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师看北京气数 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轰!

战场中传来剧烈的轰鸣声。

【瞎姬】和‘白玉帝’两人各自退开数千米,在星空中站定。

这一战的艰苦,超越了众人想象的极限。

完全就是针尖对麦芒一般的极限攻防战,每一击都蕴含着强大的帝境之力,若非是提前构筑好了帝境战场,只怕是这方圆数千万里之内的星空,都要化作死寂的废墟。

‘白玉帝’的眼中,有凝重之色。

他没有想到,北辰军团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女帝。

八打式的招式,反复施展,竟是无懈可击,他亦窥视不到破绽。

便是催动了帝器‘琉璃五龙罩’之后,依旧是平手。

而对面的【瞎姬】,被红色的丝带罩住双眸,俏丽的脸庞上不见丝毫波澜,无形的气流萦绕周身,红色的中裙衣袂飘飘,不言不语,强大的帝道威压不断地扩张弥漫。

对峙,亦是战斗的一部分。

双方都在捕捉对方的破绽。

陷入无我状态的林北辰,在战斗停止后,感知终于逐渐地回复现实。

嗡嗡嗡。

手机正在疯狂地震动。

林北辰拿起来一看,是倩倩拨来的语音。

然后才注意到,竟然有如此之多的未读消息和语音电话。

他心中咯噔一下,连忙接通。

“少爷,你快回来呀,芊芊姐姐支撑不住了……”

倩倩带着哭腔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林北辰闻言,面色狂变。

他知道,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我回去一趟。”

他对一边的韩不负低喊了一句,然后整个人消失在了远处。

韩不负心中一紧。

作为五百多年没有见过面的异父异母的亲兄弟,他意识到,林北辰这边似乎是出了状况。

很严重的状况。

……

……

半个时辰之前。

‘忘情冢’。

核心区,寝殿。

“芊芊姐,醒醒,快醒醒,不要睡……孩子马上就要出来了,你一定要坚持啊……”

倩倩的哭喊声,便是站在大殿之外,也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女卫们一个个眼中带着忧色,看向大殿内。

虽然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但她们都已经深深地喜欢上了芊芊这位年轻温柔美丽的主母,被其温婉的性格折服。

生产大队的诸人,不断地进进出出。

总负责人芮尔已经满头是汗。

“情况不妙。”

她大声地道:“胎儿很特殊,她的出生,亟需大量的生命之力,他在吞噬母体的能量,好在小家伙已经有了聪慧意识,他似乎知道这会让芊芊夫人有性命之忧,所以在极力克制,但这样继续下去,母子两个都会又生命危险……”

汗水打湿了她的发梢,芮尔看向倩倩等人,道:“必须做出决定了。”

“什……什么决定?”

倩倩慌乱地道。

哪怕是在战场上陷入包围,面临着生死绝境,她都不会有如此惊慌失措。

芮尔深吸了一口气,道:“保大,还是保小?”

大殿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脸上,都浮现出慌乱无助之色。

只有芊芊努力忍耐的浑浊厚重呼吸声,在这时格外清晰。

倩倩的眼泪,一下子就流淌了出来。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不过是生个孩子而已啊。

手机还是没有联系上少爷。

这个时候,这样的决定,唯有少爷才能做出了。

“保……保小。”

虚弱的声音从床上传来。

芊芊听到了众人的对话,面色苍白如雪的她,嘴唇已经咬破,因为过度流矢生命能量而显得异常憔悴削瘦,头发湿漉漉如同水洗,紧紧地贴在她的脸颊上,她强忍着剧痛,道:“一定要保小,我……少爷……喜欢孩子……这是少爷的第一个孩子,一定……一定……”

“姐姐,你别说话,少爷马上就回来了。”

倩倩扑倒床边,紧紧地握住芊芊的冰凉的小手,泪水无声地流淌,道:“少爷说了,两个都要,姐姐,你坚持住啊,一定

风水大师看北京气数 全文阅读

要坚持住,你知道的,少爷他是无所不能,只要他回来,一定可以解决一切难题,你一定要坚持住,要等他回来。”

她将自己的真气能量,朝着芊芊的体内输送。

但意义不大。

因为芊芊损失的是生命能量。

少爷啊少爷,你到底在干什么啊,为什么还不回来。

为什么不接语音啊。

渐渐地,倩倩发现,芊芊的手掌越来越冰凉。

她的脉搏,也越来越虚弱。

“姐姐……不要,坚持住,少爷马上就回来了,我已经打通他的语音了……”

倩倩大声地哭泣。

她从未如此惊惶无助过。

哪怕是当初,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被卖到艺馆中去,一个人蜷缩在黑暗的角落,等待着未知却又已知的悲惨命运的时候,她都没有像是此时此刻这样煎熬。

和芊芊姐姐认识,是什么时候呢?

