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黄纸写姓名八字埋土*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白飞大喜,连忙大喊:“武老前辈,您怎么来了?”

武四海正享受万众膜拜,闻言满头黑线,差点一头栽落下去。

“什么无脑前辈,你看我像是没脑子的人吗?你小子会不会说话?”

“任狂呢?”

他紧接着又问了一句。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总觉得,暗黑消失,肯定和这小子有关。

这家伙在海外随便折腾他不管,但在龙国内地乱来,武四海却不会坐视不理。

白飞道:“老大去了陈家村,到现在还没回来,前辈,您能不能帮忙寻找一下,我担心老大有危险。”

武四海呵呵一笑,道:“任狂单枪匹马都能征服东洋,斩杀五星怪兽,区区一个陈家村,能威胁到他?”

白飞焦急的道:“您老有所不知,昨晚,暗黑领域中突然出现众多强者气息,甚至有五星强者。”

嗖!

武四海电光火石般,突然穿透虚空而来。

“你小子说什么?五星气息?你确定自己没看错?”

白飞点点头。

罗强插嘴道:“特战大队罗强,拜见老前辈。”

“白飞所言,绝对是真的。”

“前辈,陈家村,绝对有问题,还请您老出手。”

武四海脸色一变,道:“陈家村好大的胆子,竟然有五星强者出世,这件事已经不属于特战队管辖的范围,你们立即撤离。”

白飞皱眉道:“为什么?老大多半被他们抓了,难道我们就这样放弃?”

武四海道:“看你们已经晋级凝魂,也算是年少有为,我就透露一些秘密给你们知道吧。”

“但凡民间势力有五星强者出世,超级联盟就会启动应急措施,将危险消灭在萌芽状态。”

白飞大喜:“陈家村绝对隐藏了实力,不用调查了,直接派高手来吧。”

武四海没好气的道:“胡闹,没调查清楚就动手,你以为超级联盟是土匪吗?”

白飞嘀咕了一声,心中暗道,难道不是?

罗强道:“前辈,陈家村昨晚绝对发生大事了,任狂很可能陷入了危险,还请前辈援手。”

武四海道:“你们先撤离,我先去看看虚实再说。”

白飞道:“这里我

用黄纸写姓名八字埋土*

熟悉,我来给您老带路。”

武四海有些诧异:“你明知里面有五星强者,还敢进去?”

白飞苦笑:“我也不想,不过老大在里面,我岂能丢下他不管?”

武四海道:“你倒是有些讲义气,不过,五星强者已经看透生死,不到五星,在他们眼中都是蝼蚁,说不定会顺手杀了你,到时候可没地方说理去。”

白飞吃惊的看着武四海:“老爷子您,也是这么认为?”

武四海道:“你想听真话?”

白飞摇摇头,还是算了。

真话,肯定很伤人。

不过,他并不气馁。

以前,自己连武者都不是呢。

短时间内成为凝魂强者,放眼天下,除那些受到石碑眷顾的天选之子,谁能比得上自己?

五星又如何,迟早有一天,自己也能达到。

既然是超级家族联盟下令,罗强自然不会反抗。

特战队对付世俗社团还行,对上武者,力有未逮。

白飞从罗强手上讨要了一门灵能巨炮。

武四海摇摇头:“这玩意对付四星武者都困难,更别说五星强者了。”

“除非对方站在那里不动任你打,但这是不可能的。”

白飞不以为然:“这谁说得准呢,说不定他们脑子坏了,会给机会。“

武四海哭笑不得。

这个白飞,怎么看起来笨笨的。

任狂培养这种草包,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是的,白飞各方面条件都不算优秀。

甚至都算不上天才。

他能取得现在的成就,任狂是主要原因。

不过,这小子明知道危险,还要去救任狂,这份勇气倒是值得赞赏。

两人很快离去。

陈家村,陈一名突然睁眼。

“陈天风,你既然内心有火,现在泻火的机会来了。”

“外面来了个五星武者,应该是超级家族联盟的人,你去把他用黄纸写姓名八字埋土打发走。”

陈天风睁开眼,刀意从眼中一闪而逝。

“能杀不?”

