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巨蟹女水瓶是绝配,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黄浦路15号。

礼查饭店三楼的一个房间。

冈田俊彦看到程千帆从斜对面的一处房子里出来,他放下手中的望远镜。

“三本君,你就没有想过,宫崎健太郎有可能已经被今村兵太郎收买了吗?”冈田俊彦问道。

“这并不重要。”三本次郎摇摇头,“我只关注一点,宫崎健太郎会不会对我说实话。”

冈田俊彦深以为然,点点头。

“给我说说宫崎健太郎吧。”冈田俊彦说道,“想不到杭州一别,这位宫崎君身上竟然发生了这么多有趣的事情。”

“宫崎健太郎的眼里只有金钱。”三本次郎说道。

冈田俊彦表情凝重,金钱是好东西,没有人会不喜欢,但是,一个特工的眼中若是只有金钱,那么,此人的忠诚度则需要打上一个问号了。

“不过,宫崎君对帝国的忠诚毋庸置疑。”三本次郎说道,“我交给给宫崎健太郎的几次任务,他都完成的很好。”

冈田俊彦面部表情缓和。

几分钟后,房门被敲响。

“先生,程巡长来了。”荒木播磨推开房门,汇报说道。

“请他进来。”三本次郎说道。

在斜对面的房子里,今村兵太郎瞥了一眼礼查饭店的方向,陷入了沉思。

宫崎君刚刚已经向他汇报过,三本次郎此时此刻正在礼查饭店。

此时

男巨蟹女水瓶是绝配,

此刻,他正在思忖宫崎健太郎向他汇报的一件事。

三本次郎坚持认为帝国潜伏特工濑户内川背叛了帝国,并且默许濑户内川从法租界靶子场监狱引渡给国府方面,

三本次郎怀疑濑户内川背叛帝国最直接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国党党务调查处特工曹宇的供词,一个是青田一夫被杀之案。

今村兵太郎摇摇头,两个理由看似都很充分,但是,并无实质性的证据。

当然了,对于特工行为来说,有时候也确实是不需要确凿的证据,有疑点便足以。

只是……

借刀杀人么?

今村兵太郎陷入沉思。

直觉告诉他,三本次郎如此坚决的要坐实濑户内川背叛帝国之事,最大之可能是因为青田一夫被杀之事,很显然,濑户内川是绝佳的担责之人。

濑户内川是影佐祯昭的人。

濑户内川背叛帝国,影佐祯昭自然要担负责任。

看来,三本次郎和影佐祯昭的矛盾很深啊,今村兵太郎露出一丝微笑。

……

程千帆进门。

随手关上房门。

“课长。”他毕恭毕敬的向三本次郎敬礼,随之便看到了一个人站在窗边,背对着他。

待此人转过身来,程千帆露出惊喜交加的神情,鞠躬行礼,“冈田先生。”

“宫崎君,好久不见。”冈田俊彦微微颔首。

“今村君与你说了什么?”三本次郎直接问。

“今村先生向属下询问了发生在法租界的抢劫仓库案件。”程千帆说道。

三本次郎点点头,今村兵太郎供职于总领事馆,法租界此案影响巨大,领事馆负责和法租界交涉,今村兵太郎为此事头疼,因此询问程千帆,倒也在情理之中。

“你们还谈了什么?”

“其他的倒也没有什么了。”程千帆表情中的犹豫一闪而过。

“嗯?”三本次郎微微皱眉。

“还有就是。”程千帆小心翼翼说道,“课长你也知道,属下做了点小生意,现在帝国宣布封锁支那沿海,属下请今村先生帮忙,帮忙照顾一下属下的货船。”

“混蛋!”三本次郎骂道,“帝国上下都在为实现征服支那之目标竭诚工作,你却只想着你的生意。”

“属下知错了。”程千帆赶紧说道。

“宫崎君的玖玖商号做得很大啊,我在杭城也多有耳闻。”冈田俊彦突然开口说道。

“就是点小生意,没想到竟然传到了冈田先生的耳中。”程千帆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男巨蟹女水瓶是绝配标签:p标签]三本次郎冷哼一声。

