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上偏财 富贵天来*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但这个情况于我们来说,这个方法是绝对行不通的,找到一枚五帝钱都是走了大运,何况是两枚相同的五帝钱。

不过,我觉得这贺茂盛有戏。

如此。

“或许两枚五帝钱可以解决,你还知道那里有五帝钱吗?”贺茂盛身份尊贵,应该能知道其他的五帝钱下落吧!

被我这么一说之后,贺茂盛面露难色:“东瀛代表团内部的人事关系没有那么太好,我也不知道其他的五帝钱存放之处。”

这……

看来,东瀛人也是面和心不和啊!

思考一二,真一道人说是傍晚下山,想来就是五帝钱阴阳反转的时机。

在那之前要么把五帝钱扔了,要么找到另一枚永乐通宝。

不管哪一种都是一件难事啊!

而且杨志丙和那个茅山的小道士手里还有着四枚五帝钱,本来竞争就非常激烈,为了争剩下的六枚五帝钱这下恐怕会打的你死我活的。

虽说如此,必须要解决所面临的问题,不能坐以待毙。

哼,所有人都想杀我,那么,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先活下去吧,现在,既然贺茂盛已经来找我联盟,我也就和他结盟,反正都是双方利用对方。

直接利用他去抢杨志丙手里的五帝钱那不就完了吗!

想到这里,我对着贺茂盛说道:“道友,真一道人用心险恶,我们不如直接抢了茅山那两个人手里的五帝钱,那样我们的危险也就解除了。”

为表诚意,我把贺茂盛那枚开元通宝扔了回去。

开元通宝再度回到手中,贺茂盛的脸色明显好了很多。对于我的话贺茂盛不可置否,但是,他明显不想冲在第一线,否则他就不会来找我结盟了。

我和贺茂盛各怀鬼胎在扯皮的时候,山下已经翻了天了。

安倍玉矾面色难看的看着眼前的张庄义,自然是明白张庄义为什么会来找自己麻烦。可是这个主意又不是自己一个人出的,真一道人也有份。怎么光来找我的茬,柿子捡软的捏吗?

“张天师,你这杀气腾腾的截住本座前行之路是为了什么。难不成道友想破坏此次两国交流吗?”说道最后,安倍玉矾抬高了声音,威胁之意油然而生。

面对安倍玉矾扣下来的大帽子,张庄义并没有接,语气里不带着一分波动:“安倍道友想多了,久闻安倍道友式神是东瀛大名鼎鼎的酒吞童子,我忝为龙虎山天师,特来讨教一番。道友大度,必不会让我失望。”

这话一出,安倍玉矾差点直接跟张庄义干了起来。

但张庄义是带着龙虎山的传承法器来的,他又没拿上安倍家的家底,拿什么跟这位龙虎山天师打,找死吗!

安倍玉矾深知自己万万不能和张庄义动手,只能再次使用拖字诀:“张天师,现在不是时候。你看,上盘山的诸位小友还没回来。现在切磋不合适,不然这样吧!待到盘山上的小友们回来,再来商议此事好不好。对于龙虎山的绝技我也是向往已久,若有机会我一定向道友讨教一番。”

“我说了,道友大度不会让我失望的。道友尽可以去找人助阵,在下都接着。”张庄义不依不饶,看这架势,是一定要跟安倍玉矾分个高下了。

安倍玉矾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他没想到这位龙虎山天师态度竟然如此坚决。早就听闻阴阳家的小子跟龙虎山张天师关系莫逆,现在来看果真如此。

安倍玉矾知道自己道行绝对没有这位龙虎山天师高,而且人家拿着传承法器,要是真的对上,无异于以卵击石,不过这位龙虎山天师说自己可以找人助阵,这就有操作空间了。

如此安倍玉矾说道:“道友真的执意如此吗?那本座现在回团内找人压阵。”

张庄义毫不在意:“道友请便,我在村口等候道友大时上偏财 富贵天来驾光临。”

话这到这里,安倍玉矾眼神沉下来。转身便走。

而张庄义眼睛则是微微眯起,强逼安倍玉矾比斗,张庄义的目的也没有那么单纯。

一直陪在张庄义身边的白发老者这时走了过来:“庄义,你真的要如此做么,后果你应该很是清楚。”

