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灵日前世是什么转世: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山河百兽图,威能强绝,等同于一个极天位强者的攻击。

天理星域三大宗的十二位强者,拼命抵挡,疯狂突围,却无济于事,根本撼动不了封困四周的山岳。

他们在山岳的碾压与大河的冲击下,在百兽的扑杀中鲜血淋漓,浑身是伤,惨叫凄厉。

“混沌体,我诅咒你!啊!”

有强者怨毒无比地咒骂,随即一声惨叫,声音戛然而止。

那位强者被山河百兽图演化的几只凶禽摁在地上生生撕裂了,血肉齐飞。

“诅咒?你们残杀我帝始星天骄时,就应该想到会有这样的下场!”

君无邪冷笑,看着他们在山河百兽图下惨死,内心毫无波动。

这些人可恶至极!

浩瀚宇宙中,各大生命古星,不是不可以彼此交流,但这些人高高在上,一来就掠夺资源,或是想要殖民,欺凌帝始星的人,还残杀帝始星的修行者,不就是行的弱肉强食吗?

既然如此,他现在便是行的他们的弱肉强食法则,按照这样的规则,他杀他们,那就是正道,是真理!

一团团的血花在百兽图封困的区域内爆开。

强如大天位半圣,而今也如蝼蚁般垂死挣扎!

他们的叫声非常的凄惨,浑身是血,穷尽一切手段,试图争取一线生机。

但这些都是徒劳,被覆盖在百兽图下的那一刻,结局就已经注定。

短短片刻时间,百兽图封困区域安静了。

符文敛去,所有的凶禽猛兽没入图中。

遮天蔽日的百兽图迅速缩小,自动卷起,落入君无邪的手里。

地上,满地的尸体,一片殷红。

“可惜了,浪费了太多血液……”

君无邪有些肉疼,急忙出手,将这些残碎的大天位半圣尸体残留的血液剥离出来。

“浪费一大半……”

他叹息,这些可都是好资源。

山河百兽图威能太大,使得这些半圣死无全尸,十二个大天位半圣,剥离出来的血液只相当于三个人的量。

他伸手一吸,将十二枚纳戒吸入手里,打开看了看,里面有着大量的丹药、九星绝品灵粹、材料,还有些半圣初级的资源。

这些资源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用,但是用来培养半圣之下的人却是非常不错。

当然,眼前的资源跟他所拥有的比起来数量太少,但蚊子再小也是肉,美滋滋地收了起来,随手将这些尸体焚烧成灰烬,他冲向了黑山。

“我得抓紧时间,天理星域的人都死了,他们的宗门恐怕很快就会发现,届时会再派人来。”

君无邪已经了解到,天理道土的少主需求异土,以那少主在天理星域的地位,天理星域四宗的强者绝不会放弃异土。

吭!

来到黑山前,龙脉之气自大地下冲出,凝聚成龙形,在空中盘旋,宛若真实的血肉体似的,威风凛凛,吼叫之时,龙须与龙鬃皆张。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这里的龙脉之气数量惊人,其对应的便是大地之下龙脉的数量。

整个秘土,所有的山脉与江河,都是一条单独的龙脉,皆汇聚于此,最终没入巨大的黑色山岳内。

他将蓝蓝唤出,骑坐在它的身上,前行了一段距离,小心靠近有龙脉之气冲出的位置。

狂暴的气浪在龙脉之气冲出之时席卷而来,令空间破碎,隔着很远都令人有种肌体欲裂的感觉!

龙脉强盛,蕴生到极致的龙脉,其威能相当于极天位绝巅!

只是,龙脉不能直接用极天位绝巅的修行者来比较,其具有特殊性。

君无邪取出镇龙图,将之掷出。

镇龙图迎风而展。

大量的圣晶石飞出,冲向镇龙图,灌注能量。

镇龙图瞬间变大,遮天蔽日,其上的山河森林等等顿时亮了起来,数不清的符文闪耀,在图中央形成一个巨大的虚空漩涡,弥漫出难以言喻的气息。

轰隆隆!

大地摇颤,地面生出巨大的裂痕,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破土而出。

君无邪瞳孔微缩,与蓝蓝飞上高空,就看到一条龙脉像是受到了召唤般,破开大地冲了出来,其形无比的凝实,宛若真实的大龙出渊,在嘹亮的龙吟声中,摆动着龙躯冲向镇龙图中央形成的虚空漩涡,顷刻间没入其中。

那龙脉没入的瞬间,镇龙图上多了一条龙形图案!

