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在马上,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首战是有点好笑,但后来的几次战役,就没那么简单了。

李穆也就玩了这一次,之后都好好地让唐小白待在后方。

十月初七,夜袭襄城,追击数百里。

至浑河边一战,三天三夜。

听到鸣金收兵的声音时,唐小白放下笔,走出营帐,抬头望见一轮圆月挂空,皎皎未染血色。

辕门的方向喧哗嘈杂,间或喝令呼声,很快,被马蹄震碎,地底如闷雷滚动声声敲在心头。

唐小白快走了两步,忽然闻到一股香气。

食物的香气。

转头目光寻去,见到一名瘦瘦小小的小兵,手里捧着一只汤碗,热腾腾的。

筷子夹起,是细细的面条。

唐小白心中一动,问莺莺:“你会做面条吗?”

莺莺犹豫道:“会一点点。”

唐小白放心了。

莺莺什么都是“会一点点”。

会一点点易容,会一点点口技,会一点点制衣。

那会一点点厨艺也很正常。

唐小白当下就拉了莺莺往伙头军驻扎的地方去了。

李穆收兵回营时,目光一扫,眸色便阴沉了下来,吓得留守的将领面面相觑。

“打败了?”问还是秦容敢问。

李穆冷冷看了她一眼,随手将尚在滴血的长刀一丢,往自己营帐走去。

后面跟随的将领自会解释清楚:“没有没有,我军大胜,不过还是让咄咄给跑了。”

今年犯边的东部突厥可汗名叫阿史那咄咄,原本将牙帐设在襄城。

十月初七,秦容带人夜袭襄城,阿史那咄咄北逃,他们一路追击到这里。

好不容被浑河一拦,李穆亲自上阵,企图活捉阿史那咄咄,没想到还是被逃走了。

“难怪秦小公子不太高兴,毕竟年轻好胜。”众人理解地点点头。

只有秦容轻“嗤”了一声。

不就是没看到唐小姑娘吗?

李穆回到帐中,换下战甲,又简单擦洗了一下,还是没听见帐外有任何来人的动静,忍不住问:“二小姐呢?”

这会儿功夫,莫缓早就打探好了:“听说二

不要在马上,

小姐往伙头军那边去了。”

李穆心里倏然一亮,烦闷一扫而光。

原来是为他准备晚食去了。

“你去看看二小姐那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李穆吩咐道。

身为影卫,服从命令是第一。

莫缓立即应了下来,一边转身,一边嘀咕:“我又不会做饭,我能帮什么忙……”

但唐小白见他来都来了,还是给他派了个任务:“替我送过去吧!”

莫缓觉得自己太老实了,真的就这么送过去了。

由于他轻功一流,将一碗热腾腾的汤面端得又快又稳,一点都没泼洒出来。

然而,他家少主盯着他手里的汤碗看了好一会儿,面色却是逐渐沉了下来:“谁让你送来的?”

“二小姐啊!”莫缓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她人呢?”李穆问。

“二小姐让我给少主送来,其他没说,”回答完这一句,莫缓摸着了头脑,“二小姐应该也快过来了吧?要不少主先吃着?”

话没说完,李穆便丢下他大步朝外走。

门帘掀起,恰见作小少年装扮的唐小姑娘脚步轻快地迎面走来。

黑色狐毛的斗篷衬得她一张小脸莹白如月,干净得不染纤尘。

李穆一见她,只觉浑身筋骨都舒缓开来,如同冰雪天泡在温泉之中,无处不舒适。

“要去哪儿?”唐小白见他要出门,惊讶地问,“莫缓没把寿面给你送来?”

寿面?

李穆回头看了一眼。

莫缓还捧着那一碗热腾腾的汤面,有些委屈。

怎么?他送来的面就吃不得?

“放下吧。”李穆吩咐道。

莫缓面无表情地放下汤碗,一闪身,从营帐内消失了。

刚走到门口的唐小白又只看到一道残影,不由咋舌:“他们兄弟俩轻功怎么这么好?”

“我的轻功也不错。”李穆忍不住说。

“哦?”唐小白随便打量了他一眼,没在意。

“真的,你要不要试试?”

这也能试?唐小白惊讶地看他。

李穆握住她手腕就要拉着往外。

唐小白忙反手将他拉回来:“晚点再试,先把面吃了!”

