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码出特计算公式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小世界里云悦心开始为父报仇,这事儿林朔就不管了。

猎门总魁首赶紧神魂脱离这里,去月球上把自己的身体要回来。

也幸亏是以如今老丈人的炼神修为,控制距离不能太远,月球就是极限了,否则他能用林朔这副身躯蹦跶到火星上去。

事情进行到这里,其实已经告一段落了。

南美洲明面上的买卖已经完成,造成亚马逊流域水路不通其实就是那一万多女魃人干的,都被苗成云给宰了。

另外那两千多头海妖是属于无妄之灾,苗公子这辈子好不容易开一次死门,代价那么大他得过足了瘾,于是一羊也赶两羊也放,一并全收拾了。

同时南美洲暗地里的算计,也已经水落石出,女魃安全官被困樊笼,云悦心正在对它的意志神魂千刀万剐,以泄亡夫之恨。

至于林朔的三个儿女怎么回家,那这事儿也用不着林朔操心,他们既然有能耐离家出走,自然也就有办法回来。

于是林朔也就不回南美洲了,从月球上下来直接回了昆仑园区。

猎门总魁首一边在天上飞,一边嘴里在吐血。

老丈人这番折腾还真是要命,死门一开他是爽了,自己得承担这些后遗症,这会儿全身上下就跟散了架似的,那股难受劲儿就别提了,而且身体还不太听使唤,就连巽风飞行都七歪八扭的。

林朔晃晃悠悠地飞到昆仑园区上空,发现情报部的办公大楼顶上有个洞。

他心里一紧,还以为园区受到袭击了,赶紧顺着这个洞口下去,然后就抵达了苗成云的抢救现场。

会议室里这会儿其他人都撤了,只留下了五个人。

老丈人苗光启和姨娘苗雪萍两人,正在合力抢救刚开完死门,眼看人就要没了的苗公子。

狄兰和杨拓两人,正在给苗成云进行基因采样,那意思是万一人没了,基因数据还是得留下来的。

情况看上去很紧急,四个人都全神贯注地忙着,林朔人都到跟前了狄兰这才发现。

林家二夫人脸色一扳:“你还知道回来啊?我闺女呢?”

林朔赶紧一脸笑容,和声悦色地说道:“你不要急,宗翰会带她回来的。”

“哼。”狄兰冷哼一声,继续忙手里的事情了。

基因采样这活儿狄兰正在做,一个人其实也就够了,因此相对来说,杨拓这会儿是比较闲的,于是林朔把这位知交好友拉倒一边去了,轻声问道:“这儿什么情况?”

“还能什么情况,救人呗。”杨拓说道。

“苗成云有九天玄女蛊,开个死门不至于这样吧?”林朔奇怪道。

“那也得看怎么个开法。”杨拓说道,“要是正常地开死门,九天玄女蛊在问题确实不大。可他之前那种开法,应该是加料了,据雪萍前辈说,这是阴阳八卦合一的死门,传承被他拔高了。于是那种死门一开,他就算在作死的路上直接飞起来了。”

“嘿,好家伙。”林朔挠挠头,对此也没啥办法,问道,“那现在救得回来不?”

“身体方面的问题有苗老先生和雪萍前辈在,那都不怕,再碎都能捏起来。”杨拓说道,“现在就看基因本身有没有问题。如果基因分子链都被拧碎了,那就完了,就算救回来那也是一时,得准备后事了。”

林朔一听心就揪起来了,赶紧看向狄兰。

狄兰这会儿就在基因采样,全神贯注眉头紧锁。

杨拓在一旁解释道:“目前我们采样出来的基因分子链都不太好,可基因本身是有修复能力的,但凡有一个正常,那其他不正常的也可以修复,现在狄兰就在找那个正常的,”

林朔点点头,说道:“那咱俩在这儿是多余的,要不出去聊?”

“行。”

……

现在是下午三点多,整个园区的人工作的工作、上学的上学,办公大楼之外的街道没有行人。

林朔和杨拓两人蹲在马路牙子上,一人分了一颗烟,一边抽烟一边等里面的抢救结果。

杨拓发现林朔拿烟的手在抖,嘴角也有血迹,不由问道:“你怎么样?”

“还行吧,死不了。”林朔咳嗽了几声,说道,“以这点代价换来现在的结果,算是赚的。”

“嗯,只要苗成云别死了就行。”杨拓说道。

“不是,人还在抢救呢,你就不能盼他点好?”林朔抱怨道。

“我倒是想盼他好。”杨拓手一摊,“可架不住他自己作死嘛。”

“哎,这人啊……”林朔叹了口气,“这事儿赖我,不该隐瞒他境界,他当时应该有些受刺激了,这才赌气似的开死门。”

“你不要太低估他了。”杨拓说道,“我说他作死,那是一方面。可当时那个情况,天师后土在一旁观战,他还真得把所有的实力都拿出来,这样多少能起一个震慑作用。否则你这两个离家出走的孩子,就够呛愿意回家了。”

“你这个是悖论。”林朔说道,“他要是现在死了,那实力再强又有什么震慑作用?”

