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用锁链锁住受调教改造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这王小帅当时就跑,但相距太近,结果就被杨正奎那成了怪物的婆娘给撂倒了,嘴里跟野兽一样嘶吼着,那长长的指甲在王小帅身上乱抓,撕破了他的衣服,还留下不少的伤痕。幸好在那个时候,王小帅说不知道从哪儿出现了一只野猫,跳在了小路上。

“那野猫像是成了猫精似的,厉害得很,发出的叫声都与众不同,跟婴儿一样,哇的一声吓坏我了,杨正奎那婆娘似乎更怕,竟然转身就跑了,这才让我捡回来一条命。”

王小帅说的话,我想起来了,那野猫我还看到过两次,回来守灵那晚上,去屋南边烧纸钱,就在爷爷家的后面阴暗出,浑身黑毛,个头很大,还有晚上我去上厕所,出来的时候在树下叫了一声,然后掉头消失了。

那野猫竟然一直在咱们村里?

奶奶死后,几乎连续几天都回来了,王小帅把那个没有双腿的女人也带进了村子,还有那鬼车,如今杨正奎尸变的婆娘也跑回来了。这个村,恐怕是要大乱了。

外婆见到王小帅身上的伤,叫我妈他们准备糯米,外婆的本事村里人多多少少还是知道的,外婆也清楚王小帅身上被抓出来的,要是不治疗,估计会染成尸毒,到时候估计就活不了了。

把糯米洒在席子上,让王小帅躺在上面,外婆又用拔罐的方式找来瓶子烤热,然后把已经有点红肿的地方消毒用野枣的倒刺扎破,把罐盖住,抽出来的时候,就看到红肿的地方有乌黑色的血迹流出来,然后用黄布沾染生姜水擦掉。

我也把这两天遇到的事儿跟外婆说了,外婆没说话,只是让我爸去把村长杨东林请过来商量事儿。

下午的时候,村长来我们家了,长话短说把整个事交代了一遍,尤其说到杨正奎的媳妇跑回来把王小帅抓伤,村长也是有些担忧害怕。

外婆让村长家家户户走访一下,去给村里人说下这个事,让村里的人把自个家的大门槛加到半米,杨正奎那婆娘成了行尸,不知道能不能跳,但尸体是不会弯腰的,只要门不是太大,那东西进不去,门上面要挂一根红绳,最好是大门贴一张红纸,尸体怕红,

晚上绝对不能让村里人出来,尤其是小孩。

外婆对村长说这个事千万不要声张出去,一定要做好保密工作,如今这个社会,什么样的人都有。真的给传出去,怕是要给村子带来麻烦。

村长至始至终都在听外婆的安排,外婆在这行懂的比较多,因此她说的话,村长自然清楚要害,等到村长走后,外婆让我去一趟城里,但估计今天晚上是回不来了,回来的时候肯定天都黑了,也没车。

干脆让我买点朱砂,火纸之类的东西,买好了明天一早坐车上来,我感觉外婆弄这些东西,肯定不是为了对付我杨正奎那尸变的媳妇。

外婆说这个事蹊跷的很,昨个听到杨正奎的媳妇尸变后,外婆不操心,认为那是吊死在门框上,一口气堵在了喉咙里没吐出来,又被人碰到了,沾染人的生气诈尸,按照道理来说,那口气会慢慢地消失,最多也就十来个小时的时间,可这都过了一天一夜了,竟然还跑到村里来。

这样一来那就说不好了,听人说人死之后,气不散,身型僵,为僵尸,僵尸有眼无珠,靠阳气捉人,僵尸一般形成于聚阴位上。

外婆知道杨正奎的媳妇死的冤,喉咙卡一口怨气不甘心诈尸,那倒是没什么,但如今看来显然不是这种情况,她的情况还没下葬,成不了僵尸那种需要时间演变成的怪物。

“唯独能解释的,除了那婆娘被另外一只死人扑上身附体了,那就是有人,用术法把驱魂纸塞进了那婆娘的嘴里,把那口怨气给堵住不让出来。如果真的是这样,只有把那张纸从嘴里给取出来,那怨气才会消失啊。”外婆神色严肃。

死人被死人扑上身,我觉得这个说法有点牵强,这件事估计其他人会以为是死在杨正奎家老屋的那个老鬼,但我清楚,他们俩的死很有问题,我就感觉和奶奶下葬那天有关系。

想到我身上被下咒了,就说明暗中有人在做手脚,说不定这两件事,都是一个人干的。如果真的是人,那暗中的家伙,得有些道行了。

是阿香吗?