是在嬷嬷教鞭之下学艺的第三天?

当她因为不小心走错了一个舞步还顶撞教导嬷嬷的时候,被打的双足鲜血淋淋,被逼着在鲜血中跳舞结束后已经快要昏厥时,那个看起来温柔胆怯的小女孩,却冲上来扶住她,带着她清洗伤口,为她敷药的时候吗?

“我叫芊芊,你呢?”

“啊,我也叫倩倩。”

“你多大了?”

“十岁了。”

“我比你大,叫姐姐。”

“嗯,姐姐。”

“乖,以后不要顶撞教导嬷嬷了,要忍着,不然你这脾气,会吃大亏的。”

“姐姐,我想要离开这里……”

脑海中,本以为已经尘封了的记忆,宛如决堤的洪水一般,一下子变得如此清晰,充斥在倩倩的脑海中。

那段被芊芊保护着的日子,她是她生命中唯一的光。

那段时间里,性格倔强又挑破的她,总是犯错惹祸,芊芊没少为她背锅……

两个女孩子,在那段黑暗的岁月里,相依为命。

甚至在王忠到了风水大师看北京气数那家艺馆中挑选女仆的时候,第一眼选中的也是芊芊,而没有她。

是芊芊一力恳求管家王忠,最后倩倩才被买一送一。

可是如今,当黑暗退去光明降临的时候,为什么却又要让芊芊姐姐这样温柔善良的女孩子,遭受这种苦难啊。

泪水模糊了倩倩的双眼。

“不能再等了。”

芮尔大声地道:“快决定,不然的话,两个都保不住了。”

“保小,保……小。”

芊芊的声音断断续续。

芮尔叹息,正要有所动作。

就在这时,一股奇异的白色光华,从大殿穹顶处照射下来,罩住了产床。

时间好似是被定格。

倩倩只觉得一股沛然莫御的伟力涌动而来,将她直接推开。

她抬头看时。

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床边站着一个陌生的白衣女子。

这陌生女子一身白衣,素洁如雪,纤尘不染,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诡异的神圣气息,白色的纱巾遮面,整个人好似是存在于氤氲中的虚幻泡影一般,给人一种不真实的冰冷感觉。

“你是谁?”

倩倩一下子警觉,真气涌动。

大锤出现在手中。

芮尔等人也都大吃一惊。

防备森严的寝宫,怎么会有外人出现?

这‘忘情冢’乃是存在于不定处的秘地,没有林北辰冕下的认可,外人绝对进不来。

眼前这个陌生白衣女子,所有人都没有见过。

她也没有理会其他人。

而是看向了产床上的芊芊。

“我可以救你们母女。”

她缓缓地开口,声音空灵,好似是万载冰泉的泉水叮咚。

这时,众人才注意到,在之前那竖白光的照射之下,原本状态堪忧的芊芊,此时竟然出奇地清醒,一张脸上也有了丝丝血色,精神恢复到了正常。

“你……谢谢你。”

芊芊虚弱地道,眼眸里又燃烧起了希望。

神秘女子又道:“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芊芊问道。

神秘女子道:“孩子出生之后,我要带她走。”

“不,不可以。”

芊芊不假思索,第一时间拒绝。

倩倩也瞬间一脸的警惕,道:“你到底是谁?怀的什么心思?我看你不像是好人。”

神秘白衣女子依旧没有理会倩倩,而是看着产床上的芊芊,道:“你自己想好了,林北辰绝对无法赶回来,他就算是来了,也很难救下你,你腹中的孩子很善良,她不想害死你,所以经历克制着自己的本能,没有汲取你的生命能量,但这样下去,她会死……”

