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印格带偏财大富大贵 完整版_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因为搜索队的异常表现,暗中关注传言的有心人们,越发的觉着传言未必就是空穴来风,所以军统暗中推波助澜的传言,便传播的更快更广,甚至还传到了委员长的耳朵里。听闻传言的委员长随即大发雷霆,不但将局座叫去南岸别墅爆骂一顿,还叫了中统的几个高层,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斥责。挨了骂的局座并未生气,因为那个传言就是他授意传播出去的,相较中统接下来的焦头烂额,他

偏印格带偏财大富大贵 完整版_

们军统的日子过的还算可以。

“你到底是咋想的?难不成你早就知道那个传言跟军统有关?”在张江和的办公室里,一脸悠闲的唐城斜躺在沙发里,面对张江和的询问,唐城只是轻笑不语。搜索队关上门过自己的小日子,未必就是什么坏事,况且搜索队也并未停止工作,地下室里关着的那些日伪特务,也还需要时间慢慢审理。

被张江和再三追问之后,唐城这才终于坐直了身子,先给自己点了一支香烟,然后才在张江和的白眼鄙视中,开口言道。“这事本就是显而易见的!那些书信交给局座之前,也就只有你我知道。局座是不可能将书信的事情,告知给其他人的,所以这件事情一旦被泄露出去,就只能是一个可能,是局座的授意。”

“你也不想一想,一件市井传言,如果没有人在背后有意推动,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在市面上传的沸沸扬扬的?我暂停搜索队的对外行动,就是因为听到了那个传言!我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背后有人故意推动,就不可能明知有麻烦,还要一头撞进去。再说我们也并没有真的停止工作,地下室里,不是还关着等待审讯的日伪特务嘛!审讯也是需要时间的!”

唐城的解释很清晰,最后那句话也说的很是有底气,张江和无奈,只能暗自用白眼来鄙视唐城。“中统和军统都是特权部门,他们之间的争斗,本就是神仙打架,咱们这样的小角色,最好还是离他们远一点,否则一定会被无辜波及。”唐城一支烟只抽了一半,就将剩下的香烟按灭在烟灰缸里。唐城不知道张江和为什么会对军统与中统的争斗,表现的如此感兴趣,他刚才那番话,已经算是在提醒张江和。

张江和表现的如此急躁,是因为他接到了上级的指令,要他找机会,将自己人安插进军统总部。原本军统总部抽调大批人手,去敌占区进行游击战计划,这是一个最好的机会,可是因为军统和中统之间日益紧张的争斗,再加上唐城避而远之的态度,张江和根本就找不到安插人手进军统总部的机会。

几天时间很快过去,等着张江和终于找到机会,带着后续的口供卷宗去了军统总部,这才知道局座已经不在重庆,具体去了什么地方,就连局座的秘书都说不清楚。“这有什么难猜的!”见张江和从军统总部回来之后,就一脸的闷闷不乐,唐城询问原因之后,偏印格带偏财大富大贵马上笑出声来。“你忘记咱们上次去那边开会的事情了?不是说美国要派人来帮助咱们破译日军密电码嘛,这阵子没有听局座再说这件事,我猜局座外出,说不定就是为了此事。”

唐城连续几天暗中观察张江和,总算是猜出些张江和的目的,此刻见张江和关注局座的去向,便忍不住提点张江和一二。破译日军密电码是大事,如果局座的离开真的跟此事有关,隐蔽行踪便是最最重要的。张江和闻言,便马上反应过来,他去军统总部的时候,也并没有在总部大院里,看到局座的那辆轿车。如果局座不在重庆,那辆黑色轿车,就应该停在总部的大院里才是。

回想自己在军统总部里看到的一切,张江和终于顿悟,局座实际并没有离开重庆,他只是交代秘书隐瞒了自己的行踪。已经准备离开的唐城,看到张江和脸上那副若有所思的憋屈表情,只能顿住脚步,好心提示张江和。“你回来之前,有从城外农场回来的兄弟说,他们看到农场外面有车队经过,看样子是往山里去的。”

搜索队的农场在城外的歌乐山下,唐城口中所说的火诸葛往山里去了,说的就是歌乐山。张江和闻言,只觉着眼前一亮,歌乐山的确是个藏匿秘密的好地方。提醒过张江和之后,唐城便马上离开张江和的办公室,如果不出他的料想,张江和马上会找借口离开军营。果不其然, 唐城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时间不长,张江和便过来说有事出去一趟。

