讽刺女人不知廉耻的句子: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随着水色流动,一股淡淡的浮力也将两人缓缓的抬起,一路缓缓上升。

仅是片刻,两人已浮至水面之上,周遭已是桃源之景,再回眼之时,脚下水池依旧,只是,清澈而可见薄底,细水而可见浅水流,头顶之上虽明月依旧,但明月已非全圆,只是淡然照耀整个“人间。”

殿中,烛火已是通明,和先前入水前相比,通透许多。

屋门前,还多上两个高悬的红色灯笼,平添着几分别样的气氛。

“这是干嘛?”韩三千皱了皱眉头,有些奇怪的道。

[

讽刺女人不知廉耻的句子:

标签:p标签]穿山甲摇摇脑袋:“难不成这桃之源里新来了客人?”

总计不到四人,殿内之光先前便已经足够,弄成如此这半,确实这种可能性却是非常大的。

就在二人发愣之时,此时,阵阵的脚步声响了起来,两人抬眼望去,殿里头夏然身着金黄色的冠衣,缓缓走了出来:“月冷天凉,你们俩是打算在水上呆多久呢?”

二人这才反映过来,互相望了一眼,赶紧抬步,朝着殿内走去。

“哗,这是搞啥呢?”

一进殿,二人瞠目结舌,如同村里人进了城,穿山甲更是发出了来自肺腑的惊叹。

殿堂之中,微光金亮,各色好看的装饰此时挂满四周,屋中原先的长椅也被换成青白玉椅,中央殿堂之上,两把金色椅子尤其引人注目,椅后神龛上还放着一只凤凰雕像。

夏然立在凤凰雕像前,金色椅子中,背对韩三千等人,不知在对着那个雕像念着什么。

两人互望一眼,没敢上前打扰,静静的站在堂中等待夏然忙完。

夏然似乎在祷告什么,低语不断,听不太清楚。

片刻后,她转过身,望着韩三千和穿山甲,笑了笑:“二位,辛苦了。”

不等两人开口,她手中微微一抬,紧接着,一道金光闪过,下一秒两旁青白玉椅微微抖动,并缓缓朝后移动。

等玉椅移开,可见玉椅之下本来的位置下是一方坑洞。

随着洞内嗡的一声作响,一个个箱子缓缓从洞底升了出来。

箱子乃纯桃木所制,外有讽刺女人不知廉耻的句子金边镶嵌,既大且精致,一看便知绝非凡品。

韩三千大致数了一下,总计十二个箱子。

随着夏然又是一抬手,砰的一声,十二个箱子不差分毫的也同步打开,顿时间整个殿内更加的亮了。

不过,不是明亮,而是金光大闪,银光熠熠。

那十二个箱子打开后,里面所装的,竟然是各类稀奇之宝,尽管很多东西两人根本就没有见过,但光从色泽之上便已然可以知道,这些东西,绝非凡品。

穿山甲看的眼睛都直了,口水更是顺着嘴缝便往外钻。

韩三千人也有些傻了,不解的望着夏然,这是要干嘛?!

“第一箱乃是凤凰瑰宝,是我凤凰一族千千万万年收藏的各类珍惜之品,共计二十八件,每一件无不价值连城。”

“第二箱乃是桃之秘宝,是桃之源中多年收集的桃之精华,木之精能,桃之精华能当入味之材,也可做炼药之需,木之精华则能当固工之料,造器之物。”

“第三箱和第四箱则是奇书妙法,均是我凤凰族人或本命者,或外来之婿者毕生所学。”

“第五第六则是各类仙丹妙药,或救死扶伤之效,或增长修为之功。”

“第七第八则是仙武神兵,也同样是凤凰一族千千万万年的珍品。”

“至于其他四箱,物尽各有,虽杂乱些但也不缺乏一些稀奇之品,这里就先暂时卖个关子,等你们自身品位。”夏然轻声笑道。

听到这话,穿山甲明显一愣,接着奇怪的望向夏然:“等……等一下,你刚才说什么?你的意思是……”

“这些东西,是……是送给我们的?”

