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玄子书籍 最新章节阅读,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一次又一次的威胁,如果是平时,江云歌在一开始就不会忍。可这次,她看穿了对方的计谋,那就不必着急生气,跟他一般见识了。

她看着刘二生着急起来,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刘二生这会才感觉有些不对劲,江云歌这样看着自己笑,他背脊发凉。江云歌突然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肯定不对。

他下意识往后退:“你……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我说错了吗?人命关天,而且,不是一条人命。那些都是你熟知的人,你要是袖手旁观,你就是杀死所有人的凶手。”

江云歌并不生气,而是问道:“既然,你都知道人命关天,那么多条人命,你居然还敢跑到京都来找我?你这路上耽搁的时间,镇上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你怎么就想着找我这个远水去救近火?到底是谁,让你来找我的?”

“你说些什么啊?”刘二生心虚的看向了其他地方:“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能有谁叫我来,

洞玄子书籍 最新章节阅读,

当然是大家叫我过来找你的。他们多信任你,愿意把性命交付在你手里,可你呢?你却想着大家在算计你,是吧?江云歌,我还真没看出来,你们爷孙俩居然是这种人。大家白白相信你们了!”

江云歌又笑了,她就知道,刘二生说得越多,漏洞也就越多。

“我什么时候说过,你们在算计我?难道不是有人让你过来找我的吗?你以为,我说的这个,有人,指的是什么?还是,你根本就是自己心虚,害怕被我看穿?”

“我……我心虚什么?”他挥了挥手:“算了!既然你们不愿意救人,我强求也没什么意思。你们不帮忙就算了,可别指望我会求你们。不帮忙,我走还不行吗?”刘二生见情况不妙,找了个理由就想开溜。

可他哪里知道,这裕景园,可洞玄子书籍真不是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地方。

君衍拍了拍手,立即有人堵在了门口,这是吴叔早就准备好的,就是防备刘二生这样的小人乱来。

刘二生见这情况,自知不妙,更不敢去看江云歌。

江云歌迈着优雅的步子朝刘二生走去,脚步不重,落在刘二生的心里,却有千斤重。

刘二生鼓足勇气抬头质问道:“你们这是想干什么?现在可是讲究法律的社会,你们还想把我关起来不成?居然叫人,这世界也太险恶了,还有没有天理可言?”

“君家的地盘,只有规矩。”君衍冰冷的声音掐灭了刘二生最后一丝希望,他无意中撞上君衍凌厉的双眼,不知怎么,像是突然被抽干了力气,双腿一软,摔在地上。

这个男人的气场也太强了吧!刚开始,他一直没有说话,刘二生都快忘记了这个人的存在。原来,是他收敛了自己的气息,才让刘二生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现在,他释放出全身的气场,刘二生当场就被吓傻了。

“我……我不知道,我要走了。我不找你们,我去找其他大夫。”

“刘先生,不着急走。我们有很多时间,可以做下来,慢慢聊。”这字字句句,冰冷到了极点,危机感将刘二生紧紧包裹住,此时此刻,他才真正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江云歌看他被吓得够呛,差点没忍住笑场。

她轻咳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冷声问道:“怎么?你背后的那个人只告诉你,来裕景园找我,就没告诉你,这裕景园的主人,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吗?”

刘二生吓软了腿,说话也不利索了:“你们……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江云歌耸耸肩:“我们不想干什么,只是想了解一下,你背后那个人,到底是谁?你只需要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等我知道了自己想要的,自然会如你所愿,跟你回去。”

刘二生愣住了:“你……你还会跟我回去?你明知道……还愿意跟我回去?”

他想,江云歌肯定是疯了吧!不然,她明知道有危险,为什么还愿意跟他回去?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更何况,不是还有你会帮我吗?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镇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别试图向我撒谎,我可以救人,同样,也有无数种手段,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说着,亮出一根银针,拿在手里把玩起来。

刘二生别的不知道,江云歌手里的银针,他还是很清楚的。江云歌用银针就能救人,当然,她刚才的话也绝不是危言耸听。刘二生只是求财,怎么会跟自己的性命过不去?

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向陆鸣渊和江云歌赔罪。

“陆大夫,江医生,你们二位高抬贵手放过我吧!我真的没有恶意,我就是鬼迷心窍,才过来的。可是,镇上的人得了怪病,这一点都不假。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好端端的,怎么会出现怪病?你搞出来的?”

刘二生被江云歌指认,苦涩的笑了笑:“江医生,你这不是在逗我玩嘛!就我这点不入流的本事,斗大的字不认识几个,怎么可能搞出这么大的场面来?怪病,我不知道是谁弄出来的。”

“你不知道?那我倒是好奇了,难道你的身体格外好,否则,怎么其他人都出事了,就你没事?”

刘二生哑然,这事,还真没办法解释。

“说!你要是不说实话,我可动针了。”江云歌说着,这就要抬起手来,对刘二生下手。

刘二生吓得连忙求饶:“江医生,请高抬贵手。我说!我说还不行吗?真不关我的事,我也就是个小老百姓,我就是缺钱,人家给钱,我就照做了。而且,我要是不答应的话, 我也会跟那些人一样,和家人互相残杀的。就算今天不是我来找你,也会是其他人。”

“所以,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他是戴着面具的,一身黑,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我也没敢看。他丢给我一沓钱,还有一颗药,就走了。吩咐我,一定要来京都找你,带你回去。”

喜欢替嫁娇妻甜又飒请大家收藏:

他们在楼上商量,迟迟没有下楼,楼下客厅等着的人已经坐不住了。

刘二生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颇为责怪,问起陆鸣渊。

“陆大夫,我知道,你们爷孙现在不比以前了。你们是不是觉得,像我这样的小老百姓,已经请不动你们回镇上给大家看病了?如果真是这样,你不妨直接告诉我,也不必这样耗着我的时间。这多等一会,镇上的人,生命就多一分危险。大家还等着我的回信,你们如果要拖时间,还不如给我个痛快话。”

陆鸣渊诧异的看着刘二生,印象中,刘二生是个谦和有礼的人,虽然念的书不多,可是在他面前还是很恭敬的,以前,他可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跟自己说过话。那会,他父亲性命垂危只剩一口气了,他也不似今天这么心急,语气里也全是威胁。

别说江云歌,就连他这个老头子听了都觉得不舒服。他们是大夫,可也没有义务一定要去给谁治病,怎么到了刘二生的嘴里,就变成了天经地义的事?

