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磨男生j的100种方法 全文|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冯姝看了一阿桃眼,微不可觉地点了点头。

阿桃随即上前一步,素手搭在琴弦上轻轻一拨,切切曹曹的琴声忽然变得哀婉缠绵,如泣如诉。

[标折磨男生j的100种方法签:p标签]站在床尾的杨世子瞬间瞪圆了眼睛。

他听

折磨男生j的100种方法 全文|

出来了,这就是那首《碧玉簪》,这个女子弹得竟比小婵姑娘还要好听。

冯大姑娘不是说,只有她和小婵姑娘会弹这支曲子吗?为何这女子也会?

杨世子心下疑惑,忍不住抬头看向女子。

可还没等他看清楚对方的脸,腹中忽然一阵剧痛,随即响亮地放了一个屁。

宛若天籁的乐声中,忽然混进这么个声音,整个画面便被破坏了。

旁边一个小丫头实在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杨世子的脸涨得通红。

这时候,腹中又有剧痛袭来,杨世子再不敢留下来,慌忙走出了房间。

杨世子一走,旁边的小厮也跟了出去。

床边没了闲杂人等,冯姝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她刚刚乘人不备,偷偷弹了一点药末儿在杨世子的茶杯里,估计杨世子半个时辰内是不会回来的。

扬侍郎这一觉睡了很长时间,他只觉得身下像是燃烧着一团火,而他被五花大绑着放在火上炙烤,那种活活被火烧感觉比死都要痛苦,偏偏他动弹不了,只能忍受这种折磨。

难不成这就是十八层地狱,他因为生前做孽太多,所以才要忍受这些酷刑?

朦胧间,忽然听到一阵悠扬的琴声。

“咫尺天涯,月缺花飞,一杯践行酒,眼含别离泪……”

扬侍郎一惊,猛然睁开了眼睛,忽然看到面前站着个少女。

少女笑颜如花,怀抱琵琶,正弹唱着一首熟悉的曲子。

杨侍郎被乐声吸引,忍不住抬脚朝少女走了过去。

他只感到两脚像踩在云端,像面条一样绵软。

外面的雨渐渐停了,可天色却昏暗了下来,原本还算亮堂的屋内忽然变得漆黑一片。

有人点起了灯笼,只是那灯笼是用白纸糊的,白色的灯笼随风摇晃,看起来有些惨白阴森。

“旧曲凄清,与谁听?歌声未尽处,先泪零……”不知为何,原本甜美悠扬的琴声忽然一转,变得如泣如诉,悲悲切切。

扬侍郎盯着少女的背影,忽然觉得有些眼熟,忍不住往前走了一步。

就在这时,少女忽然转过身来,冲着他嫣然一笑。

竟然是阿婵!

他当初第一次见到阿婵时,她就是穿的这样的衣衫,弹着这样的琵琶。

“阿婵——”扬侍郎忍不住往前一步,冲着少女张开双手,“这些年我一直都很愧疚,你能原谅我吗?”

少女站在那儿不动,却一直微微笑着。

扬侍郎忍不住又往前走了一步,正准备去拉少女的手,就在这时候,少女突然变了模样。

“扬简,你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当初我救了你,想不到你是条毒蛇,飞黄腾达之后,非但抛弃了我,还指使下属害死了我,我腹中还有你的孩子,一尸两命,我今天就是来向你索命的——”

少女浑身也血淋淋的,她冲着杨侍郎阴森一笑,向前走了一步。

杨侍郎吓得双眼发直,连滚带爬地后后退:“啊,你别过来,别过来——”

血淋淋的少女瞬间就到了扬侍郎旁边,她伸出一双冰凉的手,搭在了他的脖子上,阴森森道:“扬简,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当初你是怎么对我的,今天我也要在你身上讨回来。”

扬侍郎只觉得那双冰凉的手像一条毒蛇越受越紧,很快他就无法呼吸,一张脸憋成了猪肝色。

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杨简,你害死我也就罢了,还害死了我的女儿,今天我要让你一命抵一命,速速纳命来——”

杨侍郎顿时吓得屁滚尿流,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求饶:“阿婵,都是我的错!当初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是你救了我,收留了我,还给了我进京赶考的盘缠,可我考上探花后,却抛弃了你,都是我的错……“

“可是,这也不能怪我,你毕竟是个青楼女子,我怕娶你之后被人嘲笑……”

浑身是血的少**森一笑,凉凉道:“娶一个青楼女子和饿死在路边,你觉得那个重要?”