唐城这阵子因为要报复中统那些二代们,所以稍有时间,便是去市区里寻找机会和契机,和张江和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但是最近几天,唐城一直在暗中观察张江和的行踪,看张江和这几天的举动,唐城猜测张江和一定是重新恢复了跟地下党组织上线的联络,否则张江和不会反常的关心军统总部的事情。

唐城猜测张江和这会外出,一定事情联络地下党上线的,不过他并没有跟上去,而是继续窝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装咸鱼。唐城猜的不错,假装回家取东西的张江和,绕道去了接头的小酒馆,将唐城之前做的那些分析,一字不落的告知给了小酒馆的展柜。小酒馆的掌柜化名黄三斤,是张江和当初入党时的介绍人,也是张江和最相信的人之一。

听了张江和的分析,黄三斤并没有马上开口说话,而是顺着张江和的话继续琢磨起来。重庆地下党组织传回陕北的情报中,早就有国府这边有建立密码破译室的计划,只是重庆地下党组织迟迟没有搜集到相关的情报和线索。此刻听了张江和送来的情报,黄三斤心中立刻蠢蠢欲动起来,不过他并没有马上说出自己的想法。

张江和跟黄三斤是老相识,看到对方面色异样,张江和就已经猜到了对方的想法。“老黄,你先别着急,这件事情,我会找机会核对。不过我丑话先说在前面,军统对于这件事,应该很看重,要不然那位外出,也不会有意的隐藏行踪。我现在也只是猜测,这个部门藏在歌乐山里,但具体的情况如何,我也说不好。”

张江和这么说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表示自己目前还无法保证这条消息的准确性,就算上级对这条消息感兴趣,自己也需要要等着有机会了,才能进行核对或者继续打探。黄三斤闻言,立刻轻笑起来,“你刚才说的这个消息,重庆地下党组织在半个月前,就已经向上级汇报过相关的情况!只是他们那边打探来的消息比较笼统,没有你刚才说的那么详细。”

黄三斤这么一说,张江和便马上觉着,重庆地下党组织应该在军统内部有内线,否则这个消息,重庆地下党组织根本不可能得到。许是看出张江和此刻的疑惑,黄三斤给出的回答,算是证实了张江和的猜测。“重庆地下党很久之前,就已经在琢磨安插内线的事情,他们的确在军统内部有内线。只是因为规定,我也不知道他们的内线是谁,但我猜测,他们的内线职务不低。”

张江和此刻并没有纠结重庆地下党组织,在军统内部安插内线的事情,他只是在暗暗担心,万一自己因为某些事情,必须要处置军统成员的时候,会不会误伤了自己人。张江和并没有瞒着黄三斤,当即便向对方说出自己的担心,黄三斤闻言也是脸色突变。军统对外狠辣,对内同样严苛,对于那些犯了所谓家规的军统成员,军统处置起来同样是心狠手辣。

张江和已经少了一条手臂,现在借助搜索队这个平台,勉强能算是局座大人的心腹手下。如果张江和想要继续获得局座的看重和信任,有些事情便无法避免,所以张江和此刻所担心的事情,黄三斤也有点为难。“你刚才的担心,我会请示上级!这个密电码破译室的事情,你还要继续打探,最好能确认准确的位置。”

黄三斤的话并没有说的很绝对,因为他知道,目前身处在搜索队的张江和,想要接触军统的机密事务,还需要机会和耐心。送走了张江和,黄三斤马上通过自己的情报渠道,将张江和汇报的消息,马上送出城,再通过藏匿在城外的电台小组,将消息传送回陕北。

心事重重的张江和回到军营,却发现唐城并不在军营里,细问之后,他才知晓唐城带人去了城外的农场。张江和心中一动,也马上乘车赶去城外的农场,借口跟唐城的一样,都是去城外农场视察扩建之后的情况。张江和乘车赶到城外农场的时候,唐城一行人正从农场东侧的养殖场出来,看到张江和的配车停在农场里,唐城会心一笑,心说自己这位叔叔还不算很笨。

喜欢猎谍请大家收藏:

“我是该称呼你黄淑芬,还是该称呼你其他的名字?”已经被摘掉下巴,撕去衣领的黄淑芬被赵大山死死按在地上,根本没有想到抓捕会如此顺利的唐城,俯身看

偏印格带偏财大富大贵 完整版_

着不住挣扎的黄淑芬。和一脸轻笑的唐城相比,黄淑芬此刻完全就是懵逼的,她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如此快就被抓了。从接到上级指令,要求自己加入樱花小组开始,到现在也不过才半个月,自己居然就被抓了。

化名黄淑芬的坂本池子原本是可以离开重庆的,在她得知同组的两个队员出事被抓的时候,她就直接用电台联系了武汉特高课的上级。可远在武汉特高课的上级给了她两个选择,一个是马上离开重庆,回到武汉特高课做一个闲职。另一个则是继续在重庆潜伏下去,然后按照上级的指令,联合重庆城中其他孤狼,组建樱花小组。

出身没落贵族家庭的坂本池子,一心想要恢复祖上的荣光,只恨自己不是男儿身的她,没有办法进入战斗部队,就只能退而求其次进入特高课效力。上级给出的两个选择,坂本池子根本没有多做考虑,就直接选了第二个。可她却万万没有想到,樱花小组才组建不过半个月,掌握另一部电台的自己,居然就被抓了。

恶狠狠看着唐城的坂本池子一言不发,实际是她的下巴已经被摘掉,一张嘴就会不受控制的流口水,而且根本就说不清楚话。坂本池子的顺利抓捕,算是一个开门红,不过唐城并没有松懈下来。他马上安排了队员,将坂本池子押送会军营,担心走漏消息的他,还留下一名队员守在墨香书局里。

留守军营的张江和,也没有想到唐城他们的行动会是如此的迅捷,大喜过望的他不但亲自参加对坂本池子的审讯,还把留守军营的后勤小组,也派去支援唐城他们。偌大的一个军营,此刻只剩下张江和几人,在唐城他们回来之前,看守军营大门的人,都已经换成了后院的家属们。还在城里的唐城,并不知道张江和已经丧心病狂到,连看守军营大门的人,都派来支援自己。

等他赶到下一个抓捕地点的时候,才看到那些赶来支援行动的人手,一番询问之后,唐城也只能是无奈接受。今天的抓捕行动,算是搜索队成立以来,第一次倾巢而出的整体行动。还好在行动之前,唐城就已经给赵大山他们各自分派了具体的行动内容,负否则行动的人手一旦增加,就会出现人员无法协调的现象。

一整个上午,唐城等人转战多处,一直到了吃午饭的时候,唐城才亲自押送最后抓捕到的目标返回军营。搜索队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过如此繁忙的时候,一直站在走廊窗前的张江和,看到唐城也已经回来,一颗心才算是彻底放松下来。得益于唐城他们行动迅速,会议室黑板上那些照片上的目标,一个不落全都抓捕到位。军营地下室里的那些房间全都用上了。

唐城是最后返回军营的,他不但亲自押送最后抓捕的目标,还带回来一部电台和一些武器弹药。“叔,我们只找到了电台,密码本却没有找到。这些抓到的特务,还是先别往军统总部送,至少也要等咱们问出来密码本的下落,再把情况向军统那边汇报。”已经感受到张江和心中愉悦的唐城,适时的提醒张江和,后者也马上反应过来。

唐城并没有参与接下来的审讯工作,而是径自去了后院休息,半个小时之后,陆续有人开始交代,到了吃完饭的时候,张江和的手边已经放着几份口供卷宗。樱花小组才组建半个多月,并没有进行实质性的活动,所以即便樱花小组的人开始交代,张江和他们也并没能获得什么有用的情报。唐城却并不在乎,简单吃了点东西,唐城就出现在张江和的办公室里。

“无所谓!”唐城一脸轻笑的看向张江和,先给自己点了一支烟,然后才拿出一摞信封递给张江和。“这些是我们在曲宁住所的暗格里找到的,里面有武汉特高课的现任课长武藤本照写给中统二科课长毛永贵的亲笔书信,还有政府中一些人跟偏印格带偏财大富大贵日方的开往书信。”唐城的话令张江和立刻惊出一身冷汗,哪里还会理会唐城说些什么,只是马上打开这些书信。

