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五七闺女要说哪些话 完整版阅读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宫宴散后,李景和陆明玉一同回东宫。

寒冬岁末,天冷得出奇,阵阵寒风扑面。将些许酒意吹得一干二净。

“看这天气,或许快下雪了。”陆明玉张口道。

李景心不在焉,随口嗯了一声。将自己身上的披风解下来,披到了陆明玉的身上。

陆明玉心里一暖,轻声笑道:“我是双身子,火力壮,一点都不冷。倒是你,可别冻着了。”

李景没心情说笑,伸手揽住陆明玉的肩头。

珝哥儿瑄姐儿习惯了挤在亲爹亲娘中间,见状又要往前挤。被绮云眼疾手快地捞住,小声哄道:“爹和娘有话要说,云妈妈先带你们回去。”

珝哥儿瑄姐儿不怎么情愿地被哄着先走了。

陆明玉和李景慢悠悠地跟在后面,一边低声说话。

“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陆明玉低声道:“今天皇祖母忽然说起选妃的事,父皇分明意动了,不出一两年,定会有新人进宫。我也为母后不值。”

“只是,这等事别说在天家,官宦勋贵府里也是常事。做生意开铺子的,兜里银子多了,还想娶小老婆。何况是一朝天子!”

以前忙着打仗,没有时间也没精力折腾。现在天下平定四海归心,身为天子,生出些骄奢淫逸的心思,也不稀奇。

李景目中闪过一丝厌恶,低语道:“我这个做儿子的,管不了亲爹纳宫妃。以后我好好孝敬母后。”

陆明玉嗯了一声:“其实,你也不必太担心。母后如今胸襟豁达,并不自苦自怜。只要自己立得住稳得住,不将这些事放在心上,日子照样过。”

李景停下脚步,看着陆明玉。

陆明玉也随之停下脚步,略一挑眉:“你这样看我做什么?”

李景凝视着陆明玉的眼眸,轻声道:“小玉,我们做一辈子恩爱夫妻。好不好?”

没等陆明玉点头,又说了下去:“我知道你不信海誓山盟,所以,我从不说甜言蜜语。今后三年五年,十年八年,二十年三十年。你慢慢看着我就是了。”

此情此景,永不相负。

漫天寒星,落入李景的黑眸。

陆明玉眼眶微热,半晌才点点头:“好。”

李景一笑,挽起陆明玉的手,慢步向前。陆明玉将头靠在李景的肩膀。两道身影依偎在一起,影子渐渐合二为一。

……

永嘉十三年的新年,在一片白茫茫的大雪中来临。

从新年元日起,就飘起了雪花。

大雪纷飞,枝头如结了白晶,地上被厚厚的积雪覆盖。一脚踩下去,一个深深的脚窝,雪淹没至小腿。

烧五七闺女要说哪些话

燃着银霜炭盆,

烧五七闺女要说哪些话 完整版阅读

袖中揣着暖炉,身上披着厚氅的贵人们,欣赏着几年难得一见的雪景。兴致来了,暖一壶酒,燃一支香,令美婢研墨,或作诗一首,或作画一幅,不亦快哉。

对穷苦百姓来说,连着下了几天没停歇的大雪,意味的却是冰冷饥饿。

新年初六,京城府尹送急报,京城附近的两个郡县都受了雪灾。

这个新年,永嘉帝没过安稳,李景和几位皇子也都进了文华殿,和众臣商议赈灾济民之事。

乔阁老双目熬得通红,声音沙哑:“皇上,这十年来,从未下过这么大的雪。城内百姓还算富足,有炭可烧,有存粮裹腹。京城外的郡县,有些穷苦百姓,被风雪封了屋,快被冻死饿死。”

“赈灾之事,必须要尽快。”同样满眼血丝的高尚书接过话茬:“臣已召集户部所有官员,让他们清算库银和存粮,准备赈灾。”

大皇子在户部当差,也跟着熬了两天,跛了的右腿隐隐作痛。

以大皇子的好强好胜,绝不肯流露出来。甚至立刻张口附和:“父皇,儿臣也和户部所有人一道住在官署里,等忙完赈灾事宜再回府。”

永嘉帝无心多说,略一点头。

吏部余尚书沉声道:“臣请皇上,立刻下旨赈灾。”

永嘉帝神色凝重:“朕也有此打算。现在雪还没停,路都被封了。想送银子送粮也出不了城。”

兵部杨尚书不假思索地接过话茬:“此事交给兵部。臣立刻调派五城兵马司的人清理官道。”

永嘉帝点点头:“好,朕给你两日时间。在两日之内,务必要将城外五十里官道上的雪清理干净,保证粮马运送出城。李显,此事你一并督办。”

四皇子立刻领命。

永嘉帝目光掠过太子李景和三皇子李昊:“邳县和郑县雪灾严重,得有人去主持赈灾一事。你们两个可愿前往?”