“为了复苏霸刀,我这些天牺牲太多精血了,一个五星,怕是不够。”

他很郁闷。

也很生气。

想杀人。

陈一名不以为然:“迟早会和超级家族联盟对上,既然找上门来,杀了便是。”

陈天风大喜:“多谢大哥。”

他一步跨出村庄,很快消失在山林。

五星气息肆无忌惮爆发,踏空而行,宛如神祗。

武四海和白飞刚来到基地附近。

突然,武四海脸色大变。

“白飞,你最好躲起来,不要出声,来者不善啊!”

强大刀意,就像是刮起一股飓风。

树梢纷纷向两边飞开,似乎不敢直视王者。

白飞震惊的抬眼看去,惊呼出声。

一把巨刀,正从数千米外,乘风破浪而来。

相距数千米,那刺目的刀芒,就让白飞感觉双眼刺痛,眼泪直流。

太恐怖了!

白飞还是第一次直面五星强者的气势。

这一刻,内心受到巨大冲击。

这和他想象的五星,完全不一样。

在他看来,自己已经达到四星,距离五星,也就一个大境界罢了。

三星时候遥望四星,也没感觉有多大差别。

哪知道,五星,完全是另一个不同的层次。

难怪武四海说五星强者眼中,四星以下皆蝼蚁。

这尼玛完全就不是一个世界的生物。

武四海满头白发飞扬,眼神如同烈阳般炙热发光。

他一声大喝:“超级加盟长老武四海来访,并无敌意,还请道友勿怒。”

“呵呵,超级联盟,算个屁。”

陈天风笑了一声,千米之外,突然挥手。

武四海大惊失色:“白飞,走。”

他大手一张,无形魂力触手抓起白飞,像是丢铅球一样,向后方丢去。

白飞不由自主腾空飞翔。

心中既震撼又无奈。

轰!

白色皮练翻涌,天空似乎被分割成了两半。

裂缝蔓延,瞬息间来到武四海面前。

“道友,我并无恶意,为何一来就下杀手?”

武四海怒吼,一拳轰击而出。

天地之力震荡,周围的力量似乎都被这一拳抽空。

房屋一般巨大的拳头虚影,重重轰击在刀影之上。

能量狂潮席卷,周围树木纷纷断裂,像是核弹爆裂。

武四海闷哼一声,倒退了三丈,神色凝重。

而陈天风,则是凌空翻了个跟头,稳稳站在地上。

他看向武四海,眼眸中,闪过一丝不屑。

“这就是超能联盟的废物么?真是不堪一击呢。”

“你们,也配掌管天下?”

武四海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你是何人,既到五星,为何我们的资料库中没有你的信息?”

陈天风冷笑道:“你们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这天下,又不是你们超能联盟的。”

“我陈家村,乃玄机门正宗,暗中守护龙国两千多年,我们,才是真正的守护者。”

武四海皱眉道:“既然是守护者,大家应该是一家人才对,是不是其中有什么误会?”

“误会?”陈天风猖狂大笑起来:“你擅闯我陈家村领地,意欲何为?”

武四海道:“我是来调查暗黑消失真相的,若有冒犯,还请陈长老见谅。”

陈天风道:“这不管你们的事,我们自会处理。”

“现在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陈天风故意如此说倒霉。

他已经暗中通知了两位哥哥前来相助。

武四海的修为和他相差不大。

强杀的话,会付出代价。

如果三人围攻,倒是轻松多了。

武四海眉头一皱。

他倒不认为对方敢杀自己。

“陈长老,我代表着超级家族而来,实不愿意和陈家有所冲突。”

“陈家虽然强大,但超级家族联盟,也不是好惹的,如果惊动那些闭关的前辈,这件事就不好处理了。”

陈天风道:“你想用那些贪生怕死的废物来威胁我?真是笑话。”

他毫不客气的道:“真正的精英,应该在神魔战场厮杀,只有那些懦夫,胆小鬼,才会选择闭关躲避。”

武四海脸色一沉。

对方,知道的东西似乎并不少。

陈天风不屑的瞥他一眼,道:“看样子,你也是个庸才,都一把年纪了,才三段修为。”

“你这样的人,连上战场都没有资格。”

武四海大怒:“陈长老,你不必一再贬低我,这没有丝毫意义。”

“如果我感觉到生命危机,我会去神魔战场,猎杀魔头,换取生机的。”

“你们,不也一样在隐居么?有什么资格嘲笑我们?”