“那他是相信我们后方的能力。”杨拓说道,“能把他救回来。”

“但愿吧。”林朔点点头。

“事情还没有结束。”杨拓提醒道。

“嗯,我知道。”林朔说道,“那下一步的方案,你有什么意见?”

“我有什么意见现在不重要,关键是你家里那几位家属的意见。”杨拓笑了笑,意有所指地说道,“现在你林朔家,还真是家和万事兴啊。”

“哎。”林朔叹了口气,“不瞒你说,我现在有点儿不敢回家。”

“干嘛,怕弟妹们收拾你啊?”

“刚才狄兰的脸色你也看到了。”林朔苦笑道。

“出息。”杨拓白了他一眼,然后说道,“这样吧,如果苗成云救回来了,晚上我去你家吃饭。”

“嗯。”林朔点点头。

两人在马路边上抽完了一根烟,里面还是没有结果,而林朔身边的空间却出现一阵涟漪。

林朔往旁边一看,看到了自己的老娘云悦心,她从小世界回来了。

“完事儿了?”林朔问道。

“嗯。”云悦心点点头,然后眼圈又是一红,“只可惜,你爹不能死而复生。”

这话林朔没法接,只能闷声不响地又续了根烟。

杨拓看他一脸惨白,伸手把他第二根烟夺下来了:“行了,你别抽了,里面现在已经够忙的了,你再躺进去没人救,赶紧回家休息去吧,里面有消息了我第一时间告诉你。”

……

林家母子回到家中,情绪都不怎么高。

大仇得报按说得高兴,可这两人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云悦心上楼去了,把自己关在了追爷所在的房间,而林朔则坐在客厅沙发上,手里捧着自家的八哥。

林小八之前被贺永昌带回来了,这会儿陪着朔哥说话。

“朔哥,你回来是回来了,可之后的事儿怎么办呢?”林小八问道。

“什么怎么办?”林朔反问道。

“齐老师我就不说了,这算是你历史遗留问题。 ”林小八说道,“可秦月容怎么办呢?她这会儿还在青海湖里泡着呢,分分钟杀到这儿来,朔哥你有什么打算?”

“我能有什么打算啊,鞠躬赔礼,然后再把她送东海去呗。”林朔说道。

“要我说,干脆娶进来算了。”林小八说道。

“凭什么啊?”

“朔哥你看看你这些孩子,除了林继先是个相对正常的,其他都够呛算个人。”林小八说道,“我现在一个儿子八个孙子,儿子是跟了林继先了,孙子们怎么办呢,它们跟谁去啊,你得赶紧多生几个正常的孩子啊。”

“就算是再生孩子,我有五个夫人呢,用得着她秦月容吗?”林朔说道。

“说得好像你现在能上那些婆娘的床似的。”小八说道,“朔哥,你不在家这段时间,这群婆娘可把你恨上天了,现在你别说上她们床了,她们没给你下毒那就不错了。”

“不是,我以前是教你这么说话的吗?”林朔不禁恼羞成怒。

兄弟俩正“其乐融融”地聊着,林朔家客厅里的电话响了。

林朔一看来电显示,知道这就是杨拓打过来的。

“怎么样?”林朔赶紧问道。

“运气不错。”杨拓说道,“在狄兰在九天玄女蛊的内部,找到了苗成云正常的基因,看来这九天玄女蛊还真是救命的东西。”

“那就好。”林朔长舒出一口气:“你晚上想吃什么?”

“拉倒吧,就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你敢做我不敢吃。”杨拓说道,“一会儿我过来下厨。”

“那记得把陈老师也叫过来。”

“行。”

挂完电话,林朔心里总算是放下一块大石头。

这心弦一松,身体就有些绷不住了,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阵阵发黑。

林朔赶紧守住了神智,这会儿他还不能昏迷。

他坐在客厅里,其实就在等人。

等孩子们回家。

三个小家伙已经在门外了,林映雪、苏宗翰、林映月。

这三位除了是林朔的儿女之外,还是女魃一族现任安全官、天师一族负责外务的长老、后土一族49码出特计算公式首领。

他们在就外面门廊里转悠,不敢敲门。

他们不叫门,林朔也就不开门。

正好,下午四点了,三儿子林继先放学回家。

林继先在院子外看着门廊里的三个兄弟姐妹,先是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

揉完之后再一看,哎,人还在,自己没看错,这就“嗷”一嗓子吼出来了:

“姐!”

“哥!”

“妹妹!”

“你们回来啦!”

