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中村200快餐,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包厢内

肖冬忆顶着大家的狐疑又诧异的目光,与众人打了招呼,便寻了张空椅坐下,位置恰好在周小楼斜对角。

目光相遇,周小楼客气地冲他勾唇一笑。

魏屿安观察着两人的互动,看向肖冬忆:

“肖医生,您和小楼好像很熟。”

服务生正给肖冬忆添置餐具,他听闻这话,眉眼一挑:

小楼?

这两人何时这么熟了。

“还行。”肖冬忆直言。

“要不我和您换个位置,让你俩坐一起?”

自从知道苏羡意和自家小舅那点事儿,魏屿安就学会了耳听八方,眼观六路。

这么多长辈和大佬在,他可不得学着机灵点。

只是肖冬忆尚未开口,周小楼就笑了笑,“不用换位置,因为他现在是我的房东,关系稍微近些而已。”

言外之意:

我和他,没你想得这么熟。

肖冬忆原本急匆匆奔来,浑身都热烘烘的,她这话说完,尤若一盆凉水浇下。

心上好似被剖开了一个大口子。

凉风灌入,浑身都冷飕飕。

不仅脚冷,身上也凉。

陆时渊手指轻叩桌子,观察着二人,嘴角轻翘,忽然就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老肖对她,该不会是……

喜欢而不自知?

只是小楼这状态,这只猹怕是要追妻火葬场了。

“时渊,”厉成苍靠近他,压着声音,“你在笑什么?”

陆时渊瞟了他一眼,“跟你有关?”

“好奇,老肖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不想告诉你。”

“你这样,很欠儿。”

“没你刚才说话欠。”

“……”

这两人表面还端着水杯,互相敬茶,私下你来我往,刀叉剑戟半分不让,旁人自是看不出。

苏永诚和柳如岚夫妻俩正以茶代酒,感谢周小楼近段时间对苏琳的照顾。

“叔叔阿姨客气了,上次我发烧,多亏姐姐送我去医院,要不然,我肯定要烧成傻子了。”

“而且姐姐做饭很好吃,如果没有她,我怕是要天天吃外卖。”

“还会打扫卫生,又细心体贴。”

周小楼本着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为原则,各种彩虹屁,直接把苏琳捧上天。

苏琳属于熟人面前很放得开,不熟得则认为她高冷自持难以亲近,所以周小楼这通夸赞,直接把肖冬忆、厉成苍等人听得云里雾里。

这好像……

并不是他们认识的那个人。

周小楼正在拍马屁,魏屿安位置紧挨着她,瞧她面前的杯子空了,就绅士得给她倒了点果汁。

“谢谢。”周小楼客气道谢。

“不用谢。”

两人互动友好。

只是魏屿安一抬眼,却看到肖冬忆正在看自己。

那眼神……

透着点古怪。

难道说……魏屿安冲他笑了笑,“肖医生,您也要喝果汁?”

“不喝。”

魏屿安放下手中的果汁,觉得莫名其妙,以前陆时渊还在康城时,他也曾去过几次医院,见不到小舅,偶尔却能遇到肖冬忆,他对自己都挺友好,今天是怎么了?

他总觉得,肖冬忆一直在盯着自己。

那眼神,如芒在背,搞得他十分不自在。

后来,苏永诚问及苏羡意与陆时渊关于结婚一事的安排与打算,大家注意力就集中在这二人身上。

周小楼和苏呈属于气氛活跃组,比即将结婚的两个人还嗨。

苏永诚虽然觉得自己hold不住厉成苍,可看他始终一言不发,做长辈的,也该照顾一下,便笑着说:

“厉警官应该比时渊还大些吧。”

“嗯。”厉成苍点头。

“结过婚了?”

“还没女朋友。”

“……”苏永诚清了下嗓子,他只知道自己儿子在厉家做家教,对于厉成苍的私事自然不知,他尴尬笑了笑,“你这么优秀,肯定很多女生喜欢,恋爱结婚都是迟早的事。”

“没人喜欢。”

陆时渊低咳一声,提醒某人跟自己岳父说话注意点。

虽然他说的这是实话。

苏永诚觉得这天聊不下去了,果然是难搞。

苏呈难得看到父亲吃瘪,差点笑出来,在桌下,被苏永诚踢了一脚:

小混蛋,还不赶紧闭嘴!

众人只低头闷笑,只有肖冬忆却怎么都笑不出来。

总觉得,全世界的快乐,都与他无关。

——

结束用餐前,

陆时渊已和苏永诚商量好,明日由陆家做东,邀请苏家人用餐。

“叔叔,那我下午陪您和阿姨到处逛逛?”