“这可真是收取龙脉的神器啊!”

十灵日前世是什么转世

君无邪被这样的画面震惊到了,本来以为镇龙图是镇压龙脉,没有想到它竟然直接将龙脉吸引进去,而且龙脉没有半点排斥,主动入内!

“小界树,这下我可以给你大量的龙脉了,你的恢复速度不仅能得到提升,我的皇朝环境也将变得更好!”

君无邪搓着手,源源不断祭出圣晶石,为镇龙图注入能量,维持其效果,同时控制着它,向着黑山而去。

一路上,不断有龙脉破开大地冲出来,然后自动进入镇龙图中,变成其上的龙形图案。

他早已将镇龙图祭炼成了自己的器,心神与之相通,自是明白那些龙形图案就是被镇压在里面的龙脉。

他若需要这些龙脉时,只需沟通镇龙图,便可以将其释放出来。

随着距离黑山脚下越来越近,镇龙图中已经多了十几条龙形图案。

“里面还有更多的龙脉,如果能全部收入镇龙图……”

君无邪都不敢去想了,一个大势力有一条顶级龙脉就不错了,便是那些至尊主宰,也不会超过三条!

而这里的龙脉数量太过惊人,颠覆认知!

这是自然环境形成的吗?

君无邪觉得,自然环境绝对不可能形成这等景象,有着非常明显的人为痕迹。

是谁有如此手笔,将数量惊人的龙脉引入黑山,其目的是什么,黑山里面到底有什么?

他想到秘土其他区域,没有半点灵气,宛若末法之地。

正常来说,有龙脉的地方那都是灵气充裕之地,显然是当年布下手段者刻意如此,使得龙脉之气在其他区域凝聚不显,且将天地间的灵气都吞噬光了。

那么在这黑山之中,相反应该有着浓郁到难以想象的龙脉灵气!

他看到了一个洞,黑暗且幽深,非常的大,有开凿的痕迹,不像是自然形成。

这个洞的位置非常特殊,像是万龙归巢的入口般!

黑山之中究竟有什么,或许很快就能揭晓答案了!

他骑着蓝蓝来到洞口前,此时镇压的龙脉数量已经超过了二十条!

“我怎么感觉到一种邪恶的气息?”

他心里微跳,但却没有犹豫,示意蓝蓝前行。

洞巨大而宽敞,只是非常黑暗,没有丝毫光亮,且幽深无比。

洞道蜿蜒。

他们沿着洞道而行,不断深入。

这个过程中,君无邪保持高度警惕,但并未遇到什么危险。

只是,那邪恶的气息越发浓烈了,仿佛在洞道的深处蛰伏着邪恶的大凶之物。

越是深入,里面的龙脉灵气越是浓郁。

蓝蓝脖颈上的毛发渐渐竖立了起来,显然它感知到了危险。

“继续!”

君无邪没有放弃,都已经来到这里,没有半途而废的理由,即便明知里面有危险,也必须得深入一探究竟。

那异土对他的吸引力太强。

倒不是说用来栽种合道花。

他现在突破境界,并不一定需要用合道花,最重要的是小界树需要异土。

小界树说得很明白,她需要异土来加快恢复,将来才能更好地应对末世洪流。

五色异土是极其高级的异土,如果里面的精华没有流逝太多,那么对小界树绝对奇效!

渐渐的,洞道深处似乎有声音传来。

那声音非常之诡异,像是在哭泣,又像是在吟唱古老的歌谣,能扰乱人的心神。

那声音入耳的刹那,眼前的黑暗瞬间变化,有了光亮,并且出现了各种幻象。

他心神一震,立刻抱守心神,圣人境界的灵魂之力收缩,死死封住识海,守住本心!

幻象刹那消失,眼前依然是一片黑暗。

蓝蓝并没有什么不适,依然在谨慎前行。

君无邪却是深感震惊,那是什么声音,竟然能让他的心神瞬间失守。

幸好早有防备,反应及时,否则的话恐怕已经彻底迷失在幻境中了。

这还是在他有着圣人境界的灵魂的前提下,如果没有如此强大的灵魂,恐怕就是极天位强者来了,都得迷失自我!

“这种气息,怎么像是至暗诅咒的妖邪之气?”