程千帆立刻闭嘴。

“宫崎君,你不要忘记了你的本职工作。”三本次郎沉声说。

“效忠帝国,旭日旗插在支那紫金山上,属下愿意为此牺牲一切,包括属下的生命。”程千帆表情无比严肃,说道。

“很好。”三本次郎满意的点点头。

“宫崎君生意上若是遇到什么麻烦,可以和三本君汇报一下嘛。”冈田俊彦突然说道,又看了一眼三本次郎,“宫崎君和法国人一起做生意,这也是为了工作需要,三本君就不要对他太多苛责了。”

“是属下的错。”程千帆赶紧说道,“三本君经常训导与我,也是为了我好。”

三本次郎点点头,“你知道便好。”

说着,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当然,如果是工作需要,有困难可以开口。”

“是。”程千帆露出感激涕零的表情说道。

……

“濑户内川今日被引渡给国民政府了,你对此怎么看?”三本次郎问道。

“靶子场监狱就在中央巡捕房不远处,刘波今日被引渡之时候,属下正好带队巡逻经过。”说着,程千帆露出古怪之色。

“发生了什么特别之事?”

“刘波被国府方面押走之时,高唱红色之《国际歌》,引得市民围观。”程千帆说道,“属下当时听闻,真的是惊呆了,没想到濑户君竟然,竟然……”

三本次郎脸色阴沉下来,冷哼一声。

冈田俊彦却是再度开口,相信询问了刘波被引渡之时的情况。

“宫崎君,你现在还认为濑户君是忠于帝国的吗?”三本次郎问道。

“属下,属下也不知道。”程千帆叹口气,似乎是无法接受濑户内川背叛日本的事实。

“你下去吧。”三本次郎摆摆手,“宝岛匪徒林震之事,迟迟没有进展,务必抓紧查勘。”

“是,属下明白。”程千帆向三本次郎以及冈田俊彦分别行礼,毕恭毕敬的退下。

出了门,程千帆同荒木播磨道别,在走廊拐角处遇到了三本次郎的司机小池,两人又聊了一会,小程巡长不着痕迹的将一张玖玖商号的商券递给小池,后者会意,悄悄收下。

……

“三本君,你觉得宫崎健太郎刚才所言,有无隐瞒?”冈田俊彦问。

三本次郎知道冈田俊彦问的是什么,冈田这家伙怀疑一切,还是认为宫崎健太郎投靠了今村兵太郎。

“应该没有。”三本次郎摇摇头,他了解宫崎健太郎,在这家伙的心中,金钱和他的生意是极重要的,在他的威压之下,这家伙连请托今村兵太郎帮忙照顾生意之事都说出来了,想必没有什么隐瞒之处。

对于掌控宫崎健太郎这个贪财好色、贪生怕死的家伙,三本次郎自觉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看来,你我的推断是正确的,刘波果然是国府的人,他加入红党,成为红党特科王牌特工‘鱼肠’,也是受到国府力行社特务处的安排。”冈田俊彦说道。

三本次郎点点头,他冷笑一声,“只可惜,刘波事到如今还在演戏,却是演过头了。”

他们此前便得知了刘波高唱《国际歌》之事,此时又从目睹者宫崎健太郎的口中了解了更多详情,更加坚定了他们的判断。

是的,在冈田俊彦和三本次郎看来,刘波此举是在演戏,继续伪装其红党身份,此举是为了麻痹和迷惑红党,实际上却是受到国府力行社的暗中指挥。

国府方面大张旗鼓的引渡刘波,刘波公开场合高歌《国际歌》,本身就是在演戏。

只可惜,演过头了!