芊芊一下子沉默了。

晶莹的泪珠儿,从她的眼角滑落。

她能够感觉到,小家伙此时的状态也不好。

所谓母女连心,冥冥之中,她似乎是可以感知到胎儿的情绪。

“你到底是谁?你怎么进来的?你不要骗芊芊,你……呜呜呜。”

倩倩很警惕,冲过去想要拦在芊芊和神秘白衣女子中间,但却被一股磅礴的力量,直接推开,还将她悬浮在空中,一双空气大手直接捂住了嘴,她拳打脚踢想要挣开,却根本不可能挣脱。

芮尔等人也来不及反应,就被气机镇在原地。

很显然,神秘白衣女子的实力,超乎想象的强大。

而她也只想和芊芊一个人对话。

事实上,芊芊也并未过多的犹豫。

在这样的时刻,她做出决断的速度,超乎想象的快速而又果决。

“我要和孩子一起。”

芊芊看着神秘白衣女子,道:“你要带走她的话,也请带上我。”

她绝对不会抛弃刚刚出生的孩子。

曾经在很小很小的时候,被家人抛弃过的经历,让她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残酷黑暗的感觉,她就算是死,也不想要这样的感觉,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再经历过一次。

白衣神秘女子沉默了片刻,道:“好。”

芊芊松了一口气。

她是个很聪慧的女子。

通过这个条件,她似乎隐约感受到,对方并非是抱着绝对恶意。

她又道:“我还有一个条件。”

白衣神秘女子声音清冷地道:“你不觉得,自己的条件有点儿太多了吗?”

芊芊没有反驳,道:“我希望,在离开之前,能让孩子父亲,看她一眼,哪怕是只是惊鸿一瞥……”

……

……

“他妈的,怎么回事?”

林北辰一张帅脸上,写满了震惊与急躁。

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定位‘忘情冢’了。

施展【回城】技能,也只能回到天狼星,却无法直接进入‘忘情冢’。

连续数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

艹!

他又急又怒。

关键时刻,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就像是一头暴怒的狂狮,骑着大摩托,在天狼星上疯狂地寻找‘忘情冢’的坐标。

转眼,一炷香的时间过去。

林北辰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芊芊要生了。

芊芊肚子里的胎儿,非常神秘,生命能量强大。

我回不去了。

所以,这其中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难道是因为胎儿即将出生时,释放出了大量的惊人能量,所以导致‘回城’信号中断,也让‘忘情冢’的坐标被干扰了?

还是说,有什么其他不为人知的能量,隔绝了这一切?

他尝试数次微信语音联系。

结果依旧无法接通。

林北辰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嗡嗡嗡。

手机又传来语音申请。

是倩倩。

他大喜,连忙接通。

“少爷,你怎么还不回来啊……芊芊姐姐走了。”

倩倩带着哭腔,在手机那头哭喊着道。

林北辰全身血液顿时冻住,整个人待在原地。

后面倩倩说了什么,他都没有听到。

回去。

一定要回去。

林北辰催动‘回城’秘术……

嗡。

微光一闪。

下一瞬间,他出现在了‘忘情冢’内。

成功了。

林北辰化作一道闪电,疯狂地朝着寝宫飞射。

“在哪里?人在哪里?”

他狂呼,冲到了产床边。

床上空空如也。

“人呢?”

林北辰看到站在床边的倩倩,一把拉住她,狂吼道:“芊芊呢?人呢?快,把她带来,有办法的,我一定还有办法的,我可以救活她,快点啊……愣着干什么?”

芮尔等人听到林北辰这么说,心中浮现出一种类似以‘欣慰’的情感。

想到芊芊主母之前铁了心要保小,而如今冕下第一时间关心的却是主母的安危。

“少爷……”

倩倩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道:“芊芊姐姐走了,再也见不到了。”

“我不信,我还有办法。”

林北辰狂吼。

“大人。”

芮尔赶紧上前道:“您别着急,芊芊主母还活着,母女平安……”

林北辰猛然盯住她,道:“你……说的是真的?”

他又看向倩倩,颤音道:“你这倒霉孩子……什么叫做芊芊人走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倩倩抽抽搭搭,一边抹眼泪,一边断断续续地终于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清楚了。

“被人带走了?”