随着不断深入,他心里有了判断。

他的命星磨盘可以克制至暗诅咒,但他却不敢放松。

渐渐的,前方的黑暗洞道中有了微弱的光亮,是那种血色之光,令人感到心悸。

他们继续前行,血光时而闪耀,时而熄灭。

不多时,他们终于走到了洞道的尽头,来到了一个非常空旷的山体内部空间里。

这是一个巨大的洞窟,龙脉之气蒸腾,使得里面雾蒙蒙的,能听到龙吟之音。

君无邪开启元始真瞳,看向洞窟四周。

他看到了洞窟岩壁,上面有着许多的石洞,里面不断有大龙冲出,散成龙脉之气。

“那是什么?”

他在洞壁上看到了黑色的铁链,手臂粗,深深扎入石壁之中。

四周的洞壁上有许多这样的铁链,一头扎入石壁,铁链绷得笔直。

他沿着那些铁链看向洞窟中央。

那里的龙脉之气特别的浓郁,原始真瞳都无法看得太清晰。

模模糊糊之间,看到了一团血色光华,在龙脉之气的包裹中摇曳。

这一刻,那邪恶的气息潮水般而来,冲击着他的心神。

他数了一下,整整九十九条粗大的黑色铁链,全部从四周的石壁上连接在洞窟的中央。

这时,蓝蓝突然停了下来。

他低头看去,在迷雾之中,看到了深渊。

前面没有实地了,往前两步就是深渊!

那铁链至四方石壁延伸的位置,正好在深渊上空。

浓郁的龙脉之气包裹的那团血光时而摇曳,每次摇曳之时,血光大盛,穿透雾霭,照射到了他们进来的洞道里。

“妖邪之气,是那团血光!”

他终于确定,那些邪恶的气息就是来自深渊上空的血色光团。

只是,那里似乎有神秘的力量流淌,使得原始真瞳难以洞察真相,到底是什么,却是看不清。

这里的龙脉之气中都布满了妖邪之力,也就是他,换做其他人来此,必然不能久待,甚至会被侵染,变成失去神志的怪物,身上长出诡异毛发!

“我先净化龙脉之气的妖邪之力,然后再用镇龙图收了这里的龙脉,届时再试试能不能看清那深渊上空的血色光团是什么东西!”

君无邪心里这般思量,眼下唯有如此,在情况不明的前提下,绝不能去试着强行拨开那些龙脉之气凝聚而成的雾霭,毕竟看不清那血色光团是什么,很难预估那样做的后果。

喜欢至强圣体请大家收藏:

君无邪一路研究镇龙图。

这件圣器具有针对性,它的主要作用似乎只能用来镇压龙脉。

他窥视图中符文之力,是专程用来克制龙脉之气的,若用来对敌效果并不怎么理想。

收起镇龙图,他将天理首宗试图坑杀他的那幅画卷取出,里面绘画着山脉与江河,茂密的原始森林,各种凶禽猛兽。

画卷的一角,那里印刻着几个字——山河百兽图。

显然,山河百兽图是这件器物的名字。

“品级不如镇龙图,但也是顶级半圣器,这天理首宗可真是散财童子。”

君无邪心里美滋滋,此行收获丰富。

山河百兽图,顶级半圣器!

他现在的境界,以体内的力量去催动,无法完全发挥出山河百兽图的威能,但他身上有天量的下品圣晶石。

用圣晶石里面的圣灵元气来催动,那就不同了,能让此图展现其所有的威能,相当于极天位强者的攻击力!

“到了黑山,用那些大天位来试试?”

君无邪思量着,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十灵日前世是什么转世

那些大天位强者有了防备,肯定不可能扎堆,彼此间必然会隔着很远的距离。

到时候,蓝蓝的神通恐怕只能控制极小部分,没有了神通控制,那些大天位初期与中期的强者,正面对抗,一对一还行,一旦对上两个,基本没戏。

君无邪思索了片刻,心里有了主意,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冷酷之色。

第二日,距离黑山的路程只有小半了。

这时候,身上的星空符文通信器响了起来。

他扒拉了几下,发现是某个天理首宗强者的通信器,上面有符文号在呼叫,备注的是二宗长老。

君无邪通过符文通信器上残留的气息,准确找到其主人的尸体,将其从永生神殿拖出来,将尸体上的衣衫剥离下来。

略施手段,净化衣衫上的血渍,迅速给自己换上,接着身上骨骼啪啪作响,肌肉蠕动,很快就变成了符文通信器主人的容貌。

他回忆了下此人生前眼神与微表情,以及气质动作等等,而后收起尸体,召回蓝蓝,接通了通信器。

符文之光绽放,投映在空中,显现出黑山区域的一角画面。

“你们首宗的人怎么如此磨蹭,何时能到?”