岳父过来,陆时渊肯定要尽好地主之谊。

“你自己还受着伤,我们不用你陪,你就回去好好休息。”苏永诚说道,他有这份心就行。

再对比他身侧的厉成苍,苏永诚是越看陆时渊,越觉得满意。

柳如岚跟着附和:“是啊,你陪意意先回去,我们这里不用你照顾,天这么冷,你俩早点回家,意意也要多穿点衣服,注意保暖。”

“我知道。”苏羡意笑着点头。

双方再三客气,陆时渊忽然偏头看向厉成苍:

“成苍,要不你今天替我陪一下叔叔阿姨。”

厉成苍握着保温杯的手指忽得顿住,扭头,看向他。

那眼神,疑惑又透着一丝警告。

他在搞什么?

警告他:

别搞事。

陆时渊倒是想让肖冬忆陪着,只是某人魂不守舍,还穿了双拖鞋,并不合适,他就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了厉城中村200快餐成苍身上。

虽然某人难搞,但是做事还是很靠谱的,有他在,陆时渊也比较放心。

众人都觉得厉成苍不会答应,毕竟某人压根不是做导游的料。

性格冷僻孤傲,肯定会断然拒绝。

就连苏羡意都没出声阻止,因为她自始至终觉得,厉成苍不会答应,可是陆时渊却靠近他,不知低声说了句什么。

厉成苍居然直接答应了。

就连肖冬忆都一脸懵逼:

这世界是玄幻了吗?厉成苍居然肯当导游?

——

用餐结束,厉成苍负责陪同苏家人,而魏家三口则和陆时渊、苏羡意同行,准备前往大院拜会陆老爷子。

很奇怪的,就剩下周小楼与肖冬忆二人。

“老肖,麻烦你送小楼回家。”

陆时渊想着,某只猹难得有点开窍,也是能帮则帮。

不过他能帮的,也仅止于此,毕竟感情的事,也不能强买强卖,剩下的事,还是只能靠两人自己,最终如何,并不是他能左右的。

周小楼坐到肖冬忆车上时,直接选择了后排。

这是……

把他当司机?

两人一路也没说什么话。

而另一边,同样如此。

苏家四人,坐在厉成苍的车里,气氛同样肃穆,得亏还有苏呈在,活跃气氛。

陆时渊的意思是,让厉成苍陪同他们在燕京各处逛逛,游玩一番,只是某人压根不是那块料,不像导游。

端端往那儿一站,倒是很像保镖。

一副生人勿进的气场。

苏永诚甚至拍着儿子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

“小呈啊,你做家教,肯定很辛苦吧。”

“还好。”

“咱家不缺那点钱,你现阶段,还是要以学业为主,如果觉得太难,就别干了,千万不要为难自己。”

“……”

苏呈也很好奇,厉成苍为何会答应过来。

他追问了几次,厉成苍都缄默以对。

苏羡意此时也正和陆时渊聊起此事,“你到底用了什么办法搞定厉大哥的?”

“秘密。”陆时渊勾唇笑着。

出来混嘛,

总是要还的!

其实陆时渊倒不是

城中村200快餐,

故意想使坏。

某人寻常真的太忙,可以借此机会出去放松一下,正好感受一下家庭的温暖,苏家与厉家的家风是截然不同的。

他只是希望厉成苍,除了工作……

身上也能沾染点烟火气,多点人气儿。

——

而厉成苍只能咬紧腮帮,回想起了某人对他说的话:

“你家小堂妹成绩提高那么多,是谁的功劳,现如今小呈的父母来京,还不配你帮忙照顾一下?”

陆时渊,还真是一肚子坏水儿。

自己刚怼了他,就记仇了。

并且……

当场就把“仇”给报了。

喜欢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请大家收藏:

魏屿安在这里,辈分最低,也不敢随便说话。

陆时渊没法子,只能给厉成苍保温内添了水。

“可以了吗?”

“你好欠我一句谢谢。”

“……”

厉成苍这人,若是真的欠儿起来,也挺遭人恨的。

这也是为什么连许阳州都怕他的原因。

武力压制,偶尔还来个语言暴力,身心都得受到摧残,许阳州见着他,肯定如鼠见猫,躲着跑。

一如此时的魏屿安。

倒是周小楼主动看他一个人缩在角落。

不发一言,弱小又无助,就主动和他打了招呼。

两人原本只是客气两句。

聊到彼此工作,居然找到了共同话题。

魏屿安是做生意的,对于如何营销,自然有自己的见解,而周小楼虽然是在娱乐公司,但许多东西,都有其共通性,可以举一反三,两人倒是聊得热络。

还互加了联系方式。

至于苏呈如今抱上厉成苍的大腿,地位飞升。

剃了个小寸板,身上以前那股子浪里浪荡的性子收敛许多,俨然是个正直体面的精神小伙。

这自然要归功于厉家。

对此,苏永诚对厉成苍还是感激的。

他还特意和厉成苍以茶代酒,喝了两杯,谢谢他对苏呈的照顾。

“应该是我谢谢他,帮我妹妹提高了学习成绩。”厉成苍对苏呈的好,也并非无缘无故的。

苏呈以前在家里最小,苏永诚嘴上不饶他,也曾拿着鞋子追着他满屋跑。

却也宠着惯着。

如今有了厉家那位小堂妹,某人自然不能吊儿郎当的,也得拿出点做哥哥的样子。

“小呈成年后,感觉和以前不太一样了。”柳如岚看着儿子,笑容欣慰。

苏呈心底一乐。

结果,

却听父亲说了句:“倒也像个人了。”

