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菲学佛面相改变: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第1080章五行乱气

瑶池金母引着陈玄丘和邓婵玉,在林中飞快地穿梭而行,忽而停在一片明珠碧玉似的湖泊前。

湖泊前,一团氤氲的水汽,被阳光一照,折射出七彩的霞光。

但它却不是虹,而是一个镜面状,而且镜面并不平整,它正像水面一样轻轻地荡漾着。

“就是这样了,婵儿妹妹,你们两个跟着我,进去之后,先要穿过一段五行乱气层,然后便别有洞天了。”

瑶池说着,另一只手牵住了邓婵玉,迈步就向前走去。

那水波般荡漾的镜面,在她的脚尖脚及的刹那,迅速变成了水银色,但只是一接触,就已感应到她有进入的权限,色泽微微一变的水纹镜面,又迅速恢复了原状。

三人迅速没入其中。

追兵很快就到了,就在三人进入不过两息的功夫,赤脚大仙和九曜星君就已落在那镜屏之前。

赤脚大仙望着正纷纷落下的众仙人,吩咐道:“以此为中心,向四下里搜!但有发现,立即示警!”

火曜星君看了看那水纹镜面,道:“这是什么?”

赤脚大仙瞥了一眼,道:“那是五老君的洞府所在,非一品以上仙官,皆莫能入。你……小心!”

赤脚大仙正说着,火曜星君的手已经摸上了那水纹镜面。

赤脚大仙急急喝止,却已来不及了。

那水纹镜面,迅速化作了水银色,冻结如镜。

火曜星君手掌触及处,一道电光陡然射出。

这么近的距离,火曜星君根本来不及闪避或抵抗,被那道电蛇轰地一声炸出老远。

众天神齐齐望去,就见火曜星君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身体突突突地一阵乱颤,猛地一蹬腿儿,从嘴里吐出一缕青烟。

他的头发根根直立起来,将金盔都顶得滚到了一边,

这才是真的“怒发冲冠!”

木曜星君与土曜星君连忙跑过去:“火曜星君,你怎么样了?”

赤脚大仙道:“五老君心地纯善,不会设下必死之局的。他死不了。”

木曜星君与土曜星君把灰头土脸的火曜星君扶了起来,他两眼发直,怒发冲冠,不过看起来,确实还没断气,只是被电得一时麻痹了身子。

这一下,众人都不再敢接触那水纹镜面,就以此处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搜索而去。

那水纹镜面,是五老君的洞府入口。

这整座浮空岛,都是天上本就有的,只有那五老君的洞府,是他们当初被邀请上天时,以大神通将自己的洞府搬上来的。

洞府就在瀑布下这片悬崖底下,只是万物皆由五行元素组成,五位元素之祖很容易就将这洞府隐藏其中,非从此门而不得入。

陈玄丘一手被“龙吉公主”柔软的小手握着,甫一进入其中,顿觉狂风扑面,双目难睁。

这里似乎是一片混沌世界,迎面扑来的似乎是风沙,可是扑在脸上,却有感觉不到沙砾的存在。

而沙砾虽然似乎不存在,那风的质感,却分明像是裹挟

王菲学佛面相改变:

着无数沙砾似的。

陈玄丘心中一动,这就是五行乱气?

龙吉公主明明紧紧抓着他的手,声音被风吹得,却是忽远忽近:“五行乱气,宽约一里,过去……就好了。”

实际上,若真是天帝天后或者四御那样的仙界至尊光临,五老君自然不可能用五行乱气来迎接客人。

不过,瑶池金母进入其中的时候,却是有意关闭了她对于五行乱气的控制,要的就是制造这种目不视物,举步维艰的效果。

三人眯着眼,视线所及,不及一臂之远,仿佛跋涉在漫天狂沙滚滚的沙漠之中,步履蹒跚。

步行约半里地,陈玄丘就发觉自己牵着的小手汗津津的微微颤抖,龙吉公主似乎快撑不住了。

陈玄丘低了头,避开风头,沉声道:“我们至少走了一半路了,再坚持一下!”

“啊~~”

陡然一声惊呼,龙吉的身子向另一侧倾斜了一下,惊呼道:“婵……”

旋即就因强风入口,窒住了她的声音。

陈玄丘一惊,背风低喝道:“小婵怎么了?”

