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火最怕戌墓 完整版_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夏舒雅甚至都不知道苏穆有没有看到自己的微信。

如果说苏穆还没有看到自己发的微信的话,那说明现在苏穆是真的很忙。

可能连看一眼手机的时间都没有。

但是,如果说苏穆不是没有时间,而且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微信,却没有回复的话。

夏舒雅就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这说明了什么?

只能说明舞蹈团那些人真的说中了,苏穆真的要抛弃自己了。

想到这个,夏舒雅吓得脸色惨白,后背出了一身的汗。

可是夏舒雅也不敢再发信息催苏穆什么的了。

更不要说是直接打个电话过去问一下苏穆,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

只要苏穆说出哪里对夏舒雅不满了,夏舒雅肯定是会第一时间改正的。

但是夏舒雅现在是一点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让苏穆不满意了,当然也就不可能知道自己要做哪方面的改正了。

晚饭都没有顾得上吃的夏舒雅,就这么保持着一个姿势,看着一直处于黑屏状态的手机。

夏舒雅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自己的手机屏幕能亮一下。

当然,夏舒雅期盼的可不是其他人联系自己。

夏舒雅等待的当然是苏穆能给自己回一个信息什么的。

只要苏穆肯回自己微信,夏舒雅觉得自己就没有被苏穆抛弃。

夏舒雅也在心里默默的做了一个决定。

如果苏穆还是理会自己的话,自己一定会比以前更加听话的。

夏舒雅根本就不想失去苏穆,哪怕是只能做苏穆见不得光的女人,夏舒雅也是心甘情愿的。

……

不同于夏舒雅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那担惊受怕着,苏穆家的城堡今天可是相当的热闹的。

老爷子也没有因为下午那个顾老头的捣乱,自己没有拍到那幅唐伯虎的《骑驴归思图》而不高兴什么的。

老爷子觉得这就是缘分,没有缘分又何必强求呢?

不过老爷子不强求缘分是一回事,对于顾老头那种摆明了找事的行为,老爷子可不会忍让的。

所以,在老爷子出手让那个顾老头得到了应有的教训之后。

现在老爷子的心情也是非常不错的。

错过了唐伯虎的《骑驴归思图》还有其他的东西,只是一件收藏品而已,老爷子当然不会放在心上的。

要说老爷子的保险柜里,类似的宝贝还真的是不少呢。

当然也就是多那一幅画不多,少那一幅画不少了。

“小穆,听你妈妈说,你今天送了一束花给我老婆?”

苏锐志特意“强调”了老婆两个字,好像送给白秀萍话只能是苏锐志的权利而已。

就算小穆是自己的儿子,苏锐志也觉得儿子的这个行为“侵犯”了自己权利。

当然是苏锐志向自己老婆献殷勤,表达爱意的权利了。

苏锐志看到自己老婆今天因为收到了儿子送的花,那一脸高兴的模样。

苏锐志心里的小醋瓶直接就打翻了。

尤其是后来,苏锐志看到老婆还特意把小穆送的花抱着要带回家的时候。

那一脸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好像自己老婆怀里抱着的不是一束花,而是什么价值连城的东西一样。

苏锐志当时就把自己心里的小醋瓶换成了大醋瓶。

要知道,苏锐志送给老婆的花可以说是不计其数的了。

当时苏锐志还没有看到哪次自己老婆表现出那么宝贝的样子。

苏锐志心里当然是酸的。

哪怕那个人是自己的儿子也一样。

苏锐志觉得小穆送花的机会应该是留给他自己以后的老婆的。

白秀萍是苏锐志的老婆,这种机会当然应该是苏锐志自己来的了。

但是苏锐志也不敢从自己老婆手里抢过小穆送的花。

毕竟是自己儿子送的,苏锐志也只能是心里表现出不满而已。

现在逮到机会了,苏锐志觉得自己还是应该给儿子一个“下马威”的。

苏锐志认为,只有从小穆入手,杜绝了以后小穆再送花给自己老婆的这种行为,苏锐志才可以享受这种专权。

毕竟,苏锐志可是不敢对着自己老婆说:“以后不要收儿子送给你的花了。”

苏锐志知道,自己要真的这么说的话,以后自己老婆绝对是不会收自己送的花,而不是小穆的。

“对呀,老妈说她很喜欢呢。”

“是不是老妈?你要是喜欢,我以后多送你一些漂亮的花。”

苏穆可没有忽视自己老爸特意强调的“他老婆”这个身份。

可是,老爸的老婆,还是自己的老妈呢。

苏穆看到老爸的占有权这么强,也是存心想要“气一气”自己的老爸。

在苏穆观念里,自己的老爸老妈也是结婚那么多年了。

怎么自己老爸对于老妈的占有欲还是那么强呢?