今天是十月十五,小祖宗的生日。

其实唐小白差点就忘了。

这一场战役持续了三天三夜,虽然前线传来的一直是好消息,可只要没结束,心里就担惊受怕。

本来小祖宗是坐镇中军不上阵的,可今天下午,他突然披挂上阵,下令猛攻。

唐小白便独坐营帐中,练了整整三个时辰的字,直到听见鸣金收兵,才停了笔。

要不是看到那个吃面的小兵,她就真把小祖宗的生日给忘了!

“这是你做的?”李穆拿起筷子问了一句,眼里亮闪闪的期待把唐小白噎了一下。

“呃……荷包蛋是我……”唐小白讪讪道。

她哪里会这个?

标签]李穆也没说什么,夹起荷包蛋,咬了一口,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他吃完了荷包蛋,才继续吃面。

唐小白便撑着下巴坐他对面看。

小祖宗进食的礼仪也是很好的,细嚼慢咽,一举一动都透露着优雅,很是赏心悦目。

唐小白看着,看着,脑中不由冒出一个疑问:小祖宗从小就跟她形影不离,什么时候学的这种贵族礼仪?感觉做得比她还标准。

难道这种事也有天赋?

是不是聪明人做什么都厉害?

哎,好酸……

“想什么?”对面突然问。

唐小白回神一看,也不知她发了多久的呆,小祖宗的一碗面已经吃完了。

筷子放下,唤了人来收拾下去。

“吃完了?那我就走啦!你早点歇息吧,不打扰了!”唐小白若无其事起身。

身子才刚挣起一点,就被他握住了手腕。

虽然隔着厚厚的衣服,唐小白还是不自在地把手挣了回来,硬着头皮问:“还有什么事?”

他眸中幽光闪动:“怎么不问我好不好吃?”

“好不好吃?”唐小白从善如流。

“荷包蛋好吃。”他说。

唐小白“呵呵”一笑:“你喜欢就好,早点休息——”

“怎么不问问我战况?”

“刚才听说了,大获全胜,就是又让那个可汗逃走了!”

李穆点头。

“那我……”

“二小姐是不是忘了什么?”他唇角动了动,似笑非笑。

喜欢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请大家收藏:

三军驻扎在城外,对云州府城形成众星拱月之势。

细看,也是包围之势。

无论如何,象征云州城权力中心的云州府衙中,住的还是身份最尊贵的晋王殿下。

府衙中内外都是晋王李枢带来的王府侍卫和跟随的禁军,甚至云州府城内,也没有秦氏姐弟的人。

但李枢知道,自己出不了云州。

棋盘中,白子零落,黑子势如吞虎。

“先前秦宵借殿下的人回京请诏用兵,殿下为何不趁机报信?我们也还有些人手,并非护不住殿下离开!”

李枢端坐棋盘前,手执白子,沉思而落,面上并无幕僚那般的焦灼。

“报信,只会显得无能。”他淡淡道。

河东掌兵,是皇帝给他的机会。

被毫无根基的秦氏姐弟架空到只能逃窜求救,那皇位也就与他无缘了。

毕竟他的父亲,也不止他一个儿子。

更有甚之,他若是走了,秦氏姐弟再与雁门关的庆王李栋勾结,恐怕仗照旧打,反倒成就了李栋。

“万一秦宵暗下毒手——”

“不会,他既然要请诏出征,就还要奉本王之名。”

“那殿下有什么打算?”

“既然来了,漠南之功,本王定要拿下!”

一枚白子落下,李枢盯着棋局看了一会儿,缓缓道:“找几个人,去仁智宫——”

[标签

不要在马上,

:p标签]“殿下!京中传诏使到!”

……

九月二十八,京中传诏,令晋王李枢领兵北出云州,追击突厥,镇州、银州各出兵襄助。

[不要在马上标签:p标签]也就是说,李行远也得到了出兵令。

传到云州这边的诏书不止一份。

给李枢的那份是让他领兵追击突厥。

李穆也拿到了一封诏书。

“……卿当效卫霍,功成之日,封侯而归——”

唐小白读着这封动员气息十足的诏书,觉得不太是滋味,抬头对李穆道:“我们倒也不用学卫、霍,霍去病二十多岁就死了,卫家也倒了,不吉利!”