陈天风眼中露出一丝邪恶,冷笑道:“你怕是没这个机会了。”

轰!

突然,后方传来一声爆响,一道人影突然出现,一拳打向武四海。

这人之前没有丝毫波动,突然爆发,令人措手不及。

武四海虽然一直在防备,但也反应慢了一拍。

灵力震动,他后背瞬间浮现出一副乌龟壳的虚影。

但不过瞬间,咔擦一声,那龟壳便破碎。

武四海闷哼一声,向前飞出十几米,嘴里鲜血狂喷。

“束!”

又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地上突然伸出无数藤蔓,将他双脚缠住。

武四海一声怒吼,心中惊骇到极点。

不是一个五星,而是三个。

怎么可能?

灵力爆裂,裤腿瞬间变成碎片。

但,藤蔓只不过崩断了三五条。

剩下的就像是活物,从身体蔓延而上,要将武四海绑死。

这一刻,武四海感觉到强烈的死亡威胁。

自己……会死?

武四海也是个狠人,一声怒吼,直接施展化血大法,燃烧精血,爆发力量。

藤蔓纷纷崩裂。

武四海这一刻直接达到四段巅峰,能量值接近五百万。

他双手一张,狠狠一抓。

虚空之中,有人传出闷哼。

咔擦!

周围树木,齐齐炸裂。

这一抓之力,简直骇人。

随后,他双腿连环踢出。

砰砰砰!

虚空之中,碰撞声震耳。

陈天福倒飞出去,脸色潮红,嘴角溢血。

他脸色极为难看。

超级家族联盟的五星强者,都是懦夫。

应该很怕死才对。

可对方,竟然当机立断,直接施展化血大法拼命。

这等凶悍,就连三兄弟都自愧不如。

武四海厉声喝道:“陈家想造反么?这天下,还在超级家族掌控之中,你们此举,是想灭族么?”

陈家,竟然出动三名五星强者来杀他,实在太看得起他了。

三兄弟都是闪开,组成包围圈,将武四海包围,却没有及着动手。

化学大法是有时间限制的。

拖一分,胜算就多一分。

武四海一头白发,竟然有一半变成了青色。

他宛如一头猛虎,面对着鬣狗。

“既然陈家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他眼中,杀意在飙升。

白飞站数千米外,震惊的看着这一幕。

五星武者,太强大了。

他们简直不该存在这个世上。

任狂,到底是被抓了,还是被杀了?

不行,无论如何,自己得进入陈家村看看。

他下定决心,转身就向陈家村摸去。

突然,耳边响起一个声音。

“你走错方向了,哪里可是魔头老巢。”

白飞又惊又喜:“老大,你……你没事?”

他眼珠瞪大,嘴巴里似乎可以塞进鸡蛋。

目光在任狂的洞洞装上停留了一下,又看向一旁故作镇定的陈晴。

瞬间,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不堪的画面来。

任狂啪拍了他一巴掌:“瞎想什么呢,真是不知死活。”

“五星之间的战斗,是你能掺和的吗?”

任狂看了看远处对峙的四人,微微皱眉。

“没想到武老爷子这厉害,这么果绝。”

“谁说家族联盟的老家伙们都是废物的?这武四海,就不是。”

白飞讪笑道:“陈家那群老头子也这么说,看样子,超级家族联盟长老,大部分都是废物。”

“老大,趁他拖住陈家高手,咱们赶紧走吧。”

“死个老家伙,还能削弱超级家族联盟的实力。”

任狂微微皱眉。

话虽不错。

但,这武四海前几天才来日炎支援自己,现在又是为了自己的事被困住。

要是就这么一走了之,是不是有点不厚道?

而且,看到陈天风,任狂体内的霸道,似乎微微振动了一下,溢散出大量刀能。

这意思,难道说鼓励自己上去干陈天风?