李景和李昊不约而同地应道:“儿臣领命。”

大皇子默默看了他们一眼。

亲自去受灾郡县赈灾,这是出头露脸又容易挣名声的好事。可惜,他这条不中用的右腿,在严寒的雪天里连走路都费力,根本出不了京城。

四皇子比大皇子淡定多了。

李景是大魏储君,前去赈灾名正言顺。李昊圣眷正浓,且精明干练,他自问不及。他就安心地当他的差事,别和兄长们争锋了。

永嘉帝沉声道:“你们先各自回去做些准备,等官道通行后,立刻启程。”

……

李景回了东宫后,立刻召东宫属官们前来。

方子詹听后立刻道:“我随殿下一同前去。”

周礼不甘人后:“我也去。”

赵瑞眼睛也是一亮:“要离京远行,怎么能少了我!我随殿下同去。”

李景看了赵瑞一眼:“赈灾一事,千头万绪,不是等闲小事。更不可抱着玩闹的心思。一旦去了,就得听从号令,再苦再累也得撑到底。”

赵瑞:“……”

赵瑞挠挠头,有些犹豫:“要不然,我留守东宫,还是让李晏去吧!”

李晏被气乐了:“我本来就打算要去。谁让你抢着张口了。”

赵瑞腆着脸,拱手陪笑。

李景看在眼里,也有些无奈。

赵瑞没大毛病,就是纨绔公子哥儿的习性,到哪儿都得好吃好喝好睡,最好再有斗鸡走狗赌马之类好玩的,吃不得苦。

“好,赵瑞留守,你们三个,随我离京。”

喜欢簪头凤请大家收藏:

过了几日,乔皇后凤体好转,能下榻走动了,立刻将宫务接掌过来。又笑着嘱咐陆明玉:“本宫知道你身体康健,不过,怀着身孕和平日不同,怎么小心都不为过。还是平心静气,好好养胎。”

乔皇后也清楚陆明玉的脾气,话说得十分委婉,唯恐惹得陆明玉不快。

陆明玉好笑之余,又有些感动,低声应道:“母后待我的好,我都知道。”

乔皇后失笑:“瞧瞧,果然和以前不同了。换在往日,你怎么也说不出这等贴心贴肺烧五七闺女要说哪些话的软话来。”

可不是么?

怀孕之后,她不但情绪多变,也比往日敏感。

陆明玉摸了摸微微隆起的肚子,笑着调侃自己:“母后别急,等肚中的孩子出世了,我就恢复成原来的模样。”

婆媳两个相视而笑。

时近年底,宫务繁多,乔皇后打起精神忙碌。

实在忙不过来的时候,乔皇后索性卖了个好给赵太后,点了秦妃帮着打理宫务:“到了年底,浆洗处和针线房琐事最多最忙,这两处的事情都交给你。”

这对秦妃来说,简直是意外之喜,连连笑道:“皇后娘娘这般信任臣妾,臣妾一定尽心当差,不负娘娘厚爱。”

孟妃被晾在一旁,一肚子闷气。

执掌宫务是皇后的权利。乔皇后点谁协理宫务,完全看乔皇后的心意。这么点小事,永嘉帝根本不会过问。

秦妃得了差事,满面红光,精神奕奕,走路带风。

她每日上午在椒房殿里待两个时辰,忙完了再去寿宁宫陪伴赵太后。

赵太后看着秦妃忙忙碌碌的,有些心疼,张口便道:“你也一把年岁了,这般忙碌,图个什么?哀家打发人和皇后说一声,这差事你就别当了。”

秦妃听到“一把年岁”,嘴角直抽抽,忙笑道:“臣妾还没到四旬,哪里就一把年岁了。再者,臣妾整日清闲,难得有机会为皇后娘娘分忧,就是忙碌些也高兴。太后娘娘可千万别张这个口。”

