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屎掉头上有什么预兆*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时间又往前推进了几天,这几天我一直忙着应付宏盛资本那边的压力。

资金被暂停了,美姑县那边的养殖场也只能暂时被搁置。

那边我们可是投入了将近两亿的资金,说停就停了,这谁伤的起?

还有物流公司那边,由于一直没有升级硬件系统,导致如今许多客户都不愿意使用我们旗下物流,甚至某些贵重商品需要去和别的物流公司合作,这又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现目前的局面很难,举步维艰。

这天下午我接到了薛明远打来的电话,他想和我见一面。

这是宏盛资本开始吞噬我们公司股份后,他第一次和我联系,也是第一次提出主动见面。

我并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但是这一面是必须要见,我就要看他到底能怎样。

得到见面的地址后,我随即便开车过去了。

是在一家商务酒店里,我到地方后,薛明远的助理就将我带到了薛明远的房间里。

一见面,薛明远就满脸堆着笑,热情的向我招呼道:“你来啦,请坐。”

旁边的助理替我拉开椅子,等我坐下后,她便离开了房间,并关上了门。

我没有率先问薛明远找我什么事,而是安静地坐着,并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对决,也是一个普通人和资本家之间的对弈,尽管实力悬殊,可我依然没有皱一下眉头。

“喝茶。”他递给我一杯茶,还冒着腾腾热气。

我接过来说了句:“谢谢薛总。”

他一直保持着微笑,可是这笑容的背后却藏着一把冰冷的刀。

终于,在我喝了一口茶后,他向我开口道:“陈丰,最近发生的事,你应该都知道了吧?”

我淡淡笑着,回道:“知道,但我不知道薛总为何要这么做?”

“很简单,我今天把你约到这里来就是给你说这件事的。”

他说着,又换了个坐姿,但脸上依旧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继续说道:“其实从一开始我给你公司投资的时候,就已经想好这一步了。”

“所以,你是铁了心要吃掉我们了?”

他讪讪一笑,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慢吞吞的说道:“你这句话说的不对,我这么做也是为你好。”

“为我好?你口中的为我好就是将我沦为你的奴隶吧?”

“奴隶?!”薛明远笑道,“你这个词用得我都惊讶了,为什么会觉得我们收购远丰,你就成奴隶了?”

我没有言语,薛明远又说道:“陈丰,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你能想到远丰成为我们宏盛资本的控股公司,对你有多少好处?”

我依旧不言语,就这么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他顿了顿,又继续说:“我就这么跟你说吧,如果你同意将远丰的控制权交给我们宏盛资本,那么你的身价将从现在翻至少五倍……一直以来,我都没有跟你说过假话,对吧?”

“是,我相信,但那时候你也可以随便将我拿掉,我说得对吗?”我目光发紧的看着他,丝毫没有被他的气场给比下去。

这完全来源于曾经我和安澜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安澜的气场是我见过最强的,薛明远在她面前也不过如此。

所以,一般人想用气场将我压下去,是很困难的。

薛明远的嘴角抽动了几下,明显是感觉到我是带着敌意来的。

他面色忽然就沉了下去,继而冷声说道:“如果你一定要这样和我对着来,那你也应该知道最后的下场。”

停顿了一下,他又补充道:“我承认你拥有王艺这么一个人才,可是你要知道我们宏盛资本有成百上千个专业人才,你觉得你有把握赢我吗?”

我鄙夷的笑道:“你那成百上千个抵得上一个王艺吗?”

“你……”

“怎么?被我说中了吧?”

薛明鸟屎掉头上有什么预兆远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吓到的,他可是比江河都还厉害的角色,哪是这么容易就被我三言两语给吓到的。

他又笑了起来,不疾不徐的喝了口茶,说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十天,你还有十天的时间,十天之后我会让整个远丰失去所有资金链,你旗下所有公司的资产将被冻结。”

“威胁我?”

“你可以这么认为。”

“薛明远,我陈丰不是被吓大的,咱们走着瞧吧!”