也是,大家都是刀,霸刀肯定是看不上陈天风。

“你们先走,我待会就来。”

任狂心中一动,最终还是下了决定。

本来就已经可战五星,现在掌握了狂刀,又吸收了风属性本源。

似乎可以一战。

更关键的是,陈天风也是刀道高手。

如能杀他,对自己刀意提升,也有相当大的好处。

最后还有个最强大的理由。

狂先生报仇不隔夜。

该杀,就得杀。

【作者有话说】

大家有票的,请帮忙投个票,今天才看到居然有票了。

喜欢狂龙弃少请大家收藏:

任狂和陈晴还在挖洞。

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任狂终于切身感受到了。

哪怕累得像条狗,也感觉心里美滋滋。

陈晴累得香汗淋漓。

她本就穿得不多,此刻更是直接脱下外套,轻装上阵。

美好身材就在前面晃动,让任狂有些呼吸急促。

本来就是农村孩子,对于干活,毫不抵触。

更何况是和心爱之人一起劳作。

任狂倒是有些不要意思了。

他虽然修为比陈晴高多了,但因为身体还没彻底恢复,居然比不过一个女人。

这丫头开始看起来像个交际花,浪荡豪放。

现在倒是返璞归真,成了贤妻良母型。

自小被洗脑的她,原本对陈一名充满尊敬。

可现在,只有厌恶。

因为,她知道了陈一名的真正打算。

这个混蛋,居然是想将自己喂养成熟,然后再采走。

也不看看他那德行,都不知道多少岁的老棒子了,竟然还想着这等美事。

陈一名传授的魅惑秘法,倒是没有问题。

有此法,就不必担心陈晴会被男人侵犯了。

按照原本的时间,陈一名真正出关,其实还需要一些时间。

可任狂,打乱了他的计划。

导致他现在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解决身体的隐患。

否则,这家伙直接出手,任狂毫无反手之力。

看着陈晴干活,是一种享受。

陈晴并非刻意运转魅术。

但正因为这样自然的表现,反倒更吸引人。

任狂也是男人,还是一个孤独了很多天的男人。

此情此景,哪里还把持得住?

似乎感觉到了任狂的眼神,陈晴内心小鹿乱撞。

通道本就狭窄,两人劳作,难免会磕磕碰碰,肌肤接触。

突然,陈晴哎哟一声,脚下被绊了一下。

她正抱着一块巨石,准备搬开。

这身子一歪,连带巨石一起砸下。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就是灭顶之灾。

任狂一惊,无声息闪身向前,双手接过巨石,牵引着巨石,向后方扔去。

陈晴却是刚好倒进他的怀抱。

“任大哥,你……你。”

陈晴似乎感觉自己撞到了东西,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有些六神无主。

但,她却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

任狂对她的吸引力太大了。

就算没有本源属性灵晶,这样的男人,又有那个女子能抵御?

任狂丝的倒抽一口凉气:“妹子,你……别乱动,容易走火的。”

陈晴娇羞,双手捂住了脸颊。

武者驾驭能量,哪怕是干活,其实也有一层能量罩隔着,身体和双手并不脏。

只不过,任狂之前受创完全是由内而外。

衣服裤子都成了洞洞装,没有一处完好。

此刻两人紧贴,那触感就更明显了。

黑暗之中,任狂虽然也尴尬,但最终还是决定跟随自己的内心走。

而这样的环境,也助长了陈晴的胆子。

虽然不曾真的和人做过什么,但她所学,却涉猎了此道,算是老手。

此刻,她不由下意识的展开所学。

身子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扭动,加深接触。

任狂脸色都变了,感觉这鬼天气变化无常,怎么突然就夏天了呢。

“晴儿妹子,你身体好烫,是不是生病了?”

“作为医生,请让我帮你好好检查一下,可以吗?”