小矬胖子特别高兴,一阵风似的跑进自家院子,然后“咣当”一声把自家房门给踹开了。

然后他抱起妹妹,拉着哥哥姐姐就往门里拽:“回来了可不准再走了啊!”

林映雪、苏宗翰、林映月三人都盯着这个小矬胖子看,不知不觉就掉下泪来。

林继先这会儿很忙,没注意到他们的泪水,他正往屋里找家大人,这就看到客厅里的林朔了:

[标签

49码出特计算公式免费阅读*

:p标签]“爸!您也回来了!”

“哎呀不好,爸昏过去了!”

“来人啊!!!救命啊!!! ”

……

喜欢禁区猎人请大家收藏:

小世界中,山脉变成了汪洋。

海面之下,有个长得像头安康鱼似的东西正在叮咣五四地揍着猎门总魁首。

水里的战斗,本就不是林家传人擅长的,于是几乎刹那之间,林朔就身受重伤了。

这个世界规则不全,林朔三道合一的修为在此地大打折扣,这几乎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局面。

眼看火候差不多了,对方的神魂所在也能明确了,在这样的绝境中,林朔也就不能再藏着掖着了。

于是在女魃安全官的杀戮领域里,眼看就要神魂俱灭的猎门总魁首,骤然消失。

同一时间,林朔回到了高空之上,一边擦着嘴角的血,一边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

这是“神隐无间”,云家通天路里的神通,本不应该被这个世界的规则支持。

女魃安全官脑袋探出了水面,眼神幽深地盯着天上的林朔。

这东西没说话,好像是在思考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对手忽然使出了这种程度的神通。

要是换成苗成云,看到这东西愣住了,那肯定是洋洋洒洒地把其中原因告诉它了,这叫卖弄,也叫反派死于话多。

可猎门总魁首不是这个性子的人,他眼里只有狩猎成功的机会。

眼下就是个机会,于是林朔身子消失,神隐无间再一次发动之后,他人就来到了海面之上。

女魃安全官此时身子在水里,只有脑袋探出水面,林朔一下出现在它脑后,一脚就踢出去了。

这个世界的规则,在宏观物理层面,跟现实世界还是严丝合缝的。

所以这颗脑袋被林朔外脚背一抽,拉出了一个美妙的弧线,消失在海天之际。

林朔并不会踢球,这一脚的弧线效果那是蒙的,想把这东西的脑袋踢下来这是真的。

海面下的尸体只剩下腔子了,前车可鉴,林朔并不认为自己已经杀死了它。

猎门总魁首一脚踢出去

49码出特计算公式免费阅读*

的同时,手里已经聚集了震雷之力,然后身子一蹲就劈在了这东西的腔子上。

一阵“霹雳扒拉”的动静过后,这条安康鱼基本就熟了。

三两下解决了这个对手,林朔就听到身后有人说话了:“呵呵,你以为你杀死我了吗?”

话音未落,林朔脑子一懵,人就又重新回到了天上。

海面上那颗脑袋,正眼神幽深地盯着自己看,一切又回到了原样。

这颗脑袋说道:“林家传人,这里是我的世界,你没有任何机会。”

发现常规手段确实对着东西无效之后,林朔于是就有耐心跟它稍微说道说道了。

猎门总魁首咳嗽了两声,把气管里的鲜血咳了出来,说道:“你的说法不准确。”

“嗯?”女魃安全官问道,“哪里不准确?”

“这个世界也许是你设计的,也是你创造的。”林朔说道,“可一旦世界被做出来,那就不是你的了,而是属于这其中的亿万生灵。你目前拥有的,不过是世界规则允许下的最高权限而已。”

“呵呵,这有什么区别吗?”女魃安全官说道。

“有区别。”林朔说道,“世界如果真是你的,那你比世界大。而如果你只有这个世界的最高权限,那世界就比你大。是你的东西,那谁也拿不走,而不是你的东西,别人就能拿得走。”

女魃安全官那幽深的眼神终于出现一丝慌乱:“你到底什么意思?”

“你明白我的意思。”林朔淡淡说道,“所以刚才那一瞬,你想跑,可发现自己跑不掉。”

女魃安全官叫道:“林朔,你做了什么?!”

“我没做什么。”林朔摇了摇头,“要神不知鬼不觉地夺取一个小世界的最高权限,这个我是做不到,有人可以做到。”

林朔这番话说完,他身边的空间荡起一阵涟漪,云悦心出现了。

而就在云家传人出现的同时,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下来。

这就好像除了林朔和云悦心两人之外,整个世界都被按下了暂停键,其中就包括海面上的女魃安全官。

云家传人今天穿着一身白衣,肩膀上披着麻布,头上戴着孝帽,神情愤恨地盯着海面上的这颗脑袋。

林朔看得是嘴角直抽抽,心想您出来给我爹报仇也就是了,有必要披麻戴孝搞得那么隆重吗?

