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不适合去普陀山,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年元瑶尽力拉着嘴角,甩出最亲切的笑容,对着阿宝道:“姐姐把糖给你吃,你带姐姐去一个地方好不好?”说着又晃了晃手里仅剩的一点“饵。”

阿宝眨眨眼,小手在身上摸了一通,犹豫着朝年元瑶伸出了双手。

小孩子得到心心念念的东西,卸下来所有防备。

“阿宝,你记得陈静微姐姐吗?你带我去她家好不好?”

“好。你跟我来。”

一大一小沿着村里几条小路蜿蜒曲折地绕了几圈,总算到了目的地。

可眼前所见,却让年元瑶目光一颤,这里哪里还能称得上房屋,只不过是一堆残垣破壁,烧的掉的都已经化为了一抹灰烬。

年元瑶看向孩子,循循善诱道:“阿宝,这里是陈姐姐的家?”

阿宝舔着糖,口水顺着嘴角留下来,嘴里含糊不清道:“是呀,这里就是陈姐姐的家。”

年元瑶决定一步一步慢慢问,“那陈姐姐呢?”

孩子摇摇头,又好像被问倒了,“陈姐姐不见了,娘说等我长大了就能再见到她了。”

“那什么时候不见的?”

“不知道,但是她已经有两次没有跟我说新年快乐了。”阿宝嘟囔着小嘴,带着一丝怨气道,这个年纪的孩子无法理解死亡,更不会知道失踪是什么,他还在傻傻等那个总是带着笑意的女子对自己说新年快乐。

年元瑶有些怅然,轻声问道:“那陈姐姐的家人呢?”

“他们在这里啊,娘说他们在火里被烧死了 ,他们一直住在这里。”

年元瑶瞳孔微微扩散,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情绪,她走向那堆烧的乌黑的土墙,一边问道:“妈妈有没有说怎么着火了?”

“油灯打翻了,爷爷奶奶在睡觉,点燃了帘子,火就烧起来了。”

年元瑶眉头微微一皱,油灯打翻怎么会烧到帘子,她昨天仔细看过,这里的人掌灯都与帘帐有些距离,根本不太可能被烧到,就算真的烧起来了,也不会造成眼前这副模样。

面前的屋子,墙壁都是焦黑的,看不出一点原本的颜色,顶上的茅草应该是最早被烧起来的,照理来说,屋里的可燃物烧尽之后,火势减小,断然不会烧毁整个墙壁。

时间隔的太过久远,有限的证据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消失不见了,年元瑶站在这堆残垣中闭目沉思,心中隐隐泛起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姐姐,你怎么了?”阿宝拉着年元瑶的袖子往下拽了拽。

年元瑶口中呢喃,“阿宝,我们回去吧!”

另一边,江清峰在村子里架起了行医摊子,围着众多人观望。

他本就生的一副文文弱弱的模样,身材修长但看上又不具备攻击力,温柔有礼,惹人喜爱。

“姑娘,你近来可是行经不调,且常有腹部坠痛之感?”江清峰摇着手里的骨扇,稍稍抬头瞧了一眼对面坐着的人。

女子大惊失色,立刻道:“先生如何得知,你连脉都未把过?”

江清峰眉毛一挑,咧嘴笑道:“本公子自幼师从名医,学的正是一手望闻问而不用切脉的本领。”

女子将信将疑,支支吾吾说:“那公子可有什么解决之法?”

“汝乃是虚证,常言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病可是不能再拖下去了,这样吧,我给你开一副方子,你照我的办法试试,不定有用。”

那女子喜笑颜开,连连道谢,接下来却听到,“不过有味药材眼下没有,需要姑娘与我同去采摘?”

“何药?”

“九重楼,姑娘可知?”

“不知,那何时去?”

