇到他们了,他们‘热情’的很呢。”

老元帅撇了撇嘴,随口回了句,又表严肃的问到:

“城市中伤亡如何?”

“贵族们损失惨重。”

哈尔弗想起了刚才他看到的惨状,叹气说到:

“今日之后,答应孩子考试后给他一次洛丹伦的贵族传承估计要大受影响,黑龙与蓝龙的战斗,几乎毁掉了小半个宫廷,好在并没有造成高层的伤亡...”

“我问的不是贵族!”

洛萨打断了上尉的话,他加重语气说:

“平民们呢?他们可没人保护,他们只能靠自己逃跑,下城区快被毁了三分之一!他们的伤亡呢?有人去统计过吗?”

“没有。

冕下号召贵族们的护卫前去收拢伤者,但灾难之后人力不足,大家都忙于护卫宫殿,冕下也没有办法,他只能尽可能的将自己主持的圣光结界向王城之外拓展。”

上尉一阵沉默,他小声说:

“但我之前看到前来观礼的月神牧师和德鲁伊们在靠近交战区的地方,设立了临时庇护所,很多无法前往教堂的平民,都去了他们那里。”

“我们的人民在这灾难时刻,还需要靠外族的仁慈庇护...”

洛萨没回答,但他身旁的瓦里安却握紧了马缰,年轻的国王此时感觉到了深深的耻辱。

他的眼中仿佛燃烧出一团火焰。

他虽然年轻,却并不鲁莽,他知道自己现在缺乏改变这一切的力量。但...才不到三千年的文明,就已经腐朽至此。

难怪传说中的英灵殿的主人,战争之王奥丁看不上人类。

和这样一群虫豸们待在一起,怎么能带领好人类文明啊!

年轻的国王骑在马上,心中如此想到。

随着队伍逐渐靠近王城,队伍中紧张的气氛也消散了一些,军情七处的骑士们依然警惕,在走道两侧还能看到被杀死的黑石兽人以及守军的尸体。

但平民伤亡却几乎没有,大概是因为今日王城周遭本就没有太多平民的缘故,这样算来,反而是因祸得福。

“洛萨在那!冲过去,杀了他!”

就在他们即将靠近王宫大门时,一声暴怒的呵斥让队伍中所有人同时回头。

一队不知道从哪跑来的碎手兽人刺客们,正从一侧的街巷中冲出,看他们全身浴血就知道这些家伙肯定之前和人类守军干了一架。

而为首的兽人督军骑在黑色战狼上,一眼就看到了被众人护卫的洛萨元帅。

主要是老元帅那个“独特”的发型和他的年纪,在这样一群年轻人组成的队伍里实在是太显眼了。

碎手氏族的兽人是兽人里出了名的疯子,想要加入这氏族就得自己砍掉一只手,所以这个盛产刺客的残暴氏族里,多得是施虐狂和受虐狂。

他们享受战斗。

不,准确的说,他们享受痛苦。

不管这痛苦是施加在自己身上,还是施加在别人身上。

疯狂的兽人们嗷嗷叫着往洛萨这边冲,年轻的上尉哈尔弗·维姆班恩唰的一声抽出腰间的骑士剑,几乎不需要多指挥,手中战剑向下狠狠一挥,就有一排火枪狙击发射。

在这么近的距离上,加装了瞄准镜的火枪来不及开第二枪。

但这些人类游侠也有办法,弓术娴熟的在战马上拉弓开箭,擅长近战的抓着近战火枪,跟着哈尔弗向兽人发动墙式冲锋。

依靠战马的身高优势,他们很轻松的就在兽人和洛萨之间组成了一道“人墙”,除非他们崩溃,否则兽人们别想伤害到老元帅。

军情七处的骑士也加入了这场突发的战斗,但就在他们脱离本阵的一瞬,瓦里安和洛萨同时感觉到不对。

“啊!”