影像中浮现一位老者,正是天理二宗的某位大天位强者。

“哼!天理星域来此需要时间,你们催什么催?”

君无邪自是认得此人,前几日还被蓝蓝的神通控制。

“怎么样了,没有出什么岔子吧?你现在已经到秘土了?”

二宗长老脸色不是很好,道:“一定要小心那个混沌体,我们此番吃了大亏,结果还被他跑掉了。不过,我们首要的目的是擒住这些龙脉,进入黑山,寻找到异土,届时献给少主培养绝世奇珍,必能得到少主赏赐!若是搞砸了,就算你们首宗深受少主器重,怕是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嗯?你怎么不说话?”

二宗长老看到通信器影像中,首宗的长老脸色阴沉,面部肌肉还在抖动,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你们该不会是也遇到那个混沌体,被他抢了镇龙图吧?”

“混蛋!”君无邪装得很像,怒骂了一声,道:“那混沌体胆大包天,竟然在入口埋伏我们,我们同来的两位长老已经遭其毒手,幸好我反应快,没有中那异兽的神通!”

他说到这里,取出镇龙图对着符文通信器扬了扬,道:“不过你们放心,镇龙图还在,我现在立刻赶来与你们汇合,早些镇压龙脉,得到异土。至于那混沌体,秘土之外自有强者守着他,他想活着离开,比登天还难!”

“该死的,那混沌体的确了得,身边又有异兽,对付起来极为困难!不过,他想出秘土,确实不易。再说,就算他真出了秘土又如何?杀我们的人,他迟早要连本带利还回来!此人乃万世古院首席年轻至尊,再过些时日便会前往星空,与通圣古府进行天位争夺战,届时就算在争夺战上不能杀了他,对决结束,他也逃不过少主的手掌心!”

“唔,说起少主,那可是古今仅有的绝世之才啊!”

君无邪这般说道。

“哈哈哈,那是,少主在通圣古府修炼,据说数月前便在冲击中天位境界了,如今说不定已经是中天位强者。少主神通超绝,星空下同代中无人可争锋,便是那洪荒霸体,都不见得是少主的对手!”

二宗长老满脸骄傲与敬畏之色。

他堂堂大天位强者,谈论起一个年轻至尊,竟露出如此神情,这让君无邪心中深感吃惊。

那天理道土的少主,看来十分可怕!

到底有多强?

再过些时日,天位道果争夺战上便知道了。

他没有继续跟二宗长老磨叽,毕竟是假冒,话说得越多就越有露出破绽的可能。

断开符文通信器,他保持着伪装的形貌,也没有召唤蓝蓝了,脚踩行字诀,破空而去。

翌日。

他临近了黑山。

那座山岳远远看去仿佛有种魔性,给人以窒息般的压迫感。

君无邪停下了下来,距离在大天位强者可以感知的范围之外。

“我的气息很难掩饰,就算改变了形貌,这样上前也是不行的,很容易被看出破绽,到时候对方若是来个将计就计,我反倒会阴沟里翻船……”

他思忖了起来,面对大天位半圣,半点马虎不得,尤其是要与他们近距离接触,那更是得小心翼翼。

“黑山里面什么情况,无法预测,我若要进去一探究竟,并且得到那些龙脉,必须要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那就得将那些大天位处理掉,否则他们后面追杀,我根本没有时间做其他,自身还会陷入危险的境地……”

“我只需要一点时间,只要在短时间不被他们看破,事情就可行。所以,我得将他们的注意力吸引到别的事情上……”

他思量了片刻,心里有了主意,抽取了他伪装的那个人的尸体内不少的血液,然后涂抹在衣衫上,将自己弄得血淋淋的。

“这两幅画卷,卷起来时,无法分别谁是谁……”

他将山河百兽图取出,炼化圣晶石的能量注入其中,但没有将其激活,而是将磅礴的能量储存在其中,只需动下念头,便能在瞬间激活其威能。

山河百兽图,早已被他强大的灵魂炼化成了自己的器物,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与催动。

“差不多了吧,希望不要出岔子。”

[

十灵日前世是什么转世:

标签:p标签]他检查了一番,确定没有任何破绽了,身上的血液充满了那位首宗强者的气息,而他只需要收敛自身的气息,第一时间应该不会被看出破绽。

除非对方早就怀疑他是假的,一开始就将所有注意力放在分辨他的真假之上,否则应该不会看出端倪。

他动了起来,向着黑山方面奔跑,故意将让脸色变得苍白,头发散乱,衣衫破损。

时间不长,那三个宗门的强者就看到了他,瞳孔皆是一缩。

“有土著生灵隐藏在虚空中攻击我,快来接镇龙图!”