龙吉道:“我没拉住她,滑脱了手指。”

陈玄丘凝神望去,面前龙吉的容颜都是若有若无,再隔一个身位,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陈玄丘大急,大呼几声,根本听不见邓婵玉的回答,知道邓婵玉修为最浅,只怕力竭之后站立不定,已经被裹进狂风之中,不知道已吹到哪里去了。

龙吉的手也渐渐无力,似乎快要抓不住他了。

陈玄丘咬了咬牙,打横儿把龙吉公主抱了起来,闭起双眼,一步一个脚印,向着前方笔直地行去。

虽然他内伤未愈,可是为了度过这五行乱气,还是凝运了全身功力,在体表形成一层青濛濛的玄罡之气,抵御着五行乱气的侵袭。

瑶池金母躺在陈玄丘怀里,背对着罡风,抬眼看看他紧闭的双眸,唇角漾起一抹娇美得意的笑容。

苍天不负苦心人,终于叫她逮着机会了。

邓婵玉,是她故作不支,有意撒手的。

现在少了那个碍眼的女人,陈玄丘为了抵御五行乱气,又封闭了目识,这等机会……

娇美的笑意忽然就凝结在了她的脸上。

青濛濛的玄罡之气,笼罩了陈玄丘的全身。

其实根本没受五行乱气影响的瑶池,眼看着一尊巨大而威武的玄武虚像,正盘踞在陈玄丘头顶上空。

这是……

瑶池金母的素手轻轻按在了陈玄丘的心口,那里也隔着一层有若实质的玄罡之气。

瑶池金母差点儿炸了!

该死的,你是不是故意跟我作对!

此刻,她正被陈玄丘搂在怀里,若有异动,陈玄丘马上就能察觉。

因此,她没机会憋大招,猝袭也只有一次机会。

可是这副模样的陈玄丘,不用大招,只是一般的猝袭的话,恐怕很难对他造成严重的伤害。

[王菲学佛面相改变标签:p标签]陈玄丘察觉到了瑶池的动作,只当她是被五行乱气侵蚀得承受不了。

于是,陈玄丘挪动了一下臂部,护住了她的头面。

被陈玄丘搂紧在怀中的瑶池金母:……

生平还是头一次被人当成弱女子这么庇护呢,而且,是被揽在他的怀中。

感动么?

不敢动!

这一掌拍不死他,他手臂一箍,自己的脑袋就要爆了啊!

瑶池金母气得咬牙切齿,一点小恩小惠就想让本天后心软?

呵……

我苦心准备了两个元会的七大神兽,

那可是我与道祖抗争的唯一倚仗啊!

陈玄丘,我吃定你了!

就今天,不等了!

瑶池呲了呲一口小白牙,似乎在掂对从哪儿下口。

喜欢青萍请大家收藏:

第1079章五行秘境

“五方五老?”

陈玄丘涩声问,心里一个劲儿地呐喊:“千万不要是他们,千万不要是他们。”

“哈哈,你倒认得我们!”那麻衣老者点了点头,陈玄丘心头一沉。

五方五老,资历比三清还老。

三清是开天辟地后才诞生的,而五方五老,是五行元素的化身,开天辟地之前就存在了。

只是他们那时还未修出肉身,尚未成就魔神,没有参与开天之战,否则他们若跑去凑热闹,没准也被盘古一斧子劈了。

五方五老资历老,修为也高,却是先天神灵,这自然不是道祖鸿钧想要培养的理想对象。

除了鸿钧,其他诸圣人,皆对他执弟子礼。天庭之主,也只是他身边的童子,他才能维持唯我独尊、高高在上的身份。

五方五老生具灵识,但还未曾化形成就魔神的时候,他也不过就是空心杨柳底下的一只蚯蚓罢了。

大家当年都是泥腿子,彼此知根知底的,你如今就算坐了金銮殿,也不好意思跟人家摆谱啊。

好在这五位元素之神并不争名夺利,所以鸿钧也没想过算计他们,建立修士天庭之后,还把他们请了来,封为五方五老。

这五气之祖、五行之始,从此便等于是纳入了天庭辖下。

他们没有神职,主要是昊天上帝也不够资格驱使这五位老前辈替他做什么事。

所以就当老供奉一样,养在天上了。

五老倒也随遇而安,就在这五方岛上修行,一贯不理外务。

那结界,只是他们随手设置,就像茅屋前扎下的一道篱笆,圈地自娱,防君子不防小人的。

这不,就有一个不开眼的小人强行打破他们的结界,闯上岛来了。

“抱歉抱歉,误会误会,晚辈这就走!”

陈玄丘一瞧五老似乎并不知道他是谁,也不太过问外边事务的样子,连忙道歉,转身就想一走了之。

青灵始老君笑了:“小子,无端打破结界,扰乱我等清静,如今想走就走?”

