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名字自动取艺名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皇帝前往栖云山太突然,以至于栖云山脚下堆的雪来不及清扫,帝王的车辇同样无法通行。

赵公公看着堆的如小山坡一样的积雪,有些犯愁,对皇帝说:“陛下,积雪太深,车辇难以上山,您在这里等候片刻,老奴让人上栖云山去问问有没有轿子,让人抬了您上山。”

皇帝摆手,“朕徒步上去。”

赵公公连忙劝,“陛下,这使不得啊。”

皇帝哼了一声,“怎么就使不得?朕也是自小学骑马射箭的人?区区山路,还难得住朕?”

赵公公闭了嘴。

皇帝下了轿辇,走了两步,向远处随手一指,“那里怎么那么多简易屋舍?”

赵公公也纳闷,招手一人过来吩咐,“去问问,那一片怎么那么输入名字自动取艺名多简易屋舍?”

有人立即去问了。

这人很快就回来了,对皇帝禀告,“禀陛下,据说是护送凌掌舵使和宴小侯爷进京的五千漕郡兵马,本来等着陛下召见后,便返回漕郡的,但是没想到掌舵使突然出事儿……”

皇帝想起来了,本来护送入京的兵马,他批准了两万,但在扫平三十六寨的时候,据说受伤了一万多人,过了三十六寨,凌画觉得应该也没什么危险了,于是,让那一万多人回去了,留了五千没伤着的好手继续护送回京。

本来这些人,皇帝也不需召见,但因三十六寨山匪涉事太大,护送主将扫平山匪,乃是立了大功,所以,陛下还是要褒奖一番的,于是,这五千人便没立即回去,兵马入城自然不可能,所以,被凌画安排在了栖云山脚下,命人临时建造了建议房舍。

凌画本来打算过了初五,带着张副将进宫,但是谁知道初三她就出了事儿,以至于,如今都初十了,这些人还滞留在了这里。

皇帝想起这茬后,也不急着上栖云山了,对赵公公吩咐,“走,过去看看。”

赵公公连忙使眼色,让人去通传那领兵的副将。

张副带着五千兵马,虽然住在栖云山脚下简易的房舍里在京城过了今年的新年,但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都不觉得简陋委屈,因为,栖云山每日都派人推着车下来给他们送伙食,鸡鸭鱼肉,牛羊驴肉,应有尽有,屋舍也暖和,上等的炭火随便烧着,好吃好喝好住的他们都不想回去了。

所以,哪怕住到了初十,他们也没意见。

张副将两日前上山去看过凌画,凌画叫他再等等,最多待过十五,她没办法带他入宫面圣,也会让人领着他入宫见一面陛下,该得的赏赐褒奖,总要让他得到再回去,不能就这么回去。

张副将看着凌画脸色苍白虚弱的样子,也给吓了个够呛,连忙让她好好养伤。

皇帝突然来到栖云山,是谁都没有料到的,张副将听闻陛下驾临,要见他,瞪圆了眼睛,匆匆收整仪容,勉勉强强稳住情绪出去迎接皇帝。

皇帝见了张副将,摆手让其免礼,围着简易的屋舍走了一圈,说了两句将士们辛苦委屈大过年的住在郊外了,张副将自然连连说末将等人不怕辛苦,陛下隆恩,在天子脚下沐浴皇恩,是他们的福气云云。

皇帝表示满意,询问漕郡来京城护送凌画和宴轻这一路的情况。当然,重点是在三十六寨,皇帝想听听详细经过。

张副将早已得了凌画交待,便将三十六寨如何出手劫路,当时夜里如何惊险,还有一群黑衣杀手死士如何在三十六寨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冲着杀掌舵使而去,掌舵使和崔言书公子如何布计攻打三十六寨,很是详细地说了一遍经过。

这经过张副将自己偷偷练习说了好几天,就连假的也说成真的了。说的自己都信了。

皇帝听到朱兰杀了那黑衣死士的首领,想着应该就是东宫暗部的首领。还是有些疑惑朱兰一人,竟然能杀得了东宫暗部首领,一个小丫头,武功居高至此吗?不过,江湖人,又是出身绿林,多用毒计,杀人的手法五花八门,也许不足为奇。