他对着黑山方向急声大喊,举起手中的图卷对着那些强者挥动。

“土著生灵?”

那三个宗门的强者看到首宗强者浑身是血,还没有来得及多想,就听到这样的话。几乎就在同时,看到其身后的虚空扭曲,且传出了某种波动,隔着很远,他们都能感觉到那隐藏在虚空中的冰冷杀伐。

“走!镇龙图绝不能有闪失!”

十二个大天位半圣,默契十足,几乎同时划过长空,顷刻间跨越万里距离,来到了君无邪身前,一下子将他围了起来,目光死死盯着那扭曲的虚空,道:“到底是什么玩意,你可有看清?”

“你们先拿着镇龙图……”

君无邪开口,将画卷递出去。

那位强者伸手来接,结果画卷一抖。

轰隆一声,恐怖能量淹没十方。

那画卷横空,遮天蔽日,无尽大岳落下,封困四方。

吼!

凶禽、猛兽嘶吼,铺天盖地冲出,扑杀十二位强者。

“你做什么?”

他们皆惊怒不已,手忙脚乱地抵挡着凶兽的扑杀,试图冲击封困四周的大山,却难以如愿。

“不对,你不是首宗的人!”

他们明白自己上当了,睚眦欲裂,双目喷火!

“啧啧,看来你们还不算太蠢,只可惜,你们没有机会了。”

苍老的声音改变了,变得非常的年轻,紧接着身体形貌在骨骼的响声与肌肉的蠕动中改变。

“混沌体,是你?!”

十二个大天位半圣当场气炸。

这个该死的混沌体,前几日才杀了他们首宗的人。

今日居然敢伪装成前来送镇龙图的首宗强者,可他们偏偏还遭了道!

“诸位大天位强者,别来无恙,当日一别,有没有想我?”

君无邪单手背负,立身山河百兽图覆盖的中央,数不清的凶禽猛兽在他四周盘旋与奔跑,将他层层护住。

“我XX!”

那些大天位强者嘴唇哆嗦,气得血液逆行,很想对他破口大骂。

“唔,诸位见到我竟是如此激动,倒是让我受宠若惊了,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看来你们真是太思念我了,所以,我来了,送你们入黄泉。”

“混沌体,你敢这样做,你会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十二个大天位愤怒咆哮,盯着天穹之上的山河百兽图,又看向封印四周的山脉,眼神宛若欲噬人的野兽,眼睛布满了血丝。

“代价?你们说的是这山河百兽图,还是我手里的镇龙图?”君无邪指了指天上,又拿出第二幅画卷,道:“还是说你们死去的那些大天位半圣?”

“无耻!混沌体,你偷袭我们的人,你无耻!”

他们怒极,破口大骂。

“无耻?你们也配说无耻?”君无邪双目寒光迸射,冷声道:“你们身为老辈大天位强者,亲自跑到我帝始星掠夺资源,在我帝始星年轻天骄对你们夺取异土没有任何威胁的情况下,遇之即杀,以大欺小,仗势欺人,你们现在跟我说无耻,一群不要脸的老货!”

“你会不得好死!今日,就算我们全部死在这里,你在不久之后也会来给我们陪葬!到时候,你的古星都将跟着遭殃!看着吧,敢与天理星域作对,必将鲜血滔天!”

“聒噪!”

君无邪大袖一拂。

轰隆隆!

一座又一座山脉落下,一条又一条符文江河怒号着冲击下来,凶禽、猛兽铺天盖地,将那些大天位强者淹没。

那些强者穷尽手段,施展各种秘术抵挡,很快便应接不暇,浑身是伤,鲜血淋漓。

他们发出愤怒不甘的咆哮,叫得撕心裂肺。

君无邪冷眼看着,一块又一块圣晶石从体内飞出,圣灵元气奔涌,浩浩荡荡注入山河百兽图内,为其提供能量。

喜欢至强圣体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