我现在真的不敢断定,也不太认为阿香拥有这种手段,即使他没疯,但如果不是她,那天晚上在奶奶坟头祭祀鸡血饭,她在场,并且看到我后把鸡血饭扔了,那动作明明就是在掩饰什么。

她不想让我知道,并且杨正奎夫妻俩死的时候,她在场,我不认为这是巧合,她去那里,肯定有什么目的。

更诡异的是昨天晚上,当时我是被惊吓过度了,疏漏很多细节,但北冥夜绝对知道一些细节,下午的时候我去隔壁公路坐车,路上的时候我问北冥夜。

这家伙还真是摆谱,叫了半天才说我自己没用,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儿他肯定也看到了,但这家伙还真的是,完全不在意我的死活。

但简单的几句,还是让我清楚了一点,昨晚杨正奎家翻东西的,是一个人。

并不是什么怪物。这样说来,真的是有人在暗中做手脚,并且隐藏的非常好。我感觉,如果真的找到这人,那我一定会知道串联这一切的事情。

甚至最终的真相。

奶奶的死因不会简单,不然她不可能每天晚上都回来,接着发生在杨正奎家里的事,杨正奎的媳妇尸变,阿香本身隐藏的秘密。

我的心底,甚至出现了一个大胆,而且很可怕的想法。每次这个想法涌现出来后,都会让我全身一阵阵的发麻,宛如置身冰窖一般的彻骨凉意。

路上颠簸的厉害,等到青山县,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了,像买朱砂,火纸,方孔铜钱,红蜡烛这些东西,都是一些小门面,我害怕关门,下次马不停蹄的就找地方买。

县里比乡下繁华多了,人声鼎沸的,虽然整个县城不发,但外面大城市里面有的,如今县城也都存在。

和自己预料的一样,丧事门面都是小店,尤其是买朱砂的地方,阴暗的房间,狭小的过道,两旁挂满了寿衣,拿朱砂的走过去,有些渗人。看店的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就是人不太会说话,看到我进门,直接问我家是不是出事了,还说要几套寿衣。

卖这些东西的,还推荐寿衣,这老头嘴真够毒的,要不是红朱砂比较难弄,我听到这话肯定转身就走了。

在一个小巷子里,待在手里的戒指抖动了几下,冒腾出了黑气,很快,北冥夜从巷子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不都说鬼害怕阳气吗?你不怕?”虽然现在已经五六点了,没有太阳,但是县城大街小巷,灯火通明,而且人潮拥挤热闹,看电影都是鬼害怕人多的地方,这家伙竟然不害怕?

“我觉得,你们应该比较怕我。”他看着我,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乌黑的头发,散在耳边,耳钻发出幽蓝的光芒。俊美的不得不使人暗暗惊叹,他的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

一瞬间让我有点痴迷,他好像更贴近这种城市,只有富足的地方,会逐渐把他骨子里的高贵倾洒出来。

“我倒是觉得我们应该先找个宾馆。”

提到宾馆这两个字,我心里有点凌乱,不是没住过,但我没和男人去开过房。

去找房间之前,我顺便去买了几套衣服,难得有机会跑来一次,更难得有一个男的提东西,不得不说,这享受的待遇也是很好的,尤其是,有一位帅哥陪着走一圈,回头率相当高。

这也是,北冥夜第一次真正在我面前展露原型,外婆说的这个恶魔,虽然淡漠一点,但似乎对其他的人,没有多少兴趣。

但是开房间的时候,还是遇到了一点问题,在附近武陵宾馆,柜台是一位年纪不大的小妹砸。痴痴地打量北冥夜一眼,然后让我出示身份证,我这才反应过来,北冥夜肯定没那玩意。

“请问两间房吗?”服务员问。

我愣了下,支吾说:“不,额单间吧,双人房间。”我特意提醒了一下,生怕她误会。

结果没想到小妹砸抬头古怪的看了我一眼,说:“单间的也很大。”

纳尼?