赵太后当年是做填房没错,不过,进门就掌家。哪里知道做妾室的苦处。便是有赵太后时时抬举着,也还是妾。

秦妃做梦都想尝一尝当家管事的滋味。

现在能协理宫务,过一过干瘾也是好的。

赵太后一片好心,见秦妃不领情,撇撇嘴道:“有这个闲空,不如好好伺候皇上。说不定,能来个老蚌怀珠,再生一个小皇子。”

秦妃:“……”

秦妃笑容有些苦涩,低声道:“皇上进后宫,多是去延禧宫或是芳华宫,臣妾那儿,皇上一个月不过来个一两回。臣妾倒是想好好伺候皇上,可在皇上眼里,臣妾早就是过了季的白菜帮子。”

赵太后瞪了秦妃一眼:“瞧你这不中用没出息的德性。哀家能提点皇上一回,又不能总催皇上去你那儿。这等事,也要哀家操心不成。”

秦妃被臊红了脸,半晌憋出一句:“就是这样,臣妾也知足了,总比皇后娘娘强一些。”

前几个月,永嘉帝去椒房殿晚膳,然后再去芳华宫留宿。已经让乔皇后大失体面。现在倒好,永嘉帝压根连椒房殿都不去了。

换在以前,被这样冷遇,乔皇后难免幽怨自苦,强颜欢笑。如今天子不踏足椒房殿,乔皇后竟也不放在心上,每天好吃好睡,心情还挺不错。

赵太后听了这话,又撇撇嘴,哼了一声:“皇后眼里只有太子太子妃,还有珝哥儿瑄姐儿,哪里还将皇上放在眼底。”

在赵太后看来,儿子没半点错,错的一定是儿媳。

秦妃从来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上眼药的机会,立刻低声附和:“可不是么?臣妾看着,也不是个滋味。皇后娘娘现在是全然不将皇上放在眼里了。”

赵太后又哼一声:“也罢,哀家这就和皇后说。等过了年,开后宫选妃。后宫里来来去去这么几个老人,皇上看也看厌了,也该多些新鲜脸孔。”

秦妃:“……”

……

秦妃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心里如何懊恼,暂且不提。

赵太后惦记着选妃的事,到了岁末这一日的宫宴上,当着众人的面,对乔皇后说道:“皇上日理万机,后宫诸事,都由皇后操心打理。哀家想着,后宫也该添些新人。明年春日,开后宫选妃。皇后意下如何?”

乔皇后笑容不减,温声应道:“儿媳和母后想到一处去了。儿媳也有此打算,具体怎么选妃,还得问一问皇上的意思。”

众人齐刷刷地看向永嘉帝,各人心思不一。

其中,尤以孟妃的目光最亮最利,像两把小刀子似的。

永嘉帝咳嗽一声,义正言辞地拒绝了选妃的提议:“大魏连连征战,国库空虚,内务府也是靠着皇后和太子妃才勉强撑着。没个两三年,缓不过劲来。”

“这等时候,朕岂能铺张浪费,行选妃之举。此事不要再提了。”

乔皇后笑

烧五七闺女要说哪些话 完整版阅读

了一笑,不再多言。

赵太后此时才反应过来,也有些讪讪。

可不是么?内务府运转,花用的银子都是乔皇后陆明玉婆媳两个拿出来的。这时候选妃是不太合适……

永嘉帝见赵太后尴尬,又笑着解围道:“母后这是心疼朕,朕得谢谢母后。这一杯敬母后。”

赵太后端起酒杯,挤出笑容:“皇上和皇后好好的,哀家比什么都高兴。”

乔皇后微微一笑,一同举杯:“儿媳也敬母后一杯。”

后宫众妃,纷纷举杯相和。

这话题,就此搁下。

李景目光微凉,嘴角扯出一抹冷笑。

乔皇后为打理后宫,尽心竭力,生生累出病来。众人没一个心疼体谅的,这等时候还提起选妃一事来了。

永嘉帝分明已意动,不知还能按捺多久。

坐在身侧的陆明玉,悄然伸手,握住李景的手。

李景回过神来,冲陆明玉笑了一笑,示意自己稳得住。

陆明玉心中暗叹一声。

别说李景,就是她也心疼起婆婆来。

尽心尽力地做一个贤良的皇后,为后宫事务操碎了心,可换来的又是什么?

喜欢簪头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