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袁子 ,笔者: 郭忠凯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a)法院

干净的月光下,新搬来的玉米棒子依然有秋天的味道,驱走了半个多世纪院子的干燥。

喝粥太晚的夜风有点发酵,给旁边的老梧桐点了几笔墨蓝。母亲坐在收割台前,剃光了自己的外衣,像亲手教每一个新生的孩子一样,露出了她柔嫩白皙的肌肤,宣告着她完整的来到了人间。突然,一大院子的兄弟姐妹笑着看着月光。

收音机里的故事讲完后,我斜坐着,有点累。

一个忙碌的夏天,记录着鸟儿、烟雾、田野和潮湿的空气。午睡过后,阳光挂在心头,却找不到合适的归宿。午夜前,我打着清晰清脆的哈欠醒来。不安分的柿子终于从树上挣脱出来,扑向大地,最终粉碎了自己。

院墙一角的泥和石灰优雅地隔开了几只蟋蟀。

深夜,老院子开始睡觉。

(二)乙

一直开着陌陌面红漆的铁门,圆面盒子的房间玻璃,织成正方形的空家。

我妈妈是个伟大的园丁。春分过后,沿着墙种了几颗种子。初夏下了一场雨后,留在学校和回家的眼睛里挂满了灯笼,空中挂着许多橙花歌唱,绿萝卜下有春诗会的景象。

夏天的晚上,橘调皮的掐断月光,偷听一家人乘凉,聊起村里集市上立马放出来的新衣服。渴望戴上几乎羞红了橙色的脸,月光无法覆盖。

这种看起来像四脚香炉,红顶无辜底的灯,取名“ Kangua ”,其实就是长在树枝上的南瓜。

夏天和秋天,我们在树下啃着新的小麦和西瓜,看着美味的甜瓜。

深夜,看瓜伴星还是默默进入我的梦乡。

一季又一季,种子发芽,枝叶蔓生,笑脸绽放。餐桌上,有美味的菜肴,留下饱满的种子,等待来年的又一次重逢。

(3).

踏入铁红门,有两块石板斜倚在厅内红砖和院子里的泥土之间,干湿交替,粗糙光滑。

作为多年的踏脚板,石板不再回忆山里的童话。教室有石头,绿树,山川。山脚下流淌,有意想不到的风景留存,山顶凝重,南守秋,北守冬。

有时候,我的脚和轮子压在石板上,声音是无声的。

石板后的土地吸收厨房卤水、洗衣泡沫、洗脚水。干是家烟的味道,湿是重逢别离的悲伤。树冠里的鸟儿带不走泥土,只有几声鸣叫。

石板支撑着父母无力的脚步,泥土迎接着下班后的休息,迎接着远方归来的宁静。

在石板和泥土之间,我们走过了这一生,也许还有下一生。

(4).

这种香烟不能含在嘴里。

只有在绿色的村庄周围,每一个康城墙的烟囱都是壮观的,喷薄而出,冒着火星,像鲁莽的筋后生脾气,迅速占据了村庄前后的空间。

这时,圈里的羊和鸡鸭开始暗淡,而树枝上的鸟和蝉渐渐模糊。

烟雾带着令人窒息的气息,角落里的壮汉在暖冬的阳光下冲回到炕上,背上的余热在屁股下蔓延。

我们不能不迷恋夕阳下缠绕的丝带,以及丝带中要演绎的故事。

(5).

屋前有几棵梧桐树、香椿树、柿子树,树下种了些菠菜、辣椒、韭菜、萝卜。离菜地不远的一条石路交错在立体的绿色中,远远就能看到邻村的田野。

叶、枝、叶、茎、叶、苗,围在村前。因此,这里一年四季都是绿色的。

绿色是湿的。站在你家门口会让你觉得很有诗意。绿色是柔软的,坐在村庄周围是美丽和快乐的。

绿色是流动的,在微风中摇曳着村庄的节奏。绿色是欢快的,生命在采摘和种植中重生。

一次不确定的旅行在某个村庄结束了。远处的行李还会是擦不掉的绿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