张庄义望向盘山没有说话,只是双拳紧握已经下定了决心。

白发老者叹气,也不在多言。

龙虎山天师要跟东瀛代表团团长比试的

时上偏财 富贵天来*

消息很快就传开了,一下就调动起所有人的兴趣。这种事情多少人一辈子也碰不上一回,能看到的人甚至可以吹嘘几十年。

真一道人也知道了,张庄义的行为完全超出了预料。这对于真一道人可不是什么好事,他明白这是张庄义给自己的一个下马威。但自己才是玄门协会会长,即使有什么错处也不是张庄义应该指责的。

赶到张庄义住的地方,门口的两个道童上前询问,却被真一道人一把推开。

很显然,真一道人没有心情和两个小道童浪费唇舌。

张庄义的声音传出:“不用拦着真一道友,让他进来便是。”

两个小道童面露愤恨之色,不情不愿的把身子侧开,让真一道人能够入内

真一道人畅通无阻的走进了张庄义的屋子里,不善的说道:“道友贸然跟安倍玉矾比斗,有失稳妥,还望道友三思。胜固然是好,可若是败了,龙虎山千年声誉可就毁于一旦。本座以玄门协会会长的身份正式通知道友,此次道友不得与东瀛的安倍玉矾比斗。”

张庄义听完却是不屑的笑了一下:“玄门协会会长,真一道友怕不是忘了你这会长的职位还是代理的吧!再者说我身为龙虎山天师想要与何人比试,用得着道友在这里喋喋不休吗?道友太过自以为是了。”

真一道人的脸色瞬间鲜红如血,张庄义是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话语中尽是鄙视。看来他这位会长要拿张天师的名声来立威了。

还没等真一道人发作,张庄义抢先开口:“来人啊!真一道友身体偶感风寒,本天师那里有两幅上好的治风寒的草药,给真一道友拿着,送客。”

门外的两个道童推开门,死死的盯着真一道人。

张庄义已经说了送客,真一道人也不能死皮赖脸的留下。毕竟他还是很爱惜羽毛的。只得留下句狠话:“我言尽于此,道友执迷不悟,那后果就由道友自负。”

……

喜欢阴阳大神官请大家收藏:

“诸位道友,我们可以继续打个你死我活的。最后一定是茅山的家伙们得到了便宜,或者我们可以各凭本事在明天的擂台之上分出个高下,堂堂正正的比斗。”

我对着这群阴阳师带着几分挑衅道。

杨志丙冷眼旁观,在他看来一群快要死掉的家伙没有必要在浪费唇舌了。

虽然东瀛人不靠谱,但是有先辈的血仇在那里也不可能跟我联手。这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迟早都是要死的家伙。

没有人开口,但是东瀛的阴阳师陆陆续续的离开了这里,我和贺茂盛等人互相盯着,都怕对方动手。

最终杨志丙开口了:“陈小川,你诡辩确实有几分本事。可你记住了,我们两个的帐没完。”

放下一句狠话之后 ,带着他的师弟缓缓地退去。

见杨志丙走了,我也打算离开。

现在要干掉贺茂盛不是时候,所有人指定都没有走远,只要贺茂盛把时间拖住,那群东瀛的兔崽子们肯定会跑回来捡漏,到时候我恐怕就得露底了。

正在这时,我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声音,我很是诧异,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能给我传音。

面色不变,缓步走向一旁,提高警惕。

感知了一下,周围的阴阳师都已经离开了。确定了安全之后直接盘膝坐在地上,恢复法力。

没一会儿,给我传音的家伙就出现我的眼前,竟然是最想干掉我的家伙,东瀛阴阳师贺茂盛。

“阴阳家的小子,我对你的杀意直到现在也无法压抑。但是跟干掉你比起来,我更在乎我自己那宝贵的生命。”我一听就知道贺茂盛是来找我结盟的

贺茂盛见过真一道人,知道真一道人阴险狠辣的性子。杀光所有上盘山的东瀛阴阳师,这种事情是绝对干的出来的。而他现在法力恢复不多,找其他的东瀛人,保不住就被杀人夺宝。

跟杨志丙合作那是在找死,思来想去也只有我了。

不过,我嘲时上偏财 富贵天来讽道:“贺茂盛,你不是把脑子烧坏了吧!跟我合作,你就不怕我直接杀了你么?”