皇帝倒没有想见朱兰,张副将与这些士兵都要褒奖,虽然他至今还没见着凌画和宴轻说的护送回来给他的珍奇玩意儿,但三十六寨被剿平是事实,他已派大内侍卫去查验过了,当地官服也奏报了,这是功劳。

于是,皇帝也不多逗留,将张副将极其将士褒奖了一番,赏了军功金银等物后,在张副将的恭送下,上了栖云山。

皇帝走到半山腰,见到栖云山山门大开,里面走出一行人,打头的两人正是宴轻和凌云扬。

凌云深和秦桓在凌画情况稳定后已回了京城,独独凌云扬留在了栖云山,理直气壮地告假,说要照顾妹妹。

皇帝本来觉得,区区栖云山,徒步走上去,也不会多累,没想到走到半山腰,他便累的停住了脚步,对赵公公感慨,“不服老不行啊。”

赵公公小心翼翼扶着皇帝,“陛下,您在这等着,老奴去山上喊人送轿子下来。栖云山里总该有轿子的吧?”

皇帝摆手,“不必,这么点儿路,朕不至于走不动,歇一会儿继续走。”

话音刚落,栖云山山门打开,宴轻和凌云扬不止带着人来迎,且还带来了一顶轿子,显然是料到徒步难行,给皇帝特意准备的。

赵公公心想,这下可好了。

宴轻和凌云扬来到近前,对皇帝见礼。

宴轻不客气地取笑,“陛下的身子骨还是得多练练啊。”

赵公公心想,这话也就宴小侯爷敢说,换个人试试,吓破他的胆也不敢说。

皇帝气笑,“臭小子,几个月不见,你倒是还活蹦乱跳的,如今却来取笑朕了?朕就不信,等你到了朕这个年纪,还能山上不喘不歇。”

宴轻扬了扬眉,“我扶您上轿?”

皇帝摆手,“用不着你。”

由赵公公扶着,皇帝也没再坚持自己走,坐上了轿子,挑开轿帘子,跟走在一侧的宴轻说话,“凌画的伤势如何了?养的可好?”

“托陛下的福,宫里送来的一味药有了大用处,她才没被自己给烧死。”面对皇帝,宴轻在凌画跟前的温柔似乎一下子都收了起来,说起话来嘴跟以前一样毒。

皇帝也不与他计较,“人没事儿就好,朕来看看她。”

凌云扬替凌画谢恩,“陛下洪恩,出城奔波来看七妹,真是折煞她了。”

皇帝绷着脸说:“朕不来看她,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朝去做事儿,惯会偷懒,朕今日来,看看她若是养伤的状态还不错,你就赶紧回去销假给朕干活去。”

凌云扬长叹,“哎,本来能躲几日懒,陛下一来,臣这懒也躲不了。”

这话是承认凌画伤养的不错了。

皇帝心里有了谱,一边说着话,一边由人请着上了栖云山,进了山门,又由人领着去凌画的院子。

凌画养伤在床,还不能下床,自然也没法出来迎接。

皇帝以前来过栖云山一次,也是慕名栖云山的海棠而来,这是凌画的私产,皇帝觉得凌画真是会享受,喜欢海棠,便买了一座山,全都种上海棠,也只有她才有这个本事用金银堆出来,将栖云山的海棠养成了京城的名胜之地。

凌画的院子里也种着几株珍品海棠,冬日里不该是海棠开的季节,但这里却海棠用药喂着,四季轮换着开花。

当然,这一次来,皇帝无心来赏冬日里开花的海棠,很快就由人领着,进了屋。

屋中浓郁的药味,哪怕因皇帝来,凌画让人打开了窗子,但还是久久不散。

凌画由人扶着坐在床上,见了皇帝,虚弱地拱手,“臣无法下地见礼,陛下恕罪了。”

皇帝仔细打量凌画,也很是心惊,往日气色很好,活蹦乱跳的人,如今看起来十分苍白气虚,所谓元气大伤,莫不如此了,他连忙摆手,“你有伤在身,无须多礼。”

宴轻走到凌画面前,对她不满,故意训斥,“怎么坐起来了?曾大夫不是说你一定要好好躺着吗?赶紧躺下。”

凌画握住宴轻的手,“夫君,没关系的,就小坐片刻,刚刚我让人问过曾大夫了,他说行的,陛下亲来,我岂能躺着见陛下,太失礼了。”

喜欢催妆请大家收藏:

皇帝拿着许子舟弹劾萧泽的折子回到御书房后,脸上的表情再也掩饰不住,拿起桌子上的茶杯,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茶杯“砰”一声,惊了身后跟进御书房的赵公公一头冷汗,脱口喊:“陛下!”