已经没有必要再和他聊下去,因为已经谈崩了。

这个局面也是我来之前就已经预料到的了,我就没想着会和他好好谈。

他终究是个资本家,在资本家的眼里根本没有什么人情世故,有的只是各种利益。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他当初决定给我们投资时,就已经考虑到这一步了。

这盘棋他下的可真大,不愧是他薛明远,这一招真绝!

走出房间的时候,薛明远的助理还在门口站着,她喊了我一声:“陈总

鸟屎掉头上有什么预兆*

。”

我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她笑着道:“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接受薛总的意见,因为我们是宏盛资本。”

一个小小的助理都敢在我面前说如此大话,这太伤我的面子了。

我目光冷冽的看着她,压低了声音说道:“记住你现在说的这句话,你千万别后悔。”

她非常瞧不起似的看着我,轻蔑一笑。

真是够窝囊的,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助理打击。

不过当我走出酒店后,我就释然了,我觉得这是薛明远故意来刺激我的,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生气。

因为人一旦在气头上,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不靠谱的。

这个时候我必须保持头脑冷静,千万不能中薛明远的计了。

回公司的路上,我想了很多。

我觉得薛明远也不是单纯的在吓我,他就是再给我下最后通牒。

十天的时间,我不知道王艺之前冻结的那些资金,能否撑过去。

而且,就算撑过去了,后面还有那么多个十天,可怎么办?

海维那边倒是已经签了合约,可是还没有开始,难道就要结束了吗?

如果真像薛明远说的那样,别说海维了,就是安澜的奥兰国际来也改变不了什么了。

回到公司楼下的停车库,我久久没有从车上下去。

因为心里装着太多事了,脑子里也是一片混乱,我只想呆在车里这狭小的空间里,安静安静……

在车里呆了有十多分钟后,我才准备下车。

可就在这时,我看见一男一女两个熟人勾肩搭背地从我车前方经过。

我定睛一看,这俩人不就是赵亮和他的助理罗倩吗?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他对我说道:“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家乡发生了一场灾难,那时候妹妹还没有出生,我的外公外婆就是死于那场灾难。”

“灾难?什么灾难?”我好奇的问道。

“地震。”

我心下一沉:“你说的是08年那场地震?”

舒致点点头,我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因为那场灾难对我们全国人民而言,都是一场不敢去回忆的灾难!

许久,我才开口向舒致问道:“你的老家是在汶川吗?”

舒致摇摇头道:“不是,我外公外婆是都江堰的,那天正好我妈妈带我去外公外婆家,结果我们还在路上时就发生了灾难!那时候很多解放军叔叔,他们就像黑暗中的一束光……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决定以后一定要当兵,我要当空降兵。”

我忽然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深吸了一口气,将舒致的头抱进了我的怀里,轻轻的摸着她的头发。

“好孩子别去回忆了,以后一定都会好的,想当兵就去当,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不管什么职业都是最棒的。”

我的眼眶不自然的就红了,因为也让我想起了那场灾难!

那时候我才上大一,重庆也收到了地震波,当时还在午睡中就被摇醒。

后来才得知是汶川发生了里氏8.0级大地震,当时有多恐怖真的不敢去回忆了。

我没想到舒致竟然是亲身经历在,算算时间,他那时候刚好才四岁。

鸟屎掉头上有什么预兆*

都不记得我四岁的时候在干什么他却记得如此清楚,那全是因为有些记忆会伴随一生的。

这时候,王艺忽然从楼上下来,她来到舒致的旁边。

她在舒致的旁边蹲下了身来,伸手轻轻摸了摸舒致的肩膀,说道:“舒致,对不起!刚刚阿姨说错了一些话,阿姨现在给你道歉。”

我看了王艺一眼,对嘛,这才是我认识的她嘛。

舒致并没有哭,他真的很坚强,他对王艺笑了笑摇头道:“没事的阿姨,我没有生气。”

王艺的眼眶也红了,我相信她刚才一定是在楼上听见了舒致说的这些经历,她一定深有感触。

因为她家也是距离震中不远,当时的她也一定是亲身经历者。

但这场地震是我们所有四川人都不愿意提起的一件事,只因为太伤感了,太残忍了!