“立刻就去。”说罢,江清峰就收拾摊位,准备离开。人群中什么人不适合去普陀山爆发出一阵不满声,纷纷挽留,嚷着还没看自己。

江清峰笑得灿烂,鞠躬道:“诸位见谅,待我与这姑娘采的药来,再为诸位解惑。”说完头也不回随着人走了。

陈家村后山上,两人步履蹒跚前进,江清峰一路上歇脚的时间比走路的时间都要长,很快引起了不满。

眼下又停了下来,坐在大石头上喘粗气,女子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也只能认命地坐在一旁等他。

江清峰随口在一旁叹气,“想来我以前还能为御医,为那些个秀女,妃子,皇后看病的,如今没想到自己这般虚弱,真是丢人,姑娘,真不好意思,连累了你。”

女子有些尴尬道:“江公子多礼了,我性子急,别见怪。”

江清峰接着道:“姑娘这般体贴温柔,倒让我想起了多年前见过的一位姑娘,说起来她也姓陈,不知姑娘认不认识?”

“是谁?”

“年岁有些久了 ,我当时为她看病,与姑娘症状及其相似,好像叫陈…陈静微。”江清峰拔高了音调道。

那女子果然一哆嗦,嘴唇都有些发抖,眼神闪烁,江清峰在一旁关切道:“姑娘你怎么样?”

“没事,我不认识她。”女子快速敷衍过去,只是身侧颤抖的双手将自己出卖。

江清峰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接着说道:“我与陈姑娘相识之时,她已经被皇上选中要进宫去,那时我为她看病,她也如你这般体贴,总是让我坐着,不要急。”

“是吗?她真是个好人。”

江清峰看着远处,回忆着某些场景,连声音都染上了惆怅 ,“可不是吗?可惜啊,这个姑娘命苦,进宫的前一天自杀了。我一直未曾想通,这样一个如细雨般温润的人怎么就会突然想不开呢?”

那女子声音有些粗砺,仿佛从喉头里狰狞出来,“是啊!她怎么会想不开呢?她就不该去。”

“姑娘说谁不该去?”

女子这才恍然大悟,搪塞道:“江公子故事里的旧知如此凄惨,我只是有感而发罢了。”

“这样啊,姑娘心善,竟为不识得之人惋惜,实在另江某佩服。”

女子眼里散漫着道不清的情绪,有些勉强道:“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哦?那姑娘与陈静微互为朋友,她却不值得一丝怜悯?”江清峰眼神清冷望着女子。

喜欢邪王爆宠:神医嫡女又坏又凶请大家收藏:

老村长笑得满脸谄媚,最终主动开口邀约几什么人不适合去普陀山个人去自家借住。

闻乐一想到晚上四个人挤在同一张床上可怜兮兮的模样,很识时务的闭了嘴。

“几位贵客听闻想在鄙村庄举行新婚之礼?”老人混浊的双眼迸发出精光,给他那双死鱼一样无波的眼里添了一抹生机。

封玄霆走上前来,侧步走到了江清峰身前,鞠躬行礼道:“村长,不知您可否行个方便,贱内素来喜爱红枫,今日得见贵村后山枫红如火,流连忘返,一直牵挂,我与她婚期在即 ,所幸想与她在此喜结连理,送她一份特别的礼物,若村长能通融,真是感激不尽。”

一旁的年元瑶脸上爬起了红云,眉目都娇羞起来,俨然是个待嫁的新娘子姿态,直到封玄霆走到身边都未曾发觉,只感觉手被一股暖意包围,发热,发烫。

封玄霆牵着年元瑶的手走过人群,对着村长再次行礼道:“这是贱内。”

周围的风声,人声,吵闹声慢慢远离这个世界,唯独两人相对,那人用温热深情的嗓音从喉间吐出了世间最动听的情话,烟花于大脑中炸开,钟声于虚空中敲响,年元瑶希望这一刻永远停留,宁愿时间从此停滞,让他们镌刻在时间里,永远不朽。

那人慢慢回转头来,看着她的眼里有自己的影子,有且仅有自己的影子,他微微勾动嘴角,如深潭般的双眼里找到了光亮,胸膛慢慢回暖,心脏挤压着血液奔向四肢百骸,暖意渗透了每一个毛孔。

年元瑶恍惚在深夜里,风声呜咽,带走了前一刻的恐惧,惊疑与慌乱。

老村长站在那里,浑身干瘦,就像站在村口的老树桩,笑意牵动着眼角降至嘴角,声音都愉悦起来,“封公子情深义重,实乃难得,常言道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既然封公子执意坚持在此完婚,也看的上我们这样一个小小破败的小村庄,那老朽也就允了。”