到了自己老爸这个年纪,不是应该算是中年人之间的夫妻感情了吗?

中年夫妻之间往往都会把爱情转化为亲情的更多一些吧?

当然,看到自己老爸老妈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恩爱,苏穆当然是高兴的。

只是看到自己老爸居然连自己亲身儿子的醋都吃,貌似这个醋坛子还是不小的样子。

苏穆自然是想逗一下自己老爸的。

也算是刺激一下自己老爸,让老爸对老妈的爱更增加一些吧。

不过以苏穆看来,老爸对于老妈的爱已经更深的了。

要是再增加一些的话,苏穆还真的想象不出来会是什么样的场景呢。

苏穆对着老妈说这话的话时候,还特意看了自己老爸一眼。

这个眼神里面可是有着相当深的挑衅意味啊。

当然,苏穆也不怕自己老爸会对自己有什么“过激”的行为。

[

丙火最怕戌墓 完整版_

标签:p标签]因为爷爷和老妈在一旁看着呢。

有了两位这么重量级的保护神,苏穆的心里是稳的很啊。

就算老爸的心里再想对自己“出手”,苏穆敢保证,这个时候的老爸还是懂得审时度势的。

绝对是不敢用实际行动来对自己表示什么的。

“当然,这是我儿子送的,我当然是喜欢的了。”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配合苏穆,白秀萍说这话的时候那脸上明亮的笑容真的是让人想忽视都难。

“老妈,你这么喜欢,要不我每天都让人送一束鲜花去公司吧。”

“这样你每天心情愉悦的话,人也会变得更年轻,更漂亮的。”

有点火上浇油的意丙火最怕戌墓思,苏穆把一开始说的经常送花变成了每天都送鲜花。

要是苏穆每天都给自己老妈送花的话,那还有苏锐志表现的机会吗?

苏锐志可是看出来了,自己老婆对儿子送的花可比自己这个老公送的话稀罕多了。

起码苏锐志就没有见过自己老婆把自己送的花特意从公司里带回家的。

要知道,白秀萍一回到城堡,可是立马就让佣人把花拿到自己的房间养在花瓶里了。

苏锐志发现和儿子的待遇比起来,自己还真不是混的一般的差了。

所以,如果小穆真的每天都给他妈妈送花的话,那以后苏锐志送的花,才能让自己老婆看一眼吗?

苏锐志表示,对于这个答案自己是非常心虚的。

因为根本就没有自信啊。

苏锐志不能对自己老婆说什么,只能是从儿子身上下手了。

当然,这个下手也是得有分寸的。

苏锐志知道,在这个家里,小穆的地位可比自己重要多了。

因为老爷子和自己老婆都更稀罕小穆啊。

这一点苏锐志发现自己还真的没有办法和儿子相比。

不过如果小穆不和自己在自己老婆面前邀功的话,苏锐志也是非常稀罕自己这个宝贝儿子的。

苏锐志知道,这么优秀的儿子,自己还真的是找不到一点挑剔的地方的。

“小穆,你要是每天都送一样的花,你妈看着也会烦的,有些事情偶尔做做就行了,适可而止还是懂的。”

苏锐志觉得自己的儿子对于花肯定是没有多少研究的,毕竟小穆也是才谈恋爱不久而已。

再说了,据苏锐志知道的,小穆这还是第一次送花给他妈妈。

所以,苏锐志猜测小穆对于花肯定是不太懂的。

苏锐志觉得小穆能知道送康乃馨给妈妈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

要知道,如果是送给妈妈的花,花店一般都会介绍康乃馨的。

所以,今天小穆送给自己老婆康乃馨,苏锐志是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只是如果说其他的花的话,苏锐志敢肯定小穆是不了解的。