看过唐城拿来的这些书信,张江和的表情看着很是凝重,张江和绝对相信唐城不会伪造书信来污蔑那些人,但他并不是没有怀疑这些书信的真伪性。张江和表情中的犹豫,被唐城看的清清楚楚,所以不等张江和开口说话,唐城便抢先言道。“老实说,我也不确定这些书信是不是日本人伪造出来的,所以这些东西一直都是我亲自保管的,就连后勤小组的人也没有看过这些书信的内容。”

唐城此刻的话,算是令张江和能稍稍松一口气,但他跟唐城简单商议之后,还是毫不迟疑的拿起电话,马上给局座打去电话。电话那头的局座得知搜索队找到这样一些书信,顿时就来了兴趣,委员长的敌后游击计划,使得军统不得不抽调大批人手=奔赴敌后,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算是消弱了军统的实力。

局座事后已经做过调查,这个敌后游击计划,得到了军政部以及政府中大多数高层的赞同,所以得知有这样一些书信的时候,局座的第一个想法,便是有了报仇解恨的机会。半个小时之后,局座便乘车赶到了军营,见面之后便直奔主题,向张江和询问那些书信的情况。这些书信本就是个烫手山芋,这是唐城和张江和讨论之后达成的共识,所以将书信交给局座,或许是个不错的结果。

在局座询问书信情况的时候,张江和便毫无保留的,将所有书信都交给了局座。在张江和的办公室里,局座一封一封仔细看过那些书信,脸上的表情也跟着发生变化。局座翻看那些书信的时候,办公室里就只有局座和张江和两个人,所以唐城并不知道局座两人在办公室里说了些什么,他只是知道局座从张江和的办公室出来之后,就马上回了军统总部。

“叔,那些书信,局座是怎么说的?”唐城暗自留意张江和,却并未从张江和的表情中看出端异。目送局座乘坐的轿车出了军营大院,唐城这才凑到张江和身边,低声的询问起来。张江和并没有回答唐城,而是头也不回的上楼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没有得到答案的唐城,只能厚着脸皮也跟了进去。

张江和原本不想说,只是被唐城纠缠的紧了,这才将刚才自己和局座交谈的内容说给唐城。唐城闻言,只是先沉思片刻,才开口言道。“叔,局座拿走那些书信,对咱们来说,到是一件好事。”见张江和似有不解,唐城便仔细解释起来。“那些书信牵扯太多,而且咱们谁也不能确认那些书信,不是日本人伪造出来的。”

“如果委员长那边不相信书信的内容,对于局座而言,可能就会面临灭顶之灾,你可别忘了,委员长可是个最不喜背叛的人。况且就算委员长选择了相信局座,中统那边也能说这些书信,都是日本人伪造出来的,毕竟咱们手上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能证明这些书信的真伪性。”唐城的话,终于令张江和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张江和原本还在为局座的决定表示不解,此刻听了唐城的这些分析,他这才算是明白,局座的那个决定,应该是考虑了方方面面之后才做出的。张江和被调入军统之前,就曾经和唐城故去的父亲一样,是委员长的侍从护卫。所以对委员长的性格和行事风格,张江和也算了解,仔细琢磨唐城刚才的话,张江和觉着颇有几分道理。

不管如何,那些书信算是已经交给局座处置,被唐城劝解一番的张江和,随即调整心情加入到审讯犯人的工作中去。唐城却担心那些书信,会引起更大的纷争,所以他借口城外的农场缺少人手,将搜索队的大半人手都临时调去城外,帮助农场进行新一轮的扩建。

搜索队一下少了大半人手,剩下的人也只够审讯所用,唐城索性下令整日关闭了军营的大门,原本忙碌的生活节奏一下就松弛下来。外界对于搜素队的这种变化,表现的并不关心,因为这个时候,市面上已经有传言出现,说军统掌握了一批跟政府中人有关的书信。

几封书信说明不了什么,可如果这些书信,跟日本人扯上了关系,那可就关系重大了。尤其一些人联想到搜索队这阵子的反常举动,眼见着搜索队关闭军营大门,俨然是一副关上门过小日子的反应,这些暗地里关注事态的有心人们,随即展开更大限度的联想,他们越发觉着市面上的那个传言,未必就是空穴来风。

喜欢猎谍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