两个人各睡一张,大不大有什么关系。但我很快就想到了,我听闺蜜刘菲菲说过,大学生某些开房,做事情的时候嫌小,特意开双人房间,拼凑在一起。

很显然,这小妹砸把我划分到某些人那一方了。

服务员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说:“嗯,好的。”

服务员妹砸把房卡给我,然后又小声的问:“请问还需要别的吗?”

我真的算见识到老家这地方推销达到什么程度了,这所谓还需要别的吗,包含了多少歧义啊。

“不用了,谢谢。”接过房卡,转身爬上了楼梯。

宾馆不算多豪华,但起码看上去还是很整洁的,拉开窗帘,舒舒服服的躺了下去,接着去浴室洗个澡,当温热的水划过肌肤,冲刷着身体任何一处疲倦,感觉是那般惬意。

北冥夜似乎无聊的时候总喜欢待在窗户边看外面,也不知道是以往的习惯还是怎么,在我出来不久后,北冥夜也终于是去了洗手间。

我还以为他是千年大粽子,不洗澡的呢。

拿着手机无聊的玩了一会儿,只听到洗手间传出窸窸窣窣的流水声,好半天后,北冥夜出来了,如果以往给

攻用锁链锁住受调教改造全文阅读/

我的感觉是冷眼,拒人千里的淡漠,那现在透露出了的就是狂放不羁。

他浑身只披着一条浴巾,浴巾系在了腰间,那紫色耳钉更加的耀眼了一些,古铜色的肤色,在宽厚的肩膀,脖颈处的麒麟纹身遮掩的朦朦胧胧。

性感的腹肌上,那莹莹的水珠在灯光的映射下,发出隐隐烁光紫色窗帘的衬托下,整个房间昏暗,光芒柔和充斥着一种极致的诱惑力。

我竟然手心有点起了虚汗,想到这段时间在屋里和北冥夜睡在一起,但都没什么问题,这让我有点想挑逗他,我真想看看,这么完美的男人,是不是身体有缺陷。

我赤着双脚,走到窗户边轻轻地拉上了窗帘,整个房间的光芒柔和,昏暗下欲望的气息在逐渐攀升着,我轻轻地坐在他的旁边,然后缓缓地低头,深情的望着他,按照电视里面的情节,投去含情脉脉的目光,慢慢地,凑到他的耳边,柔情似水般的说:“北少爷,你看这长夜漫漫,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做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事?”

北冥夜地剑眉微微挑起,眯缝着盯着我,没有说话,我轻而一笑,缓缓地抬手,轻缓的挑开浴巾,北冥夜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皱着眉头望着我。

“女人,你在挑衅我?”

近距离,他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

话虽然这样说,但我却故意更加靠拢过去了,我忽然有种感觉,这家伙不会是喜欢男男配,只有对某些男人时候才会升起念头?

“北少爷,你难道不想做一些特别的事吗?”我嘴角露出微笑,越是让他窘迫,心里就越痛快。

他的眼神越来越缩紧,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俊美突出的五官。

“是吗?”

某一刻,他攻用锁链锁住受调教改造的眼眸舒展,嘴角浮现出了一抹邪邪的笑,似笑非笑桃花眼在一瞬间格外的明亮。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心里猛然大惊失色,刚要撒腿站起身就跑,然而他却伸手一把扯住了我,并且顺势一个翻身,强而有力的手臂死死的将我压倒在身下。

“你不是想玩禁忌游戏?你是自己脱,还是让我帮你?”他的双眼不在是以往那般清澈冷淡,一种极致积压下浓郁的欲望,仿若火焰般窜出来。

我的心脏开始嘭嘭直跳,我猛地意识到,似乎玩笑,开大了点。

喜欢阴美人请大家收藏:

一个双眼空洞无神,表情呆滞木纳的妇女,正坐在副驾驶上看着我们。

“妈。”

王小帅叫嚷着就要冲过去,结果被我一把给拽住了。我听到那车轰鸣的响了几声,然后径直就往我们这边过来了。

“别过去了,快跑。”

我扯住王小帅,结果这人跟不要命似的,就呆呆的站在土路中间看着副驾驶座位上他的母亲。

“我妈在车上。”

他对我叫道。好像还以为我没看到。

“你看那车都破成什么样子了,那是车吗?先走啊。”这人脑袋真大条,连油箱都没有的汽车,正常的能跑吗?关键驾驶座上一个人都没有。谁在开车?

看到那破车快要撞过来的时候,这会儿王小帅才猛然的清醒过来,转而扯着我掉头就跑,幸好那车尽管诡异,但还没变态到可以从小路上跑的地步。

从土路上岔开小路,在村里七弯八绕,终于是不见了那鬼车的踪影,转进一个小巷子口,王小帅背靠着,往外面伸出脖子看了一眼,发现后面没追上了这才缩回来,哈拉着气对我问:“薛婷,你你看到没有,那是什么东西啊?现在科技有这么发达?车破不要油箱,连他妈司机都不要了。全智能的?”

“鬼车。”

我白了王小帅一眼,对她说道:“我本来去你家就是想说这个的,你带回来那个女的,是不是没有双腿?”

我这话出口,就看到王小帅浑身都颤抖了一下:“你还别说,你这样一提醒,我真的就想起来了,那女的好像真的没退,从我房间出去的时候,走路直挺挺的。”

“哎,这件事很麻烦。”

其实我觉得这事越来越复杂了,为什么那个女的要进这个村里来?这里面会不会有某种联系?

“薛婷,那啥你你先回去。”王小帅见到我不说话了,他吞了吞口水对我说道。

“你呢?”我问。

“我得去找我妈。”王小帅第一次看到那种玩意,心里肯定是有所畏惧的,只不过脑袋有点虎。

“你不要命了,算了,我跟你一起去。”

我不能劝他,毕竟这个事要换成是我,我也会这样做。那是他亲生母亲,自然不能不管。

“不不不,你听我说。我跑的快,你一个女孩家家的,到时候真的遇到麻烦了,我撒不开腿。你回去吧,真的找不到,到时候我去你家找你,你帮我出出主意。你从这里回去,自己也小心点。”说完,王小帅拿着手电筒就准备出巷子口。

“好吧,不过你自己要小心,尤其是那个女的。看到了就跑。”我嘱咐了一句,这时候王小帅已经从黑巷子走出去了,我看到他拿着手电筒,往村口走去。

攻用锁链锁住受调教改造

他又去村外那土路了。

好半天我也走出来,除了左手带的戒指散发出微弱光亮外,我觉得没任何东西能给我一丝安全感。走着走着,我发现自己竟然走到了杨正奎家大门口。

直到我看到了不远的一块土坝子,我这才停了下来抬眼一瞧。手电筒照射了一下。

眼前果真是杨正奎家老房子,大门紧闭,上面儿当面漆上去的大红漆,经过年代的蚕食之后,显得有些满目苍夷的感觉,脱落了大半,露出里面暗黄的木板来。

坝子里面儿的台阶上,布满了青苔,看上去就像是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来过了,就连那锁住大门的大锁,都已经生锈了。原因也是因为杨正奎夫妻原本就没怎么回来住过,结果没想到出了这档子事。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一个人走到了这个地方,因为从开始走路,其实是有两条岔路回去的,我没留意竟然走了这条,正打算快步走过去,可是就在我加快脚步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异响。

声音是从屋子里面传出来的,听起来就好像是在翻箱倒柜一样,时不时还有一些啥东西被摔在了地上,咣当乱响。

这让我浑身一激灵,杨正奎老房子里面明显已经没有人住了,是谁又进去了?

他们夫妻俩不是刚死才下葬吗?虽然我村里人说杨正奎媳妇尸变了,但大晚上的。

这大门上的锁可是原封不动的,都没有打开的痕迹。

莫非有贼娃子?