苏锐志不能明着说:儿子,你不要送花给你妈了,这种美差还是留给你老爸来吧。

苏锐志觉得自己要是当着自己老婆的面这么说的话,估计自己今晚就得睡沙发了。

因为白秀萍把自己的想法可是非常清清楚楚的写在脸上的。

那就是儿子送的花白秀萍是非常的喜欢的。

自己老婆这么喜欢,如果苏锐志从中作梗的话,那不就是自己在找难过吗。

苏锐志觉得自己还是找到了正确的解决办法的。

如果小穆真的每天都是送康乃馨给妈妈的话,就算花再漂亮,每天看到的都是一样的,也会让人觉得麻木的。

苏锐志语重心长的说完这些,嘴角也是翘了起来。

和自己这个隔三差五送花给老婆的人比了解花,苏锐志当然是有必胜的把握的。

“奸诈”

看着老爸那一脸得意的笑容,苏穆的心里暗暗的诽谤了一下。

不过一时之间苏穆还真的是想不到拿什么话来回对自己的老爸了。

苏锐志想的不错,苏穆确实对花没有什么了解。

今天会送康乃馨给自己的老妈,还是因为苏穆在花店知道了这粉色康乃馨的花语,觉得非常适合的自己老妈。

苏穆才会想到送自己老妈粉色康乃馨的。

要是自己老爸不表现出那么强的占有欲的话,苏穆根本就没有想过“挑衅”一下自己的老爸的。

苏穆觉得自己老爸也不是年轻小伙子,这动不动就秀恩爱的习惯还真的是应该好好改改了。

作为自己老爸的唯一的儿子,苏穆觉得帮老爸改掉他这个“坏习惯”,自己是责无旁贷的。

“老婆,你看,小穆只知道送康乃馨,要是你天天要面对康乃馨的话,也肯定会觉得枯燥的。”

“所以说,送花这份差事还是交给你老公比较踏实,小穆到底年轻,哪懂得送什么花啊。”

看到儿子没有说话,苏锐志一下子得意了,立马就开始在自己老婆面前邀功起来。

苏锐志说什么也不会愿意把自己的专权让出来的。

这可是自己对于老婆爱的一种表现,怎么可以被儿子抢去呢。

虽然苏锐志也明白小穆送花给他妈妈和自己送花给老婆不是一个性质的,意义当然也是不一样的。

但是问题就是小穆的妈妈和自己的老婆可是同一个女人。

而且非常明显的,这个女人对于儿子送的花是更上心一些的。

问题就出在这里。

要是自己和小穆同时送花给自己老婆的话,苏锐志敢保证,自己送的花的待遇肯定是不如小穆送的花的待遇的。

苏锐志当然是不愿意这种事情发生的。

就算是自己的儿子,苏锐志也不会让他在自己老婆面前抢去自己的功劳的。

这还不止是功劳,还代表着自己老婆更加关注谁呢。

苏锐志知道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是幼稚了一些,但是没有办法,谁让苏锐志是爱惨了白秀萍呢。

“这个……”

白秀萍也是看出了小穆和自己老公父子俩之间的明争暗斗了。

白秀萍本来想说自己儿子送的花,就算每天都是一模一样的,自己也是喜欢的。

只是在看到自己老公看着自己的那明亮亮的眼神的时候,白秀萍觉得自己还是斟酌一下用词的比较好。

对于自己的老公,白秀萍还是非常了解的。

万一把老公给“逼急”了,白秀萍还真的是害怕自己老公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就对自己秀恩爱呢。

要是只有白秀萍和苏锐志两个人的话,白秀萍还是非常享受这种来自老公的爱的。

但是现在可是不一样的。

不要说两人的儿子小穆还坐在旁边,餐厅里可还是有老爷子这么一尊大佛的。

白秀萍到底比苏锐志脸皮薄多了,可不想在自己儿子和公公面前让自己老公说出什么让人害羞的话来。

喜欢我真不知道原来我家这么有钱请大家收藏:

可能是等了一会也没有看到苏穆回答自己的,四眼也明白对于这个问题苏穆是不会回答了的。

发了一个拜拜的表情,四眼倒是也不介意自己的信息苏穆没有搭理什么的。

四眼也是非常了解苏穆的。

四眼知道,肯定是自己最后一句话让苏穆觉得没有回答的必要了,苏穆才会直接不回答的。

四眼其实倒不是真的想吃糖什么的。

四眼只是在小时候听自己的奶奶说过,吃喜糖会让人眼睛亮之类的话。

所以,四眼只要是看到有人结婚,肯定会上前讨几块喜糖吃吃的。

小时候的四眼对于奶奶的话是非常相信的。

长大后四眼也明白奶奶说的什么吃喜糖会让人眼睛变亮的说法根本就是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的。

要不然,以四眼吃喜糖的次数来说,现在的四眼也不会有这个外号了。

估计四眼的眼睛能亮的连眼镜都不用戴了。

没有了眼镜的穆优卿,又怎么可能会有“四眼”这个响彻了华东市国际中学的外号呢?

只是听到有人结婚就讨喜糖吃好像已经变成了四眼的一个习惯。

在四眼看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四眼也不是贪小便宜什么的。

反正是大喜事,大家一起高兴高兴人家主人家还乐意呢。

讨惯了喜糖的四眼和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什么吃喜糖会让眼睛变亮这个说法的苏穆谈论这件事情,肯定是不能说到一块去的。

在苏穆看来,四眼就是太幼稚了。

小孩子才会看到人家要喜糖吃,四眼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做这种事情。

四眼不觉得不好意思,苏穆可不惯着他。

要吃糖?

苏穆直接可以买上上百斤让四眼吃个够。

当然,四眼的身体也要能吃得消这么多高糖分的东西才行。

苏穆已经回了女朋友和四眼两个人的微信了。

而且相对而言,这次苏穆和四眼聊的时间比和女朋友聊的还更长一些。

苏穆对于自己好朋友在情感方面那不开窍的表现,真的是忍不住多说了几句。

只希望四眼能多长长心,下次不要再犯这种失误了吧。

要不然,苏穆还真的担心,一年之后四眼能不能让李敏莉转正还是一个大问题呢。

还有两个带红点的头像是何琪瑶和夏舒雅的。

苏穆没有着急点开。

最近何琪瑶发信息给苏穆的频率确实频繁了很多。

只是苏穆想到四眼找人那次,何琪瑶也是相当积极的帮忙的,苏穆倒也不觉得何琪瑶烦人了。

至于夏舒雅,苏穆最近确实没有时间联系这个非常听话的小女人。

苏穆发现,自己最近的时间确实还是比较忙的。

苏穆和夏舒雅的关系,从一开始苏穆就说的非常清楚了。

对于苏穆来说,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现在苏穆没有时间,自然是不可能频繁的“宠爱”夏舒雅的了。

何琪瑶和夏舒雅,对于苏穆来说也没有什么谁关系近谁关系远的说法。

这两个女人和苏穆的关系根本就是不一样的。

当然也就没有什么可比性了。

苏穆看了一眼,何琪瑶的头像在夏舒雅的上面。

既然没有什么远近关系的比较,苏穆当然是准备按照顺序来点的了。

“咚咚”

苏穆的手指还没有点到何琪瑶的头像上,轻轻的敲门声传了过来。

“进”

这个时间点,苏穆估计是叫自己用晚餐的。

难道说老爸老妈已经回来了?

城堡太大了,苏穆也是不可能听到自己老爸老妈回来的汽车声的。

所以,对于老爸老妈有没有回来,如果没有人通知苏穆,或者苏穆自己不走出房间看一眼的话根本就是不可能知道的。

“小少爷,少爷和少奶奶已经回来了,老爷让我请你下去用晚餐。”

进来的是城堡里的佣人老李,并不是阿福。

苏穆知道,这个时候的阿福肯定忙着晚餐的事情呢,应该是抽不出时间上来通知自己的。

当然,城堡里的佣人非常多,也不一定就是必须阿福上来通知苏穆的。

只是阿福在自己忙得过来的情况下,基本上都是自己上楼的。

“我知道了。”

苏穆放下了手里的手机。

反正轩轩和四眼的信息苏穆已经回过了。

何琪瑶和夏舒雅当然也就不需要着急回复了。

苏穆知道何琪瑶应该不会是有急事找自己的。

今天苏穆还遇到了何琪瑶的不是?