贺茂盛跟我绝对是水火不容,我不知道贺茂盛是不是又在耍什么阴谋诡计。

听完我的话之后,贺茂盛也不觉得奇怪,他也知道两个人的深仇大恨,如果我轻易的答应了,贺茂盛都要怀疑我是在用诡

时上偏财 富贵天来*

计害他。

看着我一脸疑惑,贺茂盛解释道:“我不知道你到底恢复了多少法力,但一定没有全恢复。你刚才是搅合黄了东瀛跟茅山的联盟,可那是双方都不知道你底细的情况下。你杀了我简单,外强中干的你真的能挡住接下来连绵不绝的追杀吗?”

贺茂盛的话说中我的软肋,法力只恢复了五成,经脉还有着不小的损伤。现在每使用一次道术我的经脉就要接受一次摧残,这种情况确实不适合跟贺茂盛翻脸。

我也不想被贺茂盛牵着鼻子走,冷着脸问:“那你想要怎么办,单凭你空口白牙的说吗。”

“道友稍安勿躁,我想真一道人会用什么办法灭掉上山的这么多风水界精英,一般的方式肯定不行,道友是华夏玄门的翘楚,又跟龙虎山天师交好。想来会猜到一些东西吧!”

这家伙就是想空手套白狼,明明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还指望我。

不过贺茂盛说的话其实也有几分道理,真一道人在盘山上想要灭掉的人绝对包括我,我破坏真一的阴谋其实也是在自救。

可真一会用什么方式呢?

看向自己的工具包。

五帝钱正在散发着微弱的红光,真一道人的阴谋一定跟这五帝钱有关,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呢!

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贺茂盛的身上竟然也发出了微弱的红光,随之,脑中一道灵光划过。

“贺茂盛,你那枚五帝钱可否拿出来给我看看,放心,我不会贪图你的宝物的。我更喜欢直接抢你的宝物。”看着贺茂盛一脸不信的样子,我故意用话刺激了他一下。

贺茂盛是那种心高气傲的家伙,激将法对他这种人最管用。

只见贺茂盛冷哼一声,随手就将自己那枚五帝钱扔给了我。

这是一枚开元通宝,跟其他的开元通宝没有什么不同之处。但当我把这两枚五帝钱摆在一起的时候,问题出现了。

这两枚五帝钱的阳气太过于浓郁了,甚至用肉眼可以直接看到。

就算是经过修为高超的法师祭炼也不可能有这么浓郁的阳气。

盛极而衰,这是常理。极阳尽而极阴生,太过于阳刚的东西也会吸引阴气。

我算是明白了真一道人打的如意算盘了,这十枚五帝钱是被做过手脚的,两两成对。每一对都会构成一个阴阳两极的磁场,持有者拿到之后就会激发,其中一枚会疯狂的聚集阴气煞气等有害之气,同时另一个人则会疯狂的凝结阳气。

人体是阴阳平衡的,一旦被陷进阴阳的两级磁场。自身阴阳平衡被破,持有者自然难逃一死。

我把自己的猜测说给了贺茂盛,但是也不能全部都说给他听,我保留了五帝钱每对之间会形成阴阳磁场的消息。

贺茂盛听完之后浑身吓出了一身冷汗,本来以为自己拿到的是宝物,没想到是一个定时炸弹。

“道友说的在理,可是这五帝钱是我们晋级的的凭证,若是丢掉,我们如何晋级。而且茅山的杨志丙是怎么回事,据我所知他手里也有着五帝钱,是一枚五铢铜币。”贺茂盛不怀疑我的话,但他对杨志丙怎么摆脱这个定时炸弹很感兴趣。

真一道人是用什么方式让自己的徒弟摆脱生死危机的?我也很想知道。

知道之后我也能用相同方式摆脱生死危机了。看着手里的两枚五帝钱,苦笑一声。

我想到真一是用什么方式来让自己的徒弟来摆脱这生死危机了,也很是简单。

真一道人作为华夏玄门协会会长,知道所有五帝钱的埋藏地点。他提前告诉了杨志丙和那个茅山的小道士,让他们两个获得两枚相同的五帝钱。

五帝钱阴阳不平衡的问题就解决了。

……

喜欢阴阳大神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