青灵始老君一探手,就向陈玄丘抓来。

陈玄丘肩头一矮,脚下一错,身形极其诡异地一闪,青灵始老君便抓了个空。

“咦?天狐魅影步?你是天狐族人!”

五老一眼就认出了这身法步的来历,登时来了兴趣。

“天庭何时招揽了你这样的人物,来,让老夫看看。”

丹灵真老君也来了兴趣,哈哈一笑,截上前来。

陈玄丘哪敢停下跟他扯淡,别看这几个人似乎没什么敌意,可毕竟是天庭的人,一会儿知道他是闹天宫的叛逆,岂有不出手对付他的道理?

五老辈份虽尊,修为虽高,单打独斗他也不怕,但是架不住对方人多啊。

陈玄丘立即身法不停,闪烁来去,抵挡这两个老顽童。

五老乃元素精灵之体,天性纯良单一,没有后天生灵的诸多欲望,所以与人情世故也不甚了然。

否则早就察觉不妥了,在天宫之中,竟有人如此莽撞,打破他们的结界闯上岛来,那此人必定有些可疑。

不过,眼见先天四大神兽之一的九尾天狐一族后裔出现,他们倒也生起了兴趣,想要留他下来聊聊,问问天狐一族的近况。

一时间,元灵元老君,皓灵皇老君,五灵玄老君也都围了上来。

五方五老毫无偶像包袱,根本不在乎五位尊者以大欺小、以多胜寡什么的,围住陈玄丘,便想把他擒下岛去。

五人这

王菲学佛面相改变:

一联手,金木水火土五行元素相生相克,渐渐勾连成一股奇异的气机,令本就内腑受伤的陈玄丘感觉十分难受,大五行牵引小五行,体内的伤势似乎要控制不住了。

便在此时,远处一道道流光逸来,那些仙神快要追到了。

陈玄丘见此情况,立即道:“那些仙神欺侮晚辈,晚辈仓惶逃命,这才打破结界。五位前辈若要问责,他们也该是罪魁祸首。晚辈受了伤,要先往岛上打坐疗伤,五位前辈若要问话,那就先替晚辈挡一下追兵吧!”

说完,陈玄丘羽翼一振,呼地一声,便向岛上投去。

“这狐家娃儿受人欺侮了?现在天庭这么乱的吗?”

青灵始老君听得眉头大皱,他们五个虽在天庭,平时都是圈地自娱,根本不与外界来往,天庭的事儿都不大参与的。

这一次若非陈玄丘打破结界,惊动了他们,这五个元素之精所化的神仙,还指不定要入定多少年才会苏醒呢,自然不知道今日天庭发生的大事。

五老君一见陈玄丘真是规规矩矩往岛上冲去,不是逃跑,便停下来,抻着脖子往远处看。

五老君好奇,想知道是谁在抓小狐狸。

九曜星君率先冲过来,看见五位袍饰奇古的麻衣老者定在空中,月曜星君便嗔目大喝道:“尔等何人,可曾见到……”

水曜星君吓得魂儿都飞了,赶紧冲上前来,硬生生撞开月曜星君,也打断了他的话,向前五老陪笑长揖:“九曜见过五方五老!”

这九曜星君都是刚刚册封的星君,其中有幸见过这五个超级老宅男的实在不多。

这五个老宅男基本上就是天庭吉祥物,几千年一遇的天庭盛典,才会把他们五个请出来晒晒太阳,免得闷太久了发了霉,所以认识他们的着实不多。

月曜星君一听是五方五老,也不禁吓了一跳。

虽然他们在天庭没有实权,可论地位,却仅排在四御之下,岂可犯了不敬之罪。

五老心中,却没有那许多劳什子的规矩,根本不在乎月曜星君刚才吼得有多大声。

皓灵皇老君笑眯眯地道:“天庭一向冷清,如今好生热闹,发生了什么事呀?”

日曜星君声泪俱下:“五老君有所不知,天庭叛逆陈玄丘与一众叛逆,重伤勾陈大帝,伤了紫微大帝,今又单枪匹马,大闹天庭,掳走钦犯,杀死天兵天将无数,三官大帝,尽数陨落在他手中,我天庭与他誓不两立!”

五老君身为天庭的一份子,丝毫没有与天庭同仇敌忾的意思。

他们化形成人,只管修行,太古时代,满天神仙轮番大战,也没见他们五个出来。

天庭要请他们上天,说了不需要他们做什么,只管闭门潜修,他们也就很随缘地跟着来了。

在他们看来,只是换个地方住罢了,压根儿没有天庭一份子的意识。

这时听日曜星君如此一说,五灵玄老君顿时忐忑了,悄悄对青灵始老君道:“糟糕了,那只狐狸原来这么凶狠的,杀死天庭这么多人,我们要说方才眼睁睁看着他从我们眼皮子底下跑掉了,是不是不好对玉帝交代?”