既然没有什么重要的急事,迟一些时间看信息自然也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至于夏舒雅就更不用说了。

本来苏穆和夏舒雅之间也不存在什么重要的事情。

一般都是苏穆在有时间的情况下会召唤夏舒雅。

夏舒雅只要乖乖的等在那里,等着苏穆的信息就好了。

这两次也是因为苏穆确实是好长时间没有召唤过夏舒雅了。

夏舒雅知道自己在苏穆那里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女人而已。

对于自己苏穆这么长时间没有联系过自己,夏舒雅当然是着急的。

不要说舞蹈团里面那些盯着夏舒雅的人,看帅哥最近根本没有来舞蹈团接过夏舒雅。

而夏舒雅也没有在外面过夜的情况。

现在那些本来就眼红夏舒雅的人早就开始风言风语各种猜测了。

当然,说的最多的版本当然是夏舒雅被帅哥甩了之类的话了。

最可笑的是,就连那个张天都跑到夏舒雅面前来说了一些让夏舒雅听起来非常不舒服的话。

张天说的话的意思非常简单。

帅哥是有钱人,和夏舒雅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对于帅哥来说,漂亮的女人肯定见多了,夏舒雅是不可能抓住帅哥的心的。

帅哥对于夏舒雅最多也就是玩玩而已。

张天总结了一大堆,最后又显得非常大度的说出了自己来和夏舒雅说这些话的目的。

张天就是让夏舒雅好好认清自己的身份,认清现实。

还有张天也表了态,那就是自己不介意夏舒雅和帅哥之间的这一段感情。

张天最后对夏舒雅来了这么一句:“你的过去我是不会介意的,只要你以后好好安守本分,我一定会像以前那样爱你的。”

夏舒雅觉得自己幸好平时身体非常健康。

要不然夏舒雅还真的不能保证自己在听到张天这么说的时候会不会被气的一口气回不过来,当场就挂了。

偏偏这个张天找夏舒雅说这些话的时候还专门挑了舞蹈团的人都在练习室一起练舞的时候。

可想而知,当时的状况有多激烈了。

有些人估计一些夏舒雅的面子,只是掩嘴在背后笑笑而已。

可是那些本来就嫉妒夏舒雅的人可就不会这么文明了。

冷嘲热讽肯定是难免的。

夏舒雅再怎么样也只是一个人。

一张嘴怎么可能敌得过那么多张嘴同时围攻呢。

可以说,那次夏舒雅直接就是落荒而逃的。

后来嘛,夏舒雅也总觉得舞蹈团的那些人在自己背后指指点点的。

至于这些人说些什么,夏舒雅都不需要亲耳听到,都能猜到了。

无非就是自己被苏穆甩了之类的话。

可能在舞蹈团那些人的眼里,夏舒雅能攀上苏穆就不止是高攀的问题了。

这可是越了多少等级的啊。

舞蹈团那些其他被“男朋友”包养的女孩子是尤其的对夏舒雅嫉妒的。

丙火最怕戌墓 完整版_

原因无他,因为那些女孩子的“男朋友”虽然也是有些钱的,但是和夏舒雅的帅哥比起来是一点看头也没有的。

从夏舒雅晒的那些朋友圈里,这些女孩子已经明白了差距到底有多大了。

还有一点,苏穆是那么的年轻,长得又比那些当红明星还要帅气。

而那些女孩子们所谓的“男朋友”,哪个不是挺着大肚子,头发有些秃的中年男子?