苏呈小脸瞬间就垮了。

您可真是我亲爹!

“以后你姐孩子出生,你就是做舅舅的人了,一定要成熟稳重点,等你考了驾照,就拿之前的兑换券来找我,你想要的大奔,我会给你买。”

想起兑换券,苏呈就想哭!

又给许阳州发信息,怨他把自己的大奔兑换券给弄丢了。

【弟弟,你来啊,我说了,我的车可以任你选,要不你今天就来我家?】

【我爸妈来了?改天再去。】

许阳州叹息,苏呈现在是越来越难约了。

【叔叔阿姨来了?没听说啊,弟弟,你不想跟我出来玩就直说啊,用不着骗我。】人家如今今非昔比,可是大佬护着的人。

【没骗你,我爸妈真的来了。】

苏呈说着,还特意拍了几张照片发过去。

他可不敢把镜头对准厉成苍那边,除了拍父母,就是柿子挑软的捏,拍了几张魏屿安的,而与他正热络聊天的周小楼,自然也入了镜。

许阳州看到照片时,瞬间笑出声。

周末,他正回家吃饭,许爸爸见儿子傻笑,无奈摇头:

他这儿子,怕是养废了。

怎么像个二傻子!

而这个二傻子,乐颠颠得就把照片转发给了肖冬忆。

他最近天天去程老那儿按摩推拿,老爷子年纪大了,结束时,他累出一身汗,许阳州也被折腾得够呛。

城中村200快餐来无事,总得给自己找点乐子。

他就不信肖冬忆看到照片能无动于衷。

——

周末,肖家父母带着陆小胆去串门了,留下肖冬忆独自在家写论文,就连午饭都没给他准备。

肖妈妈更是直接说:

“你如果饿了,就点个外卖吧。”

他近日本就烦躁,好不容易找到点论文灵感,手机接连震动,提示是许阳州。

许州州!

你最好有正事找我。

当他点开手机,看到照片就愣了。

周小楼歪头和魏屿安说话,嘴角勾着笑,两个人的头险些就要靠在一起了。

有什么话,非要头靠头说!

【老肖,

城中村200快餐,

苏家人来了,二哥好事将近,你开心吗?】

肖冬忆回复:【开心!】

【我就知道,你俩关系一直很好,你现在肯定开心得快要死掉了吧。】

【……】

肖冬忆咬牙,手指敲动键盘。

待他反应过来时,满屏都是魏屿安三个字!

他和周小楼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又是怎么混到一起的。

还有说有笑。

鬼使神差得,他居然拿着手机,给陆时渊打电话,说中午家里没人,想去他家蹭饭。

陆时渊皱眉:“我不在家,你要是想去,给我姐或者谢哥儿打个电话。”

“我想跟你一起吃饭。”

“……”

今天人多,再多一个肖冬忆也无所谓。

彼此都认识,见面也不觉得尴尬。

苏永诚夫妻俩一直觉得对他有愧,毕竟苏琳以前误会了他,把他送进了派出所。

听说肖冬忆要来,也是十分开心。

当肖冬忆开车到了酒店时,陆时渊趁着接他的间隙,提前离席,将包厢的账单结算了,打量着他,“老肖,你有点不正常。”

“我怎么了?”

肖冬忆开车到半路,也觉得自己有点失控。

他甚至不知自己为什么要来?

还找了个那么奇葩的理由。

陆时渊目光往下,伸手扶了下鼻梁上的眼镜:

“你怎么穿着拖鞋出门。”

“……”

“我们刚开始用餐而已,时间上不着急。”陆时渊笑着看他。

肖冬忆出门时,也特意换了衣服,只是忘记换鞋了。

然后,

趿拉着拖鞋的某人就进入了包厢,众人看到他的打扮,也是愣了下。

周小楼目光扫过他的鞋子。

天寒,燕京在北方,已经开始供暖了,他穿的拖鞋,还是露脚趾的那种地板拖,他真的……不怕冷吗?

一把年纪了,不知道寒从脚来?不知道保暖?

好歹也……

穿双袜子啊!

喜欢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