竟然能够说动力行社的老对头党务调查处配合着演戏。

如此看来,刘波在力行社的地位比他们所想象的还要高,为了保护这个‘鱼肠’的身份,力行社方面真的是大费苦心。

喜欢我的谍战岁月请大家收藏:

程千帆放下报纸,来到窗边,手指轻轻压了压百叶窗,便看到一个转身离去的身影。

赵枢理。

他微微皱眉。

赵枢理是覃德泰的亲信,法租界中央区便衣探长。

对于此人,程千帆有些看不透。

他有一种直觉,这个赵枢理一直在暗中观察他。

这是没有任何证据的直觉。

对于特工而言,这种直觉往往比眼睛看到、耳朵听到的证据还令他们警惕。

程千帆干脆直接将百叶窗拉起来,他点燃一支香烟,欣赏窗外的‘景色’。

总巡长覃德泰今天身体不适没有来上班。

这引起了程千帆的兴趣。

他又想起此前那天晚上,他在天涯照相馆看到覃总巡长的座驾深夜外出之事。

覃德泰的司机郝晓伟说是覃德泰夜间身体不适,去请覃德泰的私人医生穆医生。

这件事程千帆一直记在心里,他断定此事必有蹊跷。

按照惯例,每年的八月下旬,巡捕房会安排进行一次体检,程千帆心中开始有了一个计划雏形。

辣斐坊。

覃德泰的别墅。

一辆黄包车停在别墅门口,私人医生穆医生拎着药箱快步登门。

“穆医生请上楼,老覃在楼上小憩,等你给他检查身体。”覃太太说道。

“晓得了,太太且宽心,只是例行的身体检查而已。”穆医生说道。

“好好,检查仔细些。”覃太太说道。

穆医生拎着药箱上了二楼。

“穆医生来了啊。”上面传来了覃德泰的声音,然后是关门的声音。

“区座。”穆医生打开药箱,从夹层中取出一份文件,毕恭毕敬的递给覃德泰,“这是从南京转来的机密文件,是红党刚刚提交的,他们准备在上海成立所谓第八路军办事处的红党人员名单。”

覃德泰表情凝重,接过文件仔细看。

红党上海八办的领导人是著名的红党头目潘宜兴。

在潘宜兴之下,还有多名红党。

覃德泰注意到,这些人多半都是已经以公开身份开始活动的红党。

不过,有一个名字引起了他的注意。

周虹苏。

此人此前并未公开活动,应该一直从事红党地下工作,这是第一次公开红党身份。

周虹苏之所以引起他的兴趣和关注,是因为——

覃德泰从书房保险柜中取出一份秘密文件,这是党务调查处行动股三组组长汪康年秘密向他提交的一份文件。

文件所述,杭州党务调查处政治主任何欢在伯特利医院发现了疑似红党,汪康年安排手下对此人进行了监控,医院的住院资料显示,此人姓名正是周虹苏。

如他所料不差的话,红党上海八办名单中的这个周虹苏,正是伯特利医院的这个住院病人。

如此,汪康年等人所监控的这个红党,便没有太大价值了。

覃德泰摇摇头,这运气也太差劲了,好不容易暗中捕获了一名重要红党的踪迹,此人竟然已经公开身份了。

不过,旋即,他陷入了思索。

红党在此时将周虹苏的身份公开,看似没什么可疑之处,但是,未免太过巧合。

覃德泰有两个猜测,一个是确实是只是巧合,红党早就有意安排这个周虹苏公开活动。

另一个可能性则是,红党方面发现周虹苏被监控,无奈之下,只能安排周虹苏公开身份活动。

如果是后者的话,这就值得查探了。

“传我命令于汪康年,仔细查一查这个周虹苏,特别是在我们监控期间,有没有可疑之处,重点查一下有没有可疑之人与其接触。”覃德泰纷纷说道。

“属下明白。”

“红党‘匪首’罗涛的踪迹,有没有什么进展?”覃德泰问道。

“暂无进展。”穆医生回答说道,“我方多方查探,始终没有罗涛的踪迹,属下怀疑对方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已经逃离上海了?”