皇帝气的胸膛大喘气,脸色铁青,咬牙蹦出一句话,“萧泽!真是朕的好太子!”

赵公公立马没了声。

皇帝怒道:“备驾,朕去东宫走一趟。”

赵公公应是,不敢多言,连忙出去吩咐了。

不多时,玉辇备好,皇帝拿着那本折子出了御书房,上了玉辇,直奔东宫。

因有三千御林军看守,东宫如一个偌大的囚牢一般,无人出入,只有每日有人按时将采买的吃食送入东宫,给与供给,保证里面的人饿不死,其余的,一只苍蝇都休想飞出来。

皇帝的玉辇来到东宫,宫门打开,赵公公扬声高喊,“皇上驾到!”

太子萧泽一听,鞋袜都来不及穿,从寝殿里面欢喜地跑出来,“父皇,父皇是来看我了吗?”

萧泽从来没有受过这般对待,从小到大,他都是高高在上的太子,哪怕萧枕入朝,得了皇帝重用,但萧泽仍是太子,仍是压了萧枕一头,这几个月来,没少打压萧枕。

他从来没想过,会被皇帝软禁在东宫,一步都不得出入。

御林军的人半分都不通融,他每日里,不知外面的消息,不知外面是个什么情形,心在一寸寸的煎熬中,愈发地慌乱害怕。

他的情绪影响了东宫的所有人,尤其是后院的女人们,都觉得这天怕是要塌了。

程侧妃整日里忧愁地想,若是太子完蛋了,太子的妃子侍妾都是个什么下场?应该也得不了好的下场吧?不知道他哥哥有没有法子救她出去,她不想死啊。

就这样,煎熬了七日,初十这一日,等来了皇帝亲自来了东宫。

萧泽一脸欢喜地应出去,便看到了皇帝一脸怒容,萧泽的欢喜如被泼了一盆冷水,整个人觉得透心的凉,赤足站在冰冷的地面上,呐呐地喊:“父、父皇。”

皇帝满面怒容地看着萧泽,怒火压都压不住,劈头盖脸问:“萧泽,朕问你,衡川郡大水,堤坝冲毁,背后可是你贪墨了修筑堤坝的银子?才致使堤坝粗糙烂建,毁于一旦?千里百姓受灾,伏尸遍野?”

萧泽面色大变,整个人激灵灵地从脚底凉到头顶。

皇帝一看他的表情,还抱着三分侥幸的心里霎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暴喝,“萧泽,逆子尔敢!”

萧泽“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父、父皇、不、不是儿臣……”

皇帝已然听不进去,一脚对着他的心口踹去,他用的力气大,将萧泽一下子踹翻在地,踹吐了一口血。

皇帝犹不解怒,又连补了两脚。

东宫的管家眼看皇帝还要再踹,冒死上前,抱住皇帝的大腿,哭喊着,“陛下息怒,陛下息怒啊,太子殿下已吐血了啊陛下。”

皇帝被拦住,一时再没法下去脚,对身后招手,“来人,将这个狗奴才给朕拖下去砍了。”

皇帝在气头上,恨不得踹死萧泽,如今谁拦着,他就要杀谁。

于是,有人上前,将东宫的管家拉了下去。

赵公公伺候了皇帝多年,了解皇帝的脾气,知道这时候,劝就是惹祸上身,于是,他一声不吭,立在皇帝身后。

“父皇,父皇……儿臣知道

输入名字自动取艺名免费阅读*

错了。”萧泽骨头软,再加上从小到大没被皇帝这般吓过,如今真是吓坏了。

皇帝见他竟然认错了,心里恨极,抖着手指着他,眼睛发红,“萧泽,你是太子啊,你……你竟敢做出这样的事儿,你眼里还有没有祖宗的江山,有没有朕这个父皇了?朕多年教导你仁义礼智信,就教导出你这么个东西吗?”