夏然轻轻一笑,回答道:“正是。”

穿山甲踉跄有一退,惊慌朝着韩三千道:“扶……扶着我一下。”

然后整个人双眼难以置信的瞪得老大……

喜欢韩三千苏迎夏请大家收藏:

韩三千微微而道:“三千只想问前辈一句,如何获得凤凰之力?”

“按我凤凰一族之规矩,真命凤凰之女体内便蕴涵凤凰之力。”金身美女道。

“便是夏薇是吗?”韩三千道。

金身美女没有立即回答,摇摇头,叹息一声:“先天之地,本有一龙,一凤,龙有九子,而凤亦有九子。”

“本是旗鼓相当,但奈何,龙之九子各个非凡,造百福于人类,故封神拜相,受人歌颂。而我之九子,虽有贤者,却也有恶者犯下滔天之罪。”

“身为其母,我自愧于天地之间,故,无脸面对天下苍生。我并不忍心杀子正法,因此以身补天下之人,化境而亡,替子偿罪。”

“但九子尚有善良之子,寻得天地各物,活我凤凰之血。”

“金凤更是化身凤凰一族,延续凤凰香火,经盛而衰,再衰而竭,拟造凤凰一族最精华的肉身,供我涅盘重生。”

“夏薇,便是凤凰一族最后的精华。”

韩三千点了点头,这与自己之前和穿山甲的猜测几乎完全一样。

“我明白了,夏薇以及她的后代便是凤凰一族新时代的开端,对吗?”韩三千问道。

金身美女自然的点点头:“正是如此。”

“所以,那些试练是成为夏微伴侣的资格,又或者说,是繁衍凤凰新生之人的硬性要求。”

“养而不教,父母之过,九子孽败,母有过,父亦有。所以,新生的关键,母之需精出,而父自应千挑百选。”

“这么说,你刚才说韩三千通过了,也就是说……”穿山甲此时也终于听明白了,接着,他惊奇的望向韩三千:“牛逼啊兄弟,我靠,连这种试练都通过了。”

金身美女轻轻一笑:“夏然在试出你可以看懂金凤之心后,便已然通过水月洞天,通焚祭天,摆出水月试练。按照本来之规,你若能连破三凤便已然达到过关要求,只是,见你本领讽刺女人不知廉耻的句子,不由多试了一些,结局异常满意。”

“甚至,让我颇感欣慰。”

“死而复活,必有大幸,而三千,你便是我凤凰之族的大幸。”

“待你和夏薇结合之时,便是我降临之日,那时候你便是我凤凰新生一族的新端,你是万凤之王,而夏薇便是万凰之后,凤凰之力也因为你们而重新打开。”

“我靠,韩三千,牛逼啊。”穿山甲兴奋大喊。

“有一点我需要告诉你的是,方才你所提前试的凤凰之力,不过是我残留元神中的一些印记,并非真正巅峰状态的凤凰之力,而且,凤凰之力还有很多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只可惜,这阵中只是我一丝元神,残存的时间有限,无法为你一一详尽。”

“不过,带你们结合之时,你拥有凤凰之力后,可从金凤之心窥探凤之奥仪,一切也就慢慢清楚了,你也就更深知真正的凤凰之力有多么的强大,又和你本身两大之力有多么的契合。”

“天命眷我凤凰一族,如此奇子。”

“天命眷你如此奇子,留你凤凰之力。”

说着,金身美女轻轻一笑,望向韩三千的眼中满满都是溺爱。

也许,当年她在选人育子上面错过了,但这次,面对凤凰一族至关重要的涅盘重生之时,她终于选择了一个让她永远不会再错的答案。

“前辈的好意

讽刺女人不知廉耻的句子:

,韩某心领,但韩某并无……”韩三千正想解释清楚,却说话间,已见金身美女渐渐流光消散,并凭空蒸发。

只留下最后一些余晖,缓缓飘空。

余晖散尽,天地一片昏暗,当光线重新恢复以后,两人所在,依然是进来的山洞,但却不见那十尊雕像,也不见洞顶之月。

韩三千很郁闷,他不会娶苏迎夏外的任何人,只是话还没说完,初始凤凰所化金身却已然消失。

与韩三千不同的是,此时的穿山甲却已经乐的好像自己就是那个新郎一般。

而几乎也在此时,周围的水再次开始转动……

喜欢韩三千苏迎夏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