李穆微微一笑,点头。

其实皇帝只是说得好听,实则还是有些忌惮他如今的秦氏出身。

如果真有意栽培他为将,早就封赏军职了,现在不过是用科举吊着他,等到未来再相机而动。

唐小白将诏书看完,问:“我们真的要带上李枢一起去?”

李穆点头:“留他在后方也不安全,不如带着。”

“后方不是还有个庆王?”庆王也很会搞事啊!

“庆王因为据守雁门关不出,令晋王被困云州,已经得诏令即日回京了。”李穆道。

唐小白“哦”了一声,问:“谁告的状?”

小祖宗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让李栋回京不完全是为了雁门关后方安稳,也是让李枢心里有个底——”

“京城,还有个庆王等着拉他下马,他除了乖乖跟着我们走,别无选择!”

……

十月初一,大军北征。

行军队伍主要分为前锋、主力、后军三个部分。

秦容带队在后军,李穆身为事实主将,和名义上的主将晋王李枢一起走在主力军的前列,而唐小白则跟事先说好的那样,走在队伍的中段,同李穆和秦容都隔着一段距离。

如此这般,安安静静行进了三天后,到了第四天,李穆突然下令变换了阵型。

“怎么突然换成这样?”队伍出发后,唐小白悄悄问李穆。

今天,不但李穆自己领了前锋部队,还把唐小白这一支特殊队伍给调到前面来了。

关键是,临出发的时候才下的命令,也没个解释,气得顾回差点翻脸不走。

但当着众将领的面,总是要给小祖宗面子。

可这会儿私下问他,还是酷酷地不回答:“怕你在里面无聊。”

唐小白“嗤”了一声:“我才不无聊!”

他瞥了一眼过来:“我无聊。”

唐小白被他看得心跳漏了一拍,定了定神,道:“行军打仗呢!又不是让你出来聊天!”

他唇角勾了勾:“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也。”

唐小白扭开脸。

这死小孩,越来越会撩了!

这时,前方探路的斥候疾驰回报:“报——东五里外有突厥营帐!”

唐小白心中一凛。

五里?这么近距离撞上?

她虽然在西北也跟过军队行军,但还没直面过战争,一听这消息,便紧张起来。

反观身边的小祖宗,眼睛熠熠发亮,唇角似乎又往上勾了一点,带出一丝兴奋的狠戾。

“铮”的一声,他倏然拔刀,语声如同故意压低了一般冷冷沉沉:“先锋骑随我急袭,一个都别让跑了!”

说罢,转头看她一眼,嘴唇翕张,无声说了两个字:等我。

随后,领着一队仅三百骑,风驰电掣般东去。

从斥候来报,到李穆率军离开,整个过程也就五分钟左右,唐小白看得有些恍惚。

先锋队虽然分了一支先去袭营,剩下的队伍也没闲着,加紧跟上。

因为离得不远,很快就望见了战场。

远远望去,其实看不出个所以然,只觉得混战成一团。

但是在这一团之外,却有一人,银甲白袍,勒马立于敌营之前,身姿若皎皎玉树。

不断有敌兵持兵刃扑向他,每次都只看到他刀光一闪,便斩落一人,轻松得不像是在打仗。

“我们秦小公子真是厉害了!”陶汾在旁啧啧称叹,“还不满十六岁呢!已经很有小将军的样子了——”突然喊了唐小白一声,“哎?当年唐小将军入伍也就差不多这个年纪吧?不知秦小郎比之唐小将军风采如何?”

“这打仗的风姿比之唐小将军风采如何,我是不知道,不过料想唐小将军应该没我们秦小郎这么花枝招展!”

唐小白差点笑出声来。

说这话的是秦容。

她今天负责守在李枢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前面来凑热闹了。

看着前方一面倒的战局,和战局中身姿格外耀眼的少年小将,秦容毫不客气地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昨晚斥候就探到了这一伙敌军,也就一两千人,我说让我趁夜端掉就好了,他非不肯,敢情是留着显摆呢!”

说话时,前方已经结束了战斗。

收兵,清理战场。

李穆回到唐小白身边,神色静淡问:“可吓着了?”

唐小白看着今天孔雀开屏似的小祖宗,抬手抹去他眉梢的一丝血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喜欢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