杨侍郎浑身抖如筛糠。

阿婵说的没错,如果她当初没有救他,想必他早就冻死在路边了,也就没有机会进京赶考,更不会金榜题名了。

……

听到下人去禀报,说老爷醒了过来,刘氏一阵激动,急忙三步两步的赶了过来,进屋一看,不由得目瞪口呆。

只见身穿里衣的杨侍郎正蓬头垢面地跪在那个弹琵琶的女子面前,嘴里不停地胡言乱语,把那名女子吓得连连后退。

扬侍郎继续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忏悔道:“阿婵,我抛弃了你,娶了尚书府的女儿,就是为了能有个好前途,可是,我又怕你去找我闹,那样一来,我和你的这段过往就会被尚书府的人知道,所以,我万般无奈之下,就派人杀了你,可是,自从你死了之后,这十几年来,我每天都活在痛苦中,是我对不起你………“

刘氏听到这里,只觉得怒火中烧。

当初这个男人是父亲看上的,父亲觉得老爷是穷苦人家出身,以后一定会对她好,所以才给她选择了这个佳婿。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老爷居然还有这段过往,以前就和青楼女子纠缠不清,最后为了往上爬,竟残忍地杀了人家。

她的夫君不但是个忘恩负义、背信弃义的人,还那么凶残,先把人家抛弃了,再杀了人家。

可这十几年来又对人家念念不忘,那她这十几年来到美满姻缘岂不是个笑话?

难怪前段时间,这家伙会偷偷养了外室,大概是看那女子和当初那个青楼女子比较相像,这才动了春心。

刘氏只觉得一腔热血直往脸上涌。

这些丑事,如果只有她知道也就罢了,偏偏现在这屋里屋外有好多人,太子、太医,儿子和两个女儿,还有那么多的下人,他们也已经全听到了,真是丢丑丢到家了。

“给我住口!”刘氏再也控制不住,冲过去杨手就打了扬侍郎一个响亮的耳光。

外面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屋内忽然恢复了亮堂,可屋里坐着的一众人却面色难看,茫然地看着发疯的杨侍郎。

扬侍郎被打得一个趔趄,他回头看了刘氏一眼,猛然退后一步,发出一道惨叫:“鬼啊——”

随即两眼一翻,口吐白沫昏了过去。

喜欢诡驸马请大家收藏:

隔着珠帘,里屋内的一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杨侍郎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脸色白得像纸一样,看起来和一个死人无异。

刘氏坐在床榻旁边,杨世子站在她的身后,两个人的脸色都很凝重。

几名太医站在几步开外的地方,正在小声交谈着什么。

旁边的一间厢房里,坐着太子和太子妃,絮良娣则坐在稍远一点的位置,身后还站着数名侍卫和宫婢。

冯姝默默数了数,连伺候的小厮丫鬟算在内,这里足足有四五十人。

要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底下做些手脚,确实不容易。

可是,这是报仇的唯一机会,她别无选择。

那名叫做宝珠的小丫头战战兢兢地走进里屋,对着众人弯腰行礼,然后便坐在病榻旁的一把椅子上,做出准备弹琵琶的架势。

杨世子不解道:“怎么就你一个人进来了,其他人呢?”

宝珠恭敬道:“她们在外面候着呢。”

杨世子急忙走了出去,问侯在门外的冯姝:“冯大姑娘,你们怎么不一起进去?”

冯姝叹了口气道:“杨世子,令尊昏迷这么多天了,要想让他醒来岂是那么容易的?如果我们一起进去弹,不知道能撑多久,所以,我建议咱们几个人轮着来,这样坚持的时间会长一些。”