此话一出,几个护在老人身边的汉子双目圆睁,死死地盯着封,年二人,嘴里嚷嚷着不可能。

显然他们虽然满腔怒火,但却没有人反抗老人的命令,仅仅只能用眼神表达不满。

老村长捋着花白的胡须,接着说道:“不如这样,二位先随我回去住下,明日我为二位添置些新婚物品,村子里简陋,比不得瑶京城里热闹,待到后天,唤上村民,我们一起过去为两位观礼。”

封玄霆笑意不减,“那就有劳村长了。”

一场原本已见烽烟的冲突被一个步履蹒跚的老人顷刻化解,年元瑶明显感觉到这些村民对他们仍存恶意,但因为这个老村长的态度有了明显的改变。

月上中天,篝火已经燃尽,人群稀稀散散离去,

几人也跟着村长准备离开,年元瑶余光一瞥,看见了那个黑暗中伫立的巫女,自从村长来了以后,她没有说过一句话,静静的站在一边观战,现在也一样,满脸戏谑。

村长家里算不上么大富大贵,但至少不用几个人挤一张大通铺,众人心里都宽心不少。今夜本就疲累,很快均匀的呼吸声弥漫在小小的房子内,融入了玩家灯火。

第二日,晨曦初现,天空开始透亮,山峦托起一轮初日,照耀陈家村的每一个角落。年元瑶推开窗户,属于植物的独特清香扑鼻而来,喜鹊叽叽喳喳在窗外啼叫,催人快醒。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环顾四周,发现众人都已经离开了。

封玄霆早早地被村长拉过去商量明日需要置办的物品去了,闻乐大早上还在睡梦中就被厨房里村长媳妇炒出来的肉香味儿吸引,跟进去美其名曰打下手,至于江清峰,说什么要先去外面探探路,熟悉熟悉环境,几个人都找到了事干。

年元瑶长长叹了口气,又想起了封玄霆温热的手掌,拉着自己穿越人海,深情地说出一生的誓言,莫名有些脸热。她微微旋转着手上带着的戒指,心里泛起一股浓浓的甜意,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惊人的想法。

年元瑶慢慢抬起左手,魔怔了一样低头靠近手里的戒指,朱唇轻启,气流在胸腔里震颤着划到喉咙,差一点脱口而出,她猛然抬头,心脏猛地一颤。

她刚刚干了什么,鬼使神差地她起了可怕的念头,想叫一叫封玄霆的名字,期待那边的回音,可是他不是才刚刚离开,再说,她上次不知情的情况下对着戒指喊他得到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

在她到来之初,在张府的深夜里,她被思念逼疯了头脑,不管不顾地呼喊着封玄霆的名字,可瑶京城内的另一边,封玄霆头痛欲裂,血泪横流,最终昏迷了整整一天。

年元瑶被自己吓了一跳,匆匆打了水摸了一把脸出门了。

昨夜村长说他们的篝火要烧三天,才算祭祀完成,所以今明两天晚上照样还有一场。年元瑶抱着侥幸的念头,打算出来查查陈静微的事,看看有没有头绪,直觉告诉她陈家村掩藏着巨大的秘密。

年元瑶走在路上,路人频频回头观望,却唯独又不搭理她。每每想要开口,对面的人就跟见了鬼一样摇头跑走。

她有些哭笑不得,自己有那么被人嫌弃吗?好歹自己也算是南夏一枝花,多

什么人不适合去普陀山,

少人拜倒在自己石榴裙下。远远地年元瑶就看到了那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瞧着自己,但等她顺着视线看过去,又发现他转身想跑。

那孩子正是那女主人家的阿宝,年元瑶拔腿就追了过去,成年人的脚程怎么都比孩子的快些,她一把拉过那孩子的胳膊,走到一块空地上。

年元瑶笑呵呵地掏出准备好的糖果在小孩眼前晃了晃,笑着道:“阿宝,姐姐这里有糖果,你想不想吃啊?”

小孩子的目光瞬间就被甜腻腻的香味所吸引 ,一双眼睛盯着年元瑶的手,舔了舔嘴唇。

年元瑶奸计得呈地一笑。

喜欢邪王爆宠:神医嫡女又坏又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