林北辰的心情,堪称是坐过山车,冰火两重天,不断地反转。

不过,相比较死亡,这是能接受的结果之一了。

“这是芊芊姐姐留给你的。”

倩倩拿出一物,交给林北辰。

---------

硬广:乱世狂刀微信公众号,你想要的,里面全都有。

喜欢剑仙在此请大家收藏:

林北辰想了想,道:“最后一战,我们需要一个炮灰,你有什么推荐吗?”

剑雪无名哼了一声,道:“你觉得我怎么样?”

林北辰啊了一声,道:“别闹,我和你说正经的呢。”

“你这个渣男,什么时候正经过?”

剑雪无名吐槽。

林北辰:“……”

踏马的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渣男就不能正经了?

渣男就咩有人权了?

狗女神最近有些过于放飞自我呀。

“只要你们付得起价钱,我随时都可以帮你找到人选。”

剑雪无名又道。

“什么价钱?”

林北辰很警惕地反问。

委实是被狗女神坑出血过太多次了。

“飞鱼臂旋左三十六星区,交给我们玄雪神教,另外,你还得再欠我一个人情。”

这一次,剑雪无名的声音变得正经了很多。

提出的条件,也正经了很多。

林北辰微微沉吟,道:“你等等……什么叫做再?”

“你自己说说,你欠我的人情还少吗?”

狗女神趾高气昂居高临下地反问。

“啊这……好吧。”

他挂断通话,暗中将消息传给了韩不负。

同时,也没有再隐瞒剑雪无名的真正身份。

韩不负有一些意外地看了林北辰一眼,这次没有犹豫,道:“可以答应。”

玄雪神教的名号,他当然是听说过。

也知道这支魔族势力,在最近一年多时间里的飞速崛起。

魔族和人族,也是有着累世仇恨的大族。

准确地说,若不是因为神圣帝皇的异军突起,曾经的魔族几乎统一了整个洪荒宇宙,差点儿将其他种族都魔化消灭。

对于魔族,不管是兽人、人族还是洪荒遗种,都抱着巨大的敌意警惕。

但如今的韩不负,身为北辰集团的至高统帅,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知道战斗的热血少年了,经历了五百多年的风雨磨砺,他一路走来,遇到过太多的坎坷和磨难,早就学会了权衡和取舍,已经有了身为政治家的觉悟。

仅仅风水大师看北京气数是付出飞鱼臂旋左三十六星区数千颗星球,就将荒古族和兽人彻底赶出飞鱼臂旋星区,还能保住一位帝境强者,这样的生意,不是不能接受。

何况,玄雪神教之主,还是那位。

更加有转圜的余地了。

林北辰见状,轻轻点头,然后给剑雪无名回复了消息。

“痛快,安排。”

剑雪无名的回答,简直直接。

林北辰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这次,狗女神派出的所谓炮灰,到底是个什么人呢?

他心里忍不住默默地为那个被放弃的魔族强者,流了一滴同情的眼泪。

残酷的世界。

冷血的狗女神。

身为‘罪魁祸首’的林北辰,不断地腹诽,真的是狗到了极点。

一直到那个‘炮灰’出场,林北辰脸上的表情,缓缓地凝固。

帝境战场之中,如流光般出现的‘炮灰’,身高约一米七左右的高挑女子,身穿红色中裙,黑色的皮靴,肌肤白皙如玉,头发扎成高马尾,一条红色的丝带罩住了双眸,在脑后高高地飞扬……

是【瞎姬】。

竟然是对他有大恩的【瞎姬】。

林北辰脑子里嗡地一下子。

狗女神这是疯了吗?

竟然派遣【瞎姬】作为炮灰。

不是说,两人之间有着深厚的革命友情吗?

他直接一个语音拨过去。

这一次,剑雪无名直接挂掉了。

连续拨三次。

都被挂掉。

林北辰气的想要摔掉手机。

而在他担心的时候,战场中的帝境战斗中已经爆发了。

白玉帝身形膨胀,化作万米巨人,浑身闪烁着白色的玉光,仿佛是通体白玉打造的神像一般,巨手散发出恐怖道则,朝着【瞎姬】按下。

“看好了。”

【瞎姬】突然开口。

这句话看似莫名其妙。

但林北辰的心中,却是猛地一震。

因为他瞬间意识到,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

却见【瞎姬】猛然出拳。

拳风如电。

激荡起真空中一片尽力涟漪。

轰。

拳风于玉色巨掌相击。

玉掌破碎。

这是【碎星打】。

林北辰见此一幕,心中又惊又喜。

惊的是,【瞎姬】的这一拳,正是【瞎姬八打】中的碎星打,威力之强,竟是超乎他的想象,而且对于这一击的衍化提升,也超出了理解范畴,让林北辰意识到,自己对于【瞎姬八打】的掌握,还只是皮毛。

喜的是,【瞎姬】这一拳威力无匹,竟是丝毫不逊色于‘白玉帝’。

帝境!