萧泽爬到皇帝面前,抱住他的腿,“父皇,儿臣知错了,儿臣早就知错了,求父皇……”

“衡川郡大水,伏尸千里,你让朕如何原谅你?”皇帝虽早就隐约有猜测,但终究猜测不是事实,如今蓦地被揭露出来,他想不相信,但是觉得许子舟既然揭露出来,十有八九是有此事,所以,这才是让他最震怒的。

“父皇,您听儿臣说,不是儿臣,是因为……”

皇帝不想听他什么理由,衡川郡堤坝冲毁,浮尸千里,是事实,如此大罪,怎能容他?皇帝抬脚踹开他,指着两旁说:“将他给朕看管起来,等着朕输入名字自动取艺名发落。”

“父皇!父皇……”萧泽哀叫。

皇帝似乎再也不想看到他,转身就走。

赵公公连忙跟上。

走出东宫门口,皇帝身子晃了一下,赵公公吓了一跳,连忙扶住,皇帝才勉强站稳。

皇帝在东宫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才被赵公公扶上了玉辇。

上了玉辇后,皇帝不想回皇宫,而是吩咐,“转道,去栖云山,朕去探望凌画。”

赵公公猛地睁大了眼睛,“陛下,是、是要出城?”

“去栖云山。”皇帝强硬。

赵公公只能应是,连忙吩咐调派人手护送陛下出城前往栖云山。

宫里的动静,东宫的动静,自然瞒不住,很快,二皇子府便得到了消息。

萧枕腾地从椅子上站起身,“什么?父皇出城,去栖云山方向了?”

冷月点头,“陛下下朝后,去了东宫,从东宫出来后,便出城了,看路线,像是前往栖云山。”

萧枕立即问:“父皇去东宫,是因为许子舟上了折子吗?”

冷月道:“听闻陛下是怒气冲冲去的东宫。”

萧枕有些不放心,“速给栖云山传信。”

冷月应是。

宴轻喂凌画喝完药,便陪着她躺在床上,给她读书听,他读的自然不是以前读的《史记》,也不是情情爱爱的画本子,而是奇闻杂谈之类的书,新奇又有趣,用来打发时间正好。

宴轻读完一篇,凌画小声叹气。

宴轻偏头问,“怎么了?”

凌画拉着他的手说,“还有五天就十五了啊。”

宴轻忽然想起,听她说过,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她一直想看雪打灯,本以为今年能看到,谁成想如今受了重伤躺在床上,如今已养伤七日,还不能下床,再养伤五日,怕是也不成的。

她的伤在心口,不能轻易挪动,曾大夫早已说了,最少也要在床上躺半个月,才能下地慢慢地走动。

宴轻伸手将她一缕发丝拢到耳后,温柔地说,“等到了十五那日,我让人将这院子里都挂满了灯笼,若是真下雪,你不用出去,打开窗子,就能在屋中看雪打灯。”

凌画这几日已深刻感觉到了宴轻对一个人好起来,真是温柔极了,与他说话,也温柔似水,开始的时候她险些不适应,过了几日,才过了受宠若惊的劲儿,觉得分外的甜蜜起来。

她偏了偏头,用头蹭他的肩膀,“好。”

宴轻以前觉得,什么情情爱爱,那些东西,不如喝酒斗蛐蛐,后来开了窍,也没体会出更好的感觉来,总觉得这东西有了,实在太折磨人,他宁愿没有,但又不由自主,如今一朝转变了想法,却没想到,真觉出这东西的好来,哪怕没吃蜜,都觉得从心里泛着丝丝甜意。

他伸手摸了摸凌画的脸,刚想说什么,外面琉璃的声音响起,“小姐,冷月传来消息,陛下前往栖云山来了。”

宴轻手顿住。

凌画猛地眨了眨眼睛。

宴轻慢慢起身,对外问:“陛下怎么会来栖云山?”

琉璃立即将早朝后,陛下怒气冲冲去了东宫,从东宫出来,没回宫,前往栖云山来了,得到的这些简单的信息说了一遍。

凌画聪明,一下子便想到了,“许子舟罗列的萧泽的罪状,是不是惹怒了陛下,去东宫质问萧泽了?”

琉璃回答,“应该是。”

凌画琢磨,“陛下来见我,大约也是与这件事有关,否则陛下不会来栖云山。”

陛下再爱重一个臣子,也不会不远三十里地,出京来栖云山看望他,这得是三朝元老才有的待遇,如今她有了。

凌画对宴轻说:“哥哥,稍后你出去迎迎陛下。”

宴轻点头,“行。”

喜欢催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