这是我第一个冒出来的想法,也没往多处想,只想着,这要是真有贼的话,不对不对,我脑袋运转了起来,逐渐感觉这个事情不简单。

我身上被下咒了,那是人下的类似草人咒和纸人咒。而杨正奎夫妻俩刚死,结果三更半夜就有人进他们屋子翻东西,如果真的是贼,可怎么都不像,当然也不排除,但我心里想的是,房间里面翻东西的人,说不定不是偷东西,而是再找什么东西。

心里暗自盘算着,这就瞧瞧的绕着杨正奎家老房子来到了阳沟后面儿,顺着阳沟往前走。果不其然,在另一头的一扇后门,被人给打开了。

走近了一瞧,那门锁似乎有被破坏的痕迹,看样子,那人还是强行进入的!

我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门,从门外面儿瞧了瞧就进去了。

人的心理其实都有自私的一面,其实我会在半夜三更的进来看,主要原因真的不是抓什么盗贼,我是为了自己被下的咒,要平时,我肯定不敢进来。大半夜就算有人翻东西,我都不会进来,最多去找人。

这刚一进去,我就只觉得后背发凉,身后的那扇后门突然之间砰的一声响,关上了。

赶忙一回头,伸手就要开门,可是,我死命一拉,那门竟然纹丝不动!再仔细一瞧,那门上的锁哪里坏了?

杨正奎家后门的锁是那种在里面的插销,刚才我进来的时候看了,那插销已经被人撞开了,插销都断了掉在地上。

可是这会儿再一瞧,门上的插销是好端端的插在上面,门被从里面锁住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实在是想不通,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满脑子都是汗珠子。

就在这时候,我浑身都开始冒冷汗的时候,那屋里的响动又开始了!而且,仔细一听,已经不是那种翻箱倒柜的声音了,而是一阵极为沉重的脚步声。

从隔壁的房间里面不断的传出来,而且,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直到最后,脚步声停在了隔壁房间门口的位置。

我试着抬眼一瞧,这一瞧,可是给我的魂儿都给吓没了。

这看见那门口的地方,一个黑乎乎的看不清楚五官的脑袋从门后面给探了出来,就朝着我的方向,一阵粗重的呼吸声之后,竟然一步跳出来,而后,大踏着步子,飞奔一样的朝着我袭了过来。

我这是碰上什么玩意儿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之中的“粽子”?

真的活粽子!?

我浑身一紧,两条腿儿都感觉快要使不上劲儿了!

眼瞅着那黑影以一种难以形容的速度朝着我飞奔而来,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立马离开这个屋子!

反手我就要去拽身后的门栓,使劲儿一扯,手上一滑,别说是没把门栓给拽下来,倒是手掌撞在了一旁的一根木头柱子上,当时就青了!

就是这么一含糊,那黑影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

距离我也就两步左右的距离,开门已经完全来不及了,幸好我脑子还是清醒的,并没有被这种突然出现的变故给吓傻了!

一躬身一弯腰,我绕着一旁的一张桌子,就到了墙根的位置,我蹲在桌子后面以求保护。

说实话,粽子这种东西我还真是第一次碰到,以前听一些老辈们说起过,也不确定这世间是不是真有粽子。

眼前的家伙就站在桌子的另一边,就算是隔着这么近,我依旧看不清楚那家伙脸上的五官。原本屋里就黑,加上那家伙的脸上就好像是抹了一层黑炭一样,我压根儿就瞧不清楚。

幸好这东西没动静,我都没办法形容此时的自己,要不是以前在城里读书天天陪着室友看恐怖片,我估计别人早就吓坏了,可我也吓得不清,双手都在哆嗦。我摸索到了门上。

我到现在都还想不明

攻用锁链锁住受调教改造全文阅读/

白,为什么我一进来的时候,门就关上了,而且,不仅仅是关上了,就连原本被我给踹坏了的门栓居然都好了?