杨世子一听觉得有道理,也就没有多说什么,转身折回。

宝珠坐下来,纤纤玉指搭上琴弦轻轻一拨,珠落玉盘的琵琶声便在室内回荡了起来。

宛若天籁的琵琶声听起来很喜庆,可侍郎府里却没有丝毫的喜庆的气氛,

杨世子默默点头。

妙音阁的姑娘就是不一样

折磨男生j的100种方法 全文|

,随便拉一个人,这弹琵琶的水平都不错,比别的那些画舫上的歌姬强太多了。

如此进进出出换了几个人,弹得虽然都不错,却一直没听到那首《碧玉簪》。

冯大姑娘说过,除了她和小婵姑娘,其他的姑娘都不会弹那首《碧玉簪》。

杨世子有心想催促一下,可又怕得罪了冯大姑娘,只好耐着性子等着。

刘氏起初还沉得住气,可坚持了一个时辰,听得头疼病犯了,只得提前离开了。

那些太医开始还眼观鼻、鼻观心地正襟危坐在那里,可看到刘氏离开了,便也坐不住了,纷纷起身走了出去。

李则来这儿的目的,是想听冯大姑娘弹那把九霄琵琶,虽然对旁人弹的琵琶兴趣不大,可又怕错过了冯大姑娘的表演,所以只好耐着性子等着。

太子不走,絮良娣也不好走,太子妃自然也就更不会走了。

冯姝知道,要想让这几个人离开是不可能的,幸好他们和杨侍郎的寝室隔了一道帘子,她只要注意一点就不会被发现了。

眼看几个姑娘已经轮流表演了快一个多时辰了,床榻上的杨侍郎依旧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大睁着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

杨世子忍不住叹了口气。

看来要想父亲醒来,这个刺激还是不够的。

可除了这个法子,他已经想不出别的法子了。

屋外的雨越下越大,天阴沉沉的,屋内的光线渐渐变得暗了下来。

大家的注意力全在弹琵琶的姑娘们身上,无人注意到屋外的变化。

冯姝折磨男生j的100种方法觉得,差不多该自己上场了。

她抱着那把九霄琵琶,拉着阿桃缓缓走了进去。

阿桃今天化了妆,挽了个坠马髻,身上穿着一袭水红的衣衫,混在一群少女中,大家丝毫没有看出,这个女人已年近不惑。

阿桃走进屋,状似不经意地站在了床前。

姑娘已经跟她说了,杨侍郎之所以一直这么昏着,是因为上次王神医过来时,给他用了一种迷魂药

杨世子再去找王神医,王神医声称要找个杨侍郎喜欢的东西刺激他一下,杨世子自然就会想到,杨侍郎生平最喜欢听琵琶曲。

姑娘说了,她们今天过来不是救人,而是要杀人,不需要用刀子,只要用她们手中的琵琶就能杀人。

虽然她不太明白姑娘的意思,可姑娘既然这样说了,那就肯定没错。

冯姝顺势坐在了那把椅子上,素手搭在琴弦上,轻轻一抚,一串涤荡的琴音顿时响彻了屋内。

昏昏欲睡的太子猛然睁开眼睛,看着不远处抱着琵琶的少女,心神巨震。

为何他在冯大姑娘的身上看到了絮儿当初的影子?

那一年,还是六皇子的他去晋王府做客,走到一座假山旁,忽然听到一阵激荡的琴音。

他绕过假山,赫然看到一道靓丽的身影,在看清那张脸的同时,他不由得怦然心动。

那时候的他虽然已经有了一名正妃和两名侧妃,甚至还有很多个侍妾,可他在那些女人身上却从来没有体会到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也就是从那天起,他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那个女孩儿,发誓无论想什么办法,都要把她弄到手。

经过一番周折,他终于得手了,可到手的美人儿似乎又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意气风发让他怦然心动的女人了。

太子妃见太子盯着弹琵琶的少女,眼里盛满了冷意。

她还真没看出,冯大姑娘这个棒槌竟然真的会弹琵琶。

难怪太子会经常去她的画舫。

太子妃盯着帘子后面影影绰绰的少女,再看一眼如痴如醉的太子,眉头蹙起。

太子不会是看上冯大姑娘了吧?

可一想冯大姑娘那个棒槌一样的性子,又觉得不太可能。

而絮良娣在看到冯大姑娘抱着九霄琵琶出现的一刹那,顿时呆若木鸡。

太子竟然将这把琵琶借给了冯大姑娘?

还有,太子今天突然带她过来听冯大姑娘弹琵琶究竟是什么意思?

看着太子盯着冯大姑娘那个如痴如醉的样子,絮良娣咬了咬唇。

她冒充的这个原主琵琶弹得也很出色,据说当初太子就是因为她弹得一手好琵琶,才喜欢上了原主。

可她对琵琶一窍不通,太子终有一天会发现的,她的时间不多了,必须尽快想个自救的办法。

众人全都被这荡气回肠的琵琶声吸引了,全然没有注意,少女搭在琴弦上的手往下一滑,落在琵琶的背板上,轻轻一拨,便拉开了一扇小门,然后再轻轻一弹。

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忽然随着琴音散发出去,闻得人昏昏欲睡。

这时候,躺在病床上的杨侍郎眼皮颤了颤,缓缓扭过头来……

喜欢诡驸马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