“可能性不大。”覃德泰摇摇头,“罗涛重伤,不便转移,必须在上海进行手术。”

“若是如此,从时间是推算,罗涛应该已经完成手术了,现在应该躲藏在某处进行养伤。”穆医生说道,“这就比较难于查找了。”

覃德泰点点头,若是罗涛还没有进行手术,那么,盯着各大医院和私人诊所,或有所获,但是,已经完成手术了,那么,可以养伤的地方多了去了,想要在偌大的上海滩搜寻到此人踪迹,不亚于大海捞针

男巨蟹女水瓶是绝配,

“尽人事,听天命吧。”覃德泰摇摇头,国府方面同红党留在南方八个省份之所谓红色游击区红色武装的改编谈判正在进行,一旦双方达成谈判,届时这个罗涛便‘摇身一变’成为了国军将领,再难抓捕。

……

[男巨蟹女水瓶是绝配标签:p标签]黄浦路。

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馆附近的一处民宅。

程千帆在此同今村兵太郎秘密会面。

“前几日发生在法租界的抢劫仓库案件,你这边有什么线索没?”今村兵太郎问道。

“不是帝国动的手?”程千帆惊讶问。

“不是。”今村兵太郎摇摇头,他询问了包括帝国军方在内的多个部门,都说不是他们干的。

程千帆长舒了一口气。

“怎么?”今村兵太郎问道。

“不是帝国动的手,我心里还舒服些。”程千帆苦笑说,“巴芬洋行的仓库里,实际上都是我的货。”

今村兵太郎惊讶不已,没想到被抢劫的仓库竟然有宫崎健太郎的在内。

“损失大吗?”今村兵太郎关切询问,严格说起来,宫崎君的黑市生意,他也有‘参股’的,宫崎君每个月的孝敬可是按时送达的。

“仓库被搬空了,耗子进去都得饿死。”程千帆苦笑说,“好在只是付了一部分定金,损失最大的是巴芬洋行。”

“法租界那边有没有查到什么?”今村兵太郎点点头,问道。

“法租界还是坚持认为东区是国军干的,麦兰区是帝国所为。”程千帆摇摇头,“依我看来,法租界并没有真的想要查出结果,咬定是日中两方所为,他们才好索要赔偿。”

今村兵太郎点点头,帝国方面就此事的分析和程千帆所说相仿,法租界方面只在乎赔偿金,好给商户一个交代。

“先生,我听说帝国宣布封锁支那沿海?”程千帆问道。

“确有此事。”今村兵太郎点点头。

总领事馆方面也收到帝国海军军方的函件,对此事知之更详。

帝国海军驻上海的长谷川清中将之第3舰队,将封锁了中国连云港以南的黄海、东海、南海,直至广西省东兴县北仑河口的沿海海区。

驻青岛的吉田善吾中将之第2舰队,则封锁了连云港以北直至山海关的海面。

此举将致使中国沿海地区的直接对外贸易与交通运输,大部被迫中断,最大限度的阻断国民政府的物资外援。

“先生,帝国此举,将极大限度的打击国民政府的外援渠道,我是极为赞同的。”程千帆叹口气,小心翼翼说道,“不过,我们从法国运来的物资,可能会受到影响。”

“宫崎君,你要时刻记住,你是大日本帝国特工,不要脑子里总想着你的生意。”今村兵太郎训斥说道。

“是,是宫崎浅薄了。”程千帆道歉,咬了咬牙,说道,“不过是一批货物损失一百来根大黄鱼的事情,我应该以帝国为重。”

今村兵太郎沉默了,一百多根大黄鱼,其中就有他十来根大黄鱼啊。

程千帆作出一幅心痛不已的样子。

“你的眼睛里只有钱,这很不好。”今村兵太郎板着脸,训斥说道,看了程千帆一眼,今村兵太郎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水,“若是你的货轮被查扣,你来找我,我届时帮你疏通一番。”

“啊。”程千帆惊喜不已,“多谢先生,多谢先生。”

“下不为例。”今村兵太郎冷哼一声。

“是,属下明白。”

喜欢我的谍战岁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