这会儿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能保命就先保命,这些谜团,等到安全了,再去好好考虑就是。

伸手摸了摸门上的门栓,我还是很紧张的,眼睛都没有离开过还站在桌边的黑炭脸,一只手在身后摸索了一阵儿之后,总算是被我摸到了门栓。

使劲儿一扯,只听啪嗒一声响!门栓开了,外面起码还是有点隐隐地光线,原本黑暗无比的屋子里,顿时变得稍微亮堂了一些起来。

然而就在我打开门,那东西好像也明白了什么,竟然猛地就要冲过来,情急之下我打开手电筒,猛然的照射那东西的眼睛,鬼害不害怕光,这点我不知道,但待在黑暗中的人,短时间的转换是会变迟缓的。

在适应黑暗后,又突然受到光线的照射,眼睛会在一瞬间反应不过来,和在光线下,突然转换成黑暗是一样的道理。因此我照射过去,那东西下意识的伸出手挡住光线。

我吓得大叫一声,转身打开门就跑,幸好,我那个时候还能跑了,没被吓死。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回去,那个晚上是怎么渡过的。

我照射的那张脸,黑黑的,显得有些歪曲倾斜,而且只有一只眼睛。

这段时间以来我都没睡过好觉了,这天回去后,我感觉自己的房间被人翻过,连被褥一大半都拖到了地上,还有抽屉是歪斜的打开着。被人翻过,如果说,真的被人翻过,我可能还不会这样恐惧。

恐怕,不是被人翻过。

而是

今天晚上奶奶又一次回来了。

并且这段时间我刚好离开,进了我的房间,在翻东西,问我害不害怕,我现在真的不知道,害怕的那根神经会不会断,如果会断,那我现在感觉就已经达到了边缘。

房门没被打开,只有窗户里面没锁而被推开了,正常的人从窗户上来,但那起码得有楼梯吧。可奶奶不用,上次我就看到过,他简直就是成了精的怪物,可以贴着笔直的水泥爬上来,趴在窗户上往里面看。

而这个晚上,她打开窗户爬进来了。

我是颤巍巍的下去打开灯的,我真的怕下面奶奶就趴在里面躲着,幸好没有,幻视一圈没发现踪影,已经离开了。

她在找那块玉佩吗?

那是什么东西,那块玉佩?为什么会那么重要,而且我现在还给她也已经晚了。

重新躺着睡觉,窗户什么都关的死死的,我已经不敢像以前那样睡死了,紧绷的神经哪怕是睡梦中,只要一点声音都能吵醒我。

我的确听到了吵闹声,睁开眼听到外面的鸟鸣,天色已经亮了,一楼又吵闹声,我听出来了,还是王小帅的声音,他昨天晚上找萍姨去了,不知道找到没有。

我连忙下楼,惊讶的发现王小帅的身上竟然出现了很多伤痕,好像是野兽抓挠的,衣服都破烂不堪了,血已经成了乌黑色,头发蓬乱。

王小帅看到我,苍白的脸色出现了一抹毫无血色的笑,他对我说看到了。

我当时以为他说的是看到那个女人了,就问:“你把萍姨带回去了吗?她怎么样?”

王小帅摇头:“不是,那鬼车消失了,我是说我看到了杨正奎的婆娘,她也跑回来了。”

我的浑身都打了一个激灵,乱套了,彻底的乱套了。杨正奎媳妇儿如今是什么东西?鬼吗?

我倒是宁愿称为丧尸,我的天,生化危机的情节都出来了,真的是活死人啊。那东西,恐怕一只,都可以把村子毁了吧。

王小帅说昨天和我分开掉头后,他的确又看到了那辆鬼车,他原本打算尾随其后,看准时机然后把他妈救出来,结果没想到,出村子还没走多远,那俩鬼车就那样眼睁睁的消失不见了。

后面他没办法,只能想着暂时回来,结果在进村子后,就看到村长屋后面的老枇杷树蹲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头发乱糟糟的,背对着王小帅,当时王小帅还以为是村里的阿香,路过的时候用手电筒照了一下,结果没想到,那背对着的东西转过来就露出了那张耗子脸,低吼就往王小帅身上扑。

喜欢阴美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