青灵始老君把眼一瞪,道:“啥陈玄丘?谁叫陈玄丘?我们没看见!”

五灵玄老君哭笑不得,道:“你傻了不成,方才那个……哦哦哦,对!我们没见过!”

五灵玄老君瞧见青灵始老君递来的眼色,终于明白过来。

皓灵皇老君心虚地摸着鼻子,道:“啊,你说那个谁……叛逆陈玄丘啊,他……”

青灵始老君抢着道:“吾等刚刚出关,正欲往十天尊处一行,却是不曾见过。”

皓灵皇老君瞪着老大,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方才那狐家小儿都说了,这些人是追杀他的,分明那狐家小儿就是陈玄丘嘛,怎么大哥说不认识呢?

不过,不能拆老大的台。

青灵始老君道:“走吧,我等这便去吧!”

这时,赤脚大仙、二十八宿等也陆续追了来。

赤脚大仙先向五老君稽首一礼,然后道:“五老君,这五方岛正是那叛逆陈玄丘逃来的方向,此岛甚大,说不定那凶顽此刻就藏身于岛上,吾等欲往一寻,却不知……”

丹灵真老君忙摆手道:“且去,且去,若他真个藏在五方岛上,你等只管拿去,免得他骚扰了我等修行之所。”

说罢,五老君驾起云头便走。

元灵元老君一边飞,一边纳罕道:“咱们真去找十天尊啊?仓促出来,莫要被他们弄乱了咱们的洞府。”

青灵始老君笑道:“你我修行之所,有先天五行之力护持,非天庭一品以上仙官,一步都踏不进去,怕甚么。至外洞府以外,不过是些山山水水、花花草草,随他们折腾去。”

五个喜欢宅在家里的老头儿,唯恐惹上麻烦,只好硬着头皮出门避风头,去寻十天尊处做客去了。

这边陈玄丘大鸟儿一般飞掠落地,正要寻个隐秘处暂且藏身,休养伤势,林中忽地掠过两个人来。

陈玄丘一个旋身,举掌欲拍,忽见来人是龙吉公主和邓婵玉,登时硬生生止住掌势,懊恼道:“你们好大的胆子,怎么竟敢闯过这里?”

陈玄丘现在一个人想摆脱追杀尚且困难,若再带上她们两个,势必更加吃力,而以她们两人的修为,跟在自己身边,只能成为累赘。

陈玄丘遂顿足道:“你们快走,我弄出些声息引他们过来,你们赶紧离开天庭。”

“追兵到了,先到林中避避!”

“龙吉公主”一拉陈玄丘,闪入林中,抬眼望去。

就见五老君与众天神一番言语,竟然腾云往东方去了。

陈玄丘松了口气,道:“没有五老君,我尚可一战。你们马上走,我来断后。”

瑶池金母哪舍得走,她走了,万一陈玄丘失手,被昊天师兄抓到怎么办?

瑶池金母眼珠一转,道:“我知道一个所在,这些仙神,进都进不去的,跟我来!”

瑶池金母一拉陈玄丘的手,转身就走。

陈玄丘疑惑道:“这诸天星君都进不去,你怎就能进去?”

瑶池金母心中一凛,这才想起,那地方固然安全,却是因为那是五方五老君的修行之所。

当初自己与师兄邀请他们上天时,直接搬上来的洞府。

五行之气在那修行之所明灭不断,相克相生,永无止歇。

除了五老君这等天生元素之体,只有五老君在禁制中做了允许的一品仙官以上仙神才能进入。

她是天后,与天帝比肩,自然也是能进去的。

可这个原因却是绝对不能说与陈玄丘知道的,否则岂不露了馅。

因为她现在的身份可是龙吉公主,龙吉公主可不是一品,只王菲学佛面相改变有四御、五老君和东王公、西王母这几个人才是一品,若说出这个原因,她能出入,岂不可疑。

瑶池金母心中电闪,嫣然笑道:“昔年我随玉帝,曾去见过五老君,记住了出入之法。他们绝不会想到,你竟能避入这样一个所在,藏身其中,必可摆脱追兵,我们走!”

邓婵玉跟在后边,却是有些不舒服。

要走便走,牢牢扯住陈郎手臂做什么,也不说避避嫌!

喜欢青萍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