当然这话不能说出口,同时林朔也能体会老娘的心情。

当年在天师结界中,老娘几乎是眼睁睁看着老爷子阵亡,于是对这东西恨意滔天的同时,对老爷子也是满怀愧疚。

今天她穿着这一身出来了,主要就是表达报仇雪恨、得偿夙愿的心情,自己作为小辈应该要理解。

其实早在非洲事件的时候,老娘就在打这个世界的主意了,因为这里的老爷子还活着。

当时云悦心这个想法听上去有些感情用事,不过林朔反倒被提醒了。

老娘做事儿是按照直觉来的,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往往说不清为什么。

可自己作为儿子,首先得孝顺,不能逆着老娘的心意去做事,同时作为猎门总魁首,他得清楚地意识到一点:这个小世界其实很重要。

这里是女魃的神之领域的一部分,专供安全官一脉精英的考场。

那么在逻辑上,安全官对于这个世界,49码出特计算公式应该是有最高权限的。

只要把这里做成一个陷阱,那就有很大的机会困住安全官的神魂,从而彻底除掉它。

这招叫做偷天换日,整体的策略这么定下来不难,细节其实非常复杂。

其中技术上最关键的一环,那就是这个世界的最高权限,得偷偷摸摸地拿过来,还不能让女魃安全官察觉。

这事儿在理论上,云悦心是云家传承九境大圆满,这份修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万千小世界她就是主宰,做到这点应该不在话下。

可偏偏林朔这个老娘天赋是逆天级的,天赋太好了惯得她修行起来不求甚解。

之前她给林朔的那份云家传承的“礼物”,那些用神念表达的修炼心得,林朔一开始弄不太明白,还以为是老娘太高明自己太笨。

后来他知道了,那就是老娘就不会弄。

她能有什么修炼心得嘛,莫名其妙境界就蹭蹭往上涨了,亘古一人的天赋就是她的修炼心得,这让她怎么去教人?

于是她自己修行到云家通天路之后,那些神通她能运用,可用得比较浅显,她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儿。

明明只要对自己的能耐拆解一下,琢磨琢磨运用的方式,再用其他小世界验证一下就能做到这个事情,结果她做不到。

也得亏是林朔家里有个五夫人了。

小五其实就是西王母,曾经在非洲那笔买卖里亲自“翻译”过神之领域,对这片考场非常了解,再加上后土一族对虚拟世界的理解程度本来就高明,这才帮着婆婆把这事儿给办到了。

这是这件事的技术环节,在后土一族在付出了五万多个小世界被云悦心崩碎的代价后,终于给解决了,愣试试出来的。

可这事儿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前提。

云悦心以云家炼神九境大圆满的修为,在西王母的帮助下撺掇女魃神之领域其中一片考场的最高权限,这个事情能瞒过女魃安全官,因为这东西的本职工作就在现实世界,本身不擅长虚拟世界的运行管理。可绝对瞒不过女魃构建官和巡视官,这是虚拟世界的两尊大佬,人家的专业领域,肯定会知情。

做不做得到的前提,就是能不能做。

而随着亚马逊这笔买卖的进展,林朔最后确定了,能做。

这就是所谓的政治默契,必须要察觉到三巨头之间的矛盾已经激烈到不可调和,其他两巨头会默许这事儿的发生,这才能去办。

人家是借刀杀人,林朔就顺势就把人杀了,回过头再去对付递刀的人。

……

此时林家母子在这方小世界的半空之中,脚底下就是杀害林乐山的仇家,女魃文明现任安全官。

林朔点点头:“娘,您来了。”

“嗯,还是儿子你这办法好使。”云悦心应了一声,叹息道,“天可见怜啊,咱娘俩终于能为你爹报仇了。”

“这也不全是我的主意。”林朔说道,“是苗二叔、曹四舅、杨拓,三个人帮我一块儿商量出来的。”

“看来你在交朋友这方面随我。”云悦心点点头,然后指了指海面上的这头东西,“那这个东西,是你动手还是我动手?”

“要是我来的话,它的神魂可能清理得没那么干净。”林朔说道,“这方面您擅长,还是您动手吧。”

“那你放心,它一丝一缕的意识都逃脱不了。”云悦心沉声说道。

“好,那您就忙着。”林朔说道,“先开个门,放我回去。”

“不是,这是为你爹报仇呢!”云悦心不满道,“这么大的事情你不在场,你要干嘛去?”

“我也想在场。”林朔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可我要是再不回去,就该轮到我老婆儿子为我报仇了。”

“什么情况?”云悦心问道。

“苗二叔用我的身躯开着死门,这会儿在月亮上玩得可嗨了。”林朔苦笑道,“我再不把身体要回来,就要被他玩死了。”

……

喜欢禁区猎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