……

第二天上午,我就开着车带着两个孩子回了他们的老家。

他们住的地方离县城还有些距离,是在一个比较偏远的农村。

这里交通很不方便,需要走很长一截杂草丛生的小路才能到他们住的村子。

从县城出来到他们住的地方鸟屎掉头上有什么预兆就开了有一个多小时,到他们住处时,我终于知道他们住的条件有多差了。

这就是一间小平房,还是盖瓦的那种,还好是砖墙,但是没有抹灰,红砖已经被腐蚀得有些粉碎了。

房屋前还有一个管养家禽的圈,但是里面已经没有家禽了。

舒致告诉我他在去上海之前,就将家里唯一的一只大鹅和两只下蛋的鸡给卖了。

他们的家里条件也十分的简陋,根本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唯一能称得上电器的可能就是那个杂牌的电冰箱了。

这真的说得过去,因为舒文杰之前跟我说,他后面好几年都没往家里寄钱了。

而只靠一个女人做农活养活两个孩子,还要负担一个家庭,哪里有这么容易?

这条件可以说比我以前的家庭条件都差了好多倍,至少我小时候想吃肉时,能吃上肉,想吃糖时也能吃上糖。

不过现在好了,这两个孩子以后一定会生活得很好的,虽然他们的父亲不要他们,但这五百万也算是一种补偿吧。

下午的时间,舒致带我去找了他们这边村里的修坟的先生,我们谈好了价钱,明天就能动工。

完成这件事后,我对舒致说道:“你和你妹妹就不要待在这里了,等会儿还是和我一起去成都,我给你们找一所寄宿学校,你看怎么样?”

舒致看着舒雅,舒雅又看着舒致,我知道他们俩兄妹都是看对方的意愿。

如果舒雅愿意去成都,舒致肯定也会答应;相反舒致选择去成都,舒雅也会跟着去。

最终在我多次的劝说下,舒致终于答应了下来。

去寄宿学校虽然可能没这么自由,但条件怎么说也会比在这里好,也会让他们进入一个更好的生活和学习环境。

我还告诉俩兄妹,以后每到放假都可以来我家里,反正我承认帮助他们到成年。

处理完这些事后,当天下午我就帮助他们收拾了一些行李物品,然后又将他们接回了成都。

今天时间也不早了,只好又等明天再帮他们找学校。

晚上回到住处,我告诉王艺这俩孩子以后会在成都上寄宿学校,并且以后每到放假都会来我们家。

王艺没有说什么,她答应了下来,但是我感觉得出来,她还是有些不太开心的样子。

也没和我继续聊这俩孩子的事情,倒是和我聊起了工作上的一些事。

她说宏盛资本那边已经在加大力度吞并我们的资产,我们必须尽快拿出方案去对付,否则就只能坐以待毙。

眼下公司面临的事情也让我感到头疼,这就是资本进来的坏处,资本确实给我带来了许多的好处,也让我一夜之间变回了千万富翁。

可是资本的缺点也能让我在一夜之间倾家荡产,甚至面临牢狱之灾。

我并不是一个擅长玩资本的人,所以面对宏盛资本这猛虎一般的力量,我有点招架不住。

好在有王艺,她控制住了公司的资金流,以至于让宏盛资本没有那么容易击溃我们。

但这就像挤牙膏,时间长了,我们也会被挤压得一干二净。

所以现在与我们而言最重要的就是时间,如果能争取在一个月之内将公司成功打入海外市场,并引来其他资本的入驻。

那么宏盛资本的计划就将功亏一篑,否则的话,就是我们被彻底吞并。

箭,已经在弦上了。

当然,我现在已经找到了盾牌来阻挡这支即将射向我的箭,可是这盾牌也不能保证完全阻挡住宏盛资本这根箭。

我还有选择,那便是安澜这边的盾牌,是能完全阻挡住宏盛资本这根箭的,可是我不能用。

这天晚上,我和王艺聊了很多,我告诉他海维公司的总经理就是舒致俩兄妹的父亲时,王艺也被吓了一大跳。

可是她和我一样,都明白,除了海维就是安澜的奥兰国际。

二选一,她自然选择海维。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