更有些可以说连中年男子都称不上,直接可以用糟老头来形容了。

这么一对比,一开始那些女孩子不敢说什么。

毕竟帅哥都已经来过舞蹈团了。

只是时间长了,后来帅哥再也没有出现过,夏舒雅的朋友圈也没有晒过什么奢侈的照片了。

大家觉得肯定是帅哥把夏舒雅给甩了。

再经过张天这么一闹,直接就是把大家心里的猜测给坐实了。

既然大家已经肯定夏舒雅已经被她那有钱有势又帅的“男朋友”给抛弃了,大家对于夏舒雅的态度自然也不会太“客气”了。

要知道,自从苏穆在舞蹈团出现过之后,大家对于夏舒雅可是又嫉妒有害怕的。

嫉妒的,当然是夏舒雅除了长的漂亮,是舞蹈团的台柱子,现在又找了一个这么厉害的“男朋友”。

舞蹈团里的女孩子喜欢把自己找到的金主称为“男朋友”。

好像这样称呼的话,会让自己和金主之间的关系变得高大尚一些。

当然,这也是自欺欺人的称呼而已。

要知道,被舞蹈团里这些女孩子称为“男朋友”的人,都不可能带着这些女孩子见光的。

夏舒雅知道自己不可能是苏穆的女朋友。

因为在一开始的时候,苏穆就是说的清清楚楚的。

但是,就算是舞蹈团里那种俗称的“男朋友”的称呼,夏舒雅也是非常喜欢的。

捧的有多高,摔的就有多痛。

一开始大家是忌惮苏穆,现在因为帅哥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出现过了。

大家对于夏舒雅自然是不会那么“客气”的了。

夏舒雅现在在舞蹈团的日子可是说是万分煎熬的了。

虽然大家不可能真的对夏舒雅动手什么的。

但是只是语言攻击的话,对于夏舒雅这个爱面子的人来说也是受不了的。

夏舒雅不仅是受不了来自于舞蹈团的那些闲言碎语。

听的多了,夏舒雅心里自然也就产生了一种危机意识。

毕竟苏穆是真的很长时间没有找过夏舒雅了。

夏舒雅现在对于苏穆的感情可不止是金主的关系。

夏舒雅是真的爱上了苏穆,而且不仅仅是普通的爱着,还是爱惨了的那张。

因为苏穆一开始就表明了态度,夏舒雅不敢让苏穆知道自己的情感已经逾越了一开始两人说好的关系。

夏舒雅自然也就不敢在苏穆面前表现出自己对于苏穆的感情。

苏穆的态度摆在那里,夏舒雅害怕自己越线了的话,苏穆真的以后都不会再理自己了。

想到这个可能性,夏舒雅的心里每天都是忐忑不安的。

加上夏舒雅觉得最近苏穆真的是冷落了自己很长时间了,这种不安在夏舒雅的心里是越演越烈了。

上次夏舒雅实在没有忍住微信找了苏穆,因为苏穆的一句“有空会找她”。

夏舒雅是满心期待的等了好长时间。

只是夏舒雅没有等来苏穆召唤自己的微信,等到的确实张天那不切实际的大话。

还有舞蹈团里其他女孩子对自己的各种嘲讽。

夏舒雅是真的着急了。

夏舒雅担心苏穆会不会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好了。

当然,夏舒雅知道,自己如果能在苏穆心里留下那么一点点好的话,也只是自己的身体而已。

如果苏穆连自己的身体都没有兴趣了的话,夏舒雅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有什么吸引苏穆的地方了。

要知道,夏舒雅虽然也是非常优秀的。

但是夏舒雅的优秀根本都没有机会让苏穆了解到。

苏穆还不了解夏舒雅的好,又怎么可能会珍惜呢?

[标丙火最怕戌墓签:p标签]这就是夏舒雅在害怕恐惧中总结出来的结论。

实在是忍不住自己的害怕还有对苏穆的想念,夏舒雅终于也是没有忍住,再次主动发了微信给苏穆。

发完信息的夏舒雅就这么抱着手机,趴在舞蹈团宿舍的床上等着苏穆回自己的微信。

可惜,因为苏穆根本都没有来得及看一眼夏舒雅发的微信是什么,自然也就不可能回夏舒雅的信息的。

苏穆是轻轻松松的下楼去用晚餐了。

今晚的苏家因为苏锐志和白秀萍的回家一起用餐,显得是格外的热闹。

苏穆还把今天在拍卖会上发生的事情跟自己的老爸老妈讲了一遍。

苏锐志在听到顾老头居然敢针对老爷子和自己儿子的时候,也是发怒了。

顾家以后在华东市的日子可想而知,该有多难过了。

另一边的夏舒雅可就没这么幸福了,只能是一个人默默的抱着手机等待着。

喜欢我真不知道原来我家这么有钱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