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了的要当对方一暑假的仆人 无删减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李世民是如何与小杨妃勾搭上的,朱拂晓不知道。记得在前世之时,李建成与李元吉要对李世民动手,还是小杨妃暗中通风报信,所以才给了李世民反杀的机会。

前世李世民杀了李建成后,将李元吉的老婆小杨妃纳入后宫,身死宠爱,生下皇子李恪。

总之这李世民与小杨妃的关系很不正常。

朱拂晓看着死掉的李建成,眼神里露出一抹唏嘘:“沧海桑田岁月变迁,五百年前的那一箭,依稀中似乎就在昨日。当年我就发誓,定要立于众生之上,荡平你们这些皇族、世家。”

李世民的宝剑划过李元吉的脖子,整个玄武门前安静了下来。

“八百死士随我走,一起去养心殿。”看着地上的尸体,李世民眼神毫无波动,转身一边擦拭着袍子上的血渍,一边向着养心殿

输了的要当对方一暑假的仆人 无删减完整版*

走去。

八百秦王府死侍随着李世民进入皇宫,一路畅行无阻的向着养心殿杀去。

看着李世民远去的背影,朱拂晓一步迈出人已经消失不见:“接下来就是我与李建成的博弈了,还要看谁更技高一筹。若是李世民不识相,就只能将他给换下。”

李世民率领八百死士,一路径直杀入了养心殿,遥遥却见虚空中气机闪烁,一道道浩然之气迸射,虚无中能量汇聚,有圣人想要出手,挡住李世民的道路。

“众位,我等稷下学宫不可插手人道争端,诸位还是在稷下学宫与我一起喝茶吧。”却听牛夫子的声音响起,然后虚空中电闪雷鸣,显然是在无形交锋。

更远处有佛光缭绕,释迦牟尼与诸位圣人正在斗法。

此时是李世民率领麾下死士一路径直闯入养心殿,看到了朝中的文武,以及坐在寒玉床上上的李渊。

看着李世民杀气腾腾的闯入大殿,那死士控制住大殿中的每个角落,诸位大臣俱都是心头一突。

“二公子,此乃陛下寝宫,你无故帅兵闯进来……”一位御使上前正要呵斥,却听宝剑出鞘声响,然后就是人头分离,血液喷洒整个大殿,那无头的尸体在殿中跌跌撞撞,血液不断喷溅,惊得朝中众位文武大臣俱都是心中一个激灵。

大殿内鸦雀无声,一片死寂。李世民要跨宝剑,杀气腾腾的向着寒玉床走去。

“你造反了!”寒玉床上的李渊睁开眼,目光死死的盯着李世民:“你是如何杀入大内深宫的?四门守卫呢?你大哥与你二弟呢?”

“来人,将尸体为陛下呈递上来。”李世民在李渊三步外站定。

只见殿外脚步声响,就见死士犹若拖着死狗一样,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摔在了李渊的身前。

即便是血肉模糊,但面容犹在,衣衫配饰骗不了人。

“你……你居然将他们都给杀了?”李渊身躯颤抖,坐在寒玉床上看着地上的那两具尸体,整个人激动的身躯开始颤栗。

“大哥与三弟想要杀我,我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李世民盯着李渊,毫无愧疚之色:

“今日若是大哥与三弟取胜,来到这养心殿的就不是我了。”李世民道。

“你怎敢……?你怎敢……?”李渊指着李世民,身躯颤抖,目光中满是不敢置信:“他们可是你的亲兄弟!他们可都是你的亲兄弟啊。”

“请父皇立即下诏,册封我为太子,节制天下兵马。”李世民面无表情的看着李渊。

玄武门事变,从始至终都不仅仅只是冲着太子李建成去的,更是冲着李渊来的。

“你这个孽子……”李渊眼睛冒火。

李世民手掌搭在了腰间的宝剑上:“请父皇下诏,许我节制天下兵马。将太子之位传给我。”

李世民的眼睛有点红。

到如今这般地步,完全是杀红了眼。亲兄弟都杀了,也不差一个父亲。

大殿内死一般的沉寂,李渊身躯颤抖的坐在寒玉床上,一双眼睛死死的与李世民对视。

下方群臣俱都是低头,眼观鼻鼻观心,不敢发出丝毫声响。

“咔嚓~”

宝剑扩机弹开的声音响起,李世民攥紧了手中宝剑,语气平淡的令人毛骨悚然:

“大势如此,莫非父皇还要一意孤行?你看这儒家的书生,能成什么气候?”

李世民转过身扫过堂中的文臣,嘴角露出一抹不屑。

“今日之事,非要尘埃落定不可。事已至此,父皇若不肯将权柄让给我,那我就只能自己去取了。”李世民攥住长刀的手越加用力,手背青筋暴起。

“二哥!!!”