年轻的国王合身朝着老元帅扑过去,呼唤圣光的威能加持在自己和洛萨身上,而洛萨也用独臂挥起皇帝之剑,朝着森寒之处一剑斩落。

几乎在同时,那个头发飘逸的兽人“美男子”悄无声息的再次出现。

卡加斯·碎手的黑发飘飘,从阴影现身的一瞬,手中淬了毒的战斧就朝着瓦里安呼啸着飞过去,而另一只手里的狰狞刃拳,则化作一道黑光,直取洛萨的心脏而去。

瓦里安被洛萨一脚踹开。

险之又险的躲开了对准他脑袋飞过去的淬毒战斧,但在关键时刻元帅选择解救瓦里安的行为,让他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有效的防御。

“噗”

在卡加斯的狞笑里,黑色的刃拳如撕裂纸张一样,刺入了洛萨的轻甲里。

刺入血肉,一路向内延伸,但在触碰到心脏之前,就被怒吼的洛萨一拳打中下巴,整个人都被掀飞出去。

这一拳是洛萨动用了自己名为“铁马骑士”的传奇之力,打的卡加斯落地时就吐出了一口带血的牙齿。

但兽人酋长却毫不在意自己的狼狈。

因为他看到了洛萨胸口流出的血。

这世界上的所有好刺客都有自己的怪癖,比如臭海盗那张能把死人再气死一遍的嘴,再比如肖尔婆婆就很少用毒。

但也有很多刺客没有什么底线,他们刺杀时非常纯粹,目的就是奔着弄死对方来的。

比如卡加斯·刃拳。

这家伙的每一件随身武器上,都有可怕的毒素。

洛萨被他刺中一刀,毒溶于血,这个老头已经完了。他可是用这剧毒之刃,在德拉诺杀死过鸦人传奇。

只用了一刀...

这就是卡加斯的传奇之力:施虐者·死亡毒刃。

他大概算是两个世界里最厉害的那一批毒素大师了。

他调配出的毒素除了致命之外,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会让所有中毒的人,以最痛苦的方式受尽折磨,才能最终死去。

观赏那些中毒者痛苦失去的表情,也是卡加斯除了观看角斗之外唯一的乐趣。

但今天,卡加斯决定为洛萨破个例。

他要把洛萨的脑袋带回去,以此来宣称自己在“新部落”中的地位。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和格罗姆·地狱咆哮都没能做到的事,他做到了!

他才是最强大的兽人酋长!

“放心吧,洛萨,我会把这个过程尽量延长,让你完整的体会血肉剥离的疼。”

卡加斯·刃拳甩了甩自己的脑袋,让飘逸的黑发摇摆在风中,他根本不去看那些被作为诱饵使用的族人,也不去看嚎叫着扑上来的瓦里安·乌瑞恩。

这些家伙一点威胁都没有...

“砰”

朝着虚弱倒地的洛萨走去的卡加斯,在走到三步远的时候突然回头,手中刃拳狠狠劈砍,将背后悄无声息来袭的单手战斧击飞出去。

那玩意呼啸着在空中旋转好几圈,最终落入了它主人的手里。

一个披着棕色兽皮,带着黑色狼皮帽,手握两把符文战斧,还背着兽骨战弓的高大兽人,沉默着从一侧房屋的阴影中走出。

在他身后,跟着一头摇头晃脑的大棕熊。

那熊要比布莱克的大角更庞大几圈。

最奇特的是,这棕熊眼睛中带着智慧生命才有的光。

如果不是知道实情,没准旁人还会以为,这又有个猎人成功驯服了一头大德鲁伊呢。

“雷克萨...”

卡加斯眯起了眼睛,他语气不善的说:

“你这个背叛族人两次的‘游子’不帮忙也就算了,怎么还反过来帮起人类了?这不忠诚的做法是布洛克斯教会你的?”

“我不是任何人的敌人,也无意和任何人战斗。”

兽人传奇猎手,荒野之子雷克萨·雷玛·莫克纳萨活动着远比一般兽人更庞大的身体,他紧盯着眼前的卡加斯·碎手,握紧了手中的符文双斧。

用低沉的,带着几分浑浊的声音说:

“但我不会允许你杀死他。

这是我对你说的。

也是萨鲁法尔兄弟对你说的。

更是库卡隆氏族对你说的!

你击败了他,你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力量,你替已死去的旧部落洗刷了耻辱,带着胜利与荣耀离开吧,卡加斯。

[标签

答应孩子考试后给他一次 小说全文/

:p标签]我们已经饱偿被恶魔利用的苦果,不该在同样的错误上再跌倒一次,混乱战争的时代结束了!从今往后,我们兽人只会为自己而战。

我们的力量不会被用于阴谋,不管是恶魔,还是黑龙。

走吧。

洛丹伦城的热身完毕,该去做‘正事’了。”

喜欢艾泽拉斯阴影轨迹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