“二生,你稍安勿躁。你突然来,我们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现在,云歌正有其他麻烦事,就算真的要跟你回去给大家治病,她好歹需要时间做准备。你说对不对?你都大老远跑到这里来找我们了,还会在乎这么一小会时间吗?云歌不是会拖时间故意不给你答复的人。”

刘二生冷哼道:“那可不一定!以前的江云歌生活在镇上,接触的人也少。现在到了京都,环境复杂了,人心可是会改变的,陆大夫,你不也是一样吗?”他意有所指看了看陆鸣渊的右手,意思很明显。

当时,陆鸣渊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

“二生,你这么说话,又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陆大夫这么聪明的人,会不知道吗?有些话,就不要我说得太明白了吧!我也是给你留面,你现在架子大,不愿去,我都理解。”

陆鸣渊脸色一沉:“你这是什么话?就算你着急给镇上的人找大夫看病,也不能这样诋毁我。难不成,你是觉得,我在装病,故意不帮你不成?”

刘二生笑了:“陆大夫,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不是我说的。事实如何,也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

陆鸣渊气得脸色铁青,没想到,自己当初在镇上帮了大家这么多忙,现在,自己受伤了,不过是想考虑一下,想一个周全的办法,却要被这样看待。看来,他的好早就已经被村民们看成是理所当然。

若不是顾念以往的情份,陆鸣渊当真会把眼前的刘二生给赶出去。

陆鸣渊有所顾忌

洞玄子书籍 最新章节阅读,

,吴叔却没有。他早就看不惯刘二生了,知道江云歌心疼陆鸣渊,若是让江云歌知道,刘二生侮辱了陆鸣渊,还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江云歌生气,少爷自然不会痛快。

他作为管家,理当为这家里的主人分忧。

“你算个什么东西!这里是裕景园,岂容你在这大放厥词!陆老在我们这也是倍受尊重,你一个乡下人,还敢出言侮辱,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以为,我们非得跟你回去救那些人吗?说话前,你最好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看门的老狗,还敢在这乱叫唤。没资格在这说话的是你,老东西,你还敢教训我,看我不好好教训你。”他说着,居然就要跟吴叔动起手来。

下楼的江云歌刚好看到了这一幕,厉喝一声:“给我住手!”

她站在楼梯上,高高在上,颇有女主人的风范,刘二生被她给镇住了,没一会,这才缓过神。

不等吴叔解释,刘二生倒是恶人先告状了。

“云歌,没想到啊!你们家门槛这么高了,你要是瞧不起我就直说,何必叫个下人来羞辱我?我虽然是小地方来的,没见过世面,可也不是过来给你们家的下人侮辱的。”

要说,刘二生没规矩,说话语气不好,这都算了。可他这会恶人先告状,还口口声声说吴叔是下人,整个屋子里的人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就算是江云歌自己,也从来没有把吴叔当做过下人,他竟敢这么说。

吴叔气急:“少爷,夫人,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

“吴叔!”云歌看了看他,点点头,示意他稍安勿躁,不要生气。

“刘家大哥,到底怎么回事?”

“我不过是说,你们耽搁这么长时间,是不是不想跟我回去帮忙。你们家这个下人就看不惯了,还说我是个乡下人,这不是瞧不起我吗?”

吴叔忍不住了,在一旁解释道:“夫人,这个人字字句句都是在威胁你,还对陆老出言不逊,我实在看不下去,这才出言教训,也没有说多难听的话。倒是他,说的那些话,不堪入耳。”

“好啊!你们是一起的,是吧!恶人先告状了,云歌,你现在是变成有钱人了,你就给我一句痛快话,到底去不去吧!也不必吊着我,拿我逗趣了。你要是说不去,我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你现在身份和以前不一样了,我的确没有资格请你去那么远的地方看病,你也不想提起以前的事吧!”

刘二生这幅样子让君衍皱起了眉头,他是不喜欢和这类胡搅蛮缠的人打交道的。他看了江云歌一眼,以前,她在镇上生活,岂不是每天都要应对这样的人?她岂不是每天都很烦?

[标签:p洞玄子书籍标签]江云歌难得好脾气笑着解释:“刘家大哥,你别心急。我就算去,也要做些准备。我现在自己也有一堆麻烦事,跟你去不是不可以,那我也要先安排好京都这边的事,才能跟你走,不是吗?”

“哼!我这人性子急,脾气直,说了不爱听的,那也没办法。我就这样!要是去的话,我们就赶紧的,人命关天。你这的事再重要,还会比人命更重要不成?”

江云歌看了看刘二生,又看看君衍,这才说道:“一定要今天就走?”

“时间不等人,你是不是想拖延时间,其实你根本不想治病吧!我跟你们说,你们要是见死不救,我就把这些拍到网上去,让大家来评评理。”

喜欢替嫁娇妻甜又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