就在此时后殿传来一道凄厉的哭喊,泪如雨下的李秀宁自殿后奔了过来,一头扑倒在地,死死的抱住李世民双腿,一只手扣住了李世民抓刀的手掌:

“二哥,不可啊!不可啊!大错已经铸成,你不可在犯错了。”

李世民闻言低头看着哭成一团的李秀宁,手中握刀的筋骨缓缓松开:“小妹,事已至此,为兄已经没有了退路。给你一炷香的时间,你帮我劝劝父皇。”

李世民转过身去看向那犹若是一座座泥塑的满朝文武:“劳烦诸位大人也帮我劝劝父皇。给你们一个时辰的时间,谁要是能劝动父皇,在下定不会亏待了他。”

说完话李世民走出大殿,顺便令死士关上了大殿的大门。

大殿门关闭,整个屋子昏昏沉沉一片灰暗,屋子内的群臣眼睛睁开,看着地上尚在抽搐的尸体,一个个俱都是目光闪烁。犹若是一根根木雕活了过来,然后齐刷刷的看向李渊。

李世民站在大殿外,听着远处皇城外的喊杀声,还有那虚空中震动的圣人能量,目光中满是镇定。

自己取代天子,乃是朱拂晓定下的大势,谁能逆改?

可以说,从朱拂晓开口的那一刻,大势就已经定下了。

“孟子!”李世民看着半空中与牛夫子交手的孟子,抚摸着刀柄不语。

仅仅是半个时辰,却见养心殿大门打开,裴矩自大殿内走出,手中拖着诏书:“殿下,陛下答应了,加封你为太子,执掌天下兵马。”

“做的不错,此次能成大事,还要多谢老大人。”李世民看向裴矩:‘朝中运转,还要依赖诸公,烦请老大人多费点心力,莫要叫朝中生出乱子。’

“都是一些腐儒罢了,能出什么乱子?早就被殿下吓破胆子。只是……有些人却不得不除去,还请殿下过目。”裴矩递上一份早就准备好的折子。

李世民打开折子看了一眼,然后眉毛一抖:“杀的有点多。杀了这么多人,朝廷还能运转吗?”

“如今朝廷科考,翰林苑内的进士有的是。”裴矩道:“这些可都是太子的死党,留不得。”

李世民将折子交给尉迟恭:“照办吧。”

尉迟恭闻言接过折子,转身离去。

“以后就叫父皇留在这养心殿内,没事诸位不要叨扰了。”李世民看向殿中侧耳倾听的诸位大臣。

“臣等遵旨。”众位大臣齐齐一礼。

“刘文静,你率领朝中诸公,前去平息城中混乱。何常,你持着圣旨,宣城外的八万禁军入城。”李世民吩咐了一条条命令。

转眼间群臣走的干净,李世民迈步走入大殿,却见李秀宁正趴在寒冰床上痛哭流涕。

李渊胸前咳血。

“逆子,该拿的你都拿了,朕现在也是个无用之人,你不如将朕的命也一并拿去。”李渊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李世民。

“父皇此言谬矣,我输了的要当对方一暑假的仆人只是拿我该拿的,这皇位本来就属于我。”李世民一双眼睛看着李渊:“若无我谋划,你岂能在太原起兵?若无我出手,你又安能取得天下?这天下都是我与元霸夺下来的。”

“是你与大哥先不顾骨肉之情。”李世民看着李渊:“你与大哥联起手来欺负我,还不许我反抗?但凡你一碗水端平,也不会有今日的差错。”

“逆子!逆子!你这个弑兄篡位,无君无父的逆子,你既然想要拿去,那不如干脆点,将朕也杀了,将朕的命也拿去。”李渊气的破口大骂,竟然无法反驳。

“扪心自问,若是大哥得了权柄,会放过我吗?”李世民幽幽的看着李渊:“你分明知道结果,但却偏偏揣着明白装糊涂,呵呵……。日后你就永远的留在养心殿吧。”

说完话李世民看向李秀宁:“小妹,你需知道,此事怪不得我。我与大哥不死不休,尤其是三弟,更是暗中下毒杀我,错非小杨妃相助,我早就命丧黄泉了。”

“你是个明大义的奇女子,当知道我的难处。”李世民深吸一口气:“更何况,此事有道君钦点,我若是你,就不会做傻事。更不会叫那太子余党胡乱搅风搅雨,逼着我不得不杀人。”

李秀宁闻言沉默,哭声逐渐停止。

“只希望大哥少做杀戮,对那些李唐宗室弟子网开一面。”李秀宁沉默半响,方才叹了一口气:

“至于说大哥与三弟留下来的乱子,尽数交给我就是了。”

喜欢历史世界唯一魔法师请大家收藏:

“铁打的世家,流水的王朝。你虽然能征善战,但那又如何?治理天下还要是依靠世家。”李建成看着李世民:“要怪是能怪你看不清形势,与山东集团那些莽夫搀和在一起不说,更是与孔家没有联合在一处,给了我机会。”

“有能力不如生得好,世道本来就是如此。”李建成看着李世民:“二弟不如随我一道入城如何?这或许是你我兄弟最后一次共同进入玄武门了。”

李世民站在那里,默不作声。

李建成看了李世民一会,方才转身向前走去,与李元吉并肩而立。

李世民冷冷一哼,跟了上去,却是故意慢了十几步,将二人身后跟随的御林军拖在了后面。

李世民抬起头看着城头上那玄武门古朴沧桑的历史气息,脚步一步步的迈出,眼神中充满了追忆,将那五千大军拖延的更远。

一边李建成与李元吉不疑有诈,此时李世民已经成为了囚笼里的鸟雀,还能蹦跶出什么花样?

李建成与李元吉此时是已经胜券在握,志得意满的向着玄武门内走去,如今李世民就在二人眼皮底下,还能出什么事?

眼见着二人走入玄武门,李世民跟在二人身后,一只脚跨过玄武门的大门,忽然只听远处传来一道狼哭鬼嚎的呼喊:

“殿下!不好了!不好了!那李世民率领麾下去攻打太子府了。”

却是那太子府的属官,此时跌跌撞撞身形狼狈的自远处逃来,目光中充满了惊悚,脚步飞快的自远处赶来。眼见着李建成与李元吉即将跨入玄武门内消失不见,忍不住呼喊了出来。

前方正志得意满的李建成与李元吉脚步一顿,转身向玄武门看去,因为对方距离玄武门太远,并未曾听清对方说的是是什么,只是遥遥听见‘太子’两个字眼。

二人不曾听清,但李世民做贼心虚,听见来人遥遥呼喊,还有那急促的话语,不由得心头一突,一个念头在脑海中蹦出:“东窗事发了。”

“那人必定是自太子府赶来的,此时太子府已经动手了。”李世民心中有了判断,猛然周身气机迸射,天人气机流转,一道惊雷在身边形成,向着门外十丈的御林军打去。

“轰~”

气浪翻滚,御林军人仰马翻。

“关城门!”城头上的玄武门守将何常猛然自城头落下,亲自去拉扯关闭玄武门的扩机。

输了的要当对方一暑假的仆人一众玄武门守将与秦王府八百死士,齐齐动手,将那玄武门闭合,将三千御林军挡在了门外。

“不好!”眼见着李世民竟然想要抢先关闭玄武门,李世民与李元吉俱都是心头一突,周身气机崩转,向着李世民抢攻过来,欲要逃出玄武门外,与门外的三千御林军汇合。

“大哥,此路不通,还请止步吧。”李世民挡住了李建成:“咱们兄弟今日就做一了断。”

那边的尉迟恭挡住齐王李元吉,双方在玄武门前交手。

此时何常已经指挥麾下,将玄武门彻底关闭,李建成与李元吉成为了瓮中之鳖。

眼见着玄武门关闭,内城也已经关闭,二人彻底被困在玄武门内,李建成收手退在一边:“老二,咱们兄弟可都是天人强者,你关闭玄武门又能如何?只要咱们兄弟想走,这城墙拦不住我。”

“你现在竟然在玄武门内动手,莫不是想要造反不成?”李建成冷冷的看着李世民。

“我既然关闭玄武门,那就自然有叫大哥你走不掉的方法。”李世民看向李建成:“现在你我兄弟,只能留一个。我没得选择,只能拼死一搏。”

“呵呵。”李建成冷冷一笑,扫过玄武门城头,此时虚空中一道道气机汇聚,似乎化作了一张大网,将上空封住:“竟然是鬼谷的兵家大阵,果然是好手段。你竟然得了鬼谷的支持。”

“何常!”李建成冷冷一声呵斥:“孤王待你不薄,你为何背叛孤?”

李建成面色铁青,眼神里露出一抹杀机,一道冰冷的气机在眼底流转。

“殿下,请恕在下无礼,无法报道殿下的恩情。”何常自人群中走出,面带愧疚之色:

“小人当年受了清河朱家的大恩,一直不曾报答。秦将军乃是清河郡的姑爷……。”

“好!好!好!”李建成冷冷一笑:“好得很。”

“只是尔等以为想要就这般将我困住,取了我的性命,未免有些太过于小瞧我。”

“呵呵。”李世民冷冷一笑:“既然想要对你动手,自然不会不做完全策划。大哥难道就没觉得,体内的气机已经开始运转凝滞了?”