任狂义正言辞的道。

身为医生,关爱朋友身体健康,义不容辞。

黑暗中,检查全靠摸索。

任狂不再说话,开始摸索。

劫后余生,精神需要抚慰。

而生死之间,也难免有些看透世事。

陈晴,也是如此。

她本就是陈一名为他自己准备的【祭品】。

自小灌输异界至上的理论。

又让其学习魅惑之术。

一切,都是为了他自己服务。

只等彻底融合陈汉林的身体,然后便采了陈晴这朵娇花,吸取她的风属性本源,简直完美。

可惜,就差几天时间,任狂却来了。

此刻,她精心培育了20年的娇花,却正被人采摘着。

陈晴的呢喃在黑暗之中响起。

“不要……怜惜我。”

“我很开心,人生如此,值得。”

任狂积蓄了许久的怒火,开始释放。

风属性之力,慢慢散发出来。

九星牵魂花默默吸取着。

风属性花瓣,开始变化。

平常人要收集属性之力,难如登天,可任狂,竟然已经快要完成。

等九大属性之力平衡,任狂很期待九星牵魂花的变化。

他相信,那必然是一次质的蜕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洞窟之中再次亮起一丝光芒。

那是灵晶石被激发在释放能量。

此刻的两人,已经整装结束。

当然,任狂依然是乞丐装。

不过,身上的伤痕已经消失。

他运转水属性之力,身体比用沐浴露洗过还要干净。

甚至散发出一股异香。

这香味对陈晴的吸引力很大。

因为,这是九星牵魂花开心时才会散发的香味。

确切来说,对九大属性本源灵体,都有致命的吸引力。

陈晴满脸潮红,看似柔弱的身体,其实很狂野,很坚韧。

此刻,竟然又有些蠢蠢欲动。

“任大哥,你身子好香,不会是故意服用魅惑女子的药物吧?”

话虽如此,她眼神却依然有些痴迷。

洞洞装下,任狂的身体线条更加引人遐思。

果然,朦胧最美。

任狂连忙控制九星牵魂花收敛气息。

这家伙,包餐一顿,非常惬意。

“晴妹妹,你今后有何打算呢?”

任狂却是连忙岔开话题。

有些事虽然美好,但也只是生活的点缀,如果太沉迷,也不是好事。

哪怕是武者,也需要补肾。

陈晴果然脸色一黯,有些茫然。

“我从小就没出过村,也没怎么见过外面的人,我想出去看看,可是,我又很害怕。”

任狂心中不由升起一丝怜惜之情。

“陈一名这老魔头太坏了,竟然将这么美的女子给关在笼子里。”

任狂道:“外面的世界虽然很危险,但也很精彩。”

“你若不嫌弃,就跟我回中海吧。”

陈晴一怔,脸色有些古怪:“中海是不是还有很多美女在等你临幸?”

“一旦到了哪里,任大哥你估计很快就会忘记我。”

她神色有些哀怨,很不自信。

无他,两人挖洞的时候,任狂也没隐瞒,将自己遇到属性灵体的故事仔细讲了一遍。

在外人眼中,任狂就是个渣男,是个种马。

但在陈晴眼中,却不一样。

她跟本就没有所谓的世俗道德观念。

之所以没交出自己,是因为那些男人,没有一个真正入她的眼。

而任狂,是唯一一个被她看上的男人。

她很嫉妒那些和任狂有着故事的女人。

也很想自己变成其中一员。

但真正到了这一步,她又胆怯了。

那些女子,无不是名门之后,大将之后。

而自己,只是一个荒野小村的村姑。

任狂眼神一亮:“晴妹妹你很想经常和我一起,做……做身体检查?”

陈晴贝齿轻咬任狂肩

用黄纸写姓名八字埋土*

头,低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任狂心花怒放,道:“你天赋异禀,又会素女心经,这对我们彼此都有增益。”

陈晴吃惊的道:“怎么回事,我……我凝魂三段了,这也提升得太快吧。”

她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从凝魂一段直接提升到了三段。

这居然比石碑直接赐福效果还要好。

任狂道:“这就是素女心经的作用,阴阳调和,天地赐福。”

陈晴兴奋的道:“这太好了,又舒服,又轻松。”

任狂却是一怔。

陈晴,怎么会素女心经的?

这可是玉香楼的专属功法啊!

难道,玉香楼和陈家,还有什么瓜葛不成?

他忍不住开口询问。

陈晴很自然的道:“是老祖传音传授给我的。”

“那个老魔头,自小就看出了我体质特殊,所以很小就在栽培我,蛊惑我。”

“原来,他讲的,一切都是假的。”

任狂心中古怪。

但随即又释然。

陈一名这种异界老魔头,知道一些秘术也很正常。

任狂脑海中,却是不由浮现出玉香楼楼主林秋颖和弟子林燕的模样来。

他心中隐约感觉,这其中,应该有什么联系。

难道说,林秋颖竟然也是陈一名留下的暗棋?