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帝境。

难道剑雪无名这个狗女神,派遣【瞎姬】前辈上来,并非是做炮灰,而是想赢?

林北辰心中不由得再度升起了期待。

战场中,【瞎姬】身形飘逸,完全是以肉身之躯为武器作战,拳、掌、腿、脚交替并用,每一击都蕴含着强横无匹的破坏力,以‘白玉帝’的修为和战力,竟然不敢正面硬接,而是以秘术转接反击。

这一幕,让周围许多观战者,也瞠目结舌。

这一战,无疑是所有人想象和期待之中的那种战斗。

但问题是,这个以红带覆眼的红衣女子,到底是什么来历,北辰军团什么时候竟然招揽了这么多的帝境强者,拥有了如此之深的底蕴。

就连韩不负也都频频看向林北辰。

他在怀疑,自己这五百多年的努力,是不是有点不够看。

这么多年招揽的强者,积攒的底蕴,竟然还不如林狗来到洪荒宇宙一年多时间,利用颜值勾搭的女帝多。

难道长得帅,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

帝境战场之中,战况激烈。

‘白玉帝’毕竟是荒古族诸帝中的佼佼者,化身为明玉法相之后,亦拥有强大的功法之力,尤其是在祭出了一件68阶帝器‘琉璃五龙罩’之后,已经可以正面硬憾【瞎姬】的攻击,局面开始被扳回来。

周围的观战者,见此一幕,如痴如醉。

这是他们真正期待的帝战。

林北辰目不转睛地看着。

所谓关心则乱,他心中依旧充满了担忧。

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在他心中滋生。

【瞎姬】的强横,超乎想象,到底是她原本就这么强,还是说后来又有奇遇,对于林北辰来说都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希望这位对自己有大恩的前辈,可以从战场中全身而退。

【瞎姬】将八打术发挥到了极致。

她在演示帝境之下,【八打术】的真正威力。

那一句‘看好了’,便是对林北辰说的。

这是在用战斗的方式,来告诉林北辰,真正的八打式的奥义。

林北辰也终于明白,【瞎姬八打】乃是帝术。

是威力强大绝伦的帝术。

只有帝境,才能发挥出它真正的威力。

否则,哪怕是林北辰以手机将【瞎姬八打】APP的运转到大圆满,但未臻致帝境,也无法完全发挥它的威力。

渐渐地,林北辰的心神,不知不觉地沉静下来。

他仔细观看【瞎姬】的实战演示,逐渐领悟到了诸多变化和奥义。

这场帝战,打了整整两个时辰。

依旧胜负不明朗。

各方观战者,看的如痴如醉。

就连韩尚香,也都双眸璀璨明亮,沉浸在了这样的帝战之中。

对于高阶星君级的强者来说,如此千载难逢的观战机会,绝对不能错过。

也许观战时的一个突如其来的启发和小灵感,就是他们突破晋入帝境的契机。

林北辰脑海中,不断有各种招式变化闪烁。

因为已经修炼了【瞎姬八打】,所以相较于其他人,他对于真气的运用和招式的衔接可以理解更深,战斗过程似是无数个电影画面一般不断地在他的脑海之中快镜头流闪。

同时,他也用手机摄像头,记录下了战斗的画面。

转眼,又一个时辰过去。

突然,手机传来了微信语音申请。

但林北辰沉浸在【瞎姬八打】的奥义之中,进入了无我状态。

竟是未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到。

微信语音响了二十分钟,自动挂断。

然后再响。

在自动挂断。

嗡嗡嗡。

手机屏幕灭了亮,亮了灭,一直都在呼叫。

急促闪烁的光亮

风水大师看北京气数 全文阅读

,似乎预示着什么。

喜欢剑仙在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