李建成与李元吉齐齐运转体内气机,然后俱都是面色一变,李建成面露不敢置信:“你下毒!不可能的,你怎么有机会下毒?”

如今双方斗得你死我活,李建成与李元吉俱都是日夜防备,绝不会给对方可乘之机的。

听闻李建成的话,看着二人不敢置信的表情,李世民仰头大笑:“寻常人给你下毒,你当然会察觉,但若是小杨妃亲自给你等下毒呢?”

小杨妃也就是李元吉的正妻,前朝隋王朝杨广的亲生女儿。

“不可能,爱妃怎么会听你指使,给我下毒?”李元吉顿时怒了,眼神里充满了暴躁,一股不妙的预感在其心中升起。

他知道,若不出意外的话,自己八成是绿了。

而绿了自己的人竟然是自己的二哥,你叫他如何能接受?

“哈哈哈!哈哈哈!”李世民仰头大笑:“这可是隋王朝的九头蛇之毒,就算天人强者也无法解开。当年元霸错非中了此毒,也不会英年早逝。”

李世民面带得意之色:“大哥、三弟,事到如今你二人还有何话说?”

“世民,朝中大局已定,父皇决定钦点我为太子,即将颁布遗诏。你就算杀了我又能如何?难道还能过父皇那一关不成?”李建成深吸一口气,拼了命的催动体内气机,可惜却觉得一股黑色气机如跗骨之蛆,不断在体内盘桓,盗取着自己的骨髓、精气神。

这股气机不断在侵蚀他体内的精气神不说,更是在侵蚀他的罡气,侵蚀他的本源。

“老二,念在大错尚未铸成,只要你肯回头,为兄就不计较你的过错,我之前的许诺依旧有效

输了的要当对方一暑假的仆人 无删减完整版*

。”李建成看向李世民,脑子飞快运转,想着施展什么手段,才能将李世民给稳住。

“二哥,咱们可都是手足兄弟,有什么都好好说,你可千万不能犯下大错啊。咱们都是一个娘胎爬出来的手足,你纵使是有所不满,也不可行如此杀戮之事。不就是皇位吗?你饶过咱们,我劝说大哥将皇位让给你,退出皇位的争夺,如何?”

李元吉急了,他现在顾不得追究绿帽子的事情,只想着如何才能脱离眼前的险境。

“迟了!都太迟了!”李世民摇了摇头,眼神中露出一抹感慨:“事情竟然已经发动,就断然无回头的道理。”

一双眼睛看向李建成:“大哥你放心,太子府一脉,小弟会杀的干干净净寸草不留。”

又看向李元吉:“你也别担心,我会纳小杨妃入宫。至于说你齐王府的老老少少,皆会为你去陪葬。”

“你敢!”李元吉闻言顿时眼睛都红了。

“逼迫到这个份上,我还有什么不敢的?”李世民嗤笑一声。

“李世民,你也忒啰嗦了。”就在此时城头出现一道人影,朱拂晓站在城头上:“迟则生变,门外御林军拼杀起来,一旦惊动皇城守军,到时候有的你麻烦,说不得到时候被他们翻盘。”

李世民闻言深吸一口气,看向里李建成与李元吉:“事已至此,咱们兄弟五百年争斗今日终将落下帷幕,二位还有何遗言?我若能办到,定不推辞,也算是全了咱们兄弟一场。”

“大哥,老二是铁了心的要杀咱们!咱们现在唯有杀出去!杀出玄武门就能逆转局势。”李元吉看向李建成。

“杀!”李建成面色冷酷:“趁着毒素尚未完全发作,咱们还有一搏的力量。杀出玄武门与那三千御林军汇合,咱们就赢了。”

只见李元吉与李建成兄弟齐齐出手,周身气机迸射,就要冲霄而起,闯破那鬼谷的阵法。

朱拂晓手掌一伸,袖子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长弓,一根黝黑的箭矢。

“李建成,当年你射我一箭,今日我还你一箭,也算是全了咱们的因果。”朱拂晓手中一道神通加持在箭矢上:“追魂箭!”

崩~

弓如霹雳弦惊,李建成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就连杀机都不曾感知到,便已经被那箭矢射破心脏穿膛而过。

诛杀区区一个天人境界的李建成,朱拂晓要是一箭射不死对方,那他这两世为人的本事,算是重修了。

“去死吧!”朱拂晓冷冷一哼,收了手中的弓箭。

“砰!”

李建成尸体径直坠落在地,倒地气绝而亡,那箭矢不单单杀了他,还已经将其魂魄拘了去。

喜欢历史世界唯一魔法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