林秋怡创办玉香楼,收留受过情伤的女子。

玉香楼的势力遍布天下。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情报组织。

男人再厉害,但在软玉温香之前,还是会露出破绽,泄露秘密。

如果,这个组织幕后大佬是陈一名,那就惊悚了。

不过现在,一切都是猜测。

当务之急,还是逃出去,回到中海,救任灵灵。

任狂做事,喜欢指定小目标。

这样,才更有动力。

休息好之后,两人再次开始挖洞。

这一次,两人效率直接提升一个档次。

任狂的伤势也差不多全部恢复。

而陈晴,也是力量暴增,正需要好好适应一下。

将岩石当成敌人,磨炼力量,倒也是个不错的办法。

任狂很干脆的将重活累活都交给她,只是在后面搬运石块。

轰!

两人合力,一掌推出。

外面的巨石轰然一声滚下山坡。

一道光亮照射进来。

陈晴像个孩子一样欢呼道:“我们成功了。”

这里,距离基地出口,至少数十里,倒是不会引起注意。

看着外面,任狂却是愣住。

暗黑迷雾,彻底消失了。

空气又恢复了原本的香甜。

一切像是一场梦幻。

陈晴也惊呆了。

“暗黑……真的消失了?”

任狂道:“怎么,你很失望吗?还是说,你想暗黑笼罩地球,杀死所有人类?”

陈晴摇摇头:“我没那么想过,陈一名,也没这样想过。”

“其实,他更想作为这个世界的人类,去做一番事业。”

任狂冷笑道:“他是想趁机掠夺人类资源,提升自己吧。”

非我族内其心必异。

陈一名既然来自另一个世界,他会对这个世界的人类充满爱?

两人结伴下山,向特战大队新基地走去。

此刻的特战大队基地内,白飞罗强等人,也是满脸焦急。

任狂去了陈家村后,便渺无音讯。

虽然时间不长,但昨夜山林之中惊现无数强者气息,还是让人忐忑不安。

两人修为虽然不弱,但正因为这样,反而才感觉到事情的不寻常。

暗黑领域中,竟然有那么多强者。

他们都是陈家村的人么?

陈家村如此强大,那么,特战队驻守在这里,会不会引起摩擦?

白飞数次要去探测,都被罗强拉住。

开什么玩笑,这些强者,可不会把特战队放在眼里。

这也是特战队的悲哀。

只有走投无路,没有了前程的武者,才会选择加入其中,混吃等死。

强者杀几个特战队员,估计也不会有人会说什么。

白飞生气的道:“罗队长,别忘记是谁治好你的暗伤,帮助你晋级凝魂。”

“现在老大有危险,你竟然连去看一看都不敢,我真看不起你。”

“你自己不敢去也就罢了,竟然还拦住我。”

他冷笑连连:“难怪会让你在这里养老,你们就该去管那些老实的百姓,而不是来招惹武者。”

罗强脸色铁青,喝道:“白飞,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辱骂长官,你要飞天不成?”

白飞冷笑道:“呵呵,面对外人屁都不敢放一个,对我倒是凶得很。”

“什么狗屁特战队,老子不稀罕,有种,你就来杀我。”

他将装备解下,狠狠丢在地上,大步离去。

“谁敢阻我,别怪我不客气!”

他凝魂强者的气息肆无忌惮的展现而出,带给周围特战队员巨大压力。

无数人骇然。

眼睁睁看他走出去,却无人敢阻拦。

罗强气得发抖:“玛德,好心没好报,你真当我没血性,不懂感恩么?”

“好,你要去送死,我陪你就是。”

他起身追了出。

“谁是此地负责人?”

突然,半空中传来一声洪亮的声音。

一名老者,凌空而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众人。

“会飞,是五星强者。”

“陆地神仙啊!没想到我们也有这样的强者。”

下方,特战队沸腾起来。

他们很多都是一星修为,甚至还有一些普通人。

[标签:用黄纸写姓名八字埋土p标签]五星在他们眼中,绝对是真正的神仙人物。

喜欢狂龙弃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